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我怕畫畫寫作賺不到錢,還感到內疚怎麼辦?

0 views

問:你好,巴夏!

巴夏:你也好,日安!大家注意聽,因為在每一次的對話中總會有某些東西,可以在某種形式上幫到你或幫助你認識的人。同樣注意,今晚你們共同創造的同步性和業力的校準

問:你好,巴夏!

巴夏:你也好,日安!

問:在過去的兩個月裡,我感到我的身體有點失調

巴夏:多麼令人興奮啊!

問:是啊,我感受到了慢性疼痛

巴夏:好吧

問:然後我每天都在吃止痛藥,我的身體可能對此上癮了

巴夏:好吧,所以在你的生活中你在試圖填補什麼空洞呢?你能回答嗎?你在試圖填補某個空虛嗎?某件你想要做但卻沒做的事,某條你想要行走的道路?某個你想要實現的夢想但你卻在抗拒?於是創造了一個一定要被填補的空虛。

問:是的

巴夏:是啥子?

問:額⋯⋯我腦袋裡一直在掙扎放下我必須得去工作的想法,而我的夢想是打算畫畫和寫作

巴夏:這不是工作嗎?

問:我沒有賺錢

巴夏:畫畫和寫作不是工作的一種嗎?

問:我認為當我獲得錢的時候才是工作

巴夏:所以你是說畫畫不是工作,寫作不是工作,所以因此你沒有定義它為工作,你是說它不能帶給你錢,是嗎?

問:對的

巴夏:好吧,那為什麼你要這樣定義它呢?它還是需要某些詳細的行動,要由你採取某種身體行動,不是嗎?

問:是的

巴夏:這不最簡單的工作的定義嗎?

問:是啊

巴夏:我們知道在你們星球上有句話叫: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就一點也不像是在打工,它感覺不像是工作,它感覺不像是一件費力的事,但它仍然需要使用力氣,根據你們科學的定義,這仍然是一個需要被完成的工作的定義。所以為什麼你說畫畫和寫作不是一種能吸引財富給你的工作呢?為什麼你要作出那種關係的定義呢?

問:額⋯⋯

巴夏:額

問:好吧

巴夏:在她思考的時候,你們大家要不要來點業力薯片?業力薯片和果醬?

問:好吧,改變我的定義

巴夏:你能使用你的想像力來理解一下,在你們星球上有人從事畫畫和寫作並且還過著你們叫做土豪的生活

問:是哦

巴夏:你知道他們存在的,對吧,這對你不是個秘密吧,不是嗎?

問:不是

巴夏:那就好咯,那為什麼他們是,而你不是呢?你和他們有什麼很大的區別呢?你不能做他們所做的嗎?

問:我感到內疚

巴夏:對什麼有內疚?

問:對做我所喜愛做的事

巴夏:為啥?

問:因為我從小被教育我必須去工作賺錢

巴夏:但那就是工作啊,你沒有注意聽,畫畫和寫作也是工作,你是說世界上所有的畫家和所有的作家不是在工作嗎?我想他們不敢苟同,對吧

問:是啊

巴夏:那就好,所以為什麼他們是,而你不是呢?

問:行

巴夏: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問:恩

巴夏:你想要變得傲慢嗎?

問:不想

巴夏:那麼為什麼你在傲慢呢?在世界所有人當中,這只有對我不會奏效,我好特別,雖然所有那些人都可以以畫畫和寫作謀生,但我不行,我肯定有比他們不一樣的某些突出的地方,讓我如此特別。這讓你傲慢了。你看到這裡的矛盾之處了嗎?

問:是的

巴夏:如果它對他們有效,也可以對你有效,如果你願意的話,如果你允許的話,你只需要放掉所有那些你緊緊抓住不放的,不允許你去體驗它如何能行的定義。因為明顯地,如果你在你的現實中看到其他人在做你喜歡做的事的例子,而且對他們運轉順利,這肯定至少給了你一個提示,它也可以對你有效,對嗎?

問:是的

巴夏:並且對你不會起作用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你用自己的定義阻礙著它,你在遏制你的喜悅。記住正如我們以前說過的,你一直在放射出一種核心振動,這個核心振動是喜悅、愛和創造力的本質,你一直永遠一定是,你一直在吸引代表了在那個喜悅和創造力中支持著你的事物,你一直在吸引著它們,你不必去學習如何去吸引或者顯化那些東西。

但你必須理解的是如果你沒有體驗到那些東西,如果它們看起來好像沒有來到你身上,這不是因為你沒有吸引它們,這是因為你在借用你的定義讓它們遠離自己。所以如果你丟掉這些定義,那麼那些東西會全部湧入進來,因為你沒有必要做任何特別的事來讓它到達你身上,你只需要允許它來到你身上,通過走出以你自己的方式定義它對你不起作用。懂了嗎?

問:恩

巴夏:這有幫助到你讓你感到有點輕鬆了嗎?

