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自我價值(下集)

0 views

主持人:我想我們有時間也許再問一個問題,然後有一些Ustream的問題

巴夏:不,繼續那些問題

主持人:只問Ustream的問題?

巴夏:是的

主持人:好的,我們將繼續探討「自我價值」的問題

巴夏:噢,好的

主持人:好,有哪些常見疾病代表了自我價值的問題?

巴夏:當然,請理解這是總的概括,因為你必須在個案的基礎上去對待,也許有許多其它的因素牽扯進來,是不是?

主持人:是的

巴夏:好的。當然,某些形式的癌症代表了缺乏自我價值,以一開始精力的萌芽狀態來表達疾病,是不是?

主持人:是的

巴夏:好的,乏力,疲憊不堪,精疲力盡,這些可能是不同形式疾病的共同感受,也可能是在信念系統中自我缺乏或缺乏支持的表達,因為你失去了能量,你覺得你正在失去能量,我們可以說,疾病能夠表現你的最佳利益,你給了你自己生病的特許,以便你不必表現得像自我缺乏,以便讓你有藉口去沈溺在你的缺乏自我價值的痛苦之中,這就是它通常開始的方式,然後,它可以傳播到不同形式的疾病中,這取決於經過這個信念系統的過濾,以在身體內創造疾病的表達,不同的疾病,可以同樣代表了缺乏自我價值

主持人:你是說自身免疫系統的疾病嗎?

巴夏:它們中的一些可以是的

主持人:你知道免疫系統攻擊自身身體

巴夏:嗯

主持人:這是不是差不多像是自己造成的?

巴夏:是的,還有很多這樣的疾病,比如厭食症,還有,你正在變得消瘦,因為你不值得在這裡,這有很多不同的表現方式,這是一個總體的概括,你必須在個案的基礎上去對待

主持人:因為有時候人們會選擇這些主題來幫助其他人

巴夏:當然

主持人:你知道從來沒有任何責怪或者你不值得

巴夏:沒有

主持人:因為你選擇了某些反射

巴夏:或者它們可能象徵了,確切地說是與缺乏自我價值無關的其它的負面信念

主持人:對的,所以現在你要找出那些與缺乏自我價值相對應一致的負面信念系統

巴夏:不是今天

主持人:好吧。就像你告訴我們的,你知道你顯而易見的存在著,你存在的事實就是你有價值的證明

巴夏:是的

主持人:某些人驚豔到的所有那些自我責備的信念,只是不能立即修復它,就像我們不允許立即修復它

巴夏:是的,因為你有一個信念,即那樣的知識不能修復信念,這是另一種信念

主持人:我們行星上主要的自我價值問題的一部分,是跟最初創造人類的阿努納奇(Anunnaki)有關嗎?

巴夏:有一點關聯,但是在當今這個年代,這真的不能再作為一個藉口了

主持人:好吧,我們在這一部分的選擇點上,在創建負面信念或消極的自我意識的過程中伴隨著業力,這也是正確的嗎?

巴夏:是的

主持人:信念升起的那一刻,會有一個直接的連接到你其他同樣也正在表達這些負面信念的平行一世,這創造了近似心靈上回響並放大與它相關的情感

巴夏:是的,這是信念的多維度特性,他們實際上連接到兩個相等振動的平行現實來強化他們自己,引此換句話說,他們把各種各樣消極的一生堆積在你現在所經歷的這一生上面,所以如此堅定地錨定他們自己,使他們看起來幾乎不可能去改變他們,因為他們是跨維度地相互交錯於相似的也患有抑鬱和自我缺乏的平行一世當中,所以是混合了這個能量。但只要知道他們是這樣作用的,就足夠可以讓你擺脫它了。

