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96:超越秘密-愛、幸福、夢想,公開吸引力法則的訣竅,消除背叛、懷疑、難過

0 views

請允許我們在你們的今天問候日安,大家好。

好。謝謝。我們在你們今天進行的這場傳訊,將探討你們地球上被標籤為秘密的法則、概念和理念,這個集體的作品你們剛剛聽過。我們認識到,你們很多人聽過這個作品,還會有更多的人聽取。當然對於熟悉我們的很多人來說,這個作品包含你們熟悉的理念和法則。有些概念,我們和其他存有多年來以多種方式做過探討,儘管在術語上微顯差異,在表述上略有不同,但如果你們細加留心,就會發現這些法則之間並無二致。在此,最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你們的文明已經到達了意識內在演化的一個地點和時點,這樣的編撰、這樣的作品才能夠被創造和得以被創造出來,並在你們之中傳播。這即表明,你們通過集體意識創造的一個工具已經在你們的手掌之上,可以隨心所欲運用。如我們在你們的昨晚所述,這一工具是被設計作為一個非常非常強大和和普遍代表性的意識許可來發揮作用的,它會允許你更多地成為你之所是。

在聽取那個錄音時,如果你願意,可以把它作為一種冥想,允許自己認識到業已諳熟的理念,鎖定尚感生疏的理念,並將這些多年來討論的概念吸納入完整、綜合和融合的一體中。我們祝賀你們的文明到達了這樣的地點,這種理念在你們社會中得以產生,並能在人們遇到時獲得風生鵲起的接納,因為很多很多人發現自己迷上了這些理念。你們看到這一點不同水準地展現你們的媒體上。這些理念不僅以這種格式被談論,你們見證了很多相似的格式也在湧現。因為很多不同的人們也認識到,這些理念是如何吸引、如何創造、如何顯化、如何體驗你喜好的現實的核心。你相信那個現實,與你喜好成為的生命最為和諧一致,亦即你真實的本性的自我。這一作品和我們講過的任何內容之間並無不同。如果你感覺到有,也僅限於術語上和題目上的。我們認識到,他們可能是在使用略微不同的詞彙。但在你們的靈魂和心中,你們知道,他們講的與我們23年來所講的完全相同。在他們說你們的思想創造了這個,你們的思想創造了那個時,你們知道他們說的是你們的信念在創造。因為他們用了思想這個詞,並不意味著概念有差異。差異不存在時不要製造差異。這是我們的第一個提議。在你們聽取這些理念時,允許自己能承受你們知道的是真實。應用必要的解釋,將他們所說的路徑帶入到聚焦中,帶入到與你們知道原則上真實的一致中。用詞略有差異無關緊要,理念是相同的。完全相同的,完全相同的。

就此還有一個事項也是額外美妙的,即你知道怎樣才能在日常的基礎上使這些理唸得心應手。對那些似乎發現難以和這些理念「保持」連接的人,我們姑且奉上一些建議。我們建議,在每一次、任何一次你們感覺到聚焦減弱,感覺到你們滿腹狐疑,感覺到你們製造消極因素時,順手拈來這個形式方便的技巧來啟動這一工具獲益。這點真的是問題的裂縫。你到底對改變生活有多大興趣,真正的?因為又如我們曾說的,如我們23年以來一直所說的,你們的行為、你們的行動是關鍵。你們從你們剛剛聽過的那一節中聽過,有個別的人說,哦,這是秘密的秘密。他們還討論關於存在狀態的理念,你可以簡單地為了快樂而選擇快樂。你們可以的,無需任何這樣做的理由,我們講了很多次。

