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53:不在對立面中看見對立

0 views



當你使用這個意識許可的時候,或者是你的想像力所為你吸引到的任何其它意識許可的時候,要記住,是「共此共彼」(this-or-that)的。在任何單一焦點的境遇和情況下,是「共此共彼」,而不是「非此即彼」(this-or-that)。

去尋找所有的門、所有的窗戶、所有的路徑、所有的選項、所有的表達、所有的視角、所有的觀點、整體情況,尋找整體情況、所有可被理解的方式、所有能夠定義的方式、所有能感知到的方式,以及所有可以被體驗到的方式,即使這同時就是一個獨有的事物的所有體驗。尋找所有相關的事物,創造其它相關的事物,使之成為你覺得處於和諧狀態的以及和你喜歡的振動所協調的事物,在那種振動狀態中你定義自己的樣子,你知道你是誰。以這種方式使用「共此共彼」原則,它會以一種非常強有力、非常寬泛的方式來為你服務。

此刻,你們每個人都自然放鬆,做幾個深呼吸吧。

吸進,呼出。

吸進,呼出。

吸進,呼出。

允許這個信息以任何最適合你的方式、形狀或形態滲入,而你無需從心智上精確地理解它是如何起作用的。記住,物質心智不知道,它生來就不知道,也沒有能力知道事情是如何發生的。高我心智才知道。讓高我心智去幹它的活吧,讓它以最佳方式滲入進去。

要瞭解,高我心智瞭解讓這個信息滲入的最佳方式,它知道這個最佳方式而最佳方式包括了物質心智,包括了你物質體驗的所有方面。它包括一切。物質心智是一個焦點。在某種意義上,物質心智是「排除所有」(exclude),高我心智是「包括所有」(include)。你需要允許它們在和諧與平衡的狀態中共同協作,這樣你就能發揮它們的優勢,不僅有它適合體驗「非此即彼」的情景,而且同時它適合將其與高我心智的「共此共彼」的情景重疊。

因為那就是高我心智的視角。對於高我心智來說,一切都是「共此共彼」的,即使對於物質心智來說,通常看上去只是「非此即彼」的。不要被那些難題所困,不要被迷惑所纏住:「必須要麼是『此』,要麼是『彼』,否則就說不通啊。」

你只要發現了「此」與「彼」之間的平衡點,就能完美詮釋「共此共彼」。它們不是真正地處於對立面,即便它們可能看上去像是對立的。兩者都來自相同來源,兩者都來自相同的中心。那就是終極的悖論。就算是那些似乎完完全全地排他,並且與其他事物極其相反的事物,從定義上來講,它們必定仍然來自相同的來源。

也就是說,它們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沒有任何一面,硬幣就不存在,那麼你也就沒有東西去欣賞和鑑別。在呼吸間,在你的冥想裡、在你的放鬆過程中,給自己一個機會,去聚焦於「包容性」這一概念,並在你排他性的體驗中使用它。這樣你就不會繼續在「排他」的道路上,盤旋式下降,進入消極的螺旋下降狀態,縮小,縮小,不斷地縮小。

你正在理解你自己的概念,同時,帶著排他性的焦點。這個焦點讓你有機會獲得物質體驗,同時,還帶有對「一切萬有」的包容性的深入領悟,即所有的一切都在此時此地!是一切哦!就算你在任何給定時刻,你挑選了,你選擇了一個排他的方面,一個排他的視角,那也並不意味著所有其他視角都不再繼續存在。它們都在那裡,你都可以使用。你可以在任何時刻以任何方式轉換和改變。只要你允許兩者同時存在於那看似矛盾的力量中心點,那麼你將能輕鬆地將它們兩者平衡,使用硬幣的兩個面。那種存在狀態將能夠以無限的方式來拓展你。

