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我們為什麼會忘記前世?

0 views

問:日安巴夏!

巴夏:你也日安!

問:好,我的問題是當我們出生在這個現實的時候,為什麼我們忘記了我們的前世?我們怎樣才能記起更多的前世?

巴夏:好吧,首先,你忘記了你的前世,是因為你並沒有任何前世,你們沒有人有,一切都同時存在,過去是一種幻覺。你們所說的前世,你把它叫做前世,是因為你是以線性時空為參照系去看的,你連接到其他同時進行的化身,正好跟你一起是同時存在的。

當你來自現在,你建立了那些連接,你說我需要做這個連接,我需要做這個連接,我需要從這個人,這一生中,然後那個人,那一生中下載信息和經驗。從我的角度來看,他們似乎生活在300年前,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們似乎活在未來的300年後。

但我需要從現在建立起那些連接,以下載我需要的信息來協助我此生的人生課題,就像他們可能會對我做同樣的連接,來下載信息幫助他們探索他們此生的人生課題,這一切都發生在當下,在這種情境下,沒有所謂的前世,你明白嗎?

問:恩

巴夏:但更大的問題是這樣回答的,你忘記了,因此你就能從一個新的角度去憶起。因為如果你只存在於一個無時間的狀態,那就沒有變化,就沒有成長,沒有區別。你必須忘記你是誰才能憶起你是誰,從一個新的角度去發現自己的另一面,因為存在的結構從未改變,它是永恆的,它是無限的,它始終是同一個結構,它就是存在本身。

造物擴展、改變的是你的視角和對結構的體驗一直在不斷地變化,現在我從這個角度來看它,現在我這樣體驗結構,現在我這樣看它,現在我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就是造物無限擴張的過程,結構永遠不會改變,聽得懂嗎?

問:恩

巴夏:所以你必須忘記你是誰才能憶起你是誰,從另一個角度,增加了對你是誰的理解,然後成長,對嗎?

問:恩

巴夏:所以唯一的視角是,比方說,你可以來自,你可以說:是的,這是我的一生,那是我的一生,從超靈的角度來看那是我的一生,因為所有這些人生往往都是同一超靈的延伸。

但是作為一個人在這個層面上,你是你,你從來沒有成為過別人,也從來沒有別人成為過你,因為作為個人,人格面具,靈魂個體的概念就是你是一個個體,而且會繼續如此。因為你是獨一無二的,這是一個獨一無二的體驗,你可以創造這個體驗,就好像你有其他的轉世化身,等等。

但這並不是在物理上發生的事情,所有的人生都已經存在了,但你的意識可以這樣轉換,給你一種體驗,就好像你在回憶你曾有過的另一世,但這只是線性時空的一個視角,理解了嗎?

問:明白了。但另一方面,業力是如何從前世遺留下來的呢?

巴夏:它並沒有,這是問題的關鍵,相信它有是為了讓你體驗到它有的感覺,當你明白這只是一種信念時,它只是為了與你想要成為的人相平衡,那麼就沒有業力了。所以在某種意義上,當你意識到真的沒有任何業力,你就平衡了你的業力,這只是關於處在你喜歡的狀態,有道理嗎?

問:恩

巴夏:你也可能會涉及到,當你在此生設定一個主題來探索,你確實創造了一種命運,你的確創造了一種動力,某些你必須探索的東西,作為那個人生主題的一部分,如果你想把這稱為業力,可以的。

但這實際上並不是來自前世,它來自於現在,從這個意義上講它僅僅代表了你需要去面對的挑戰,你需要去充分探索的主題。所以你是以一種特定的方式與命運或者業力和自由意志兩者一起協同合作,在靈性上,你可以說這是我要探索的主題,這就是了,這是你要走下去的走廊,你如何走那個走廊,那個命運,那個業力,那個挑戰,那個你探索的主題取決於你的自由意志。

你可以跑,你可以走,你可以飛,你可以跳,你可以快樂,你可以悲傷,你可以倒過來走,右側向上,你可以向後走,你可以向前,你可以左右兩邊走,看看每一扇門,或者忽略它們,都是你自由意志的選擇,選擇你會如何走那個業力走廊,命運殿堂,但你會沿著你的走廊走下去。

儘管在你們的現代,因為你在日益擴展你的意識,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現在其中一個你可以選擇的選項就是不用死亡就可以改變你的人生主題,你可以完成一個主題,你可以走完一道走廊,一種命運,一條業力路線,在你還活著的時候創建另一個主題,更靈活,更延展,更自由,現在是你畫板上的一個選擇了,一個新的顏色供你選擇,對嗎?有道理嗎?有幫助嗎?

問:恩。我還有個問題

巴夏:請再說一遍

問:我還有個問題

巴夏:請再說一遍

問:我以前曾見過通靈者,我總是對他們所知道的東西感到驚訝,因為我一開始總是不告訴他們任何事情,他們獲取信息的機制是什麼?

巴夏:誰?

問:靈媒

巴夏:要明白沒有所謂的預言未來

問:恩

巴夏:只是有一些感覺靈敏的人察覺到了當前的震動,如果這種勢頭沒有改變的話,看起來最有可能朝著同樣的方向繼續前進,他們只是在讀取當下的能量,然後讓你知道它是什麼。所以如果你喜歡它的走向,你可以簡單地呆在那條道路上。但如果你不喜歡它,你可以改變那個道路,從而使通靈預言失效了。

成為靈媒通靈者就是對更多的能量更高頻的能量敏感,然後在一定程度上把它們翻譯成別人能夠理解的語言,就像是某種形式的電子儀器,可以測到某種振動,你可以在指針上讀到,指針就像是語言,對嗎?

問:是的

巴夏:所以這就是全部了,但當你跟隨你的激情,當你盡你最大的能力去做,當你不執著任何的結果這樣做,你就會提高你對高頻信息的敏感度,就是這麼簡單。這個理念的一個例子就是我們社會的運作方式,建立在純粹的同步性上,每個人都正好在他們當時需要去的地方,同時也是成為他們需要成為的人。

實際上我們並不是運作在記憶上面,我們只不過是在我們需要知道的時候知道我們需要知道的東西,就這麼簡單,這和成為通靈者沒有什麼區別,這只是與你在當時需要知道的東西合拍一致,因為你與更多的自己一致了,對嗎?

問:恩

巴夏:這有幫助嗎?

問:是的

巴夏:好的,謝謝!

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