但現在我們還願意和你們分享的是,還有一個秘密的秘密。如果你們願意,附加在錄音中所講的之外,我們不妨說,有一個秘密的秘密的秘密。這並沒由我們或其他人在錄音中一遍一遍又一遍地講述過。但是我們講述的方式,可能未允許你們認識到它的廬山真面目。它是以概括方式講的,以插圖方式講的,以奇聞異事講的。但現在我們會以一種非常平實的方式來告訴你們,有一個你們很多人遺漏掉的帶底線的概念,因為它沒有被平實地講述出來。因為我們理解,由於你們很多人有一個定義和信念系統,在你們成長過程中一直與你們相伴。有些定義會作為過濾系統,不會允許你們真正聽清這個帶底線的根本的概念為何。我們知道你們很多人貌似「明白」了,我們說跟隨你的熱情,依照你的熱情而行,還有你們聽到其他人說跟隨你們的極樂,依照你們的興奮而行,依照你們的熱情而行,如所應而行為。我們知道,你們相信你們全然理解了。但同時在我們與你們的討論中,我們也聽到你們信任消極因素和自我懷疑的想法。你們說:「我為什麼要盡我所能跟隨熱情,可是看起來並沒有收效。我正在盡力做這件事,我正在盡力做那件事。」我們發現,在某個意義上說,下面是所缺乏的關鍵。

在你們試圖跟隨熱情時,你們要試圖運用那個能量。認識到跟隨熱情,並且認識到依此而行,固然已經難能可貴。但是你們可能尚未理解的要點如下所述。你們在注意聽嘛,秘密的秘密的秘密,在此全然公開。這可能聽著很簡單,但卻至關重要。你們在依照熱情行動時,你還必須要充滿熱情地充滿熱情,而你們很多人並未如此。你們在搜尋熱情時,然後有所發現;或者你認識到在任何一個瞬間環視周圍,尋找那一瞬間最令你興奮之事;你們很多人會形成意圖,你們很多人會投入應用,你們很多人會實際行動。但根據你們的信念系統,仍然會有那樣的瞬間,你們回到或選擇回到你們的消極信念中,回到你們的負面感受中,回到你們的消極想法中,回到你們不喜好的事情中。下面是要記住的事關成敗的要點所在,你們必須充滿熱情地充滿熱情,以真正使你的熱情發揮作用。這即意味著,你要永不言棄。任何一個瞬間,當你感到自我減弱了,環視四周,運用想像力,創造一個那一瞬間能將你帶回熱情的行動和行為。從那個意義說,你必須展現熱情以創造熱情。這是你從振動的階梯上自我促進和推動的訣竅。換而言之,你們聽到我們講過,你們聽到他們講過,當你有一個願景時,當你有一個夢想時,當你有一個圖畫時,當你有一個觀想畫面時,盡你所能把它行動出來,盡你所能做一切事情。允許自己創造你喜歡現實的頻率,儘管從字面上講它尚未被物質顯化。這即是充滿熱情地充滿熱情的意願。而不是選擇去感受你不喜好的信念對你慣性的拖曳。儘管你認識到那些信念,還是意願去不一樣的行動。舉例說,當你看見某個人真正地被某件事情、某個事業、某個現實、某個想法驅使,真正地充滿熱情,你會看到他們對顯化充滿渴望,他們被驅動著,他們寢食難安。就是要沉迷於沉迷,為了形成熱情而做事,然後才能給自己運用的機會,形成必要的振動狀態,來吸引你喜好的事物。

所以如我們所說,下面是個例子。我們所講的你們稱為秘密的工具以及很多其他的工具,你們可以隨心所欲地運用。未必非得是這個,但它已然以方便的形式可以為你所用,所以可以是這個。但只是舉例,如果你閒坐檢視你的生活,尋求對某事產生熱情,捉摸如何才能充滿熱情地充滿熱情。再次提請要認識到,當你看到那些真正充滿熱情的人們,他們被驅動的程度達到了任何一種狀態的任何一種水準。所以,如果這件事情真的對你那麼重要,如果這件事情真的對你那麼重要,那就要祝福你了。如果創造你說你喜好的現實真的對你那麼重要,你會不惜一切,全力以赴。你會竭精殫智,所有時間都如饑似渴地在內部創造一種振動和熱情。亦即,如果你有任何可用的意識許可或工具,你會無時無刻不在運用。你會將自己浸淫其中,直到再無其他念頭,直到再無其他選擇。用實操的術語表述,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的能量減弱了,戴上耳機再一次聆聽這個秘密。如果又一天你發現自己的能量減弱了,戴上耳機再一次聆聽。就這樣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地聆聽。直到你明白了這個秘密,直到它沉了進來,直到它成為第二本性,直到它成為你的第一個念頭,直到你再不以其他方式思考。把你自己淹沒沉浸在屬於那一性質的所有事情之中,排除所有其它的技巧,所有其它的推薦,所有其它的工具。如果你真的對某件事情充滿熱情,並對充滿熱情充滿熱情,你會不惜一切去做,你會允許自己完全徹底地沉入和沉迷於一個念頭上,形成代表你喜好現實的狀態。

