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自我價值(上集)

0 views

巴夏:你們星球上的許多人,因為你們的信念系統使得事情變得比它們真正需要的更加多得多的困難和複雜(化簡為繁,小題大作,弄巧成拙),一切其實從根本上都是基於非常簡單的原理,保持簡單,它會對你更加有效果(大道至簡,例如:跟隨興奮公式),而不是把它加載到你認為事情應該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發生的各種各樣的條件和信念裡,因此你必須費時費力檢查各種細節來使其起作用。這也難怪,在一天結束的時候,你就筋疲力盡了。而是應該順著能量的波浪,讓它提升你,並與能量待在一起,懂了嗎?

主持人:你好,塔戴亞

巴夏:納尼亞

主持人:我們有幾個關於自我價值的問題,來自我們ustream直播裡的聽眾。好,這將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來引入這些問題

巴夏:好的

主持人:如何可以重新重視他們的自我價值,當他們整個人生都被貶低到他們真的深信了?

巴夏:這個提問的方式是繼續感到和經驗到貶低價值,因為這個問題是問,當他們被貶低價值就好像他們已被其他人貶低了價值一樣,他們如何才能重視自我價值。而事實上,這個人有他自己的整個生命的價值。因此,如果他們認識到,他們所做的是相信了別人的關於缺乏價值的想法。

但是他們能體驗到價值被貶低的唯一方法就是:要他們自己去創造,他們自己的內在能量,那麼他們就有了應答,然後他們退出了他們體驗自我價值的大門,因為如果他們意識到,真正地意識到他們已經簡單地同意了他們去自我貶低自己,那麼他們被授權做了相反的事情,做反事也同樣容易。

但這需要正確的認識,一個毫無疑問地清醒的認識:任何貶低他們的試圖都沒有任何一點效果,除非你相信它有效果。如果你相信它起作用,那麼你就是在貶低你自己。為了重新重視你自己,所有你需要做的就是,以你的一生中你被自我貶低完全相同的方式去重視你自己的價值。因為你一直在這麼做,所以做點別的事情。這種認知,是通往自由的關鍵。

主持人:所以當一個孩子從小被養大,他們經常地被告知,他們沒有價值,甚至他們還連同受到了辱罵,他們從兒童時代開始就在這個世界上很難去感到溫暖舒坦,這幾類的事情是人們去心理治療的原因

巴夏:我們理解心理治療事為了讓他們明白,他們不必相信那些他們被給予的聽起來似乎是真實的觀念,然後容許他們去理解,這只不過是那個人的信念,這只不過是那個人的問題,接著作為一個選擇的機會被給予他們,看他們是否選擇相信那個人的信念,他們要再次明白的是,不管別人怎麼想,對任何人都完全沒有影響,確實沒有影響,他們將開始明白他們一直在自作自受,然後這是讓他們停止這樣自作自受的關鍵。

主持人:似乎有一個「兩階段」的過程,就像其中一個階段是認識到你實際上在你同年的時候被貶低價值了或被錯誤對待了,因為這樣你就可以開始意識到它發生在你身上⋯⋯

巴夏:我們明白,我們並不是說你不能認出別人不誠實的行為

主持人:對的

巴夏:但這不是問題

主持人:嗯,我說的是,他們一旦成為成年人,然後他們努力去改觀他們自我價值的認知水平,這是認識的一部分,就是承認它發生了

巴夏:當然,你必須承認它,當你了解它,但你也必須承認,其實你一直在自作自受

主持人:是的,因為你是在更近一步去幫助理解,像這樣會影響到你的自始至終唯一的原因是,你說是因為信以為真他們說的話

巴夏:是的,採取進一步的步驟就是退出舊有線路

主持人:是的,當孩子在經歷這些,為了他們的生存他們依賴於他們的父母,他們是被事先設計好去接受它,不是嗎?

巴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的,雖然不是每個孩子都這樣。但是,是的,我們了解,因為信念系統的傳承,你們被教導了好幾代人,大多數孩子都被教導接受這些東西,因為他們被教導去相信,如果他們不這樣做,他們會無法生存,他們不會從他們的父母或者任何灌輸他們這些想法的人的身上得到他們所需要的支持。請再次記住,很多這些東西都是來自於父母自己的自我評估關於他們自己的經驗,因此,他們只不過是像遺傳一樣傳遞它。

主持人:所以,在靈魂層面,當你決定投生到一個出現這類事情的,情況不正常的畸形的家庭裡,為什麼靈魂會這樣選擇?

