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完整興奮公式

0 views

巴夏:我在你們今天這個時間向你們問好,日安!好的,好的,謝謝!謝謝你們共同創造了這次互動!謝謝你們默許了這場傳訊!一直都是!我們很榮幸與你們每一個人和你們大家一起互動,並表達我們深深的謝意!我們將以我們取名叫做「完整興奮公式」的標題開始這場傳訊。

你們中很多人聽我們說過按照你的最高激情去行動,跟隨你的最高興奮是多麼的重要,多麼的關鍵。我們從很多方面已探究過為什麼這個公式在生活中是那麼重要,因為興奮是你的真我、你的真實頻率的振動轉譯為你身體的振動。這也是你的物質身體轉譯來自高我的通訊,這就是當高我與你溝通時,是如何轉譯的。它被轉譯為這樣一種感覺,你們稱之為:興奮、創造力、愛、激情、喜悅。

但是,我們發覺有些時候,在我們經常傳遞的關於跟隨興奮的三部分公式的具體細節方面,可能還有些誤解,有一點點不是那麼的清楚。興奮公式的三部分是:

  • 一、在每時每刻中你能夠按照你的最高激情去行動
  • 二、盡你最大的能力去做到你能夠做到的最大程度,直到你不能再進一步做下去了
  • 三、完全零執著或零假設於結果應該是什麼樣的,你需要如何才能達到(目標),你要去往哪裡,或者像這樣緊抓不放的具體的想法

這三部分的公式,正如我們之前說的那樣,將會啟動興奮的工具箱,完整的包含著所有必要工具的工具箱。

但有時在我們討論過的這三個部分當中,關於這些不同的部分實際上描述或涉及的東西可能有不同的解釋。因此,今天我們要挖掘的更深一點,更深入探究一點,並根據之前分發到你們手裡的講義來解釋。

關於每段話實際上指的是一些更具體的概念,這也許未必包含了一切,未必包含了每一個具體的細節,但這將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來有助於更多一點的澄清這個概念。

好的,納尼亞,你有你的講義嗎?請上前朗讀一下,如果你願意輔助一下,可以的。好的,那麼

興奮公式的第一部分中,關於按照你的激情去行動。第一個副標題是什麼呢?大家可以循序漸進去聽解。

主持人:你是說第一個嗎?

巴夏:是的

主持人:好的。1.奉行含有最高興奮的機會去採取行動

巴夏:嗯,這是準則本身,下面第一個副標題是什麼?

主持人:a.最高興奮不一定是以計畫或者職業的形式出現

巴夏:是的,理解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很多時候人們會說:我不知道我的興奮是什麼,他們經常認為興奮必須是以一種確切的、可認出的形式出現。比如,某種終身的事業,長遠的計畫,或者伴隨著號角的吹響。

不是的!當我們談論按照你的興奮、你的最高興奮去行動,我們的意思是,它可以是簡單到每一天中的每一時刻,你有許多可供你選擇的,能夠採取一些行動的選項,非常基本,非常簡單。

它可以是閱讀一本書,和朋友一起吃個午飯,和某人聊天,去沙灘散步。無論選項裡都有些什麼選擇,即使在那個水平上只是比其他任何選項多了一點點的興奮,那麼這就是先行動的選項。

因為,比起其他任何選項,越含有更多的興奮,就是通過興奮的同步性工具在告訴你,這就是在這些選項中應該如何行動的順序,包含了最有激情的選項,是最有能力被踐行的選項,是第一個要行動起來的選項。它可以是一步一步來,非常簡單!

