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97:詳細解釋跟隨興奮

0 views

巴夏:你好,日安

問:我姓葉,我來自中國,專門來參加這次活動

巴夏:好的,謝謝

問:謝謝,我去年做了幾次催眠,第一次催眠,外星人將我作為一種渠道向其他人傳達了一些信息,而不是為我。然後我做了第二次催眠,我連結到了我的高我,我的高我告訴我該來這裡,我該盡快的來美國聯繫你,所以我來了。

巴夏:哦,好的,歡迎!

問:但是我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麼?

巴夏:再次的,你該做那些任何讓你興奮的事情。

問:問題是我不知道⋯⋯

巴夏:並沒有問題,可能存在某種挑戰和機會,但是如果你執意將其定義為某種問題,你就只會體驗到問題。你想要體驗問題,還是更願意體驗令人興奮的挑戰?哪種?

問: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是興奮,我不清楚我的夢想

巴夏:今天你為什麼來到這裡?因為你跟隨了你的興奮?是還是不是?

問:也許不是興奮,只是⋯⋯

巴夏:只是什麼?

問:就像,因為我,我相信我的高我

巴夏:有什麼不同?興奮就是身體將來自高我的溝通進行的轉化

問:但是我沒有任何情緒上的感覺

巴夏:我並沒有說你必須那樣,你混淆了興奮的意義,並非是要你跳上跳下,(巴夏此時雙手合十)這樣可以是表達興奮的一種方式,平衡與平靜也可以是表達興奮的一種方式。興奮並不意味著你要像個瘋子一般的跑來跑去。

問:是,你是對的

巴夏:跟隨你的興奮的意思是,跟著什麼對你來說是真實的,什麼對你來說感覺是對的,那也是表達你的興奮的一種方式。我們使用興奮這個詞是因為那是你們最強烈的,時常感覺到的與高我溝通的方式,就如某種事情會令你興奮,吸引你。

問:但是我通過催眠得到的消息⋯⋯(譯注:這幾句實在弄不明白她到底要說啥)

巴夏:這是非常非常簡單的,你把它搞得太複雜了

問:嗯

巴夏:當這段對話結束以後,今天這場活動結束以後,你可以有一系列的可供你選擇的事情去做,你可以散散步,讀讀書,看場電影,吃頓飯,許許多多的事情,你只要從中選擇一件,這件事情哪怕只是有一丁點兒的比其他事情更吸引你,就以你的能力把這件事做到最好,也無須假設結果會是什麼樣,那就是你要不斷的去做的事情。

僅此而已,就是這麼簡單,這件小事會引導你做更多,更大的令你興奮的事情,並且為你提供更多,更清晰的機會去行動。你總是可以從簡單的一小步開始,僅僅是選擇一件最吸引你的,最平衡的,最中心得,最有愛的,最令你好的事情,無論是什麼,無論是怎麼來的,只要先行動起來,以你的能力做到最好,無論是什麼,無論看起來多麽簡單,一直進行到你無法再深入下去,也不必預期會走向哪裡,讓興奮引領你,讓它展示給你該去向何方。只要保持這樣簡單,不必搞得很困難。

問:還有什麼選項,也許是我以前沒有經歷過的,也許我的未來,我要嘗試很多事情嗎?

巴夏:你都會發現的,我要對你說的是,你的興奮會展現給你按照什麼順序去行動,興奮會把組織好的能量一並帶來,它會展示給你以什麼樣的順序,機會去行動,比如展示給你這件事更加的興奮,首先就該做這件事,無論隨後出現了什麼事情,那件事情就是接下來要做的,通過生活中的種種你會發現所有那些事情。你沒必要現在就知道它們都是什麼。

問:但是我有一點擔憂,似乎我更喜歡讀書,待在家裏,但是我擔心也許未來我會去世界旅行。

巴夏:如果你對旅行感到興奮,那麼就去旅行,那就是我們說的。以你的能力把事情做到最好,無須假定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只要看著興奮會引領你到何處。如果你終止了某件令你興奮的事情,那也可以,你也可能終止其他什麼事情,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會是很明顯的,你會知道當某件事情發生時,它是你的興奮的一部分,它會在你面前顯現出來。然後你會知道,你可以做那件事情。

問:好,但成就是?

巴夏:成就是把你的生活做到最圓滿,竭盡你所能的做你自己,而方式就是通過你的最高興奮去行動,就是那樣。那就是你的人生目的,你的使命,那就是最高的成就,做你自己,盡你所能地做真正的自己,,並且享受這趟旅程,如此而已。

問:我可以再提一個問題嗎?我想我遺忘了許多前世記憶,甚至可能是一週以前的事情,我都記不得了。

巴夏:那沒什麼。A.你不必總是記住它們或知道它們,B.你們許多人對前世都有這種陳舊的觀念,就像是當你知道你有某些前世的時候,那些好像是你唯一有過的前世。實際上這是一個動態變化的連結,當你改變了,你成長了,成為了一個不同的人,你會連結到其他不同的前世。因此十年前你所有過得前世可能不會是你今天所連結的前世,它們可能也不是今後十年你所連結的前世,這是一種動態的變化的關係。

所以你可能忘記一些前世或者不知道,都沒有關係,它可能是需要你放下某件事情,並且開始連結某件新事物。當你改變了,你與萬事萬物的關係都會改變。

問:我的朋友可以回憶起她們的許多美好時光

巴夏:那又怎麼樣,那可能會是與他們有關的事情,此刻卻與你無關

問:我沒有這類的感情,我感覺很悲傷

巴夏:你為什麼感到悲傷?