巴夏:為什麼不呢?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方式來轉化限制為自由,轉化黑暗為光明,轉化負面為正面

主持人:所以,一些積極的東西正從那裡浮現出來,總的來說是可以增加對他人的同情心

巴夏:是的

主持人:我想我的理解是在地球上大多數的家庭都在一定程度上不健全

巴夏:很多,是的

主持人:因此,比方說,能夠選擇一個你會得到更好待遇的家庭,這真的是不是計畫好的一部分?

巴夏:每個人都有一個不同的人生主題

主持人:對的,所以這樣的事情可以用來幫助延續你正在探索的主題

巴夏:當然

主持人:主題將擺脫感覺你就像沒有自我價值,從而走向感覺你有價值

巴夏:是的

主持人:還有知道你是有價值的,所以我認為在某種意義上,人們很多時候是倖存者,他們背負了很多的罪惡感,他們覺得在某種地步上,發生某些事情在他們身上,是他們活該,然後他們也擔心:「為什麼會到這樣的地步,我有為自己這樣選擇過嗎?」

巴夏:我們理解,但所有這些問題和所有這些假設,都來自不理解它是如何真正起作用的,當他們理解了,他們便可自由了

主持人:所以整個事情發生了,為了讓他們變得能夠選擇他們如何才能相信自己,而不是依靠外部環境來決定你是誰

巴夏:是的,想像下,有人困擾於這樣一個領悟:他們永遠都不必去相信「他們一聲中一直在自作自受」為真,一旦這個人理解了這句話,並從中解脫出來,想像一下從此以後他們是多麽的強大和堅不可摧

主持人:因為當你貶低你⋯⋯

巴夏:你聽到我們剛才說的話了嗎?你聽到我們剛才說的話了嗎?

主持人:好的,我是因為我也把它理解成去權的狀態

巴夏:這實際不是一個去權的狀態,這是用你自己的力量去創造了失權無力感的錯覺

主持人:就像你能看出來你是否自我去權,自我去力量化,當你不想做某些事情的時候,你只是自我感覺不好,這些是選擇失權無力感的狀態

巴夏:是的,但是同樣,認識到你是用你的力量創造了一個失權、去力量化的體驗,這是可以讓你從自我去權那樣的做法中解脫出來的關鍵

主持人:對的,我的意思是,我認為這也是你向我們所有人所展示的,總的來說是⋯⋯

巴夏:這是悖論的力量

主持人:你永遠不會被附體,沒有你在某種程度上的同意,從來都沒有任何事情會發生在你身上

巴夏:它通過你的准許才會發生

主持人:不管在你身上發生的事情看起來像什麼

巴夏:嗯

主持人:選擇貶低你自己是因為你批判發生在你身上的事

巴夏:嗯

主持人:然後繼續去權的狀態

巴夏:當然

主持人:所以一旦你理解像是被授權的感覺,不是一定要支配其他人或任何類似的東西

巴夏:不,不,不,那不是授權

主持人:「授權」,你能講得更深入一點點嗎?「授權著太」是一種什麼感覺?以便當我們處在那個狀態的時候都可以認出這個狀態

巴夏:它是進入你不滅的核心的狀態,知曉既然你存在著,那麼你的存在是絕對合理的,這是一種完全認可的感覺,純粹的純在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不經過你的同意被你所體驗到

主持人:大多數人在他們生活中的某一時刻會體驗到那個存在的狀態,即使它剛剛可以片刻重現,只要記住當你感覺被授權的情形

巴夏:因為為了讓你記住當你感覺被授權的情形,你實際上必須處於一種授權的狀態,記住你不能體驗到一開始就不屬於你的振動。所以我們經常說的訣竅,如果你想回到同一個狀態,即使它感覺起來不一樣,只要記住當你在那個狀態的時候會是什麼感覺,你就會回到那個狀態,這事實上是一個訣竅,因為為了能夠真正地記住處於那個狀態的感覺,你必須處於那個狀態,這是訣竅

主持人:所以一旦你意識到這個狀態,那麼當你不在那個狀態的時候,你就可以識別出你不在那個狀態,然後你自身採取行動

巴夏:是的

主持人:為了重新創造正能量的狀態

巴夏:如果這是你所喜歡的,當然

主持人:大多數人都喜歡感覺良好,對嗎?