當你這麼做的時候,它會把你帶向以不同形式出現的越來越多的代表了興奮的事物,並且對你將會更加的顯而易見。

但是,我們真正的意思是你可以在每一個階段一步一個腳印,即使在最基本的階段,只要在每時每刻按照最大的興奮,有著比其他興奮更大的那個興奮,你有最大的能力可以對此有所行動的那個興奮。

這真的就是它的全部含義,一步一步來,它會把你帶到代表了興奮的其它事物、其它體驗和其它機會,這將會允許你以壯麗的方式來表達你的興奮。下一個副標題:

主持人:只要某個選項比其它任何選項包含有即使稍微多一點的興奮,那就先實踐它

巴夏:這就如我們剛才說的,同樣,這是很容易做到的。我們將假設,也許我們錯了,但我們會想當然認為你們今天都在這裡,是因為這樣做讓你們興奮。但是,當你離開今天這個傳訊、這個互動後,同樣,你將有許多的選項可供選擇。

對於激活這個準則,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只要看看所有的選項,選擇踐行比其它選項包含更多興奮的那一個興奮去採取行動,即使它只是多了那麼一點點。這將會是你首先出現的線索和跡象。因為,等會我們會再次指出的工具之一就是興奮經由同步性,具有組織原則。它會很準確的向你展示:事情需要以什麼樣的順序去做,什麼時候要去做它們。因此,如果你做了任何不適宜那一天的事情,表示那一天並不需要去做那些事情。它真正地自動組織安排你的生活。下一個副標題:

主持人:興奮是你的身體生理上轉譯,來自於你高我的信,通過按照興奮去行動來回應它

巴夏:你們星球上的人一直在問:「我怎麼樣才能從我的高我那裡得到信號?我怎樣才能學會與我的高我進行溝通?我怎樣才能學會從中認出來自高我的信息?我不知道,這一定很難!」一點也不!那些最令你興奮的事情的感覺實際上是你高我的溝通信息的轉譯。

所以,當你願意去踐行含有最高興奮的事情,實際上是你注意到了來自你高我的信息。這是從更高的位置、更廣闊的角度來指導你說:「現在做這個,接下來做這個」、「接下來做這個,這是對你最有效的順序」。

當你盡你最大的能力按照這種興奮去行動,並對結果零執著,這實際上是你對高我的回應。就像這樣回應高我:「我很大聲清楚的聽到了你的話了」,所以,我會踐行它,我知道你在指引我。那時你通過行動來回應高我,因為你是物質的,所以必須採取行動來證明你的承諾,以接受來自高我的溝通。

當你這麼做的時候,那麼高我就知道了你在註意聽,它就可以開始給你更多的事情去踐行,包含更多興奮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不注意,如果你沒有按照展示給你的,傳達給你的興奮而行動,為什麼要給你更多呢?那將會沒有意義。

因此,高我會一直等你來證明你自己已經通過轉譯興奮聽到了高我的聲音,並且你願意通過你的行動來回應高我,那麼你就開始進行對話了。於是你打開了一個開端,於是你開始了一個勢頭,它將從那裡加速和擴展。下一個。

主持人:檢查你的信念,以確保你沒有將焦慮掩飾為興奮

巴夏:這是非常關鍵的!因為很多人會害怕面對他們的恐懼,因為他們內在的負面信念系統,他們認為他們將會遇到他們的恐懼,如果他們去探索這些東西。

所以很多時候他們會掩飾那些焦慮,那些基於恐懼的信念,他們會忽略它們,他們會否認它們在那裡,它們不想探索它們(恐懼),不想承認它們在那裡。所以即使它們可能真的感到焦慮,他們可能會試圖避免去正視它或追究它,通過掩飾它或把它標示為「我的興奮」。

你必須非常清楚的洞察你自己的內心,什麼是基於真正的興奮,什麼可能是基於焦慮或恐懼,。這絕對是至關重要的,就像是彼此相對的一樣。

主持人:檢查你的信念,確保你沒有藉由基於恐懼的定義而把興奮掩飾為焦慮

巴夏:是的!你們星球上的許多人不會願意按照他們的興奮而行動,由於基於恐懼的定義,他們害怕,認為會發生什麼,如果他們行動了,某些不好的事會發生或者會發生那樣的事,或者失去某些東西,或者某些人會嘲笑我,批判我,或者我不屬於那裡,大家都會離開我,和許多其它不同類型的基於恐懼的信念,如果你真的在按照你的興奮去行動。