主持人:是的,因為自動連接到其它的情景,那麼,你脫離負面平行現實的方法是,首先是要認識到你是從當下創造連接的

巴夏:是的

主持人:從你自己身上

巴夏:是的

主持人:所以人們會認為,哦,關於那個,我有這樣一個過去的生活,如果我重生了,也許我會處理好它的,你知道有許多不同的工具

巴夏:強化實際上不是來自於過去,沒有那樣的事情,它只能來自於現在

主持人:所以這和書寫你自己的故事是一樣的

巴夏:是的

主持人:從某種意義上說你是在向自己講述關於你自己的故事,同樣你從當下進行創造

巴夏:是的

主持人:以負面方式包含你的一切都來自於過去,不僅包含負面的行為,而是必然包含更多

巴夏:你現在正在書寫這個故事

主持人:是的,這與多維度的本質是一樣的,你會自動書寫故事,連接你與正在經歷同樣事情的其他世

巴夏:現在連接著其他世

主持人:所以,你可以說發生的事情是,如果你發現自己再一個你不應該反應過度的情況下,但是你的反應過於強烈

巴夏:以至於到了沒有意義的過度反應

主持人:對的,就像,哇,為什麼這些感覺那麼強烈,為什麼感覺如此猛烈,我甚至無法清醒地思考

巴夏:這可以是其中一個原因,不總是這樣的原因,但這可以是其中一個原因,強化了平行現實

主持人:過度反應還有什麼其它的原因?

巴夏:即使在你們的現實中,也可以有足夠強大的信念系統來產生過度反應

主持人:這並不一定與自我洞察力有關

巴夏:這並不一定與平行現實的說法有關

主持人:噢,我明白了。好吧,我明白了你可能只是反應過度,是因為現在你相信了你告訴自己的故事

巴夏:是的,當然,是的,如果告訴你自己一個足夠強大的觸動人心的故事

主持人:那麼,當人們想要培養孩子良好的自尊和自尊心時,做父母的能做些什麼來幫助他們的孩子呢?與此同時,他們希望他們的孩子以某種方式融入社會並發揮作用,你知道,這就像沒有一本手冊來教你怎樣帶孩子

巴夏:嗯,但我們已經給出了大體上的手冊,創造一個安全的空間,用你的想像力在一個後果影響不是那麼可怕的空間裡,教導他們所選擇的後果,並讓他們用同樣的想像力去認識到,他們選擇的行為路線軌跡在現實世界中意味著什麼,同樣是在一個安全的空間裡教他們,就像我們剛才說的,他們是他們所需要的那般強大,來顯化他們所需要的一切,而不必傷害他們自己或其他人,去適應任何他們也許需要學習的課程,可以說是融入大眾的共識,在某種程度上,讓課程適應他們的興奮,而不是壓抑他們的興奮來融入課程的條條框框中,這是基本的手冊。

主持人:當孩子表達缺乏自信,缺乏自我價值感時,是不是總是因為他們先前已經從他們的父母那繼承了?

巴夏:不是的,不是的

主持人:為什麼孩子⋯⋯?

巴夏:然而,靈魂可以選擇加入參與那種「缺乏自我價值」的主題,因為這是他們在轉變中探索主題的一部分,但往往它可以是孩子從父母那裡獲得的,而且經常有靈魂可能想要探索這個主題,靈魂會選擇可以把這些想法傳遞給他們的父母,因為這使他們探索的主題更容易成型,而不是僅僅憑空捏造虛構了它,可以說它創建了一個連續性的動機,這給了他們一些要去處理的東西,給了他們一些要去轉換的東西,通過如此說:「我的父母對我這樣,他們的父母對他們那樣,他們的父母對他們那樣,所以看看我承受的負擔」,但這只是他們編造人生故事的方式,以便他們有一個似乎合乎邏輯的理由去以那樣的方式行事,給了他們需要去「戰勝」的某種更強大的東西,他們打破了束縛了世世代代的枷鎖

主持人:是的,這樣可以成為一個你想要表達的人生主題

巴夏:是的

主持人:現在,我們發現,發生在你祖先身上的事,實際上被記錄在了你的DNA之中

巴夏:嗯,某種意義上是的,但是請記住你時時刻刻都在改頭換面重新確立自己,這是你真正在創造的連續性的一部分,因為DNA只是重新排列能量和意識的另一種方式。

主持人:好吧,你說的是我們可以創建一個新的工具,來在一定程度上淨化你的DNA

巴夏:是的

主持人:或者你懂的純淨DNA⋯⋯

巴夏:如果它與你的探索主題有關,這可以經常去做

主持人:有許多在振動上讓你羞愧的各種各樣的東西

巴夏:是的,但這是另一種意識許可,請記住,你們有強有力的缺陷案例證明,就是你們所謂的多重人格障礙,其中一個人格實際上有身體症狀上的疾病,但是另一個人格卻沒有疾病,這在你們星球上已經被測量出來了,所以很明顯,他們是在某種意義上轉換到不同的DNA的人,即使在你們時空連續性的幻覺中,你認為他們是在同一身體裡,他們證明了這只是一個幻覺