問:恩,是的,巴夏

巴夏:恩

問:如果我不帶有內疚感做我喜愛做的事情

問:恩,好,讓我在這打斷你一下。請注意聽你在此設立的自相矛盾的定義,因為事實上你怎麼可能做某些你喜歡做的事,如果你真的對此感到內疚。如果你感到內疚,你就不是在做你喜歡做的事,如果你在做你喜歡做的事,你就不會感到內疚。

所以根據定義,如果真的在做你喜歡做的事,內疚不是那個喜愛定義的組成部分。但如果你真正在經驗內疚,根據定義,你沒有在做你喜歡做的事,因為內疚的定義不是在你喜悅、愛和興奮的整體定義內,你懂了嗎?

問:是,內疚來自於沒有做某事

巴夏:不是的,內疚不是來自於沒有做什麼。內疚來自於你對你與情境關係的定義,沒有情況是內置意義的,沒有境遇是內置抗爭或者內置內疚的,只有你對你與情境關係的定義創造了那種體驗,你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所以為什麼你選擇去相信或者接受做你喜歡的事會帶來內疚感,就好像你在做錯事一樣,當做你喜歡做的事的時候根據定義這是對你完全正確的,因為這是你所愛的,因此它是你真實的核心振動,因而由於它是你真實的核心振動,那正是你應該去做的事,所以為什麼做正是你應該去做的事,你卻感到內疚?

問:因為有來自於我周圍每個人的壓力

巴夏:然而你沒有理解我們所說的,壓力不是來自於他們,它是來自於你認同了他們,而且是你給自己壓力不去做你自己,你感受到的壓力不是來自於他們,他們也許給你一個機會去和他們的信念系統一致感受到壓力,並這樣說:「你應該感到愧疚」,但實際上唯一你會感到內疚的方式就是你認同了他們你應該如此,當你認同了他們你應該如此,那麼你就會感受到愧疚的壓力,你會感到有壓力。

但是如果你說:「你腦子有病嗎?」「你不知道我是誰,你說的不是我」,喔,我知道了,我現在能有慈悲心了,而且能夠睜大眼睛足以理解,當你說到感到內疚,我應該感到這個,我應該感到那個,我應該感到這個壓力,其實你在做的是搖晃著你的手指指著你自己,說:你是那個感受到這些的人,你怨恨我不願意這樣做,因為如果我不願意去感到內疚,那麼我就是一直在那提醒著你這個事實:是你選擇去感到內疚。你不知道如何改變這些,因此你在怨恨我的做法。

但是如何你不怨恨我的做法,而且讓你自己去允許它對我沒問題,成為我願意成為的人,那麼我會成為你的一個榜樣,通過看到我的例子,你也可以選擇不去感到內疚,於是我就是在幫助你。

但如果你認同他們說你應該去感到內疚和壓力,你不僅沒有幫助到你自己,你也沒有幫助到他們,因為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在強化他們已經對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是把壓力和愧疚加在他們自己身上,乃至他們想要和每個人分享這些,因為就像你們說的「同病相憐」,不快樂的人總喜歡和那些有著相同消極想法的人在一起

所以為什麼要聽他們的話來強化他們的負面性呢?同意去體驗你知道的你不喜歡的能量,為什麼要在他們的傷口上撒鹽?為什麼要同意繼續成為一個他們已知的掙扎的例子和反映,來強化他們內心的掙扎?而不是成為一個提供給他們的不同選項的突出的例子,給他們一個機會在你身上看到:

「好吧,你知道嗎?」

「她畢竟做得很好喲!」

「之前我不相信這是可能的」

「但看看她,她像百靈鳥一樣快樂地在畫畫和寫作」

「啊,看看那兒,錢也進來了」

「富足也進來了」

「她的人生正在起航」

「我想也許我也可以這樣喲,啊,寶寶不知道,寶寶好怕哦!」

「啊,我不知道,也許我可以和她談談人生」

「也許她可以和我分享分享她是如何能夠放下那些的」

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你明白了嗎?

問:恩

巴夏:這就是你如何幫助他人,通過成為一個不同選擇的例子,而不是僅僅強化他們給你的負面的想法,你懂了嗎?

問:是啊

巴夏:這有幫到你嗎?

問:是的,謝謝!因為我從未想過我物質世界的遊戲與不允許我自己去做最令我興奮的事有關

巴夏:好了,現在你可以想像了,因為事實上,所有的痛苦是抗拒成為本性自我的結果,你明白嗎?

問:恩

巴夏:好的,這對你有幫助嗎?

問:是的

巴夏:那麼去快樂地畫畫吧,開心地寫作吧,願你幸福富足!

問:非常感謝你,巴夏!

巴夏:謝謝!

畫一副新的圖畫,寫一個新的故事,通過改變你的定義,然後你會活在那個故事之中,你會活在那個畫面之中,那副圖畫將會成真,那個故事將會成為你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