但是這個慨念同樣是,反過來說,確保你沒有抑制你的興奮於能夠真正帶給你潛在的最美好生活的事情。只是因為你有一個定義,這個定義實際上不是興奮的定義。

這是一個反話,這是一個悖論。正如許多人說的:「好,是的,我願意按照我最高的興奮去行動。但是如果我這樣做了,我害怕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這不是興奮的定義!這是一個不同的定義。你必須明白,在最純粹的興奮形式當中,依據定義是不能包含任何實際上會創造一個負面體驗的事情。所以,如果你把一個潛在的負面體驗和興奮的想法聯繫起來,那麼你所創造的定義實際上不是興奮的真正定義。這是一種不同的定義,基於恐懼為根基的信念。

所以,你自己的內在要搞清楚,你有沒有在壓抑自己的興奮(是否有恐懼)!根據對它錯誤的定義!根據附加了不屬於它那裡的負面定義!你們懂了嗎?沒有聽清⋯⋯(觀眾:是的),謝謝。然後下一個準則:

主持人:好的,下一個,第二點是,按照興奮盡你最大的能力去行動

巴夏:好的,就像你在這個圖表中看到的那樣,在這個特別的部分有很多說明闡釋。因為關於你們星球上不同的人有許多不同的解釋,關於盡你最大的能力去踐行實際上意味著什麼。下一個副標題是什麼?

主持人:第一個副標題是:在行動中運用你所有的技能,天賦,想像力和能力

巴夏:是的,基本上,這可以解釋為:如果你真的熱衷於某件事情,真正的,由衷的,你會運用你所有用的一切手段,你會無所畏忌的讓自己去表達,去行動,去學習,去模仿,去效仿,去借鑑,每一個技能都將被帶到最前線。你擁有的每一種能力都將在你的生活中被找到、被利用和被應用,以匹配你所說的你熱衷於此,和充滿激情的頻率。

所以讓你自己竭盡全力,全速前進,當你知道:你很明確的按照你的興奮去行動,不用退縮。否則,你就沒有真正的承諾,你就不是真正的在向高我證明:證明這是一個完整的承諾,證明你真的相信這個頻率或者這個機會、這個入口代表了你的激情!盡你最大的可能性使用你擁有的每一種技能,它會極大的加速你。下一個:

主持人:盡你最大程度的努力去行動

巴夏:同樣,這是一個加強去理解。你必須進行到底,直到你能夠真正踐行它的程度,不僅要帶著所有的技能,而且盡你所能去行動,直到你不能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了為止。

用盡一切可能的途徑,採用所有的出路。再次,如果你真的、真的熱衷於某件事情,你會無所畏懼,它會成為你的動力,你會去尋找你能夠採取的每一個角落和縫隙,每一個入口,每一個窗口,每一條道路,只要你能夠儘量去做,直到你的現實,通過同步性向你展示出完全沒有別的可以讓你去做的事情了。下一個:

主持人:如果有一個以上的機會都有同樣的能力去行動,那麼選擇任意一個,它會向你展示是否應該繼續在這條道路

巴夏:經由同步性,如果它似乎是有機會平等的相同的能力,和相等的興奮,你首先選擇哪一個真的並不重要,你不妨就拋個硬幣決定吧!

因為如果它不是對你來說是最小阻力的路徑,在興奮工具箱裡它將是獨立的,某些事情會發生,同步性會向你證明那不一定是對你最有用的選擇,這種反射能力是被自動內置到每一個你踐行的機會之中的,如果它是來自你最高的興奮,正被你以你最大的能力去踐行它,那麼就用硬幣選擇吧。

我們對此是認真的。因為有時候是你真的不知道哪一個應該是代表了你的最高興奮,直到有時候你真的拋了一個硬幣。你也許會認為它們是平等的,但有時當你準備要拋硬幣時,你說:「好吧,如果硬幣正面朝上,我會選擇選項A;如果它背面朝上,我會選擇選項B。」

