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115:外面沒有別人,只有你自己修

0 views

問:你好,巴夏!

巴夏:你好!

問:我想在前面那個問題的基礎上,繼續探討你剛剛講的主題

巴夏:好的

問:我怎樣才能通過改變自己,來改變我對周圍人們——特別是那些使我產生「負面體驗」的人們——的看法?

巴夏:好的。首先,你得通過不再給你現實中的任何事物貼上「負面」的標籤,來開始改變自己。因為如果你為它們貼上「負面」的標籤,那麼你所做的就是認同於它們,並使自己一直堅持那種觀點。不是嗎?

問:是的。

巴夏:其次,如果你感知到某人所做的某事,它發生在你的現實中,或者是直接影響到你時,要明白我們剛才講過的:你正在創造出你那個版本的他們。你必然在你自己意識之內的某個地方認同於那個觀點,以使你能以那種方式來感知到它。

現在我們知道,你們能夠中性地、客觀地觀察到,某人可能正處於負面狀態,即使你現在沒有這樣去觀察。但關鍵在於,如果你知道它與你無關,那麼你就不會把它放在心上。你會感受到被它影響的唯一原因就是,你認同於它了。明白了嗎?

問:好的,我以前想要⋯⋯

巴夏:等一下,我還沒說完。

問:好的。

巴夏: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舉例說明一下。

問:絕對可以。

巴夏:謝謝,你最喜歡什麼顏色?

問:藍色

巴夏:好的。現在,如果你穿著一件藍色的衣服,有個人向你走過來說「我討厭紅色,所以我討厭你穿的這件衣服。」你會想:「什麼?不懂他在說什麼。噢,他的話肯定和我沒關係,他肯定是瘋了,他肯定說的是其他人吧」你不會被他的話影響到,因為他的話對你沒有意義。

你明白嗎?你將不會對它產生真實的情緒反應。所以,當你對某人的惡意攻擊感受到了情緒反應,你所做的其實是,使他們——你那個版本的他們——反映給你,你的某個部分以那種感覺方式去感覺你自己。否則,你就不會起反應。你只會觀察:「哦,有趣」,然後繼續自己的事,不受其影響。但是如果你對它起了反應,那就是在展示給你:「嗨,你的某個部分竟然買入/接受了它,把它當成真的了。」

那麼,你要怎麼辦呢?你可以說「哦,謝謝!謝謝你向我展示出,我沒有去愛我所有的自己。」當你真正開始這樣做的時候,接下來你可能會開始看到,其他人對你的態度可能也隨之改變。因為你所做到的就是,你已經改變了在你實相中的「你那個版本的他們」,使他們更加反映出一個事實,即你現在能更完整地愛你自己了。

那些人也許仍然會到處攻擊或污辱其他人,但是,你經驗到的就只是你已經創造出的「你那個版本的他們」,它現在反映出的就是愛,是你以前不願意、而現在願意給予自己的那份愛。你開始有點明白了嗎?你能看出這是怎樣一種「影子戲」了嗎?

問:是的,這很微妙。尤其是當你與那些人在同一個房間時卻又不能⋯⋯

巴夏:尤其是當你「想像」你與某人在同一個房間時。

巴夏:記住,它不是真實的,它不是真實的。它只是你自己的現實體驗,它在經驗上並不是真實的。它只是一個「象徵」,是你正在自我創造產生的那個實相的象徵,是你自我經驗的象徵。所以,僅僅是看起來好像是「其他人與你在同一個房間」。其實他們不在那裡!他們在他們自己的「房間」,也許正在與「他們自我版本的那個你」在一起。

所以問題在於,你喜歡在「你的房間」創造出什麼?因為「你的房間」裡只有你自己一個人。不論看上去是怎樣的,但「你的房間」裡就只有你自己。你是否熟悉你們星球上有一部科幻電影名叫《星際迷航》?

問:是的。

巴夏:你熟悉裡面那個「全息甲板」嗎?

問:是的。

巴夏:你是否理解其他所有的人都只是全息影像?

問:我在智力上理解那。

巴夏:我就喜歡你剛才那句話。無意冒犯,無意評判,不過你這句話最終聽起來像是逃避。

問:是的。

巴夏:我知道,你剛才說的「智力上」,其實是另一種方式在表達:我不確定是否想進一步搞清楚你在講什麼,這是在推開問題。因為你確實非常清楚我在說什麼,你的內心深處知道,你的靈魂深處知道。只是你被灌輸的觀念讓你害怕更加靠近地看清楚它。

問:害怕看清楚「全息圖的真實體驗」這個概念嗎?

巴夏:是的。因為這就是你們的處理方式。當你們面對這類情況時,你們大多數人都這樣處理。

巴夏:你們害怕真正看清楚它來處理它。因為,你們被灌輸去害怕的是,你認為別人關於你的評論有可能是真的。「噢不,那會有多麼可怕呀!」你能聽懂嗎?如果你足夠深入的去查看就會明白,你是在害怕別人的評論可能是真的,要是這樣你該怎麼辦呢?但我要告訴你,那從來都不是真的!只有你決定某事物對你是真的,它才是真的。理解了嗎?「智力上」的理解?

問:謝謝你的提醒。

巴夏:好的。那麼現在你要說什麼?

問:我在準備來參加這次聚會之前,曾以心靈感應的方式與你進行過一次溝通。在溝通裡,我請求你幫我找到那些障礙我更好的生活的個人阻塞。

巴夏:我現在是在做什麼?

問:不。昨晚你進到我的夢裡了,我想知道我們幹了些什麼。

巴夏:這種溝通,更多的這類溝通。

問:我們在做更多的這類溝通?

巴夏:是的。

問:好的。那麼你能否具體地為我闡明我的靈魂協議和人生目的?

巴夏:顯然,你已經決定要學習的靈魂課程之一就是:在別人的反對聲中找到自我價值。你是要相信你自己的真相呢,還是要相信別人的真相——那些其實與你毫無關係,你更願意相信哪一個?

問:我相信我自己的真相。

巴夏:好的。那麼你可以繼續選擇這樣做。任何時候,當你發現你害怕別人對你的評論,或者你因別人對你的議論產生情緒反應時,要理解,那只是另一個機會讓你感覺到你的自我價值並相信你自己,而且要明白:很多時候,當某人走到你面前說一些看似攻擊你的話時,他們真正所做的就是在告訴你:「他們和你有同樣的恐懼,他們只是把那恐懼投射給了你。」他們以這種方式為你提供一個機會,讓你決定它對於你是否是真實的。

這時你可以做的是,讓自己足夠廣闊以容納一個空間,容許他們去發現,他們是否真的還需要繼續接受他們的恐懼為真實的,通過向他們送出愛,為自己展示出一個機會來更加愛自己。懂了嗎?

問:是的,謝謝。

巴夏:有幫助嗎?

問:絕對有,謝謝你。

巴夏:好的,我們還會繼續討論。

問:謝謝,夢裡見。

巴夏:對,我就是那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