當然,你不必這樣做,這取決於你。但是我們這裡所說的,和貫穿這個特別的傳訊我們會反覆重複的是,要認識到不管你決定和選擇處於什麼狀態,什麼頻率水準,什麼專一水準,什麼驅動水準,來達到充滿熱情,完全決定你獲得的反應水準,以及你獲得的事實的水準。所以如果你對自己說,我不必再聽那個錄音,我已經知道了,對我並不奏效,我仍然不快樂,仍然沒獲得那個現實的振動,仍然沒有形成我需要的生存狀態,但是我不想再聽那個錄音。那麼,你也就只能停滯其中了。如果你能回憶起某一次,你對某件事情充滿熱情,不論什麼,你簡直不知厭倦。每一天,每一個清醒的念頭,你饕餮般食它飲它,如空氣般吸入它,你尋找與它相關的任何事情,更多地學習,更多地感受,更多地吸收,將自己沉浸在那個念頭中,用那個念頭包裹著自己。概而言之,那種念頭的自我淹沒,那種行動的自我淹沒,將你自己沉浸在那種熱情狀態中是至高無上的,對於生成吸引代表那個熱情的所有事物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如果你不能夠對充滿熱情地充滿熱情,你就會為你自己撤掉一塊強有力的墊腳石。而那是連接吸引代表你的熱情的所有事物的一個強有力的鏈條。這些理念對你們有意義嘛?

好的。我們明白,我們知道你們也明白,即使擁有這一知識,你們的心智中仍會有一部分,你們物質心智那一部分,會想:「哦,不要,那些要求太多了。」那就只能這樣。那是你的選擇。但是我們再次告知你們,你需要知道的所有理念,你們從我們這裡學習的所有東西,正在這部作品裡重申。你們已經唾手可得,從中獲益吧,沉浸其中吧。再一次務請記住,大家將事情行動出來何其重要。我們知道這對於我們並非秘密,但是我們經常向諸位建議,賦予你們自己顯化機會和顯化偉力之路就是,真正地去用實際行動將代表你最高興奮的劇本演出來。我們說過我們知道,這對我們並非秘密,但你們大多數人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不?這是個問題。這是確實需要調查的真正真實的自我評估。為什麼不?因為,那即意味著你對創造那個現實沒有那麼熱情,它對你並不是真的那麼重要。你沒有真正地被它佔有,你對它並不是真正地著迷,你並不是真正地沉浸其中。為什麼不?這是個問題。為什麼不?這是你可以問自己的最重要的問題,事關你說你的熱情是什麼,我為什麼不對我的熱情更為熱情?我為什麼不願意做每個人都說有效的事情?為什麼不?這也需要你面對面審視你自己的身份,你的物質心智,你自己的信念系統,你自己的定義,還有你自己的一些事項,關於你允許把你的人格定義為什麼樣子,你選擇相信的人格是什麼樣子。

你們從那個錄音中還聽到了一個我們昨天晚上開始探討的理念,這個理念關乎你們物質人格心智的工作實際是什麼,以及不是什麼。你們很多人被教導相信,物質心智負責掌控,它理應掌控一切,弄清所有事情該如何發生,以使諸事順理成章。但你們從錄音中聽到,你們聽到上次的說法,做這些描述不是你的工作。你們的物質心智不是被設計來理解事情如何發生。它只是被設計來感知事情如何已經發生的。它不是被設計來感知事情將如何發生,它只是被設計感知事情如何已經發生。而高於你物質現實水準的高我,也是你人格存在的一部分,具有理解事情如何發生的能力。這就是為什麼你們聽我們和秘密說,你們無需擔憂,你們無需糾結事情怎樣才能現身。你們無法知曉,這不在你們物質心智的能力之內。在你們的物質心智慧力之內,只能看見事情如何已經發生了,而不是將如何發生。事情將如何發生的知識,來自你們的高我。如我們昨晚所說,在此再一次請注意聽,非常關鍵的。高我生成事物,物質大腦接收事物,物質人格心智感受事物。物質人格心智不生成任何事物,物質人格心智沒有能力形成一個想法,一個也不能。你有過的任何想法,從來不是來自你的物質心智,一個也沒有。它只能感知到高我生成的由大腦接收到的想法的結果。開始理解這一關係,會允許你們擁有一個更好的關係,與高我進行開闊的交流。並允許你作為物質心智,允許高級心智施展本事,而物質心智回歸到它被設計的工作中去,只是去聚焦物質現實。這樣你就可以感知和體驗你從高我生成的結果,代表著你本性的真正的喜悅。

