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83:關於記憶等問題

0 views

巴夏:Naniya

主持人:在。這裡實際上有幾個來自UStream聽眾的問題,我們已經準備好問你了。

巴夏:好的。

問:好的,太棒了。嗯,第一個問題是,你為什麼不能談論所有的混血種族呢?

巴夏:我不能告訴你們為什麼我不能談論所有的混血種族,否則我就會談論所有的混血種族了。

問:好吧。不過別忘了哦,提問的不是我。

巴夏:我也沒有和你說話。

問:(笑聲)好吧,如果愛莎莎尼人總是在學習,但是他們卻沒有記憶,那麼,他們如何在沒有記憶的情況下學習呢?

巴夏:當我們需要知道某件事的時候,我們就會知道它。隨著我們擴展我們的意識,我們讓我們自己知道了更多的東西,因為我們正成為更完整的自己。

問:那麼,對於地球上那些有記憶問題的人來說,嗯⋯⋯

巴夏:忘掉它,你們就不會有任何記憶問題了。

問:有什麼方法讓我們學會做到這一點嗎?

巴夏:我不是在開玩笑。

問:忘記什麼呢?

巴夏:忘掉你有記憶問題,你就會在你需要知道某件事的時候知道它。

問:好吧,因為我覺得許多人,當他們的記憶不像他們渴望的樣子工作的時候,他們就會變得很焦慮。

巴夏:這只是因為他們一直被教導著相信(記憶與)知識之間存在著必然的聯繫。

問:對,我覺得你以前提到,我記得你提到(是的),發生(有記憶困難)這種情況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人類正在學習如何轉變到「當他們在當下需要知道某件事的時候就可以知道它」。

巴夏:是的。

問:作為這種轉變的一部分,你可能會遇到你所認為的記憶匱乏。

巴夏:請記住,記憶只是一種幻覺而已。你仍然是在當前創造記憶。所以,忘掉「記憶就是記住過去的事」這樣的陳舊定義吧,沒有這樣的事。

問:因為實際上,「過去」這個概念也是現在產生的。

巴夏:沒錯。因此,你們始終是在當前創造記憶。

問:嗯⋯⋯

巴夏:所以,只需釋放掉「需要記住過去的、具體的事」(這樣的看法),你就會開始認識到,你也可以在需要知道某件事的時候,當下就可以知道它。

問:除了釋放掉⋯⋯外,你可否推薦一個工具,讓我們更加適應「當你需要知道某件事的時候,你就會知道它」?

巴夏:我很樂意,但我忘了它是什麼了。

問:(笑聲)?

巴夏:這就是工具——笑。笑會平衡你,讓你回到你的中心,從而讓你知道需要知道的東西。

問:好吧,太棒了。

巴夏:笑不僅是(正如你們所說的)最好的藥物,它實際上也是平衡你、整合你的工具。這樣,你就會更加專注於當下。當你更加專注於當下時,你就會看到與你同在的東西。

問:那麼你們會有很多當下了。

巴夏:完全正確。那個實習生並沒有真正地給你們一個關於愛莎莎尼上的寂靜的完整的概念。不過,雖然我們實際上已經不再經常使用一種古老的語言,但愛莎莎尼上並不缺乏笑聲。

問:那麼,(他給的)寂靜(的概念)是不完整的。你們能聽到人們的笑聲嗎?或者它是一種無聲的笑?

