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082:價值感及恐懼

0 views

巴夏:首要及最重要的,當然永遠是從自我評價開始。根據我們跟你們共處的經驗,我們瞭解到,現在,你們許多人在地球上面臨的最難課題之一,就是去學會自我珍視。因為成千上萬年以來你們所接受的教導,你們已經遺忘了你們跟無限的連接,你們被教導去認為你自己是不值得的,去認為你是不配得到的,乃至是毫無價值的。

如果你沒有理解你自身的價值,沒有去珍視你自己的話,那麼,我們所分享給你們的工具將沒有一個會真正起效。只有當你開始真正學會、認為並如此行動,即真的堅信你是無限造物的一個寶貴面向,你是造物美麗的、被無條件的愛著及支持著的一個面向,並以造物珍視你的方式那樣,去同樣珍視你自己之時,唯有到那時,這些工具才會真正起效,以最強大的可能方式起效。

那時才有意義,因為工具只有在你賦予它們能量時,才會強大有力,因為能量來自於你、通過於你,因此,你才是那個決定了工具效果的人。工具並不能夠真正的自行起作用,因為它們從你這裡汲取能量。它們從你這裡,汲取實現的能力。

你在問一個問題,我會這樣嗎?這會發生嗎?那麼我反過來問你,你是不是不相信,你的實相會帶你走向要去的地方呢?你的答案是什麼?

問:我是這麼試過的。但是很困難。

巴夏:你試過了?那麼困難是什麼?你體驗到的困難是什麼?

問:就是去信任出現的方向(而跟隨去行動)。

巴夏:為什麼那個會困難呢?為什麼對你來說,去相信另外一個方向反而更容易呢?

問:因為我覺得自己毫無價值。

巴夏:你覺得自己毫無價值。好的。謝謝你的坦誠。沒關係。那麼為什麼你會覺得自己毫無價值呢?你感到毫無價值的原因是什麼?必定是有原因的,否則你不會感到毫無價值。

問:有一大堆⋯⋯

巴夏:嗯,一大堆?大到堆滿你現在的這個房間嗎?還是大到擠出了門外?(觀眾笑⋯⋯)

問:不是。

巴夏:好吧。你說有一大堆東西。你是在暗示有一大堆問題要處理嗎?你說的一大堆是這個意思嗎?

問:是的。

巴夏:好的、好的。你可以從簡單回答開始。我不是要你用25個詞就把答案說得全面扼要。但是,你確實開啟了一個話題。為什麼你會覺得自己無價值呢?請告訴我一個讓你感覺無價值的原因,只要一個就可以。你是真的真的真的(認為自己無價值嗎?)這也是要問你們所有人的問題:如果你真的真的真的像你們大多數人以為的那樣,自己無價值的話,那你根本就不會存在。

我可以用一種口語化的和富詩意化的方式來闡釋這點。這其中有一個非常非常大的悖論。當地球上的人們認為自己無價值時,實際上這是你們能說出的最傲慢的話之一,最自負的話之一。因為你實際上說的是:「是的,宇宙中的一切都匹配得精確完美,但唯有我是個例外。我是所有造物當中,唯一那個鶴立雞群的、毫無價值的面向。來看看我吧!」現在你明白了當你說自己毫無價值時,背後的矛盾了嗎?

因為真的,如果你一文不值的話,你壓根兒就不會存在。因為造物不會創造出某種沒意義的物件。當你真的說自己毫無價值,真的允許自己相信毫無價值之時,你是在告訴造物主說:「存在的禮物是一文不值的,你所賜予我的禮物是一文不值的,我現在把它扔回到你臉上。」

而因為造物主是如此無條件地愛著你,所以祂不會介意。也因為造物主是如此無條件地愛著你,所以祂甚至允許你去相信自己一文不值。這就是你有多麼值得愛、多麼寶貴的程度。因為,你擁有徹底的自由,去相信你想相信的任何事物。那就是你有多麼得到愛與支持的程度。而你仍舊不相信自己有價值嗎?而造物回答說:「那好的,但不管如何,我依然愛著你。我允許你去相信你選擇相信的任何事物。但證據是,你存在著。」

如果你停下來,花點功夫去思考這一點的話,你就會意識到,恰是你的存在,證明了你必然是有價值的,因為造物從不會創造出沒價值的東西。因為你是無限造物的一個面向。還記得『創造的四項法則』中的第二條嗎?你是『一』的一個面向,而你也是那個假裝與『一』分離的人。因此,當你說出「我毫無價值」時,你就是在說「一切都毫無價值」。你看,你們所有人都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只是提醒你在做什麼。

你們根本沒有人學得慢,你們絕對都是大師,正在創造出你們所創造的實相的大師。我們只是要提醒你,你以為自己沒有創造出完美,那是錯誤的。只是,你們選擇創造出的是,完美的悲劇。理解了嗎?但這並不意味著說,你並沒有掌控著創造自己實相的進程,你們都知道這一點。

所有的恐懼,所有的恐懼,都是你相信某物為真而產生的一個反應。如果你不是首先對某個事物、某個處境、某個狀況預設了一個定義或者信念的話,你根本不會對它們產生任何情緒或感受。因此所有的恐懼,不管其如何展現,首先要理解到,它(恐懼)是你對自己所買賬的某個定義的反應。所以問題在於你買賬的定義是什麼。正是有一個信念體系或定義,在讓你以這種特定的情緒方式去體驗實相。那也就是恐懼的意義。它出現是要提示你,你有一個信念跟你真正的身份不相符合。

我們經常用鋼琴——地球上的一種樂器,來比喻這個說明。假設你正坐在鋼琴邊彈奏一首歌曲,突然,你彈出了一個走音,這時你一般不會一邊害怕得尖叫跑開,一邊發誓自己永生不再碰鋼琴。而是通常你會說,啊,這個音不準了。我必須調一下這個音了。這也就是恐懼的含義。它就像一個走音、跑調、走調的音。必須要去校準。那麼需要校準的是什麼呢?是你的定義。

你必須找出那個定義是什麼,才讓你體驗了那個跑調的音?然後校準你的定義,也就是調音,然後再讓它跟其它的鍵恢復和諧。這就是整個過程。特定種類的恐懼,如我們所說過的,是去找出你所買賬(相信)的定義的一個巨大線索。所以,利用你的恐懼來服務於你。當你對恐懼能用來做什麼理解得越來越多時,那麼你也會在體驗恐懼之時對其有越來越多的興奮與好奇,並且,你能把恐懼轉化為好奇、想像與激勵的速度也將會越來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