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44:創造四法則4:唯一永恆的是變化

0 views

法則四:唯一永恆持續的是變化。(change is the only constant.)(無常即常)

即使給種種變化上套著「穩定和不變」的外衣,那穩定和不變的「不動外表」之下依然是變化。這持續的,始終穩定如一的「變化」,產生出那頭三個法則,在變化中那三個法則始終如一,永不改變。故而,這是一個完全的完整的週而復始的循環變化。

變化。即使對你來說,變化也是顯而易見的,一切都在變化,或者說正因為連續穩定的變動才有這個看似穩定不變的「我」。現在,假如你理解了[存在]的本性,那麼你就能理解那變化事實上是什麼。體驗來自變化,而那對變化的體驗並不完全是借由你的透視看法所認為的那樣。如果一切都在當前,那就意味著你知道所有一切都是同時同步並存的,所有一切都同時並存。當我稱所有一切,我不只是指向所有現實情形。我指的是,所有你理解為「某一不同時刻的那一切」已在當前,並且和你當前正體驗著的一切並存同在。

那麼,假如一切早就存在,假如所有每一刻都是一張凝固的「瞬象」照片,怎麼可能有變化呢?沒有時間和空間的概念意想,你又如何在你的意識活動裡體驗到變化呢?多簡單!再者,這是不斷變換的次數上的問題,這是不斷變換的透視看法(觀看出發點,透視比例,透視角度,眼界範圍)(perspective)上的問題。

你們所謂的運動,你們所謂的變動和變化,純粹只是一個效果,這效果來自於你們變換你們的透視看法並且以一個不同的觀看出發點去觀看同一時刻當前。(註:既非風動,亦非幡動,仁者心動!——六祖慧能)

就這麼點事兒!就是這樣。你們只是由各種不同的觀察出發點和觀察角度,以迅急次數上的某個程度,按照你們的說法,以不同的速度正在觀看著同一「當前」。從你們的透視看法來說,這似乎就是你們所謂的透過時間和空間的運動變化,但從我們的透視看法,我們不這麼觀看,除非我們需要這麼去觀看。從我們的透視看法來看,一切早已在那兒,一切已在當前。 當我們審視你們時,當我們感覺你們時,我們看到你們所有人,你們所有人都在當前。你們所謂的,你們過去的自我、你們現在的自我、你們未來的自我,所有這些都以一張快照,好像一張個全息矩陣一樣被呈現給我們,伸展開來就好像一摞紙牌一樣。同時,也像一卷電影膠片上的許許多多的幀畫面。對我們來說,這全部的所有「幀畫面」同時都在那兒,都在「當前」。

所以看上去,好像我們正在訪問未來和過去,或者好像你們星球上的任何人正在進入過去和未來。但其實不是這樣的,其實我們是正在訪問「當前」的各種不同的樣式。因為這是顯而易見的。當你舉著一卷電影膠片審視這全部所有的幀畫面時:哦!我可以看到那一幀畫面。哦!我可以看到這一幀畫面。因為它們全在「當前」。一卷電影膠皮裡的所有畫面,同時都在當前。這是同樣的概念。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知道「你們所能夠知道的」,因為你們在「當前」,因為你們所能知道的都在「當前」。(Because it exists now.)

我們知道「你們能知道的」。因為從我們的透視看法(perspective視角)來看,你們早已知道這些。僅僅只是在這一幀畫面裡,你還不知道「你知道這些」。但是我們知道。我們今天正在做的就是企圖去幫助你們看到那一幀畫面,在那一幀畫面裡,你全然知道「你知道這些」。

現在,是的,是的,是的!我們熟悉來自哲學的那個認識,真正的智慧是來自於你認識到「你有很多不知道的」時候。我明白這意思。但它和我們此處正談及的略有不同。

因為你知道的越多,你就發現更多「你不知道的」,此時即便你完全明白,你並不知道所有每一事物,但是你依然允許你自己「即刻知悉」某些事物,你能立刻「看」到某些特別的事物,即使於此同時,你完全「知悉」你並不知道一切。這是一個「知」(knowing),我們正在談及的,正是這種「知」。恰在這一刻這一點上的這個「即刻知情」,這當前的、直覺的「知」,它知曉你是誰,你是什麼,以及你如何可以更歡喜,怎麼去做你寧願做的。這就是那「知」、那「覺」(knowingness),這就是我們正在談的。

另一種「知」或者說「識」,是對於事物的認知和識別,對事物的「識」,我們從一開始就在講著。正如有時人們曾問過我們的那樣,巴夏,有什麼是你不知道的嗎?我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因為在這個問題上,我不在提問者的那個存在狀態上。當然了,有些事物我們不知道,但那不重要,那不是問題,因為在任何給定的時刻,我就知道「我必須知道的」。並且,我們確信地知道,在那一當前,我們必須知道的,我們就會知道。那一刻,不管我們「不知道」的是什麼,我們清楚地知道「我們不必知道」。這就是我們正在講的那種「知」。

「你必定知道你必須知道的」以及「你不知道的是你根本不必去知道的」,體會這兩者之間的不同。而不是因為急迫地想知道「你不知道的某些東西」而徒生煩惱。這就是你所產生的虛幻錯覺狀態和那「覺」、那知曉狀態的不同。在這個虛幻錯覺狀態裡,你可以營造焦慮急迫和煩惱的體驗,煩惱於你不知道「你想知道的」。而源自那覺,那知曉狀態,你明白「你不知道的,根本沒必要知道」。

毫無疑問,有些事情,你根本沒必要去知道。這知曉,這不言自明就是那「覺」提供給你的。這正是「知曉狀態」的弔詭(paradox 矛盾)之處。但是當你做點什麼,做它們的那一刻,你必需知道它們,而你會在那一刻知道你必須知道的,不早也不晚。這就是「覺」——那知曉狀態。

「有些事,你不知道」,這是完全可以的、正當的,對這個概念用不著緊張,放鬆下來,沒什麼。並且,當你明白,你根本沒必要去知道它們,你隨後就明白,你必需知道的你一定能知道,肯定知道。因為這瞭解,你會進一步知道,如果你必需知道某些別的事情,在你必須知道它時,你就一定會知道。

明白我說什麼嗎?(是的)

好了!

深呼吸,放鬆一下⋯⋯

再一次深呼吸,放鬆⋯⋯

再來一次深呼吸,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