巴夏:如何轉變政府


問:我關心這個問題,最近我聽到的見聞產生一個問題,我很有興趣,現任總統必須要募集十億美元來獲得連任。你知道我不是說,我認為他應該這樣做或不應該這樣做,這只是一個想法,認為在這個國家任何人都必須募集十億美元,才能成為總統。

這樣引出了問題,他要如何以什麼方式分割出賣他的靈魂來拿到這筆錢,最為一個有這樣體制的國家,我們要做些什麼,它看起來越來越沈重了。我知道你已經說了,我在某些方面,無法看到所有一切的瓦解。但是與此同時,它似乎越來越沈重。

巴夏:你是你自己的政府,改變它。這是你們的星球,你們的政府,改變它。改變自己,通過你的行動,轉變到代表了你內在所改變的實相裡,轉變到包含了更加代表你所喜歡的實相裡。而不是認為:我們只有一個無法擺脫的現實,這就是我們所有的了

問:有這麼多人想要改變,但似乎有一個困惑關於應該怎麼做,當我們看⋯⋯

巴夏:停!我可以幫助你嗎?

問:我能再提一件事嗎?

巴夏:我可以幫助你嗎?

問:好的

巴夏:不要擔心別人在想什麼,僅僅以你喜歡的方式去改變,讓實相反映給你代表了那個改變的實相,停止將焦點集中在你認為別人需要做什麼上。只要把焦點集中在你自己身上就好,只用你自己更喜歡的方式去改變自己就好,以你喜歡的方式去表現,讓一切照顧好它自己(順其自然)。讓每個人自己決定他們所希望轉變成什麼樣的現實,那些和你想法相似的人會加入你,那些和你想法不同的人會在別的地方。總之,你無法做任何事情來改變他們的想法,讓他們去經驗他們的現實,這沒必要是你的現實

問:好吧,我想請你澄清一下。是什麼問題或巨大的差異,似乎將我們在一定程度上分離,從人們所說,在法國或在德國,甚至在英國,成百上千人上街示威反對他們的政府,政府似乎注意到了,就像導演邁克爾・摩爾在他最近的電影《華氏911》裡說的那樣,大概是最近的吧,例如在法國,人們害怕他們的政府。在美國,我們害怕我們的政府,為什麼會這樣,到底怎麼了?

巴夏:因為你們已經創造出了一個信念系統,使你們想把自己的力量交給別人,讓別人來經營你的生活,這就是你們所得到的,因為你們懼怕自己的力量。因為你們將自己從自己的力量中分離出來,以至於你不相信自己是有力量的

問:為什麼比起法國的例子來我們起初有更多的分離?

巴夏:因為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信念系統,關於他們如何體驗他們自己與靈性的連接關係,你們星球上有許多不同的實驗,關於以不同方式體驗著在你們現實生活中與你們信念系統的關係。因此,根據定義,當然會有在不同文化中的體驗。由你們自己的文化決定,你們是否希望繼續要以那樣的方式來體驗,還是你們想要改變自己,作為一個某種改變可以發生的例子而存在,以便其他人也可以通過你看到一個例子,他們也能夠選擇其它的選項來轉變,然後表現得就像改變已存在了的那樣。然後你就會在現實狀態裡以一個振動狀態,可以做為一個例子來提醒別人還有其它不同的選擇。如果他們也受到了吸引,那麼一點一點的,你們會越來越多地拿回你們的力量,這樣你們就會建立起代表了你們所喜歡的現實、國家和文化的那種轉變。

但是,你們把自己的力量交給了別人,叫他們來經營你的生活,所以你為什麼還要責罵他們,當他們如此好的做了你告訴他們要做的工作。告訴他們做點不同的事情吧,告訴其他人,接著取代他們的位置,他們就會做不同的事情。

授權給人們,你們是基於恐懼的方式建構起了你們的文化,所以你們的政府也是同樣基於恐懼的方式,這並不會令你感到驚訝。所以,發展出快樂喜悅的文化,發展出一種自我授權的文化,然後你就會發現你真的不需要任何人告訴你要做什麼

問:這種恐懼的文化是不是主要來自於這個歷史事實,大多數我們的祖先來到這驅逐過人們的地方(驅逐過印地安原住民),人們感受著飢荒的壓力和社會不公平等等。所以你知道,當他們來到這裡時,他們有很多的恐懼

巴夏:那在某種程度上有點關係,但這並不是真正的開始。要明白,無力感存在於你們的星球,你們的文化中已有上千萬年,「自我去力量」是祖祖輩輩的已持續了世世代代的探索主題。你們到達了探索的末期,這就是為什麼你甚至考慮它們會是不同的東西。關鍵是,如果你知道可以有所不同,然後通過成為一個不同的例子來練習你的自我授權,否則你只是吹牛而已

問:你看到在接下來的幾年內,這個國家發生了重大的轉變嗎?

巴夏:如果你轉變了,但是再次你錯過了要點,所有的那些現實都已經存在了,這不是一個發生在妳國家的重大轉變,我們看到的是發在某些人身上的一個重大的轉變,這將把他們帶到另一個已經不同的平行地球的現實,那是我們看到的,我們將會討論那個地球,我們不會討論另外一個,你明白嗎?所以不是我們必須得看到在那個地球上的轉變,不管那個地球有沒有轉變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個人是否會改變自己,轉移到另一個代表了你正在談論的已經轉變的地球上,已經代表了那種經驗。轉變是否發生在任何某個特定的現實這不重要,因為每一個現實都是不同的,根據服務於什麼樣的定義,設計服務於什麼樣的體驗。所以那個現實永遠不會改變,永遠不會!根據定義這是它自己的現實,「A」現實並沒有改變,你現實的體驗改變了,當你轉移到另一個更代表了你振動的體驗的現實。

所以,說我們看見了現實中的改變並不太適合,而是說我們看見了你在現實經歷中的改變,如果你選擇改變的話,如果你們中的大多數人沒有選擇改變的話,我們就不會有這個對話。所以這次對話是一個跡象表明,你們許多人表明你們更喜歡改變,而且你們很多人作出了這些改變,要不然這次對話就不會發生了,這個對話已經證明了你們正在做出這些改變。所以是的,我們希望你理解這個機制,這就足夠了,謝謝!

問:我可以⋯⋯

巴夏:這就足夠了,謝謝,讓知識慢慢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