所以這個知識,這個理解,這個關係,能夠允許你放鬆下來,不感覺到你非得做那麼多。在這個意義上說,作為物質心智,生成這些事情和弄清事情將如何發生,並不是你的職責。我們昨晚講了,你們認識到物質心智被教導認為他負責掌控,在試圖重複一度發生的事情時會倍感受傷。當他認為他感知到的事情是下一件需要發生的事情時,事實又並非如此。試圖這樣做的想法只會給他帶來一個週而復始的迴圈,反反復複的幻影,使你只是停滯粘附在一個特別的顯化水準和進化事件上,一直到你允許自己邁出跳躍的一步,放掉你認為事情應該如何發生的想法,並允許高我展示給你事情如何發生為止。然後讓你的物質心智只是接收,接收它是如何發生的。所以,你不必背著那些包袱,你不必扛著那些行李,它太沉重了,你並不是設計來背負它們的。如果你持續背負,很快就會筋疲力盡。你會開始拖拉,你會說生活就是個拖累,一點也不奏效,我一點樂趣也沒有。為什麼沒有樂趣?因為你做了太多的工作,你還打算做高我的工作。高我是在高山巔峰上的你,他有一幅宏大的畫卷,高瞻遠矚,能俯視山谷中的物質心智。告訴他道路怎麼走,我在告訴你左轉,我知道你認為你應該右轉,因為你以為你掌控局面,而且向右轉去,但是我在告訴你左轉。注意聽,注意聽,注意聽。你不必知道左轉如何能到達你想去的地方。我能看到的,因為我是站在山巔之上。你不必知道。你需要做的所有事情就是相信我,我在告訴你真相。我幹嗎要做些與你相左的事情?我是你呀!

當你理解你的高我確實是你的一個方面,也許你會願意聆聽,而不是無謂思考。因為你的物質心智被教導認為他是掌控的,不信任任何別人,反而會認為你的高我試圖欺騙你,試圖糊弄你。「不能聽那個傢伙的,不能聽那個丫頭的,他能知道什麼。她能知道這山谷下面的什麼?」太多了!因為你也是他,他也是你。我們簡略說的,這是一個完整的人,高我、接收大腦、物質心智,合起來是一個完整的人格。當你把自己劃分成不同部分,從字面上說,你就不是作為一個完整的人來發揮作用了。你把全部責任和工作負擔都分擔給你人格中的一個部分,僅僅是你人格中的一個部分,即物質心智,還期待他高舉著一面旗幟,這本來不是設計給他的工作。你給他施加了太多的重擔,過於的重視。這會把物質的你消耗倒掉。到了一個點上,不管高我說走這條路或那條路時,你已經身心俱疲,無法前行。「怎麼也做不了了,抱歉。」所以,破解之道是允許你自己讓高我撿起那面旗幟,去做本來設計由他來做的工作,你的負擔就會減輕,你就會充滿精力,你就會豁然開悟,你就會自由自在,你就會感覺到你從來沒想像到的精力四射,你會朝著高我建議的方向大步前行,因為那樣你不會背負與你沒有任何關係的事情而被壓垮。這會讓你感到解脫,你可以一路奔跑。這就意味著,一旦你放下了不是你的工作,事情就會加速運轉。如果你認為需要一路上拖著那些行李,事情就會緩慢下來。當你丟掉不是你的東西,事情就會加速。因為你現在不再背負超重負擔,事情會加速。

