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你為何孤單?

0 views

問:巴夏, 你好!

巴夏:你好!

問:從早上開始,我就有種強烈的感覺,感覺你可能要給我帶個消息,如果有什麼話 是我的高我想跟我說的,你能否⋯⋯

巴夏:對於這個問題,一直以來我都會先問你們同樣一個問題。因為,這也是你們高我會問的問題,你也知道,興奮這種感覺,其實就是你的身體 在翻譯高我發來的消息,說:「先做這個」、「現在就做這個」,這你明白的,是吧?

問:嗯!明白!

巴夏:每一刻你都在你興奮上盡你最大能力地去行動,並且對某個特定的結果沒有絲毫執著嗎?

問:不是的!

巴夏:為什麼呢?

問:我不知道為什麼

巴夏:你知道的!你在害怕什麼?如果你這麼做了,你害怕會發生什麼事?

問:我想我可能變得孑然一身,孤家寡人

巴夏:孤獨寂寞哈?(單身狗哈)

問:是滴!

巴夏:所以你沒在你最高興奮上去行動,而這反而會吸引來各種各樣的人,與你激情互動,僅僅因為你覺得你會變得孤獨寂寞

問:是的!我不知道我在怕什麼,可能怕的就是這個

巴夏:不!你知道你怕什麼,你只是挖得不夠深,你要有意識地覺察到它,你要找到你的恐懼,你就不能恐懼。,否則你就在阻攔你自己,你就是在阻礙你自己,你就是在孤立你自己,這就是為什麼你會體驗到孤獨寂寞。

因為你害怕你成為真正的自己後會發生的事(於是你就不做自己),如果你以自己的意願,在你的興奮上去行動,那你想像中可能發生的最可怕的事,會是什麼?

問:這個我也不清楚

巴夏:有什麼事情你想做而沒做的?任何事都可以!

問:我應該去寫作,我應該去⋯⋯

巴夏:別說「應該」,這是在自我評判。有沒什麼事情,你真的想去做,而現在還沒做的?寫作,對你來說是興奮的?

問:寫作,是的!

巴夏:還有沒其他呢?

問:利用我的聲音

巴夏:如何利用?你利用你聲音的最興奮的方式之一,會是什麼?

問:成為一個靈性導師,「使」人們明白他們的最高興奮是什麼

巴夏:你是說「幫助」他們明白,是吧?

問:是的!

巴夏:好!我們現在回到寫作,你說你現在並不是以你想要的方式來寫作,是吧?

問:是的!

巴夏:為什麼不呢?,如果你知道寫作是你興奮的表達方式之一,那你給自己什麼藉口,或是理由,使得你不去做你興奮的事,變得符合你的邏輯?為什麼寫作沒法讓你足夠興奮,使得你不那麼想做呢?

問:我把注意力放在日常事件上,這個大事需要做,那個小事需要處理

巴夏:那說明你不明白「興奮」是怎麼運作的,你不懂得如何使用這個「興奮工具箱」,當你開始依據「興奮公式」去行動——請先明白,我說的只是對興奮的運作機制的描述,它完美地運作著,每時每刻不停地運作著,只是你用這個機制,創造出你不想要的東西,而不是用它來創造你想要的東西。

但這機制,始終完美無瑕地運作中,如果有件事情比其他選項多一點的興奮,那你就在這事情上,盡你最大能力地去行動,直到你無法再前進一步,並且做的過程中,沒有某個特定結果有絲毫執著,這樣你就激活了這個「興奮工具箱」。

這個工具箱包含以下工具:

  • 它將提供你在這一路上所需的一切
  • 它將變成你的動力引擎,以最快的速度帶動你人生前進
  • 它將變成同步性組織管理原則,清楚地告訴你在什麼時候,做什麼事,以及做的順序,如果在某一天,有某件事你實在沒時間做,那說明在那天,這件事根本不需要做
  • 同樣,這也是一條「最小阻力的路」,讓你可以輕鬆不費力地順流在人生大河上
  • 它也能連接到其他所有興奮表達方式,不論到來的方式為何
  • 它也是一面反射鏡,顯示出你內心,可能與你興奮不匹配的定義(映射出阻礙你興奮的負面信念),這樣你就可以檢視它,覺察到它,釋放它,並將它的能量融入到你的興奮中。這樣,你就可以繼續不斷地擴展,與你相關的一切事物,一個都不會落下

它是一個完整/圓滿的工具箱(能讓一切完整/圓滿的工具箱),自我包含,自我指引,自我永續,自我吸引,能帶給你一切所需。所以當你說:

「我得做這個」

「我得做那個」

「這些事情簡直就是我興奮的攔路虎」

這樣的話,你就是在「生活的快車道」上「逆行」(你的日子過反了),因為只要你在興奮的事情上行動,那你真正需要做的所有事情,都會被做完。因為「時機」會落在要做的每件事情上,而如果某件事沒做,那很有可能是,那一天,這件事不需要做完,或者永遠都不需要做。

你必須相信這個「指導原則」,它會告訴你你需要做的事,你們地球人,經常「瞎忙」,忙得焦頭爛額,忙著做那些可能不需要做的事情。但你的效率可以高得多得多,你的生活可以更精簡,你只需要讓同步性原則來指引你,做與真我匹配的需要做的事,保持與真我同頻在需要做的時候做,保持與真我同頻和所需要的人一起做,保持與真我同頻在需要做的地方做。就這些,沒其他的了。這對你有幫助嗎?

問:是的!我感覺⋯⋯

巴夏:你打算什麼時候開始寫作?

問:今晚開始吧!

巴夏:好的!這讓你興奮,是吧?

問:是的!

巴夏:放下任何 寫作會帶給你什麼東西的期待,也不要期待將會發生什麼事,你做,是因為它讓你興奮,是為了「做」本身 而做,僅此而已!

我們分享這些想法/理念,我們與你們以及其他文明交流,因為我們就是這樣的人,因為這讓我們興奮。如果你們對我們分享的內容毫不在意,我們,不在乎!

不管怎樣,我們都還是會做的,因為這就是我們興奮所在,但我們知道,因為做這事讓我們很興奮,也因為我們就是這樣的人,那肯定有人 會吸收了這些信息,並轉化成自己的知識,再積極地應用到自己的生活中,加速他們的成長,我們知道 肯定會是這樣的。

所以,我們根本不需要在意,誰注意到,或者誰沒注意到這些信息,我們知道,需要的人就會注意到,並且將其應用到生活中,我們也知道,那些不需要的人,根本不會注意到這些信息,因此,他們也不是我們的觀眾,既然如此,何必在意呢?

問:好!

巴夏:我做,因為我天生如此!這也是我做的唯一的原因,沒有其他原因了,不論發生什麼事,就讓它發生吧,我們也相信,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是在完美的安排下,需要發生的,因為我們知道,世界(事件)就是這樣運轉的,就這麼簡單

問:我感覺,我的拖延症跟這個有關,我之所以拖延,就是因為這些事情,不是我所興奮的,而且我也沒做我所興奮的事,我的高我在向我展示:「你之所以沒做這事,因為你對它不興奮」

巴夏:但你可以用積極的方式,來利用你的「拖延」,因為,如果你想做 你認為讓你興奮的事,但你拖延了,那就是你的第一個線索,說明你做這事的方式,跟你真實身份不符(不匹配),因為如果方式對了,你早就做了,你早「上馬」了(跳),你就已經在做了。

你會對你的激情,充滿激情,任何你說的是你愛做的事,只要你做得拖拖拉拉,都是在告訴你,你做這事的方式,不是最適合你的,找到最適合你的方式,研究出最好的方法,你就會興奮起來。

然後,你就會發現,「新的路」更輕鬆不費力,之前,你只是認為「新的路」走起來會更難,因為你現在走的「老路」,不屬於你。

問:那最佳的研究方法,是去冥想嗎?

巴夏:如果你想通過冥想,那也是可以的,你也可以多想想,想通了就行 ,你只需要找到「你和要做的事情的關係」,弄明白自己對這關係的看法(定義),可以的話,通過想像力,或者與高我溝通,創造一個對這關係的新的、更有效的看法(定義)。

我舉個例子,假如你說:「我對寫作感到很興奮」,但不知道從何處下筆,那是什麼原因,使得我限制自己去做我興奮的事?好吧,讓我看看

也許,出於某種原因,我會沒有思路,又或者,我不得不在電腦前寫幾個小時,但寫出來的東西不能用,也許,這不是你的寫作方式,也許,你帶上紙和筆,到公園去轉轉,然後,寫作思路就很自然的湧出來。

你有的任何拖延,都意味著,你做的方式,並不是最適合你(匹配),找到最適合的方式,一切就地開始流動了。

問:我懂了!

巴夏: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這對你有幫助嗎?

問:是的!有幫助!

巴夏:真是興奮啊!

問:謝謝!還有⋯⋯

巴夏:不能再問了!

問:好吧!謝謝!

巴夏:如果你真的沒啥可寫,感覺拖延症又犯了,如果你真的是個作家,你就會寫你的「拖延症」,然後你就不再拖延。如果你真是個作家,那麼事情就會這麼簡單,如果你真的知道自己是個作家,那你做每件事的方式,即使是上街採購,你都會像個真正的作家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