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46:改善與父親的關系

0 views



問:你好,巴夏

巴夏:你好,你有什麼問題?

問:我的問題是,關於五個法則,我喜歡第五個。

巴夏:很好!

問:我想問問你關於我生命中的人際關係的問題,與我父親的關係。

巴夏:關於哪方面?

問:我很掙扎⋯⋯

巴夏:為什麼掙扎?

問:處理我們倆的關係。我覺得和他建立連接很困難,我發現⋯⋯

巴夏:你們倆不是在相似頻段吧?

問:是的。

巴夏:是不是類似頻段?

問:不是。

巴夏:好,那麼⋯⋯?

問:讓他存在於他自己的頻段裡,我完全沒問題。

巴夏:我看不見得吧。

問:因為⋯⋯我覺得他在將他自己的頻段強加給他人。

巴夏:這怎麼可能?

問:我不知道,需要你幫助。

巴夏:不可能的事。其他人也許會選擇去相信有可能,於是在他們自己的實相,接受他給出那種頻段的振動,然後自己創造出那種頻段來。但是,原理上來說,如果別人不去在他們自己的實相裡創造出一個鏡像的頻段,他是不可能真正強加給任何人的。他沒有這個能力,任何人都沒有。

問:那麼,我應該怎麼⋯⋯

巴夏:應該怎麼不再接受同樣的頻段進入你自己的生命?

問:正是⋯⋯

巴夏:那麼為什麼你會選擇去在你的生命中模仿這種頻段?為什麼你會選擇與這種你不喜歡的頻段對齊?為什麼你會去重建這種你不喜歡的存在狀態?

記住當我們談論選擇你自己的振動狀態時,我們說的是你所喜歡的,無論任何人對你有任何企圖,因為如果你不選擇去接受它,他們不會對你有任何影響。如果你選擇讓他們影響到你,只需要用你自己的能量去創造出同樣的頻段就行了。

問:是啊,這就是我的問題所在,我能感覺到這些事,但是⋯⋯

巴夏:為什麼你選擇那麼做?你那麼做了會得到什麼?你是否覺得如果你不那樣做你會讓你的父親蒙羞?為什麼即使你不喜歡你仍然要和他的頻段對齊呢?你怕會被看成壞孩子還是什麼其他的?為什麼你會如此認為?你多大了? 問:22歲。

巴夏:重要的年齡。是時候跨越另一扇大門了,另一次改變;是成熟的時候,長大的時候,不再聽那些你不認可的睡前故事的時候了,你明白嗎?(是的)是時候給自己講一個新的故事了,是時候創造新的生活了。如果你不想,就沒有必要去相信老套的故事。你已經夠大了去自己做決定。你懂了嗎?

問:是的。

巴夏:那麼,什麼在拖累你呢?你在害怕什麼,如果你釋放所有你不喜歡的,與你父親相連接的東西?

問:我與我母親和兄弟的親情。

巴夏:為什麼你會害怕親情會淡漠?

問:因為我覺得,他也許會阻止那種連接⋯⋯或者他會奪走什麼⋯⋯

巴夏:再一次,你是否知道,讓這種可能性實現的唯一方式是他們同意遵守那樣的協議?你覺得他們會同意嗎?

問:我覺得他們可能會。

巴夏:好吧,那麼如果他們同意了,有怎樣呢?

問:那讓人痛苦啊。

巴夏:為啥?

問:我不清楚。

巴夏:你清楚的。

問:我清楚嗎?

巴夏:當然。為什麼很痛苦?想讓我告訴你嗎?

問:好啊。

巴夏:好吧,這對你很痛苦是因為你在自己內在複製他們的痛苦。你沒有必要那樣做的。

何不將你的痛苦替換成同情,要是他們決定和那些你不喜歡的負面頻率對齊,與你斷開連接,那麼他們這麼做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他們自己沉浸在恐懼和負面的信念裡,這些東西沒有給予他們正面的支持。

但你有這種同情、這種洞見、這種察覺,以及他們所沒有的這種成熟。因此,在反射這種成年人的同情和成熟給他們的同時,你至少給了他們一個選項去知道,他們還可以做其他的事情來創造與你的這種關係,而不是去斷開與你的鏈接。

因為你沒有斷開與他們的連接,是他們斷開了與你的連接。通過保持自己的同情的振動,你將總是知道你是連接著的。並且當他們選擇這種斷開的體驗時,你沒有必要把它當作痛苦去感覺,因為你知道真正地斷開是不可能的。

你只是有可能去體驗斷開的感覺,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你是真正斷開的。實際上這個悖論,這個諷刺是,你能夠創造出斷開連接的體驗的條件是你連接著全有,你是全有的一部分。你是否能夠讓自己足夠成熟、有足夠的同情心去理解,他們只是受困於在他們的信念,而不知道怎麼去改變它。

