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57:保持在你所偏好的振動裡

0 views



問:你好巴夏!

巴夏:你好,日安!

問:這是小舟⋯⋯

巴夏:小舟⋯⋯?

問:是的。

巴夏:好吧

問:我還有個療愈者問題⋯⋯

巴夏:這是小船!(笑聲)

問:我還有個療愈者問題。5年前我去了沙隆治療中心,那是很美也很貴的一次體驗,直到某個時候,就變得負面了。現在5年後,我試圖想決定,是放手還是怎麼辦,因為⋯⋯

巴夏:按你的估計,是什麼變得負面了?按你的定義,它的哪個方面變成負面了?

問:我覺得他們總在看我,他們在影響我,對我家庭有不好⋯⋯

巴夏:你是在說,你覺察到,那些個體的意圖是跟你所偏好的振動不一致嗎?

問:是的。

巴夏:好的,那又怎樣呢?那些振動意圖無法影響你,除非你選擇被他們所影響。

問:但確實,我選擇了很長時間內被他們影響。

巴夏:好吧,那麼就是說,現在你把自己放入了一個很有趣的體驗。那麼你想怎麼處理那個體驗呢?

問:我想要變得中立,或者正面。

巴夏:那麼就去中立或正面呀,是什麼阻止了你?

問: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因為他們⋯⋯

巴夏:你不知道該如何中立?

問:是的。

巴夏:好吧,我可以對它解釋一些事情嗎?

問:是的。

巴夏:你在聽嗎?

問:是的。

巴夏:你肯定?

問:是的。

巴夏:謝謝!你是否理解,或者你之前有沒有聽過這個概念,就是沒有什麼事有固有的意義?你知道那什麼意思嗎?

問:就是說是我賦予它意義的,是嗎?

巴夏:那麼說,那個理解還不足以讓你在這些情況中體驗中立嘍?

問:我一直試圖⋯⋯我對他們有糟糕的定義⋯⋯

巴夏:那麼你就是選擇這麼做的了。那麼在你信念系統中,對一件原本可以賦予積極意義的事,卻賦予負面意義,對你有什麼幫助呢?請記住那是不同的。有能力識別出有東西正意圖要得到負面能量或者利用負面能量,和將負面能量應用到你身上,這兩者是有區別的。

有一個區別。你可以覺察到有人正在用負面方式操作,但並不意味著,對你個人而言,這個處境或觀察對你的生活就有負面意義。只是因為你看到有人負面操作,並不意味著它會用負面方式影響到你,除非你選擇相信會這樣。所以有能力去觀察到,並不是自動變成你會體驗到。你能明白其中的區別嗎?

問:是的。

巴夏:所以,一旦你真正領會到那一點,那麼你就可以允許自己得到某種程度的中立。但如果你發現,你確實不斷將負面意義賦予事物,那麼必定有一個原因使你這麼做,否則是你不會這麼做的。你們都有相同的驅動機制。你們都擁有一模一樣的驅動力。你只會做、以及選擇走向你相信對你正面有益的東西和方向。你總是會離開你相信對你無益的、負面的東西。這一點從不失敗。

所以如果你從體驗中意識到,你總是走向——你知道、你看到了對你無益,但你卻一再選擇的事物,那麼這是就告訴你說,你有一個無意識的信念以為,出於某種原因,它對你有益。你必須去找出你關聯到這個事物上的、原以為有益的信念。

因為只要是有益的,你就會總往那個方向前進,你會總是選擇那個想法。

所以你必須找出來那個信念是什麼,並將它從那個事物上脫離(detach)。去找出來為什麼它在那裡,並將它從那個事物上脫離。不要再做那個關聯。不要再以那個視角看它。以一種對你最有益的方式,重新定義那個事物。一旦你將正面定義從(舊的)負面事物上摘離,再將正面定義關聯到(新的)正面事物上,你就會自動地、即刻地轉向那個新事物的方向,而遠離那個剛剛摘除正面定義的負面事物。

比如說,許多人因為各種原因而害怕追隨他們的興奮行事。他們可能覺得,如果他們真的完全變成「真我」,就會突然鶴立雞群而遭到排斥。這就是他們的信念和他們的恐懼。所以,如果那真是他們關聯到「成為真我」的信念的話,他們就會用盡他們的力量遠離成為「真我」,因為他們害怕這一點。

但如果你理解到,你只是把這個信念關聯到它,而不是真的經驗到——成為你的真我會被至少某個你所關心的人所排斥,那麼關鍵就是,你可以把這個信念從「成為真我」上撤走,因為即便有人過來排斥你也沒有關係,你不會將他們的看法當作是你的真實情況。你會簡單意識到,那是他們的問題,而不是你的。明白了嗎?

問:是的

巴夏:但是?

