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097:與小我談判協商(2)

0 views

巴夏:所以你的確有必要開始,可以說在協商中先讓物質人格(物質心智,小我)首勝第一下。跟上了嘛?

這需要通過尊重「小我」所創造出來的信念體系,承認它們,認識到從物質心智的視角來看,它們是正當合理的。說到底它還不是為了保護你。它在保護它自己,但那是在保護你。因為它以為它就是你的全然。所以要明白,無論「小我」在幹嘛,它的行為看起來多有害,多負面,其本質上仍是出於愛!

可以在協商中明確表態,你認識到了無論它幹什麼,其根本動機都是出於愛。這是開始協商的方式。然後告訴它,你對它的回贈,你的提議也是出於愛。因為你想讓「小我」存活,並通過輕鬆的發揮自己的功能從而體驗喜悅。

因此,你的提議,是一項明智的,展開節奏合理的變化,於此協商中尊重它那一方,它的視角。同時也能使你向它證明你提議的變化也能夠為它服務。所以這是個雙贏的局面。但你必須通過讓「小我」贏第一下而打開這個協商。因為「小我」老是想贏。

然後當你讓小我明白,你感興趣的是雙贏,它就會開始變溫和並給予你一些餘地。那麼你就能利用它給你的任何東西,即便只是一顆種子,你也能在將來的協商中不斷擴展它。

隨著你不斷的證明,「小我」愈發不需要舊信念來贏,當你跨過某個臨界點,「小我」就會變得熱情迫切的給你越來越多的餘地。因為它會開始感覺到壓在自己身上的負擔減輕了,開始覺得跟接近自己的本真,它會展開並說「這樣非常好啊」,其實也許還只是馬馬虎虎而已,但它是向著完美的方向在前進。

問:我如果做到讓「小我」暫且安靜下來,那麼我可以用接下來的部分詢問「高我」問題並寫下來?

巴夏:你能夠。再次請記住,到這個地步的時候,重要的是利用這段「小我」的平靜來以「小我」不會覺得你在耍它的任何方式,去與「高我」建立一個對話。

問:給我個例子,進行一下這個對話。

巴夏:再次,這樣說吧,這又回到你們稱為「商務語言」的觀念上來了。

你是否熟悉「完全披露」這個概念?(是的)

這就是你向「小我」做的事。你對它說:「好的,首勝是你的了,現在,如果你允許的話,我想稍微和『高我』說幾句話,你看行嗎?」

當然這時候「小我」會認為這個「你」是個另外的什麼,在和「高我」對話,結果其實這句話就是「高我」說的。因為剛開始「小我」不會將你識別為「高我」。但當你把「小我」安撫安靜時,你其實就已經開始作為「高我」與它對話了。但一段時間內,你可能不得不裝成你不是「高我」的樣子。你可能會裝成中立方的樣子。甚至你可以裝成「高我」與「小我」中間的磋商者。

這裡重點在於,運用你的想像力,以任何看起來最有效的方式來讓這個協商成功。但關鍵點是「完全披露,曝光」,所以「小我」不會覺得自己被耍了。當「小我」不覺的自己被耍時,它也就沒有理由來耍你,水你。所以「完全披露」很重要。你們稱為「雙贏商務談判」裡的這一套的東西對與「小我」的談判都適用。


問:巴夏,我為在此與你共處感到極度的興奮與喜悅。

巴夏:哦,好的,謝謝你,日安。

問:我向「小我」請求過,允許我快速成倍的離開我所認為的限制性信念體系。

巴夏:那它怎麼反應的?

問:嗯,進展很不錯,我有去活出自己的夢想,但有感覺仍被限制所包圍。我相當接近了能保證我活出夢想的人和事。然後有什麼地方退縮了,結果我現在就處於一個「(?)境遇與死亡」與「各種令人驚喜的可能性」的岔路口上。

巴夏:是的,這是因為你設立的這個協商導致了「小我」在輕率的對待你。

問:嗯,我接觸的是個迷你「小我」

巴夏:需要的是,回到零點。重新協商。別對進行某種特定的擴展那麼執著。甚至就這個「快速成倍擴展的喜悅人生」,都不見得適合於出現在第一個協商中。你也許不該在第一個協商中就進這個場子,而可能應該只起一丁點頭而已。

問:但如果生存問題冒出來並開始佔據⋯⋯

巴夏:但我們正是在告訴你,如果你向「小我」提出一個不那麼節奏猛烈議程,那麼「小我」就不會被嚇倒,生存問題就不會冒出來。你看,你的提議也許太過,讓「小我」承受不住了。

等於你在說:「我啥都要,我要以幾何倍速率來爆發擴展」,然後「小我」說:「額,那我們來看你能蹦跶多遠,繼續,繼續,喔他上道了,擴展,擴展,擴展⋯⋯我拉~」直接把你拉回來。因為你沒有真的去面對和處理讓「小我」覺得需要與你合作的根本原因。

問:所以本質上還是因為沒有對「小我」足夠溫和,讓它覺得自己的意志沒有被包括在交易當中。

巴夏:不夠溫和,或者應該說,不夠準確,關於調查是什麼潛在的信念和定義,在導致「小我」處於它當前的狀態當中。不夠瞭解「小我」以及它為什麼會在協商中堅守自己的位置。當你瞭解了「小我」的各種動機,你才能在協商中對應著處理。你不可能在不瞭解另一邊的來源時,就開始運營交易,不然那邊會終止交易的。

問:我知道,但是我已經在盡全力的嘗試⋯⋯

巴夏:那別這麼勉強啊。你幹嘛這麼盡力?你急著要到想去的地方啊?你覺得這樣的話,會給協商帶入什麼能量?

「額,你不是真的想在這和我交談。你想甩掉我然後跑到其它地方去爽」

「我不相信你協商的誠意」,小我說:「你太急於去你想去的地方了。你根本不珍視我的價值。你沒有把當下當做最重要的」

「我覺得缺愛和被遺棄了。為此我要把你拉回來。你既然對我刻薄,那我也對你一樣刻薄」

明白了沒?

問:是的是的,完全明白了。但是方法呢?

巴夏:我才跟你說了,你需要放鬆,不那麼迫切的跑去你以為你需要去的地方。你需要處於當下,此處,這比其它的都更重要。任何正發生的事,以及關於這個與「小我」協商對話的所需的重要過程,就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沒有別的事,別處是更重要的了。忘了去任何別的地方吧。這就是最令人興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