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24:境遇是中性,你賦予它意義

0 views

問:你好,巴夏。

巴夏:你好。

問:我知道這個週末我選擇了痛苦。

巴夏:噢,好的。你為什麼那樣選擇?

問:我遇到了信仰問題。這個週末我從絕望和憤怒轉為希望,因為我聽了你的傳訊,我差不多要找回信心了

巴夏:你有超越信仰、抵達知曉(knowing)的狀態了麼?

問:沒有。我在想你能不能再給我多講一些,好幫助我恢復堅定的信仰…

巴夏:我不是試圖把你帶向堅定的信仰,我是試圖帶你超越信仰,抵達知曉。你有沒做過「我是」(I AM)那個冥想練習?

問:我做過。

巴夏:你能否理解,當你說「我是」的時候,你所宣佈的就是一個絕對的事實?

問:我理解。

巴夏:那麼說你懂了。就那麼簡單。當我們說「就那麼簡單」時,你不相信我們嗎?相信它有困難嗎?

問:我的困難在於,當你說「境遇不重要」時,我很難接受。我想知道,我如何才能相信它從而證明它。

巴夏:噢,謝謝。我們已經說過——我們知道,這句話以你們的語言咋聽起來是什麼感覺,但我們的本意它並不是負面的意思——那即是:我們被給予的最偉大的禮物就是「生命是無意義的」。

情況和境遇本身並沒有意義,它們只是中性的道具。我來換一種說法吧。你們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意識到,我們之前說過的:任何境遇都能產生甚至相反的結果,或相反的感受。是吧?

問:是的。

巴夏:在任何情況下,你能夠在完全相同的情況中看出積極的後果,也能看出消極的後果。對吧?

問:是的。

巴夏:這表明,任何情況的意義都不是預設的,固有的,它的意義取決於你如何看待它。所以,如果你決定某個情況會對你產生正面影響,它就會對你產生正面影響;如果你決定它會對你有負面影響,那它就會對你有負面影響。情況自身並不具有預設特徵說它將對你有正面或負面影響,那個決定權在你手中。所以說,任何事物本身並沒有預設意義。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境遇不重要,重要的是存在狀態」,因為是「存在狀態」使你決定了要為根本上是中性的境遇賦予怎樣的意義。

問:但是,當某人故意施加傷害時,你又如何以正面的方式來看待它呢?

巴夏:好的,謝謝。觀察到某事是機制上的負面,或是機制上的正面,這兩種觀察方式是有差異的。這個意義上:「負面」是指「分離的」;「正面」是指「整合的」。能理解嗎?

問:不能哎。

巴夏:你不理解啊。好吧,當我們談到「正面的」與「負面的」時,我們並不是在說主觀上的「好」與「壞」,我們說的是能量的機制描述,這個意義上:「負面的」指的是分離的,分裂的,孤立的,斷開連接的,這些形式的體驗;「正面的」是指整合,聯合,統一,結合,一體化形式的體驗。這個能理解嗎?

問:能。

巴夏:如果你有一個基於恐懼的定義系統,你將會體驗到更多分離的情緒以及更大的恐懼,這樣你會看到,負面機制通過持續地在你的信念體系內產生更多懷疑,更多分離,更多恐懼,更多與你核心真我的不一致,從而產生另一個擴大版本的負面機制。恐懼本身,就是負面信念系統的表達。明白了嗎?

問:明白了。

巴夏:所以,當你看到某人正在做出負面行為,或者當你看到某人正遭受傷害時,你能認出,那裡可能有一個負面的信念機制,然而,你也可以認出,那個人無須為他的負面行為申辯,他也可能會使別人從中學到一些積極的東西,或者可能給別人帶來正面的影響。

我給你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吧。我們理解,當某人辱罵他人時,那是個負面事實,是由他的負面信念造成的,它是分離的,孤立的,分裂的,隔離的。然而,如果你遇到這種情況,看到某人受到辱罵,你介入進來幫助他,那麼你就是在注入正能量。而且假如你會說:看到這種情況,我現在受到強烈啟發要做一些事,確保這類事不會在我們星球上的任何地方再次發生。那麼你就是在以一個負面的體驗為起始,來創造出一個正面的效果。

所以,關鍵在於你如何利用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境遇不重要」。並不是要忽略境遇,只是讓你知道:你賦予境遇怎樣的意義,決定了你會從中獲取哪種效果,並應用於你的現實。記住,每一個正在經驗的人,在根本上都是一個永恆的、無限的靈。最本質上,每個人都是安好的(fine)。

我要用通俗的話來講:每個人都會進入天堂,不管他們以前做過什麼。因為那是唯一存在的地方。要知道,你是被創造的無條件之愛,天堂是返回無條件之愛的唯一的地方。

雖然,某些個體也許知道,他們不想選擇某種特定方式的體驗,因為那已經為他們創造出一個更加負向的而不是更加正向的體驗。而他們會從自己選擇的體驗方式中學到某些課程。那由他們自己決定。

但關鍵在於,當我們說「境遇不重要」時,我們只是想讓你們明白:境遇從根本上是中性的,你可以決定它們對你的現實產生怎樣的影響,你將如何利用那個經驗。

某個體驗開始時是負面的,並不意味著你只能從中獲得負面的體驗。你確實可以好好利用它學到課程,從那個負面體驗中真正創造出一個非常正面的現實。能理解嗎?

問:是的。

巴夏:而且,當我們說「境遇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你的存在狀態」時,我們是在玩「matter」的文字遊戲。(註: matter既有「物質」也有「重要」的意思)使你們的實相物質化的,並不是境遇,而是你的存在狀態,存在狀態物質化了你的實相和體驗。境遇只是中性道具,它容許你決定,通過境遇反映出你是否與真我諧調一致。有幫助嗎?

問:很有幫助,謝謝!

巴夏: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