主持人:你知道,這真的是一個非常沈重的話題

巴夏:好吧,讓我們把話題放輕鬆些

主持人:因為有一個人也在問關於,你怎樣才能分辨出某件事是否是限制性的?由於某種特殊的原因你導致了這件事的發生,或者是與你不相關的情境,當時你需要擺脫那個處境

巴夏:誠實的自我反省,如果你能誠實地剖析和審查你所有的信念,你會簡單地發現,實際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代表你去阻礙控制你自己,那麼,它也許是一個參數,參數在這裡是有一個原因,為了體驗過程或挑戰,所以它需要在那裡

主持人:高度情緒化是一個很好的線索嗎?無論它是否相關

巴夏:取決於你說的是哪一種情緒

主持人:顯然是負面的情緒,不好意思忘了說

巴夏:嗯,但還是取決於與他們已經為自己建立好的要去處理的情況

主持人:所以這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你總是要知曉你自己,不論⋯⋯

巴夏:是的,事情歸根到底總是跟知曉自己有關

主持人:倘若如果別人能夠告訴你,那就更好了

巴夏:他們經常這樣做,他們是你的反射,你可以從中選擇接受或捨棄,什麼是跟你有關的和什麼事更代表了他們的問題,但人們總是反映了你可能需要去了解的東西,你可以在你的生活中作為路線矯正和指導原則去利用他們,而不是給出你的力量

主持人:當人們被否定的時候,你知道的會有防禦機制

巴夏:嗯,嗯,嗯

主持人:防禦機制的目的是讓你不能看到你真正是誰的真相

巴夏:這就是信念系統使它看起來那樣做才合乎邏輯,是的,這應該是你處理負面信念的第一條線索

主持人:所以,如果你審查剖析每一種防禦機制和負面的信念,或者你有一個信念關於到底是別人正確還是你正確

巴夏:但這不是關於是不是正確的,實際上這是關於與什麼是相關的,在這裡信息交互當中有什麼是相關的,有什麼是與他們有關的或者有什麼是與你有關的,它更多的是哪些是相關的,而不是哪些是正確的,除非你的意思只是與你相關的當中哪些事正確的

主持人:我覺得,自信心可以是傲慢自大的

巴夏:可以的

主持人:自信心也可以是真實的

巴夏:是的

主持人:自信心可能只是一個掩飾

巴夏:但是請記住,最強大的力量,只需要輕柔的觸碰,所以,任何時候你可能看到的武力,其實你看到的是傲慢,而不是自信

主持人:任何時候你看到噴子噴別人⋯⋯

巴夏:他們可能怕得要死,害怕人們會意識到他們所說的關於他們的那些事情事實上是真實的,他們試圖轉移話題和注意力,這也叫「曲解」

主持人:這是另一種防禦機制

巴夏:是的

主持人:這就像網路欺凌(網路噴子)和所有那些欺凌

巴夏:首先,他們可能被威逼欺負過了,所以這是他們學會的去贏得尊敬的手段,或者至少在他們的頭腦中誤認為這是種尊重,儘管他們事實上一點也沒有在尊重人,但是他們不懂這些

主持人:所以,這是否意味著,每當你看到有人表現得像一個恃強凌弱的惡霸,這表明那個人是負面的

巴夏:是的,一般來說,如果你稱之為欺凌,如果你確認這是真正的欺凌,那就是的。因為真正有說服力的人,無需去威逼恐嚇,他們僅僅是有說服力的,懂嗎?因為你明白他們所說的真理,因為與它相關聯的是和你有關,因為他們不需要你去以他們的方式去做,這讓你有機會找出如何以你的方式去做,因此,他們僅僅是有說服力的,他們不需要去威逼恐嚇,現在

主持人:嗯

巴夏:現在這個時候讓你們休息一會兒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