然後你拋擲了硬幣,結果出現在眼前的是背面,你會說:「啊,選項B,啊,媽蛋,我真的想要選項A」,你會在拋擲硬幣中向自己揭示到底哪一個選項是真正含有更多的興奮。

但即使如果在硬幣被拋擲之後,它們似乎仍然是平等的,不過話說回來,你選擇哪個路線真的並不重要,因為如果它不是最小阻力的路徑,如果在當時那條道路不是最能夠服務於你的,它會含有它所需要包含的東西以此反映給你,你需要選擇其它的路線。因為這是一個自動導航系統。它是一個自動的自我延續、自我導航、自我校正的系統,它含有你所需要的一切。所以,你也可以像這樣去使用它!下一個:

主持人:持續踐行它直到你沒有能力再繼續行動下去了

巴夏:盡你所能去踐行它,直到你不能再繼續進行下去了。此外要明白對於「有能力去踐行某些事情」是什麼意思?這就是我們要探究進入其它一些定義的地方,在這部分當中,在你們星球上人們的頭腦裡,關於有能力去踐行某些事情有著許多不同的理解,所以讓我們繼續澄清。

主持人:當你不能再行動下去了,選擇下一個你能夠採取行動的最興奮的事。

巴夏:在踐行你的興奮的過程中你會到達一個十字路口,那時看起來好像興奮被耗盡了,那時看起來似乎沒有別的你可以做的了,你已經用盡你所能了。

不過當你到達這些十字路口的時候,你只要重複下面這個過程:你環顧四周尋找目前在任何層面當中對你可用的選項,你僅僅踐行比起其他選項包含更多興奮的那一個選項,你保持不斷重複這個過程一遍又一遍,反覆,再三再四。

如果你一直這樣做,那麼你的生活將會一直盡它可能地在那一時刻處於興奮之中,因為你一直在選擇比起其它包含更多興奮的事情。你只要繼續這樣做。為什麼呢?因為你沒有給自己其它的選擇,沒有理由去選擇任何其它的選項,這就是為什麼。這正如它所需要的那麼簡單。然後?

主持人:識別出那些信號,反映,和一致的跡象表明不能再繼續行動下去了。

巴夏:這又回到了能力是什麼意思的定義了。你們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能力,你們每一個人都與集體有著不同的關係,你們每一個人都有著不同的做事方式。因此,對你有用的東西未必適合別人,反之亦然。所以你必須真正的意識到你的能力是什麼,在你現實中發生的同步性會向你展示:你事實上能夠做什麼,不能夠做什麼。然後?

主持人:身體指標,社會法規,道德價值觀,倫理準則,都能夠表明你能不能行動下去。

巴夏:這是在你們星球上最需要澄清的最重要的東西。它們中的一些相對來說很明顯:身體指標。如果由於不論什麼原因,你身體上真的不能踐行某些事情,那麼這意味著你不能夠踐行它了,這就不亞於是一個十字路口了。它無異於就像一個箭頭指向另一個方向,並說:「這個方向上你不能去踐行了,這不是最小阻力的路徑。」所以請不要站在那裡,把你的頭撞向磚牆上,向左轉、向右轉、到處走走、做點別的事情,選擇另一個讓你興奮的事情。

事情也許看起來像是物理障礙物,其實並不是障礙物。這些路標指引著你,你需要向左拐,你需要向右拐,此時此地你需要轉過身來,這實際上會是最小阻力的路徑。

請記住:即使路徑看起來似乎是曲折的,比另一條你能夠採取的路徑要長,如果它真的是最小阻力的路徑,實際上它也將是最快的路徑。因為如果另一條不是最小阻力的路徑,它可能看起來更短,它會花你更長的時間去走那條路。所以不要害怕曲折的道路,如果這是你真正的道路,它實際上會你順其自然走得更加的容易。

你們的社會普遍認同的不同類型的倫理和道德界限,對你來說是要去注意的,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你同意成為這個社會的一部分。

我們知道,很多時候你們星球上的人們不一定同意,以相同的道德或倫理乃至相同的法律角度去看待同樣的事情。但是要理解的是如果你是社會的一部分,社會普遍同意了這些東西都是為了這個社會的普遍利益而存在的,那麼你必須非常非常清楚的弄明白為什麼你會這麼想。如果有違背道德律令、倫理架構或者成為法律制度的法律標準,弄明白這些是很重要的。