巴夏:不對。這是你們為自己創造的進退兩難的困境,是你有信念系統連接到你的動機機制,致使你們星球上許多人實際上不喜歡感覺良好,因為他們認為感覺良好的是附著在一些更糟糕的消極的想法上,這正是問題的所在。

主持人:所以事實上一些人會選擇感覺不好,是因為他們的父母告訴他們,他們不被允許在某種程度上進入良好的感覺,或者教育他們,不允許他們進入,然後,他們感覺良好的話他們覺得就像是背叛了父母,他們可能會深陷其中

巴夏:是的,確實如此。因此,他們連接到了一個信念,讓自己感覺良好與他們希望感覺良好是互相對立的,因為他們並不想背叛自己的父母或讓父母丟臉,不知怎麼地這種觀念在他們身上根深蒂固,認為比做他們自己更為重要,認為這其實是真正的孝敬父母,不管父母是否領會。

主持人:所以在地球上我們有一個有意思的挑戰

巴夏:是的,你們有

主持人:因為大多數人從小受到的教育在某種方式或形式上貶低他們自己,因為信念設定會傳遞

巴夏:這就是為什麼地球上是一個大師畢業班的原因,就體驗而言,沒有人說這會是簡單和容易的,但你所要學習的是,答案是簡單和容易的

主持人:所以,為了我們可以進行接觸,主要是心理上不要受衝擊,自我價值的問題可以進行接觸的能力的真正核心

巴夏:是的,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與我們和像我們這樣的存有接觸,就是邀請你進入一個改變意識的狀態,如果你的意識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改變的狀態,那麼在接觸中你不一定會有很多的樂趣,因為它會把你內在沒有被整合的東西帶到表面來

主持人:這是你說的區分,圍繞自我價值的問題常常在你的信念系統中被劃分開來

巴夏:是的

主持人:在一定程度上觸及這些間隔,觸及這些間隔最好的方法是

巴夏:盡你最大能力按照你的最高激情去行動,完全不執著於結果應該是什麼,這個公式解鎖了完整的工具包和所有你需要的工具,然後無論你採取什麼行動後會發生什麼,無論結果會是什麼樣子的,永遠將它看成為一種在你的生活中會起積極和有益作用的東西,即使顯化了你不喜歡的東西,它之所以在那的原因,是它一定會以有益的方式服務於你,這就是你所需要做的一切。

主持人:原因是如此的強大,因為宇宙的運作方式是設計出來以幫助你認識到你的價值

巴夏:存在的方式即有價值,不只是你們的宇宙

主持人:所以在能夠讓你認識到你有價值的設計中,你所遇到的一切都是一個機會,來認出當時你是否在貶低自己,當時你是否在支持自己,當時你是否在拋棄自己

巴夏:是的

主持人:它是因為內置到基本的結構裡,如果你相信你的生活大幕一幕幕展開,然後你會知道,生活大幕一幕幕的展開旨在向你展示你的價值

巴夏:毫無疑問地,你有終極的反饋系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物質現實是一種反映/反射,你總是得到你所給出的反饋,因此你總是可以自我糾正,這是一個自我延續,自我導向系統,使用它吧!

當你感到某些東西不對勁的時候,當你相信了負面信念的時候,你總是會得到某種失衡的反饋,就像你說的覺得有些某種方式上不協調的不正常的行為,你總是有這樣的機會和反饋系統來告訴你,你所相信關於自己的真知中,有某些東西不一致,找出它是什麼,然後放手釋放它,反饋系統便會顯示你已走上正道

主持人:正像適者生存的領域裡,我的意思是⋯⋯

巴夏:取決於你如何定義什麼是活著

主持人:是的,作為具有競爭性的物種,比方說,這是嵌入到我們的生物機理中

巴夏:在一定程度上是

主持人:自然界的競爭,它一直反映給我們身上:與頂尖者競爭,無論你想怎麼叫它,這對於生存是很重要的。所以,作為我們自我超越的一部分,有這樣一個觀念:比方說,某個人不覺得在體格上有能力去競爭或者他們不認為自己和別人一樣好

