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17:關於墮胎,及連續的痛苦經歷

0 views

問:你好,巴夏!

巴夏:你好!

問:謝謝,我愛你。

巴夏:我也將無條件的愛送給你。

問:謝謝。我有一個問題,一個壓在心頭的問題。最近我懷孕了,面臨一個困難的抉擇。

巴夏:哦,困難在什麼地方?

問:是去墮胎,還是要把孩子留下來直到出生。

巴夏:那麼你的決定是什麼?

問:我剛剛決定了墮胎。

巴夏:嗯,然後呢?

問:我感覺快要瘋掉了,因為這個決定反覆困擾著我,我有宗教信仰背景

巴夏:哪種宗教?

問:基督教。我和很多人交流了這件事,他們給了我很多相互矛盾的信息,讓我感覺快要瘋了。

巴夏:你現在感覺如何?

問:現在感覺很好,但我仍然有些迷惑。

巴夏:迷惑什麼?你真正想要問的是什麼?

問:我想知道,在墮胎時,胎兒身上發生了什麼?

巴夏:首先要知道,在受孕49天內,靈魂尚無法真正完全連接到那個身體。這正是松果體形成的時期。一旦松果體形成,意識的表達就能夠進入身體了。懂了嗎?然而,要知道,你的孩子所代表的那個靈、那個存有,他已經知道你會做出怎樣的決定。他們還沒有真正進入到物質世界呢。明白嗎?

沒有什麼事是偶然發生的。一切都是協同運作的。那個靈仍然存在,仍然在你身邊,仍然愛著你,仍然是完整的。你要知道,他的確想要經歷一次完整的物質生命;要知道,他或許只是想給你這次機會,來讓你經歷這個過程。這種意義上,他選擇以這種方式來幫助你,讓你在這次測試中體驗你正在體驗到的一切。

所有的靈,所有的存有,都是永恆的,不可毀滅的。你明白了嗎?

問:明白了。

巴夏:物質實相只是一個暫時的構造,那個存有是完整無缺的。能跟得上嗎?

問:是的,謝謝你。

巴夏:這對你有幫助嗎?

問:是的。我還有一個問題。自兒時起,我就在一直經歷著接連不斷的傷害,一個接一個,一個接一個的傷害,就好像當我剛剛從一個傷害中恢復過來,就開始進入另一個痛苦的經歷中。所以我想知道如何結束這種痛苦體驗。

巴夏:是的。那是因為你的信念系統全部都是關於「自我打擊」的,就如同你在這個墮胎問題上體驗到的一樣:罪疚感,罪疚感,罪疚感,一次接一次,一次接一次的痛打自己、懲罰自己,懲罰自己,不停的戰鬥,不停的戰鬥,我不值得擁有、我總是出錯,我總是出錯,我總是陷在深深的痛苦中,我不配得,我不值得擁有⋯⋯明白了嗎?

問:聽起來有些熟悉呢。

巴夏:是的,我認為也是。我赦免你。但是,別人是否原諒你,這並不重要。你需要原諒你自己。

問:能夠原諒自己的最好方式是什麼呢?因為,我覺得我無法接近它,或者說,那正是我一直努力想要的。

巴夏:是什麼在阻止你?

問:我不知道!我以為我原諒自己了,但接下來的經歷向我證明,我並沒有真正原諒自己。

巴夏:可能你有一個信念,使你無法真正原諒自己。

問:好的。

巴夏:你怎麼認識這個問題?

問:可能吧,我怎麼能⋯⋯

巴夏:讓我來用另一種方式說明吧,假如你確實原諒了自己,你害怕會發生什麼?這可能是個最能啟發你的問題。

問:哦⋯⋯

巴夏:你能回答嗎?你害怕什麼,你恐懼會發生什麼?——假如你真的釋放過去、原諒了你自己。

問:我不知道。

巴夏:你當然知道。

問:我害怕什麼?

巴夏:對,你害怕什麼?需要我提示一下嗎?

問:是的

巴夏:你確定嗎?或者你願意先談談嗎,我不想打斷你的思考過程。

問:好像是我無法足夠接近去看清楚,我內心深埋的恐懼下面到底是什麼…

巴夏:那並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那是另一回事。

問:幫幫我吧。

巴夏:噢,好吧,既然你這麼溫柔地請求。答案在這裡。你準備好了嗎?

問:是的。

巴夏:你認為你是誰?親愛的完美女士。你獲得啟示了嗎

問:是的。

巴夏:你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好很多。你不應該對這些事感到難過,你不應該對這些事感到愧疚。你認為你是誰?

你恐懼與你所愛的人疏遠。你害怕突顯自己(standout),明白嗎?

問:是的,你說的對。

巴夏:你害怕人們說你很自我,說你比他們強,說你比他們更神聖。明白了嗎?

問:是的。

巴夏:那好。你認為你能丟棄這些觀念嗎?

問:我能。

巴夏:好的。要知道,你值得擁有幸福,你真的值得。因為假如你不值得,你就不會存在。我向你保證。能跟得上嗎?

問:是的。謝謝你!

巴夏:對你有幫助嗎?

問:有幫助。

巴夏:好的。送給你無條件的愛。

問:謝謝你,巴夏。

巴夏:噢,你們星球上這些挑戰啊!難怪我們來到這裡後,我們如此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