因為如果你觸犯它們,只是因為你看不到任何其它的方法,那你就沒有足夠的創造力或想像力。要理解的是,你同意你自己成為社會的一份子,如果你不贊同某些法律或者道德倫理標準,那麼你完全有權利在你們的社會中以任何方式發揮作用來改變它們。但是只是違反它們並不能改變它們的方式,法律或道德準則的存在是一個信號和一種跡象表明你沒有能力朝那個方向前進。

你需要清楚的看清它,就像你會看到磚牆一樣。僅僅因為一個箭頭指向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向,這實際上是代表了最小阻力的路徑。關於這一點讓我們再加上一個我們已經覺察到的例子,因為這種特別的想法在你們現在的社會中,一直爭論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具體來說,我們將引用所謂的版權法的例子,因為這似乎是在你們的社會當中是一個滋生犯罪溫床的話題。

我們已經說過了,你們稱之為盜版不屬於你的材料是我們在這裡要說的是一個完美的例證。目前在你們社會中有一些人又冒了出來,你們可能會統稱為反駁遵守著作權法這個觀念的人。他們會說:「但是我們真的不應該去遵循那些在社會中各種各樣的法律。舉一個例子來說,奴隸制是合法的,我們應該遵循這些法律嗎?」

這真的不是一個正確的論點,這真的是非常具有表象誤導性的,事實上漏掉了要點。這種情況和你們所謂的版權法之間的區別是,不是蘋果和橘子的區別,而是蘋果和西蘭花的區別,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在這裡首要的最基本的理解就是:是的,我們理解在你們的社會中可能有所謂的不公正的法律,也許會有人抵制這些法律,反對它們,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去反抗來改變它們。有時候,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也是你可以採用的方式之一。

但是真正的誤解是,所謂的爭論點其實根本不是一個真正的論點。誤解了這兩種概念的區別。因為你們所稱為的奴隸制是為了剝奪人們的權利;版權法旨在保護人們的權利,這就是區別。

因此,像這樣的爭論僅僅意味著這個人還沒有真正的考慮過,這只是對他們想做的事的反應,你們稱之為膝跳反應。他們只是在他們的腦海裡創造了一個藉口,或者一個理由來打破那些實際上對社會有益的法律,那些實際上是公正的法律。

所以,你們要非常非常的清楚明白這個概念,當你在你自己的頭腦中提出像這樣的論點和像這樣的理由的時候,要弄清楚至於他們是否真的相關或者你是否在非常基本的層面上,實際上還沒有領會問題的要點。下一個原則:

主持人:好的,現在我們實際上到了興奮公式的第三條準則:按照興奮去行動,同時絕對零執著或零假設於任何特定的結果

巴夏:第一個子準則是:

主持人:要明白,執著某個特定的結果、顯化或者路徑,實際上可能會阻止一個比你所想像的要更好的顯化

巴夏:堅持某個特定的結果似乎是專注在你可以能夠想像到的某個最好的事情上,但是事實上這其實是一個限制。

我們過去經常舉例說明「觀想」這一要點。觀想一點毛病也沒有,這絕對是一個你可以使用的技巧工具,去想像、去展望你會非常樂意去體驗的,你很興奮於去體驗的一個現實,在完全沒有問題。這也內有違背你真正的振動。

但是就像你說的,這裡是有阻礙的,這裡是有區別的。當你想像,當你構想,當你觀想,那個所謂的理想的結果,那個理想的現實,當你在那個畫面中,在那個觀想中看到你自己,你對你看到的畫面感到很興奮,不是嗎?⋯⋯哈囉?(觀眾:是的)好吧

這就是為什麼你在觀想它,你正在提高你的振動,你正在增加你的興奮,你正在對這些能夠真實顯化的可能性感到興奮。「喔,夥計,這樣極好不過了吧?難道這樣不是很美妙嗎?那不是在我生命中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嗎?」好吧,也許不是呢?