你們所有人,花點時間,讓這一觀點滲入。做一次深呼吸吧。

伴隨每一次吸入,你知道,這一觀點正在你的內在結晶化(crystallizing),它正在重置你的大腦回路,使你能夠更有效的理解這些事物,因為你每一個想法都在重置你的大腦回路,帶來的每一個改變都是一個完全的改變。伴隨著每一次改變,毫不誇張地說,你就成為不同的人。

因為你無時不刻在切換,每秒鐘數十億次,從一個平行實相切換到另一個平行實相。你從來就不是同一個人,不是,不是,不是一個相同的視角,從一個時刻到另一個時刻,再到另一個時刻,另一個時刻,另一個時刻,每秒鐘數十億次計。你是那麼流暢,你是那麼靈活,你是那麼可塑,你是那麼易適應,你是那麼自由。

所以要理解的是,所有的焦點、所有的限制、所有的排他性、所有的「非此即彼」,常常無非是暫時顯現的驚鴻一瞥。因為在任何一刻都不相同,每秒之內數十億次改變。所以你們總是處於「共此共彼」的平衡狀態,即使你正在探索「非此即彼」的想法的時候也如此。因為「非此即彼」只能維持短暫的瞬間。因為是「共此共彼」驅動你穿越無限個連續的平行實相,而每個平行實相都代表著「非此即彼」的情景。

你正將它們兩者用作一個機制,以創造你稱之為「物質時空」的體驗。因為時間和空間是你意識轉換的副產物,你以每秒鐘數十億次穿越於一系列無限的平行實相之間。那就是時間,它是你意識轉換的副產物。

你正在同時使用「非此即彼」和「共此共彼」的機制,驅動你通過一系列平行實相焦點的體驗,以便創造空間和時間體驗的幻覺,並以獨特的方式去體驗創造以及創造的機制。

為什麼?為什麼你那麼做?為什麼你有物質焦點?究竟為什麼你有一個物質體驗?

這麼問不是意味著它很討厭,也不代表任何形式的諷刺挖苦。

真正的答案是「為什麼不呢?」

一切都是可能的,一切你能想像的都是存在的。物質實相體驗是其中的一種。

因此,物質實相體驗也是同等有效的、有價值的、重要的、與任何其他體驗等同的,與作為高我心智、作為一個靈、作為一個超靈、作為「一切萬有」的一個面向的任何其他體驗都等同有效。

你知道這個。那麼從那個角度看,什麼都沒有排除!即使是「一切萬有」將「排他性」強加於自身,以便通過成為「一切萬有」內部的所有事物來認識自己。因為「一切萬有」不得不在其自身施加排他性和限制,以便作為自身的一個面向去體驗自身。但是即便如此,它仍然知道它是「一切萬有」并包含著同等有效的一切。通過支持和包括「等同有效的一切」,它就能夠在個體層面以排他性的方式體驗著任何事。

「非此即彼」與「共此共彼」和諧地共同運作著、創造著你的體驗。它們不是以任何方式、形狀或形態真正地相互排斥。為了擁有你正在進行的各種各樣的體驗,你必須兼有二者。但是如果你一個想要和諧的體驗,那麼,就要像「一切萬有」那樣有意識地運用它們二者,那是非常重要的。你需要讓它們所有的都有效,讓積極的和消極的都有效,如它們所是的那樣完美。

當你允許全部都有效,當你允許「共此共彼」,「共彼」的部分,都成為有效的時候,你將給予你自己力量和能力去聚焦和選擇「共此共彼」的任何特別方面,以便從「彼」中體驗到「此」,然後真正地深入「非此即彼」,給予你自己「選擇」的概念。

選擇。

「非此即彼」允許你去選擇「共此共彼」中你獨特振動的任何方面。這樣,「非此即彼」就如同其它事物一樣,展示出積極和消極的屬性;「共此共彼」也如同其它事物一樣,展示出積極和消極的屬性。

但是「共此共彼」明確地內建了,並且從原理上指向了包容性,而「非此即彼」只是從原理上指向消極的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