此處的矛盾是,因為物質心智被教導認為他是掌控的,去弄清事情將如何發生,事實上卻把事物緩慢下來了,即使是以想讓事物加速的面孔來表現。由於他承攬了過多的重負,他所做之事與實際所想適得其反。所以,通過放掉負擔,允許你作為一個完整的人來發揮作用,將怎樣委託給高我不再過問,物質心智不去擔心怎樣才能得到某物,如何才能到達你知道想要去的某處,這樣才能允許你生命的不同層次之間存在一個平衡,事情會朝著代表你本性自我的積極方向流動,因為你會如各構成部分連接、全息、本然的自我那樣行為。這一理念,就是人們在談論釋放,談論臣服時所涉及的。就是向你真正所是的生命臣服,而不是做你被教導認為你應該成為的那個人。這即是你們星球上轉變的新時代中你們認識到的,你們並不孤單。那個被劃分為不同部分的你,在這裡流出念頭的以為是生命全部的你,事實上只不過是一小片而已。你確實還有其他的部分可以運用,你可以讓他與你承擔一些負重,但卻由於你人格心智、物質心智被教導他應該如何,應該擔負何等責任,而拒絕相信這一切能發生。這樣,一旦物質心智承擔了如此的重負,承擔了他沒有被設計去做的如此繁重的工作,就會感到疲倦不堪,感到壓力山大,感到被重負壓倒。那麼下一步會怎麼樣呢?成為受害者,充滿怨恨,支離破碎,心血耗盡,崩潰垮掉。因為他無法承擔重負。一旦他開始崩潰,以為這應該奏效而實際卻沒有,他就感覺到被宇宙背叛了。「宇宙也不支持我,它不為我工作。」不,是你沒有為你做事。你沒在為你做事,因為你為你做事過於用力了。

為你自己減負吧。宇宙並不期望你非得去奮鬥,它不期望你以任何方式、形式非得去受苦。充滿挑戰?是的,但是也含有興奮。需要實際行動?是的,但卻是令人興奮的。去奮鬥,去受苦?不!那並不代表宇宙的期望,你得去奮鬥和受苦來成為你自己。所有的奮鬥,所有的受苦,所有的懷疑,所有的恐懼,都來自你對你自己是誰的誤解,這樣就會抗拒你的本然自我,因為你害怕放掉物質心智對更宏大自我的那點卑微的控制,而物質心智是為高我設計存在的。當你不那樣做,一人獨攬所有負擔,開始一路拖累下去,背負非常沉重的與你無半毛錢關係的重擔,因而產生了受害感,恐懼感,被背叛感,孤獨感,被切斷感,連接斷開感,怨恨感,恨,自我迷失,缺乏配得感。所有這些問題都衍生於不允許你的全部自我背負重擔。你們所有人都是!看你們自己吧!

如我們說過,現在有很多種由很多不同人創造的意識許可,姑且這麼說,關於諸如豐盛、活出你們的熱情,如此之類。他們說的都是同一件事。選擇每個人認為對自己最有效的那一個。但是在你選擇什麼意識許可最反映和代表你認為對你最有效時,要帶著那個資訊,把自己淹沒和沉浸其中,達到你真正展現了熱情去充滿熱情的程度。然後你發現,當你放掉不屬於你的重擔,讓自己充滿著熱情去充滿熱情,你會令自己能量充溢。不同水準的同步性將在你生活中爆棚,其達到的程度你會發現難以置信,美妙至極,令人開悟,令人振奮,令人飄飄然。你會以很多種方式飛昇,境界提升,心靈開放,感覺到愛一直無條件地在那裡為你存在。