也許有比你能夠想像得到的甚至更加美好的事情會發生,所以,如果你執著於你的物質頭腦所創建的畫面,你怎麼知道你沒有限制了自己更好的東西。

你的高我會知道比你的物質頭腦能夠想像得到的更加宏大的東西,因為你的物質頭腦不是設計去懂得某事實際上需要如何去發生。你的物質頭腦只是為了瞭解到在體驗中發生了什麼?現在發生了什麼?現在顯化了什麼?

只有你的高我知道對你來說什麼是正確的道路,然後告訴你,通過興奮告訴你的物質頭腦,以致物質頭腦也能夠知道它。但是,物質頭腦沒有這個能力,它不是設計來去知道事情真正到底需要如何去展開的,但是你的高我知道這些。

所以,當你擴展了你自己,當你讓自己真的興奮於持有特定的觀想,你的物質頭腦能夠創造出可視化畫面,你感到興奮到了極點,完全放下畫面,零執著、零假設於它必須看起來那樣,它必須以那樣的方式發生,你必須以那樣的方式到達,或者任何具體的關於它實際上必須是如何才能變成現實的,完全放下執著,但是,保持住興奮的存在狀態的振動!

那麼,你就是你自己的驅動引擎,你現在已經為高我可以帶給你的顯化騰出了空間,這事實上代表了那種興奮的狀態,這或許是比你的物質頭腦能夠想像到的更加宏大和廣闊。

所以,當你明白執著於某一特定結果實際上是一種限制,你會放下它,就如同你們所說的像一個棘手的問題,或者也許你們中的一些人會像燙手的山芋一樣扔掉它。下一個:

主持人:令你興奮的這件事本身也許不需要去實現。它可以只是激發你讓你採取行動,從而為了創造一個得以讓事情真正需要顯化的存在狀態

巴夏:所以同樣,是的,當你放下執著,當你放下事情來龍去脈的假設,你會開始意識到有時事情會讓你興奮,但並不是你所想的原因。如果你緊緊抓住某些信念,使你抗拒朝某個方向前進,某個你可能真的需要進入的方向,某些事情也許會出其不意地同步性地發生在你的生活當中,這會讓你朝著那個方向前進。因為它看起來如此的令人興奮,你只是無法抗拒它。

但不要以為使你興奮的、讓你心動的這件事,是真正必須顯化的事情。因為它的工作也許只是讓你不要閒坐著,起來幹事,也許這就是它的工作。

一旦你行動起來了,一旦你按照你的興奮去行動了,一旦你處於這種存在的狀態了,那麼真正需要去行動的事情,也許真的需要顯化的事情就可以作為一個機會和境遇突然出現在你的面前。但是永遠不要假設實際上肯定會突然發生什麼。它可以只是一個激起你,讓你開始行動的事情,所以你會有動力去利用你生命中真正需要顯化的事情。

主持人:誠實地按照這三部分的公式去行動,使你與完整的興奮工具箱配合一致

巴夏:當我們說它是完整的,我們的意思是它是全部完整的,如果你需要溫習一下這個詞是什麼意思,請查閱你的基礎詞典。

「完整的」意味著它沒有遺漏任何與它相關的東西,這是工具箱的最後一塊。但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請記住工具箱是自動的,是自我導航的,自我延續的,它一直完美無缺地運作著。

它會變得,但你激活這三部分的公式,每時每刻按照你的最高興奮去行動,盡你能夠做到的最大的努力,同時對結果零執著,或者你如何才能到那一步,某一套方法,或者任何像這樣的東西,那麼你就可以激活工具箱,讓它以積極的方式來為你工作,這個工具箱就會成為驅動引擎,這是第一個帶你穿越人生、加速你的工具。

它會成為你生活當中的組織原則。同樣正如我們提到過的,通過同步性向你展示到底需要做什麼,什麼時候和以什麼樣的順序。當一天結束的時候,不管什麼東西還沒有完成,當你對疲倦和要睡覺感到興奮,這也是一種興奮。那麼在這一天它就不需要被完成,因為興奮工具箱不過是組織原則,它確切的知道如何完美的填滿你的一天。