問:我能得到幫助嗎⋯⋯

巴夏:什麼幫助?好吧,我們來探索下那個概念。我們來選一個具體的。你說過,你一直把負面信念關聯到事物上。

問:是的。

巴夏:那麼,挑一個你總是要關聯負面信念的、很強烈的一個事上。

問:在沙隆治療中心,開始我相信他們是絕對正面的,但老天!於是我把他們轉化成⋯⋯

巴夏:好吧,但你還在那裡嗎?

問:沒有。

巴夏:那你為什麼還對那個唸唸不忘?

問:那就是我的問題!我沒辦法停下來⋯⋯它是個問題⋯⋯我沒辦法放手⋯⋯

巴夏:好的。那麼在某種方式上,你相信自己失敗了,吸引了你剛開始以為正面,但最終發現是負面的事物。所以基本上你所說的就是,你覺得自己很失敗,因為你無法分辨是什麼對你最好的。對嗎?

問:是的。

巴夏:換句話說,你不信任你自己。你無法信任你自己的引導,那就是你的意思。所以你對此唸唸不忘,因為你不斷抓住不想前進的想法,因為你害怕會發生同樣的事情。也就是說,你會把自己吸引到覺得是正面的事物上,然後突然之間發現「哦,那有負面的內容」!

不過我要說的就是,那又怎樣?

如果你明白到,一切事物都潛在有正面、負面;並且你理解到,你之所以吸引它來,是為了從中獲得某種正面的意義,那麼,不管它們是否事實上有負面元素都沒有關係,因為你只會從中獲取正面意義,不管它包含了什麼。

那就是為什麼你可以忽略那個失敗的想法。你只會知道,不管你吸引來什麼,都有潛在可能表達成負面。但沒有關係,因為你不會接受它對你是真的。所以你就可以放下那個想法,覺得某種程度上你背叛了自己、你欺騙了自己、你迫害了自己,你明白了嗎?

問:是的,謝謝,我覺得好些了,我傷痛的心好些了。

巴夏:謝謝。

問:我可以再問個問題嗎?

巴夏:老問題又來啦⋯⋯

問:不好意思⋯⋯我在夢裡看到了這些存在,可能是灰人,但我不確定⋯⋯它們非常矮小,非常黑,關節好像天鵝?我總是對它們表達自己的愛,它們總來看望我⋯⋯我在夢裡試圖去照顧它們,但沒能夠,因為不是很懂它們的生理⋯⋯我不知道該如何幫助它們⋯⋯

巴夏:那沒關係,即便真的有人在發生什麼;不過他們也恰恰在反映給你,剛剛我們所談及的內容。也就是說,你在利用那個體驗當作一個象徵反映,反映出就是因為你「不相信自己」的這個信念,所以你就不知道該怎麼做。就去開始處理剛剛我們跟你說的內容吧,從那個方向鬆綁,你會發現你夢中跟這些存有互動的品質,也會相應改變,好嗎?

問:好的,這很美。

巴夏:做夢愉快!

問:謝謝,它們是灰人嗎?

巴夏:是的,某種程度是。但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樣。我們現在不會去探討它的細節

問:好的。

巴夏:謝謝!

問:非常感謝!


問:巴夏,非常感謝這次互動,非常振奮。

巴夏:你好!

問:也很謝謝你!我希望深入探討下本次活動一開始的那個主題,就是你介紹的用於通訊的水晶(「接觸水晶」)。我弟弟跟我非常有興趣想知道,你能不能告訴我們和外星生命做公開通訊的進程,你知道⋯⋯

巴夏:如我們所說的,事情跟我們一開始對你們現在的能量集體所覺察的沒有太多變化,那會在大概2015-2017年,你們文明很有可能最終決定性地領會到,這樣一種外星生命確實存在。現在我們不會告訴你們是怎樣發現的。我不是說那將是公開接觸的最終結果。不過,當我們現在來解讀你們集體能量時,看起來很有可能的是,與其它文明的公開接觸大約將會發生在你們的2025-2033年之間,那是我們對當前文明能量的解讀結果。這個結果看起來不會改變,但我們會隨時告知你們新消息。

問:瞭解了。那麼,作為我個人⋯⋯

巴夏:個體接觸會發生得更快一些,而且已經發生了一段時間了。

問:知道了。

巴夏:但我們談及的是大眾化的公開接觸。

問:是的,那麼你知道關於接觸水晶,我們能用這些水晶⋯⋯

巴夏:那是投給公開接觸的一票。

問:哦。那水晶有沒有額外的、補充的幫助呢?

巴夏:只有你所想像的會帶給它,保持在你所偏好的振動中

問:我喜歡,完美極了,謝謝!

巴夏:謝謝!請記住,水晶就像任何工具、技巧或儀式一樣,只是意識許可的另一種形式,但它們(「接觸水晶」)被特別設計成是,你跟你們稱作「外星人」生命之間、相互關係的意識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