問:是的,他們知道這些啊。

巴夏:等等,一步一步來。你是否足夠的成熟,可以理解到,如果你屈從於他們的痛苦,並且在你內部製造出同樣的痛苦,你就沒有給他們任何機會去擺脫,而停留在當前的狀態裡,因為他們從你這裡看不到一個讓他們改變想法的榜樣。

但是如果你帶著同情心,善解人意,能夠意識到他們那樣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們自己的負面信唸給他們帶來的困難。如果你出於同情,你至少可以給他們一個選項,另一條路,通過它他們能夠走進並停留在與你連接的體驗裡。

你是否明白這是幫助他們的唯一方法?(是的)那麼為什麼不去幫助他們反而要通過增強他們所給出的負面震動來繼續將他們囚禁在負面信念裡呢?

問:是啊,這就是我努力的方向。我想我就是需要一些……

巴夏:推一把?

問:是的,保證。

巴夏:好吧,我向你保證。你越願意成為你自己,真實的自己,成為你想要成為的振動狀態,你對別人的幫助就越大,包括哪些選擇不接受你的幫助的人。

但至少你給了他們一個選項。你總是給他們提供一條路。就是他們不願意觸及你,你也總是可以觸及的。你總是在那裡,帶著同情,提供幫助,一直在,因為你有無條件的愛,即使他選擇表達出帶條件的愛,你還是對他們充滿無條件的愛。你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而且,就算是你父親,也在表達他的愛,只是也許來沒有人教過他怎麼恰當的去表達出來。

問:是的,我同意。

巴夏:那好,如果你明白這僅僅是缺乏理解,那麼你能夠同情他,他只是沒有學會適當的表達工具,(是的),並且如果他不知道恰當的工具而你知道,為什麼不帶著同情去向他演示怎麼去使用恰當的工具去對外界做出反應,而不是直接向你送出你不喜歡的振動。你喜歡這種方式嗎?

問:是啊,這就是我的問題所在。

巴夏:什麼問題?

問:我的問題是,我這麼做了,然後到了一定程度後,我覺得由於某種原因我覺得我的快樂就到頭了。

巴夏:那麼你還有一些沒有發現的定義和信念。

問:你能幫我找出來嗎?

巴夏:當你走到盡頭會發生什麼?當你頭撞南牆時,你有怎樣的體驗?

問:我覺得我能體驗到同樣的情感,就像恐懼和憤怒…

巴夏:恐懼什麼?你對自己的什麼憤怒呢?

問:我不知道。

巴夏:你知道的,肯定知道。

問:再說一遍?

巴夏:你對自己的什麼生氣?記住,自然的憤怒只會持續15秒,如果憤怒持續超過15秒,那就是負面的評判了。(好的)那麼你對自己有怎樣的負面評判呢?並且你還將這種評判投射到他們身上?

我不是說他們對你的負面信念系統的形成不負任何責任,因為他們只有那些可以教給你。但是無論如何,如果你現在已經長大,能夠理解事情的由來,那麼當你進入這種狀態,你會說,你對於你接受他們的教育進行了負面的評判。

你在生自己的氣,因為你攜帶著一些你不需要攜帶的東西。並且你把這種憤怒投射給他們,你責怪他們開始了那種惡性循環。但是如果你知道有這種惡性循環,而你是在這個循環之外不受影響,那是不是他們開始的就不重要了。

記住,習慣是一些你並不知道你在做的事情。一旦你意識到有這麼一個習慣,它就消失了。意識到一個習慣不是「釋放」的開始,而是「釋放」的結束。因此如果你知道,如果在你生命中某一刻你認識到了他們也許曾教給你某些負面的信念,這很好,你在此之前都陷入在那種負面信念之中,你現在體驗到的是你重新評估自己的行為,為什麼在你認識到你有能力不那麼做的時候仍然那麼做。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嗎?(是的)

因此,停止責怪自己,他人或者任何人,只要懂得你現在有力量和成熟度去認識到你喜歡的和不喜歡的。只是因為有人也許教給你某些你不喜歡的東西,但這並不意味著現在你必須緊握那些你不喜歡的信念不放。

因為所有你所做的就是小肚雞腸地將你自己死死栓在某些你不喜歡的東西上,你明白了嗎?(好的)因此如果你的確不喜歡這些,不要糾結於此,不要怨天尤人或者自怨自艾。你在盡你全力了。你做的很好。如果不是的話,我們也不會有這樣的對話了。

問:謝謝。

巴夏:懂了嗎?

問:是的。

巴夏:相信你自己更多一點。你覺得你能做到這個嗎?

問:是的。

巴夏:你肯定?

問:是的。

巴夏: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