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040:跟隨興奮,做你自己

0 views

巴夏:請記住:你們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能量泡」而不受更大的那個限制。你們在以自己的速率、自己的步調前進。你們應該聚焦注意力於通過自己的選擇,來決定自己的前進步調。請記住:僅僅通過在生活中做真實的自己,你就成為一個活生生的範例。這樣,別人就會看到並考慮是否願意改變自己來適應你的頻率。從這個意義上,僅僅通過「做你自己」,你就在與別人分享你的頻率,因為你變得有「感染力」。

你的振動向外輻射。(your vibrationradiates)你的心是具有「智能」的,它與其它每一個心在進行著「交流」。這種交流真真切切地以電磁波的方式進行著。你們所有人的心,此時此刻都正在互相交談著。這是確切的事實,並不是我編造出這種說法,這並不只是一個哲學觀點、委婉的說法或比喻,而是事實。你們的心臟此刻正在以電磁脈衝的方式相互交談著。你們此刻就正坐在彼此的「心能量泡」(能量場)中、相互交疊與融合著。請傾聽它,思考它,想像它,投注能量於它,你將會明白你無時不刻在影響著周圍的一切!

你們的每一次心跳,都在以光速向外發出一個360度的球形的電磁能量泡,那個電磁脈衝以每秒鐘186,300米的速度向外輻射。這意味著,每一個人的每一次心跳,瞬間產生一個能量脈衝包圍並穿透整個星球。你們在彼此的心跳發出的能量場之中。當你們開始與自己的心交談,你們將會知道如何與他人的心交談,有時候不需用嘴巴或大腦交流,有時,這種心與心的交流會更好。

你們每一個人都活在自己「頭腦-心靈-身體」之間的衝突與鬥爭中。現在是時候了,讓它們各司其職,以其獨特的方式交流,三位一體地和諧運作了。請一定記住這一點——在任何一個時刻,你都極盡所能的投入到那些能帶給你最大興奮的事務中,以極大的熱忱投入其中——無論那是什麼。

你們所說的職業、事業、目標、成就,其實它們不是那些。你們都有著相同的「職業」,你們都有著相同的「目標」,你們都在追求相同的東西,它就是——你們必須要做的、你們終生的唯一目標、你們終生唯一的職業——就是「做你自己」,儘可能的做你自己。在任何時候,你選擇怎樣去實現它,你選擇怎麼去表達它,你選擇怎麼去表達「做你自己」這個終生職業,這些都取決於你自己。這才是你們所說的你們的「職業」、你們的「項目」、你們的「工作」,你們所說的那些(職業、事業、成就等)只是「做你自己」的表達方式而已!他們並不是你們的目標,做你自己才是目標。你要決定並做的就是如何去「做你自己」。

重要的是要明白:你怎麼做並不重要,你只要——在任何時刻,當你面對當下所有的選擇(——無論它們是什麼、無論它們是什麼)僅僅是活在當下、一步一步向前進。這並不是說,不存在你們所說的「終生的職業或事業」,也許會是,也許不是,但你不必知道它。

事實是:你將被準確無誤地引導著,以你需要的方式去做你需要做的事情——只要在任何時候,你都選擇跟隨你的最高興奮、極儘可能的投入其中,直到下一個興奮點出現在你面前、或是直到在那件事上已沒有興奮,你再開始尋找另一個興奮。但它(興奮點)可能會是任何事情。你有可能在當前的所有可選擇的事情當中,只是決定去公園散散步——因為那是當時能想到的最令你興奮的事。

如果你貶低它,如果你弱化它,因為它看起來與你認為你感興趣的事(比如說是「保護環境」)毫無關係,那麼,你將錯過了重點。如果當時出現在你腦海中的最令你興奮的事是「散步」,那麼說明它與你所關注的事是有聯繫的,這是「興奮」帶給你的答案。因為它知道你會想到什麼、它知道你會遇到什麼人、它知道你會看到什麼,那會以巧妙的方式將你帶入另一件事——你之前還無法做到、也還不能為你帶來最大興奮的事。

請你上前來到你與通靈人之間沒有障礙的那個地方,好嗎?請向前走10步、或20步或30步都可以,只是不要站在現在那個地方就可以,走到那條線那裡。

問:好的⋯可以了

巴夏:現在,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

問:可以。

巴夏:你是怎麼到那裡的?

問:走過來的。

巴夏:就這麼簡單麼?你沒有思考嗎?你沒有制定計畫?你沒有說「哦,我要到那裡,我要怎麼做呢」?你有沒有思考一下:我邁出第四步後,這第五步該在哪裡落腳呢?這裡還是那裡?這第五步會影響到第六步,還影響到第七步,所以它很重要啊。如果第七步應該在那裡,而不在這邊,這第五步該放在哪裡呢?

如果你當時會想這些,你就邁不出步子,你仍會呆在原地不動,而前進將是不可能的。這就是你終生都面對的情況。你們試圖猜測自己的下一步、再下一步、再下下步會發生什麼,你們認為你們需要確切的知道今後你們要邁出的每一步。如果這樣,你會裹足不前,只會呆在原地不動了。

你們之中沒有一個人是缺乏信任,從來沒有,以後也決不會有。根本不存在「缺乏信任/不信任」——它根本不存在,一秒鐘都沒有存在過。「不信任」——根本不存在這個東西,之前沒有過,以後也從來不會有。問題在於:你令自己相信了哪種定義?

問自己:這個不是興奮,因為我的定義令它看起來不是興奮的呢?或者因為它確實並不是「我是誰」? 再反過來問另一個問題:這一個真的是令我最興奮的嗎?還是因為它看起來似乎是的,因為我害怕朝向那個真正帶我到我的興奮之地的方向前進?所以,我令它看起來是我的「興奮」,這樣,我就能讓自己專注於此了? 請持續做這兩方面的自我檢視,請持續以誠實面對這種自我檢視。

一旦你判斷出它(你以為的興奮或不是興奮)是或不是你的信念所致,你就可以清晰地前進了。如果你們持續練習檢視自己的「興奮」,並對自己誠實,你們就會獲得區分兩者(真假「興奮」)的方法指南。

請你們每一個人,在此刻,允許自己記起「你真正是誰」。此刻,請放掉所有那些關於「你是誰」的所有的假設:——你之前受到的教育和教導令你相信你是誰,你相信你需要成為誰、你認為你應該成為怎樣、你認為你該去到哪裡⋯⋯放掉它們!

要記住:「臣服」,其實只是「全然地接納你自己」;「臣服」,只是要放掉那些並不屬於你自己的一切,並允許宇宙向你展示:你被創造為誰、你現在又是誰;並知曉:你已擁有一切你想得到的。在謙卑中感激,感恩「無限」賦予你已擁有的一切,並令它展示給你你所擁有的。那就是祈禱。

祈禱,必然是安駐於當下的,而不是投射於未來,因為那是對現在的否定,也不是悲嘆過去,因為那是對現在的否定。否定,會導致分裂、導致投射,導致指責。

你是負有責任的,責任就是你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