問:我想我缺少什麼東西

巴夏:胡說八道。難道你就是喜歡告訴自己那樣的故事,難道你僅僅是因為沒有做別人做的某些事情,就認為自己真的缺少些什麼?那是你真心喜歡的嗎?

問:不

巴夏:你感覺悲傷?

問:不

巴夏:那麼就創造一種新定義,一種新的理解,一種新的關係。如果某件事情現在沒有發生,它就沒有必要發生,對你而言是完美的。悖論就是,當你放鬆下來,你就不必再「需要」去做某件事,而實際上卻是你使得做那件事變得更間單了。

而當你對不能做某件事情感到擔憂時,你實際上阻止了自己去做那件事情。停止擔心,你可能就會發現,當你需要做某件事的時候,你就能夠做了。

問:我認為這很獨特,因為我本該有些記憶,但是我卻沒有

巴夏:我們也沒有,我們的文明根本沒有記憶,我們只是知道需要知道的時候就會知道,我們不會再需要知道的前一秒知道,我們知道我們也不會在需要的後一秒才知道。當我們需要知道的時候,就會在完美的時刻知道。

所以我們沒有記憶,我們只是知道我們需要知道的時候就會知道,就是這樣運作的,那是意識加速的一種標誌。你丟下陳舊的記憶方式,當你需要的時候,你就發展出一種完全嶄新的深入了解信息的方式。因此你不必記得,你會在需要知道的時候知道,那就是新觀念。

問:我想我是個非常冷漠的人

巴夏:冷?穿件毛衣(觀眾笑)

問:不,不是身體上的事

巴夏: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和你開玩笑,但是你不是,你不是冷漠,你也想要相信你自己是那樣嗎?

問:我相信是這樣

巴夏:為什麼?你相信那樣會服務於你嗎?你享受相信自己是冷漠的嗎?

問:不、不、不

巴夏:那麼你為什麼相信那樣呢?

問:不,我不相信

巴夏:好的,如果你不相信,那麼你就不是冷漠的。你是個任心的人,給予,關懷,有愛心的人,你更想要做那樣的人嗎?

問:我只想做我自己

巴夏:那麼就享受自己,除了你自己,沒有什麼能阻止你,對嗎?

問:但是我想我不是感性的人,我得不到信息

巴夏:你擁有各種各樣的需要的觀念和想法,你要做的事放下阻攔你成為你想要成為的自己的想法。開始審視和檢查那些觀念吧,並且看摋學習放下它們,因為那些觀念無法服務於你。它只是一種你對自己的觀念,它並不是真的。放下那些你不喜歡的信念吧,因為它們不是真的,好嗎?

問:⋯⋯(想繼續說)

巴夏:那就足夠了,謝謝

問:好的

巴夏:謝謝

問:⋯⋯(想繼續說)

巴夏:那已經足夠了,謝謝

問:好的,謝謝

巴夏:帶著它入睡,你會在夢中得到幫助,讓你更清楚的理解和吸收這些信息


問:哈囉,巴夏

巴夏:你好,日安

問:我來自中國,我大老遠的來看你,我現在站在這啦

巴夏:我來自艾沙沙尼星,我從老遠、老遠的地方來看你們所有人啦,相比於艾沙沙尼亞星,中國只是在一個角落裡

問:我想問問過去我是不是有接觸過外星人?

巴夏:是的,你接觸過一些

問:那麼也許有一天我可以登上飛船嗎?

巴夏:你已經上過法船了,你只是不記得

問:我還想問問,當我們睡覺了,做夢的時候,我們是不是去了其他世界或維度?

巴夏:是的,非常頻繁,不是總是,不過非常頻繁

問:這種過程服務我們的生活什麼?

巴夏:因為你們去那裡檢查一下你們所做過的藍圖和協議,看看是否要做出一些改變。你們去其他維度收集一些經驗,會有助於你在今生正在探索的主題。你們去看望一下在其他層面的朋友,享受美好時光,當你們處於其他維度時,你們有許多的原因那麼做

問:我還想為我的朋友問個問題:愛人和愛事物之間有什麼不同的頻率?

巴夏:取決於你的意思是什麼,如果你是有無條件的愛,無條件的愛,那麼在某種意義上,你的愛對萬物都是平等的,因為萬事萬物都是造物存在的一種表達,無論你叫它們什麼,無論他們是人或是事物,或是任何其他什麼,無條件的愛支持所有的一切,如果那是無條件的

問:好的,謝謝,我愛你

巴夏:我也愛你,無條件的。

當你無條件的愛某人時,並不意外著你不得不同意他們所相信的,只是意味著你支持他們,支持他們當下所選擇相信的,因為你知道那是他們的旅程中所需要的,那才是無條件的愛,那並非意味著你要簡單地做別人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