巴夏:每個人都有東西要給予,競爭不是對抗任何人,而是對抗你自己,請記住,你無權,你實際上沒有能力把你自己與其他任何人相比較,因為你們都是獨一無二的,你們都是整個拼圖的一部分,只是成為你被塑造的形狀,你將與所有其它的拼圖部分相匹配,他們也成為他們所被塑造的形狀,每個人都有一塊拼圖,一起共同構成了整個畫面,而且也支持著每一塊拼圖碎片,只要做你自己。單單你那行動的本身就已超越了任何與競爭和生存有關的東西,你給了你自己作為你真正的自己來生存的思想,因為你真正的所是是你生存要依靠的最適合的東西。實際上沒有其它東西會讓你生存下去,做一個不是你自己的人會殺死你自己,這不是生存,對於你可以成為誰,做你自己是最合適的東西

主持人:從本質上來說,你看到的是無條件的愛,接受你所表達的獨一無二的拼圖(puzzle)

巴夏:或者「水坑(puddle)」

主持人:不管別人怎樣看或者你怎麼看

巴夏:是的,只要你也在你自己的自我反省中保持坦承,在你的表達中你是否言行不一致了,或者不誠實了,你必須要有坦誠的自我洞察力,來知道你是不是正如你們會說的只是不情願地假裝(演戲),因為你認為做任何你想做的事都是可以的,這不是我們在這裡要談論的問題,我們正在談論的是做真正的自己,並有坦誠的洞察力,以能夠分辨出你真正的自我興奮和可能是某個版本的你中,只是充滿了焦慮所偽裝成的「興奮」之間的差異

主持人:是的,或者以其它像反抗或憤怒的方式去表達興奮

巴夏:你又看到這個理念是要去理解悖論和其中蘊含的力量,因為當你談論像是反抗的話題,那些反抗的人是被那些他們要去反抗的人所控制最深的人,因為如果你不相信他們對你有任何方式或形式的控制權力,那麼你有什麼要反抗的?反抗是一個你相信你被控制的標誌

主持人:所以歸根究底就是,最終還是要無條件地接受你的真我

巴夏:是的,你的真我,並且成為真我,然後走這條真我的道路

主持人:那麼人們可能會陷入自我批判,因為他們還不是他們真正的自我,他們仍然在表達他們自己其它的問題

巴夏:他們可能會,但如果他們做他們真正的自己,那麼他們就不會

主持人:是的,所以然後你必須賦予積極的意義在,你真正的自我和當前狀態下你的自我之間的差別上

巴夏:是的

主持人:不要將更多的消極性「傳熱」到你想做不是你自己的想法上

巴夏:除非你只是想在痛苦中惡性循環,如果這是你的選擇,那麼請務必要把熱量散掉,但這將會是後果

主持人:我們如何引領自己變成消極的狀態這好有趣

巴夏:歡迎來到物理現實

主持人:是的,還有,因為如果他們都是自我價值的問題,那麼這對在地球上大多數人來說這是很現實的問題,你會受到誘惑陷入對於你自己的負面信念,為了看似在幫助你自己

巴夏:是的

主持人:這實際上不是我們在做的方式

巴夏:不要屈服於誘惑,這不是真正的你。記住,負面的信念是滿耳都是關於你自己的謊言,他們必須說服你,謊言是真的,他們必須非常努力地去說服你,因為這不是真的,正面的信念一點也不必努力去說服,因為他們告訴你關於你自己的事是真的。負面的信念必須非常努力地工作,使用各種各樣的工具和策略,以及虛假的東西和謊言,來讓你相信你是沒有價值的這樣一個「事實」,因為這並不是真的。那將會是你的第一條線索,當你感到最害怕的時候,那時候你就知道負面的信念在非常努力地說服你,你是不值得的,你必須看穿恐懼,這是負面信念的一個詭計,這只是一個幻覺,因為它必須更努力地工作來說服你,你是不值得的,因為這不是真相

主持人:這是你要審查的黑盒子背後的清單(幕後真相)

巴夏:是的

主持人:負面的信念系統想法沒法用各種不同的方法把你抑制在詭計裡

巴夏:並不是各種不同的方式,但他們很多事這樣的

主持人:作為在人類的現階段,這西誰我們要致力於的非腦力的方法,這就是我們必須一直要記住的,不是嗎?

巴夏:這是現階段的

主持人:這將自然地向著越來越高的層次進化

巴夏:只要你盡力而為,這是所有你需要做的,只要始終誠實地檢查自我洞察力,確保你在盡力而為,如果沒有,那麼請你盡力而為,如果你已經是了,那麼放鬆一下,並繼續堅持下去,幾點了?

主持人:我想大概到時間了

巴夏:那麼你們所有人去享受你們的吃飯休息時間吧,之後,我們將繼續進行這個傳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