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85:如何創造我們喜好的事物

0 views

巴夏:你是否願意相信內在平靜是可能的?

問:是的,我願意。

巴夏:為什麼呢?

問:因為我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巴夏:哦。那麼是什麼困難沒有讓你體會到內在平靜?如果你認為一切皆有可能,為何你現在沒有體會到內在平靜?

問:因為我在生活中壓力山大。

巴夏:如果你相信一切皆有可能,你為什麼會有壓力?既然一切皆有可能,那又是什麼侷限了你?

問:因為生活中的壓力束縛了我。

巴夏:那麼你為什麼選擇這樣做呢?你一定是在其中有所得,或者你相信,你從中有所得。這是焦點所在。我現在給你第一個提示。

問:好的。

巴夏:請認真聽。我要講到一些觀點雖然十分簡單,但確實是我要表達的意思。這不是什麼哄人的伎倆,也不是哲學,這是我真正要表達的意思。你們所有人都可以徹底把握一切,你們所有人都知道你們在做什麼。你們所有人都能獲得你們問求的事物,而且是迅速地、立即地。沒有任何東西,沒有任何東西,沒有任何東西,在哪怕是千萬分之一秒的時間裡,是從你們那裡被阻隔開的,反倒是你們自己決定不將它賦予自己。

所以,我所說的是,如果你經驗到了一個想法,你不能感覺到內在的平靜,那就是你在操作了一個信念系統或定義,它在表示,你所經歷的事情是服務於你的。因為你們總是、總是、總是按如下的方式被驅動的。你在注意聽嘛?

問:是的。

巴夏:好。這雖然很簡單,卻很深刻。這是所有驅動的基礎,我的意思是,沒有比這更簡單了。即,這是你們選擇做任何事的原因。你們所有人,沒有例外,你們總是傾向於選擇你們所認為的最喜悅的事情,而總是避開你們所認為的最痛苦的事情。總是這樣,沒有例外。所以,如果你經歷一些對你看起來很有壓力或痛苦的事情時,它向你昭示的即如我剛才所闡述的。

它向你昭示,不管它看起來多麼壓抑多麼痛苦,你們有一個信念相信,改變會更加痛苦,所以你選擇了你相信不那麼痛苦的方式,不管實際上它有多麼痛苦,但你們有個信念認為,這是個更為喜悅的選擇,所以你們繼續選擇了這個痛苦的倍感壓力的處境、狀態或生活方式,而不是讓你自己變化。因為你有個信念,改變將會比現在的經歷更痛苦。

所以,現在應做之事是轉變這個信念。因為一旦你轉變了這個信念,相信我,如果你相信改變信念能帶來內在的平靜,你會立即改變。在宇宙中沒有什麼能阻止你,在宇宙中也沒有什麼願意阻止你。這麼說聽得懂嘛?

問:是的。

巴夏:如果你需要,我們可以再複述一遍。這個理念確實就這樣基礎性的。我們再來探索。大家注意聽了,有個定義是關係到所有事物的。注意聽,我們這就來闡述它。這個定義很簡單,沒有什麼是真實的。只有你對現實的定義,那就是所謂的真實。

如果你有你所稱為的壓力,如果你選擇把自己置於那樣的一個處境,選擇面對這個壓力,那是因為你有個定義,你認為現實最可能會是這樣的。這可能是個沒察覺的定義,但問題是你可以使它變為是被察覺的。那麼使它被察覺,從而知道是什麼信念並來改變它的方法是,觀察在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情。因為物理現實是你相信最可能發生什麼的信念的反應,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反映。

雖然未必是絕對錙銖必較的,如同一幅畫那樣絲毫不差,但基本上反映了你相信什麼可能是真實的信念。所以,你做了什麼選擇,是因為你被驅動來做這個選擇。你做什麼選擇,是因為你相信什麼是真的。如前所述,你選擇趨向你認為更為喜悅的事,你選擇避開你認為更為痛苦的事,不是因為這件事真的是更為喜悅的,或者真的是更為痛苦的。只不過是你自己這樣定義,你認為它更為喜悅、或者它更為痛苦,並趨向或者避開它。這麼說對你有意義嘛?

問:是的。謝謝。

巴夏:你享受壓力嗎?

問:我才不呢。

巴夏:好的。此刻,如果你願意,可以問你自己一個問題:內在平靜怎麼就沒有服務於我?

問:沒理由的。

巴夏:那麼,你有內在平靜了嘛?要誠實,猶豫通常意味著不。

問:我在試著————

巴夏:別,別,別。不要試著。說試著,在你們世界就是說還沒準備好改變。不過那也沒問題,沒問題。如果這是你的步驟,沒問題。你跟上了嘛?

問:是的。

巴夏:沒問題。但是,在這個世界上,總是試著,並不使事情真正變化。當你決定讓事情變化時,事情才會變化。在你沒決定讓事情變化之前,事情就會保持原狀。試著、步驟,都是你們準備好讓事情變化所需要的時間。但是,你可以隨時決定改變。步驟本身並不是帶來改變。步驟是你們認為自己準備好了決定改變的方式。你跟上了嘛?

問:是的。

巴夏: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內在平靜可以與很多事情一起帶來。它主要可能是與下面這個問題相關聯:即我們通常所稱的大問題:你是不是在生活中跟隨你的喜悅、你的最高喜悅?是還是不是?

問:不是。

巴夏:謝謝。為什麼不?你沒有跟隨你的喜悅,你為什麼猶豫這麼做,你的定義是什麼?當然,這個問題對大家也普遍成立。如果你發現了,你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你遲疑跟隨自己的喜悅,這說明了什麼問題?關於按最高喜悅而行,你們的恐懼是什麼?從而使得你們遲疑這麼做?

問:我從來沒認識到我可以依最大喜悅而行。

巴夏:那麼現在認識到了嘛?

問:是的,現在認識到了。

巴夏:你現在是否絕對地相信,一絲一毫懷疑都沒有,只要你分分秒秒按最高喜悅而行,你就會被按你所需要支持的那樣受到支持?

問:是的,我相信這點。

巴夏:那麼,你需要的就是那樣去做,你就會發現這是真的,不過如此簡單而已。這不是什麼哲學道理,這是物理機制。不是什麼好的主意,或者是個好聽的概念,而是物理機理使然。因為要記住,如你所給出的,你便如是而得到。那種興奮,那種喜悅,那種同步性,那種感覺,就是你。你所感到興奮的,就是你的肉體對真我振動頻率的翻譯。

所以,不論什麼時候,不管什麼情形,只要它包含了你的喜悅你便按之而行,你就是在與你的真我和諧地對齊起來,並如同真我而行。這個真我是無限宇宙所造,你包含了一切自我延續存在所需要的一切。所以,當你按你最高喜悅而行,你所需要的事物就會作為一個完整的附件包而出現。有些戒律的理念,以它最能服務於你的適當的方式,也會自發的出現。

因為你會作為一個完整的事件來運作。你不會把自己分開為很多部分、或者很多片,比如說現在做第一步驟,下面是第二步驟,然後是第三步驟,接著是第四步驟之類。都是一件事情。如果你信任,它們會自動出現。事實上你需要做的,就是在每一瞬間跟隨你的興奮。當然這也取決於你了,我不會告訴你必須這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