再次請記住,當我們談論按照你的興奮而行動,正如我們經常說的,我們的意思並不是你必須頭髮著火,上躥下跳,興奮可以是一種平衡的和平感,它可以是一個非常放鬆的冥想狀態來表達你的興奮。你不必在房間裡跑來跑去,大喜若狂,然後說:「我很興奮啊,看看我,我超級興奮呀!」

因此,興奮工具箱不僅是驅動引擎和組織原則,它也是最小阻力的路徑,它也是連接你與所有其它興奮的表達。即使表面上它們看起來是不相關的,但是興奮會告訴你它們是關聯的,這也是在你的生命中給予你所需要的支持,以一切方法和各種形式出現的幫助支持。

無論可能是哪種形式的富足,都將會是那時需要出現在此的形式,所以同樣放下富足必須會以什麼形式到來的執著。因為你也不知道什麼樣的形式可以真正的最好地服務於你。

如果是金錢的形式,我們理解在你們星球上擁有金錢系統,這是富足到來的形式之一,但如果那不是最小阻力的路徑,另一種形式的富足可能會突然出現,例如簡單地被餽贈某些東西,這也是富足的一種形式。

但是為了對所有形式的富足開放,你必須相信同步性和你生活展開的方式,而且不執著於富足必須以某種形式到來,又一次自相矛盾的是,這是關閉了所有其他形式的富足可以真正到達你、通向你的大門。

它還包括了反射鏡這個工具包,當你在按照你的興奮去行動的時候,當你在前進的時候,它會向你揭示,通過把它們帶上表面來引起你的注意,它直截了當的向你揭示,任何可能在你的潛意識或無意識思想中與你的真實振動不一致的事物。

任何不一致、不協調的基於恐懼的信念,它會把它們浮現出來,引起你的注意。所以按照你的興奮而行動的時候,突然升起了其中一個基於恐懼的信念,不要把它看成是某些事情出了問題,這正是需要發生的。因為你需要意識到這些事情,你需要有意識的識別出這些負面的信念。

為了看清它們並不屬於你,為了看清它們沒有意義,為了看清那不是你所喜歡的,有意識地認識到這不是你所偏好的選擇,一旦你放下這些,那麼你會添加它的能量到你的興奮之中,你將繼續從那裡擴展。

再次,這是一個完整的工具箱,它絕對不會漏下任何與你生命有關的東西,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完整性。它將包含你所需要的一切,在完美的時機,在完美的地點,你會同步性地發現自己,你剛好在你需要的地方,在你需要的時候,和你需要一起的人,做你需要做的事情。

所有的這些東西都是自動的,如果你願意順其自然,跟隨這股興奮的流動,你將會開始體驗到,越來越多的像這樣的同步性,生活將變得更加的狂喜,生活將變得更加的輕鬆,生活將變得更加的快樂,生活將變得更加的具有創造性,生活將變得更加的有愛,生活將變得更加能夠覺察到你是誰?你是什麼?「認識自己(Know Thyself)」,這些都最終歸結於「認識自己」。

最終的公式,意識到你的定義,意識到你作出的選擇,意識到你在告訴你自己什麼樣的故事,並且身體力行,選擇一個你更喜歡的故事來替代它。

再次這可能並不一定包含了每一個單獨的細節,但是到目前為止這已經足夠了,如果你願意遵循這些指導原則,並讓你自己非常有效的學會這些指導原則,讓這些原則、子原則成為你自己的公式,並且提醒你自己。

如果你發現自己的狀態有點下滑,有點鬆弛,回到這個表格當中的公式中,提醒你自己這上面的細節,這上面的精確定義,然後就繼續前進吧,這聽起來有趣嗎?(觀眾:是的)好的,謝謝你的協助,納尼亞!

主持人:謝謝,塔戴亞,這是極好的!

巴夏:現在作為你們給予我們的,讓我們體驗到你們所有人的禮物的回報,我請求現在你們可以以什麼樣的方式來為你們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