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096:與小我談判協商(1)

0 views

問:我在想「小我」對「跟隨你的興奮」可以有什麼助益或阻礙?比如有人想嘗試新生活,這可能會牽涉到辭職。但他們對那樣做在經濟上的後果有很多焦慮。那麼人們要如何才能夠調和高層意識與物質心智之間的能量,以使他們恰當的各行其職呢?

巴夏:首先,你必須以你覺得必要的程度,尊重你現有的舊信念體系。換句話說,你先對「小我」所創造出來的信念體系給予肯定尊重,然後認識到從「小我」或物質心智的視角看它們(舊信念)是有根據的,正當的。

因此,你不是要摒棄它,而是與之合作。可以說你來做一筆交易,你對「小我」或「物質心智」說,「你猜怎麼著,我會繼續與90%的那個信念體系合作,但是給我僅僅10%的餘地來玩別的,那麼我會讓你看到那10%其實真的是可行的。」與「小我」談筆買賣,讓他給你一些跨出去的自由。即便是只跨越一丁點你覺得是你自我維持所必須的信念體系。

隨著你不斷的做這些交易,你會一步一步的訓練「小我」去明白,隨著你要求越多的自由度,「小我」其實會覺得自己越來越被支持。然後他也會愈發給你更多的自由度,直到有一天你環顧左右,發現所有舊的信念體系都消失了。並且你允許自己被新的,以適合你的方式的信念體系所支持。

第二件事是,當你在進行上述那種交易的過程中,同時致力於「重新定義你使用的觀念」。比如,「你的人生能夠被支持的唯一方式,唯一能夠讓你去做自己渴望去做的事,必須依賴某種特定的形式,或者財富象徵」這樣的觀念。

記住我們對豐足的定義:「在你需要做某事時,去做的能力,句號!」如果金錢在你們星球上屬於這類東西,那也都沒什麼不好。但重點在於,實質上你只是需要「在你需要做某事時,去做的能力」。那麼如果金錢,不見得絕對是做那件事的最佳途徑,那麼你的實相,你的高層意識其實是會給你帶來讓你以更輕鬆而達到目的的事物的。

因為有時候如果你堅持金錢是唯一某件事能被達成的方式,那可能相當於自設出來一個障礙去撞頭。其實你的高層意識是能夠以一種讓你更輕鬆方式來達到目的的。只要你軟化那種認為自己需要什麼的定義。所以通過致力於改變「為了達成偏好,而自以為某事物是必須的」那種定義。

同時,與「小我」做交易,來讓它給你些餘地去跨出舊信念一點,但同時又不去硬碰那些你真的覺得還無法改變的信念。如此,你就可以給自己做出一個合理的節奏,來平衡的,全面的讓自己意識的各個部分,參與其中。那麼逐漸的,你會發現自己能夠改變。

問:如果「小我」在這個過程中被嚇到了,它會不會水你?(當然可能)

巴夏:但這正是你要談交易的原因啊。你需要找到一種行得通的協商方式。因為「負面小我」唯一會水你的情況是,它覺得它沒有真的得到一個公平的交易。如果它覺得你在迴避它,試圖繞開它,和他兜圈子,懂了嗎?

問:聽起來像做生意一樣(本來就是做生意)

巴夏:因為「小我」本來就只與物質交易,物質世界相關。因此,一個不錯的方法是運用它的語言與之交流,和它協商交易並允許它明白你希望公平的協商。所以如果你的協商從「小我」的觀點看是公平的,以此讓你在協商中獲得一些餘地,那麼就它就不會覺得有理由想要水你。要是被水的話肯定是因為你協商的不公平。

問:這聽起來很震撼,因為這真的是關於理解「小我」的語言,並以他樂於接納,接收的方式與之交流。

巴夏:肯定的。全都是在於對定義的理解和進行處理。

問:那個,我想確認一下,是哪部分意識在與「小我」談交易?

巴夏:問的很好!因為你看,這就是意識的聰穎靈動之處。其實與「小我」談判的那個正是高層意識(高我)。通過提出要公平協商這回事,你就已經把高層意識帶入席來了。並且高層意識就開始與物質心智公平的協商談判了。

因為高我只與平衡與公平相關。但你在運用物質心智的語言來讓這種交流得以成立。所以這個協商中,高我小我二者都在。就是這樣,二者都在席。

甚至光是提出協商這種想法,你就已經把「小我」和「高我」都拉到檯面上,來為這個「人」的全然,做出最好的協定整合。這就是這種協商談判的基本內涵。你在給牽涉進來的所有部分都做出公平的協定!兼顧整個自我的全然,兼顧其兩面,兩極。好嗎?

問:真棒!我明晰化了很多,關於如何進行自我不同面向之間的對話,進而成為一個和諧統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