我們昨天晚上還提及,我們會講述轉變這個理念自身,以及集體意識的加速浪潮,你們很多人直覺地認識到了,你們抵達或接近了你們週期的集體門檻,即你們所稱的2012年。這即代表了你們集體的數量已抵達到了一個關鍵點,即你們具有了整體趨向正面現實的潛在可能。當然現在你們也具有,但是在2012年之後,你們更多的人會接觸到越發眾多的正能量理念。如果你們選擇騎乘這個浪潮的波峰,成為這個意識浪潮的前沿,你們就會如此迅速地提升,你們就會如此迅速地將代表你們熱情和喜樂的事物吸引到身邊來,不知道這些事情以何種方式或形式發生,說不清理由,超出了邏輯。你的生活又好似夢幻一般,起初會令人頭暈目眩,充滿迷惘,直至你習慣為止。文學化地說,你將如夢見神蹟一樣地行走在生活中,神奇的同步性會司空見慣地隨時湧現。是的,當你乘上意識浪潮的前沿,就會如此。然而,如果你選擇繼續把物質心智分隔開,並讓他來負責掌控,非得要知道怎樣,非得要知道為什麼,非得要知道一切細節,一直到你感覺到該相信高我簡單地把這些帶給你,你便是成心地將自己放在前沿線下的某個位置。在一些漩渦裡啦,在一些水流裡啦,在浪頭後面的尾流裡啦。這倒不意味著,你從那些定位中、在前沿後面的頻率級別中無法發現收穫。但是,不管你將自己定位於何處,你都必須明白,你所造成的後果,將直接與你對自己的定位相匹配。而且,一絲一毫也不會超越那點,從定義上講,一點也不能超越那個位置。

用你們的可見光譜舉個例子。你們明白,在可見光譜中,紅色是低頻率,是你們肉眼可見的最低頻率。紫色,是你們肉眼通常能看見的最高頻率。我們理解,由於我們的描述意圖,你們很多人會在這個點上著重。我們不妨用常見的標籤來表述這個可見光譜。你們知道,如果有些事物是以紫色光的頻率存在,是一種非常高的頻率,非常高的能量,那麼它就會經歷與那個水準不相上下的事物。如果有些事物選擇在光譜的另一端以紅色的頻率存在,它就會作為一個低的波長來作用,一個緩慢的波長,一個更低的振動,它就會經歷與這個水準相匹配的事物。在光譜中,一切都是能量,一切都是光,用你們的話說,都是一種東西。但是振動頻率的級別差異,將決定著在那個水準上可能會經歷到什麼。如果你在光譜的低端在某一波長上運作,你便只能接收到紅色。只能!你永遠也不可能接收到在光譜上另一端的紫色。如果你在光譜高頻率水準的紫色上運作,你就只能接收到紫色。你永遠也不會接收到光譜另一端的紅色。所以,你們集體意識這次轉變浪潮的前沿,你們可以生活其中,並騎乘著浪峰。或者,你們允許自己流回到尾流的某處,那裡的振動,代表著你允許你的信念系統以任何一種程度緊抓不放。所以你必須明白,如果你那麼做,是會有相應的後果的。那個後果即,你只能接收到與你所在水準直接、直接匹配的事物,而非其他,既非低一些的事物,亦非高一些的事物。但是你們可以,你們也都能夠,選擇騎乘波峰,立於前沿。

好,也許你們一些人考慮這個建議時,你們會被嚇到。「這對我來說走得太快了。我會散架吧,我會被壓碎吧,我會被拍進磚牆吧,好像一個人憑空顯現一樣。」當然了,如果你製造這個,就會這樣。但是還請要明白,如果你製造了那堵磚牆,你就不是在前沿上了。在前沿的概念裡,磚牆是不存在的。只有在低於前沿線下面的尾流裡,在代表著諸如磚牆這樣事物存在的信念系統中,在其中一個漩渦裡,在其中一個水流裡,磚牆才存在。但是,如果你真正地、真正地、真正地騎乘潮頭,真正如你所說地在踏在浪峰上,你就會理解,正如在山巔之上,你對眼前的一切一覽無礙。你騎乘那個浪潮,駛入極樂之地,駕馭著極樂海洋裡的浪頭。給你自己機會知道你能夠。你不必非得選擇如此。如果你不這樣選擇,就不必因為匹配那個水準的結果而大驚小怪。你鎖定什麼,信仰什麼,同化於什麼,與什麼相關聯,完全取決於你。你不能一面說:「我理解這些觀念,我相信這些觀念,我會踐行這些觀念,我就是這些觀念。事情可以立即地、不費力地、神奇地、美妙地、喜悅地、創造性地、可愛地發生。可是,至於我嘛……」或者你會認識到,你會趨向「選擇」被一些資訊源吸引,確認你自己的恐懼。「哦,你知道,人是需要時間的。嗯,你知道,人對這些東西是要小心點的。」我們理解,有這樣的一種事情,不管你們碰巧有什麼樣的信念系統,都要認知和尊重的,如果你確實不相信你能,不要把你自己推得超過了信的程度,因為那樣只能是災難性的。

