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32:如何壓縮時間

0 views

問:另外一個小問題是,我有⋯⋯作為通靈管道,我⋯⋯你知道的, 我花了15年來寫一本關於和平的書。關於寫書這個過程我有一些疑問。當我的指導靈,那些不可見的朋友與我合作的時候,它們推送給我數據,而我只是,可以說接收這些數據。然後我到我的電腦上去開始用這些信息創作新的章節。當我開始後,我看到這些內容⋯⋯這一點,那一點,順序不對,於是我就調整它們,然後⋯⋯整個過程就是移動這些句子,直到大功告成。那個過程可以花我5至6個小時。(然後呢?)我在懷疑我是否做錯了什麼?

巴夏:讓我先問你一個問題。

問:好。

巴夏:當你做這件事的時候,是感覺起來實際上用了5,6個小時,還是你看到時鐘才知道的?你覺得花了那麼長時間嗎?

問:只有偶爾當我覺得有那麼一點心煩的時候,(才那麼覺得)因為進程沒有我想像的快⋯⋯

巴夏:對啦,那就是你的線索。記住當你活在當下的時候,時間的流逝並不是由於你忽略了它的存在;時間流逝是因為你沒有創造出那麼多的時間。因此當你活在當下,並且你所做的事情很有趣,並且你又樂在其中,那麼它看起來就不會太耗費時間,因為你在做這事的時候並沒有創造出那麼多時間。

當你心煩意亂時,你回到了你的負面的信念系統,帶起了一些在你的寫作過程中需要時間去檢視的一些細節。因此,當你讓一件事成為一個整體來做的時候,時間將塌縮。你將不會創造那麼多時間,無論它看起來需要多長的時間,因為對於你來說「那些時間」正在飛逝。

但是,如果你突然發覺自己有點心煩意亂,看起來時間花得太多了,就在那一刻,你便停下了手頭工作來處理「心煩意亂」它本身,而不是繼續這個工作了,因為寫作現在變成了一個過程,它讓你觸及你真正需要觸及的事情。去探索為什麼你會心煩,讓你可以檢視你的信念系統,然後完整的回歸到那種可以讓你再次壓縮時間的存在狀態下,去繼續你的工作。

問:進入協同狀態。

巴夏:是的,那才是合作。你知道,你的朋友們不僅僅是給你推送數據,它們在推送能量,讓你經歷這些過程,經歷了這個過程中你才能成為更好的信息接收者。你懂了嗎?

問:是啊⋯⋯

巴夏:它們在清除障礙。

問:哦!

巴夏:正如同排毒一樣。

問:哦,我想它們是在傳授給我那些概念,通過讓我⋯⋯面對那些⋯⋯

巴夏:的確,是的。它們給你能量,敦促你進入那些位置,讓你去面對那些問題,之後你的障礙就被清除了。哦,是的,它們在許多層面上與你合作,它們與所有你們在許多層面上合作,而不僅僅是你們的物質思維所認為的那些交互。

這種交互發生在許多許多許多層面。並且那就是某一種交互的結果,達到某一點,意識到某一點,認知到某一點,是一種交流的結果。你們的耳朵聽不見,意識想不到這種交流,而你們的心,實際上是靈魂的種子,卻能夠聽見。這是一個本應該的從心到頭腦的過程,而不是反方向,懂了嗎?(是的)有幫助嗎?

問:是的。我想他們讓我懂得了這個道理,就像它是我的第二天性。

巴夏:是的,這正是我要說的。

問:讓我必須透徹審視的這些,因為這樣的話⋯⋯我在與它們共同創造⋯⋯並且明白了⋯⋯

巴夏:是的,這就是在很多層面上的合作,是的。不是「這個或者那個」,而是「這個和那個」

問:「這個和那個」

巴夏:「這個和那個」如果你想把它當作另一個口頭禪也行。不是這或那,而是這和那!

問:好啊,謝謝。

巴夏:環境並不重要,存在的狀態才重要!不是這或那,而是這和那。

問:太好了,十分感謝。

巴夏:謝謝。


巴夏:你們瞧,這就是問題所在,並且之所以這個秘密作為一個產品對你們是如此得好,是因為我們與你們討論了超過二十三年時間。其他很多存有也同你們討論很長時間,通過許多不同的方式,從許多不同方面,許多不同的所謂的信息推送。事實是,將所有這些如同秘密的信息綜合起來,不斷地提示你們有不同的工具,不同的意識許可,這所有的推送信息合在一起才是我們想達到的目的。因為你們常常選擇去分隔化你們自己,你們常常記得我們說過的一件事而完全忘記了我們說的第二件,第三件,第四,五,六件事,而所有這些合在一起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意識許可。

因此總是要記住加入所有的原理,總是去用我們討論過的所有的原理去對待生命,是去完整地觀察和體驗生活的一個關鍵。記住,所有的視角都與你獨特的振動有關,而不是一次加上那麼一點點,然後問,為啥沒有用啊,因為你沒有用其他所有部分來支持這一點,你沒有完整地去看待它,是吧?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