巴夏:兩者都可能。通常情況下,兩種笑聲都存在。

問:現在,我剛剛想到你們實際上能夠在森林中聽到自然之歌。

巴夏:是的。

問:看來我猜對了。

巴夏:請記住,這類似於我們所理解的音樂。對你們的耳朵來說,我們的音樂聽起來非常簡單,以至於,你們不知道我們到底在演奏什麼。然而,我們卻能夠從中聽到比你們能夠聽到的更多的諧音。所以,某些你們聽起來可能非常簡單的聲音,對我們來說,聽起來就像交響樂一樣,並因此立刻轉變成自然界的許多振動。我們能夠聽到的振動,比你們通常允許你們自己聽到的振動要多。因此,在許多情況下,愛莎莎尼上從不缺少美妙的交響樂,就看你有沒有足夠靈敏的耳朵去聽了。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愛莎莎尼上並不寂靜。僅僅從你們所理解的噪聲和寂靜這個角度來看,它是寂靜的。但是,對於我們來說,它上面卻不斷地流動著美妙的音樂、旋律、交響樂和笑聲。甚至它上面的陽光也在演奏音樂。

問:這多少提醒了我,在我們地球上,有許多動物能夠聽到更廣泛的聲音(是的),就好像因為你們的頻率很高,所以你們能夠聽到高次諧波。

巴夏:是的,而更完整、更深遠的諧振,還能延伸並參透至其他你們可能體驗的維度。(這諧振)就像一段非常非常深遠的「延留音」,它讓我們超越原有的基調,穿梭到更廣闊的「多維音樂海洋」中。

問:真迷人。

巴夏:是的。

問:最後幾個問題與精神有關。第一個問題是,當我們存在於精神界中的時候,我們在哪裡?

巴夏:在此時、在此地。你們會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體驗到你們存在於此時此地。一切都存在於此時此地,僅僅只是頻率不同而已。

問:所以當你說,我們在精神界裡睡著了⋯⋯

巴夏:我沒有說你睡著了,我是說你在做夢。

問:你從來沒有說過你睡著了?

巴夏:你不必睡覺就可以做夢。

問:好了,好吧,那麼,你只需讓你處於你在精神界中的存有的那個狀態,或者讓你成為你的精神界存有的一部分,就轉為做夢的狀態了嗎?

巴夏:是的。

問:然後通過做夢,去體驗物質存在的自己。

巴夏:是的。我們知道這是委婉的說法,但是,當你們上床睡覺時,你們實際上是甦醒的,而當你們起床醒來的時候,你們實際上是在做夢。但是,那並不意味它暗示了「從精神界的角度來看,你感到好像你睡著了」,你只是使用了你的一部分意識,來體驗對你來說最接近的夢的比喻。

問:好吧。

巴夏:從精神界的角度來看,它是非常不同的體驗。那可能是用你在夢中的理解來體驗的。

問:最後一個人的問題:既然有這麼多的平行世界,你如何才能找到我們所在的世界?

巴夏:我自己的存有之內的頻率和振動,會自動地吸引我到讓我興奮的事情上去。我們曾經說過,當你們發出首次接觸的邀請時,作為首次接觸專家,我們所做的就是接收這個邀請信號。接受你們的邀請就是讓我興奮的事情。因此,你們的邀請信號就像一個信標,一個自動導引的信標,讓我們能夠輕易對準它。因為你們發出一種表示你們的世界準備開始與其他文明接觸的振動,我們也包含有這種振動。就是這麼簡單。想想你是如何在電視上找到電視節目的?

問:改變頻道就可以了。

巴夏:你調換到代表特定節目的頻率,那個節目就出現了。所以,如果你的遙控器能夠鎖定那個頻率,那個頻率將會被你的電視機接收到。一個雖然粗糙但卻充分的解釋是——我們包含了那些渴望首次接觸的世界的頻率,那就是我們,那就是作為首次接觸專家的我們的日常。所以,那些頻率是我們將會聽到的最強的信號,因為它們與我們的興奮有關。所以我們聽到了你們的呼喊,並且回應了它。

問:我們非常高興你們聽到了我們的頻率信號,並帶來精彩的溝通和體驗。無論是今天的溝通還是以往溝通,都是那麼精彩。

巴夏:我們感謝你們和我們一起完成了這個互動和共同創造,感謝大家讓傳訊發生。你們可以休息一下,之後我們將恢復傳訊,帶領大家做全息圖冥想,幫助你們鎖住和結晶今天的傳訊和能量。稍微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