但是要理解並明確地承擔責任,知道如果你認同一些人的說法:「呃,你知道,你不能盲目加油,因為你必須得小心點。如果你不這麼做,如果你不那麼做,你就會要麼這兒犯傻,要麼那兒犯傻,你必須小心翼翼。」如果你趨同這些說法,那也沒什麼妨礙。但是要理解,你在做出選擇,這與你能夠改變信念,允許自己騎乘事物當即顯化的浪頭沒有任何關係,沒有任何關係。你是能夠這樣做的。但是如果你不這麼做,那是你的選擇。這裡又是你需要充滿熱情地充滿熱情之處,還有發現你為什麼選擇不騎乘浪頭。你顯然有你自己不這樣做的理由。不管這個理由是什麼,不管你感覺安全需要是什麼,都取決於你的決定。但是要承擔責任,認識到責任和你做的選擇,明白你那樣做並非經實踐檢驗是正確的,你聽信那個人怎樣說,或者這個人會怎樣說,並不是實踐檢驗是正確的。這只是你的選擇,要承擔這個責任。然後充滿熱情地去發現,你為什麼相信你所做的事情。這樣如果你願意,就會向新的信念開放,允許你在光譜中向上移動,處於紫色中,而不是紅色中。從財經角度說亦如此。

所以允許自己在每一時刻認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放掉弄明白事情怎樣發生的需要。因為你看,阻止你們很多人獲得錄音中描述的體驗的事情之一是,舉例說,當有人說:「呃,你知道,我就是進入了一種狀態,我相信我會收到更多的支票。」你的物質邏輯的較真的心智就會想:「這支票能從哪來呀!我也沒做什麼賺那筆錢,難道說有陌生人突然間心血來潮,無緣無故地開了張支票給我寄來,我到郵箱去打開收到一張來自徹徹底底的陌生人的支票,突然間就給了我我需要的東西?」是的。是的,就是這麼說的!是的,這是一種可能的方式。是的,這是一個可能發生的例子。但是你的邏輯較真的物質心智會嘀咕,這有什麼道理。但要提醒的是,事情不必有道理。當你停下來需要事情有道理時,你就賺錢了。你需要放棄,放棄你的需求,你的物質心智要每件事都有道理的需求,要每件事在物質的三維世界裡都有邏輯道理的需求。如果你說你希望生活在第四密度的現實中,你必須放棄與三維世界相一致的東東。諸如邏輯啦,理由啦,不全部列舉了。

我不是在說要無所顧忌,無視一切條條框框。我是在說,要覺知這樣一個事實,這些事情只不過是觀點而已,往往阻止你允許事情流向你,因為你用邏輯將它們卡死了,用細節將它們束縛死了。你尋找一個合理聯繫的鏈條。相信我,在第四密度空間,有很多合理的鏈條,在你們三維空間的心智看來卻一點也沒有道理,一點也不合理。你們問過我們,我們怎樣從星球到星球旅行,我們向你們解釋,我們並不從星球到星球旅行,我們就是在這裡,然後一下子在那裡。邏輯心智就會嘰歪起來,「可是,你們怎麼就能到那裡?從此處到彼處怎麼可能不經行中間的所有地方?這不合理,這不合乎邏輯。」是的,從一個不同的觀點是這樣。我不是在談論扭曲的邏輯,我是在談論更高的邏輯。是來自你站在山巔上能看到整個山谷和整個路網的邏輯。在山頂上你這樣說就會有意義:「如果你往回走三步,然後向左,你就會比直行更迅速到那裡。」但是在山谷下面,邏輯心智則會說:「但是每個人都知道,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是直線。為什麼往回走,我怎樣、怎樣才能往前走更快到那裡?怎樣?怎樣?怎樣?怎樣?怎樣?怎樣?怎樣?」高我就會失望之極地長嘆「唉。因為我能看見,如果你往前走,橋是在上面。如果你往回走三步,然後左轉,走一條平行的路,然後橋就可以發現了。」

但是關鍵點是,高我的語言通常難以與物質心智就所有具體事項溝通,因為物質心智沒有能力做那種翻譯。來自高我的對話,翻譯給物質心智的最為司空見慣的方式,就是突然間有一種想回去的衝動。這個衝動的本身,這個直覺的本身,在物質心智中,就是來自高我的整個詮釋的濃縮和縮寫。它是在說:「如果你往回走三步,然後左轉再往下走一個平行的路,橋就在上面。」但是物質心智得到的就只是「(被)拽了一下」,(但物質心智只能感到「被拽了一下」)在物質現實中就是這樣翻譯的在物質現實中就是這樣翻譯的。因為物質心智沒有能力與高我同樣方式地真正感知,不必知道理由、為什麼和如何。他所需要知道的全部,就是他是你所是的一部分,允許自己認識到那就是一種溝通,並遵循它。你接收到了你需要的資訊,因為那是與你的喜悅、你的熱情處於同樣的波長。為什麼?因為他說他是如此,你跟隨它流動,就會發現確乎如此。或者抗拒它,隨你想多久就多久,持續走在同一條路上,直到你到達那座斑駁的橋,才說:「哦,我為什麼沒有早些聽從我的直覺?」因為你認為你負責掌控,很機靈,但你不是。不是你自己。你是負責掌控,但不是你物質心智自己。物質心智,高我,合起來才是負責掌控的你。你的生命的兩個方面是一個人,並非物質心智自己,他只是這個人的一個部分。

所以,如果你想知道你掌控,你必須要像完整的你一樣行為。不論他以什麼方式為你工作,都願意開放,並接收和感知。來自你的一部分的對話和溝通,是具有更高視角、具有更宏大畫面的高我,你要願意理解,他是在代表你工作。他不會糊弄你,不會欺騙你。在你的現實中,唯一能形成哄騙和欺騙想法的東西,是物質心智的信念系統,而非高我。因為只有在物質的三維現實中,你才能有自我否定的人格結構的體驗。故而,你害怕遭遇的任何哄騙、任何欺騙,只能來自確實害怕被欺騙的人格方面。這就是矛盾。它不會來自高我,因為高我的視覺是更宏大的畫面,它能看清道路。高我沒有理由、沒有邏輯這樣想:「耶,左轉,哈哈哈。看我的低我怎麼走到河邊的。這太好玩了。哎呀,我也跟著去了!」

你們總是假設,高我免於你在物質現實中的體驗,不-正確!你們是一個生命,高我也遭受物質心智射向自己的石塊和箭頭的疼痛。你們是一個生命,他沒有和你分離開,他並不能免於物質心智選擇的後果。但由於高我接近無條件愛的振動,他會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地忽略,意圖無條件地愛你。他總在提醒你:「拜託,拜託走另一條路,拜託。要不,我們就又走這裡吧。」他沒有免於物質心智的行動和選擇的結果。不要假設如此。但是他足夠接近無條件的愛來寬恕,並持續給與你懷疑的益處。這就是你的高我的關係。他的工作是無論怎樣都持續引導你。因為你的物質心智出於他選擇為之買帳的信念系統,否定自我真相,拒絕允許自己感知高我無條件愛的振動。所以,高我說:「拜託,拜託,拜託,請知曉你是被愛的。拜託,拜託,請允許我愛你。拜託,拜託,請足夠愛你自己,知曉你不是孤單的,你不必包攬一切。那不是你被設計要做的,你沒有被期待那樣做,要你自己背負所有負擔,從來,一次也沒有。讓我來做你的嚮導,因為我是你。」對你自己的那一部分要熟悉,去-熟-悉。他沒有被分離,沒有被分開,沒有高高在上,沒有隱在自己的王國裡,對你選擇體驗的事情不聞不知。他也有自己的方式體驗。然而我們總是忽略你們的冥頑,並總是敦促你們。或往左,或往回,或建議任何必要的選擇。

深吸一口氣,讓這些內容深深地沉下來,深深地,深深地。允許你自己最起碼斟酌這個可能性,你值得立於意識轉變道路上的前沿和波峰。再深吸一口氣。現在,在你們的時間框架下,本節傳訊還有多少剩餘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