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031:所信即所見——信念的力量

0 views

巴夏:只要你做出選擇,你就會逐步接近那個目標;只要做出選擇並行動,你就會趨向目標。

問:我想可能是在你接熱線的時候⋯⋯

巴夏:我?

問:是的。

巴夏:你也有一條熱線,你知道嗎?

問:我知道。但是很明顯在我腦海裡出現了一些干擾。

巴夏:很明顯?對我來說一點也不明顯。

問:我想,我沒有清楚地獲得相關訊息來幫助我走出困惑,所以我現在常常對生活中的很多抉擇和情況感到困惑,我似乎沒有方向感。

巴夏:你是否在每一個時刻都做著最令你興奮的事——如果當時你有能力做到?或許,你沒有行動、而是在等待一些更好的情況到來?

問:我⋯⋯

巴夏:你是否自行否定了那些令你興奮的事,只因它們看起來很瑣碎、表面上看上去它們與你真正想做的事無關?

問:嗯,有時候我想我作為一個「衛生官員」已經做得太久了,所以我打算退出並嘗試著去讓其它新的機會進入⋯⋯

巴夏:你想做什麼?什麼事情是最令你興奮的?你是不是一直在做其它事情的,因為你不相信你能做那件最令你興奮的事?你感覺你不得不忙碌於工作,為了使你達到一個能隨心所欲的做令你興奮的事情的那個點,對嗎?

問:恩⋯⋯

巴夏:有沒有令你興奮的事情——是什麼?

問:有的,我想搬到小鎮的西邊去。然而似乎很多事情把我帶到了與搬遷無關的事情上。

巴夏:你為什麼想要搬遷?

問:因為我不喜歡我現在住的地方,我對現在呆的地方並不真正喜歡。

巴夏:你真正想在生活中做的是什麼?除了搬遷這個想法外,什麼是令你興奮的。

問:噢,我的事業

巴夏:謝謝,哪個更令你興奮,事業還是搬遷?

問:事業。

巴夏:好,那麼為什麼你要專注於搬遷這麼一個細節呢?這只是當你在朝向最高喜悅行動時,就會自動就位的其中一項。

巴夏:嗯,如你所視,我沒有足夠的信任。

問:因為我看不到,對事業的追求如何能將搬遷這件事帶入現實⋯⋯

巴夏:原來如此!信任!為什麼不呢?為什麼不?

問:我只是看不到它如何可以⋯⋯

巴夏:為什麼它不能?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問:當然。

巴夏:你希望追求事業會帶來搬遷嗎?

問:當然。

巴夏:那麼就那樣去看它待。

問:好的。

巴夏:「所信即所見。你相信的什麼,就會看到什麼。」(believingis seeing)而不是「先要看到,才去相信」。在你看到它實現之前你必須先相信它。只要你相信,你就會看見,我保證!

問:相信即顯化的力量?那麼,是不是任何我們相信的事,它都會給出一種信心使它發生?

巴夏:有,在某種意義上有。但是「相信,就會看見」的意思是:在看到改變的景象發生之前,你必須先邁出第一步。否則,如果你不去行動,很明顯什麼改變都不會發生,你將會停留在「你以前一直呆在的那個地方」,直到你邁出第一步為止。

問:但是我有在改變我的信念系統啊~

巴夏:這樣啊~ 但你剛才表達出你不願意相信:你能快速改變實相、想多快就能多快。你不相信,或者說你不願意相信:「如果你只是按照你的最高喜悅興奮去行動,你所需的所有要件都會自動到來、服務於此,並允許你繼續去做下一個最令你興奮的事。」而如果做你最興奮之事需要你處在一個新的、更愉快的環境,那麼,這個環境會被自動吸引到你的生活中來,否則你沒法去實踐你的最高喜悅,而那種事是不會發生的。

在任何你力所能及的範圍,按照你的最高喜悅去行動,所有應該出現的(以使你跟隨最高喜悅)的情形、環境、人際關係中的構件都會被吸引過來。那時你所要做的就是:當它們到來時,充分應用它們。因為當它們到來時你會認出它們。這不會是一個困難的決定。明白嗎?

問:明白,我想我現在遇到阻礙,我想你也許能幫助我⋯⋯

巴夏:「阻礙」只不過是你不情願移動到那個對你來說是顯而易見的方向。那就是阻礙。它只是缺乏信任。僅此而已。你們從來沒有人真正受到過阻礙。它僅僅是不願去相信——你真的知道你需要知道的一切。一切都簡單明了,但你們卻更願意使它複雜化,你們想:我肯定遺漏掉些什麼,它不可能那麼容易,它不可能那麼簡單,它不可能會起作用,我不能盲目聽信,事情看起來不一致,看起來彼此沒有關聯性,我不可能做著這件事,另一個把我希望的事就會出現⋯⋯

為什麼不?為什麼不?為什麼不?你們所說的這些都只是一些假設。它們僅僅是你們所受教育讓你們形成的信念,除此之外沒有更多支持其成立的基本事實或牢固根基。你可以決定:你願意去相信哪種實相創造體系。你所相信的,它就會對你起作用。

所有的信念,所有的信念都自發地對其系統產生不間斷的支持。因此,我們說:你相信的任何事,都是真的、都會起作用。很簡單。

過去,你們星球上的人們找到了一個服務於他們的系統後,他們設立了一個假設:它會是地球上唯一可行的系統。然後他們就完全忘掉了在這之前曾有另外一個系統同樣很好地服務於他們。要意識到:所有的系統都有效——只要你相信它。

你可以從中領會到這樣一個事實,不同的系統只是同一個「一切所是」的不同表達,以他所能的一切方式進行自我顯化。所以,當你不斷地下定義、來定義你所願的系統,並相信它將和其它你所創造的系統一樣有效,並以這種態度去行事時,它就會像其它任何系統一樣有效地服務於你。你沒有必要問:「其它系統會不會對我有效?」當然,它們都有效(只要你相信它)。

因為,你由負面信念所創造的是一個消極運作的系統。所以當你說「好吧,我不相信我能做到這」或者「我相信這不會發生」,你得到的就是「不能」和「不發生」。不能以相應的方式運作的事物就不會發生,它的運作一開始就完全百分百地反映著你最強烈相信的事情。

所以,當你改變信念,你就改變了事物的運作機制——你藉以創造了自己的實相;你將獲得相應的結果。我保證。這就是一個信不信任的問題,但是如果你知道它就是一個信任的問題,卻只在口頭上相信,行動上去並不依照它,那麼它就只是一種藉口。因為如果你知道你是出於習慣,它就不再是一個習慣使然(不再是一個無意識行為)。它只是一個藉口。明白嗎?

問:我是在改變我的信念系統,但我仍不見其顯化,怎麼辦?

巴夏:不要去期待事情以你覺得它應該如何發生的方式發生,讓事情通過阻力最少的途徑到來。因為你不具有能力來分析和理解所有可能發生的方式。當你專注於你認為它應該到來的方式時,你已經關閉了其它所有可能使它更快到來的機會之門。明白嗎?

向一切可能性敞開——這就是信任的全部內容。對一切事都說:好的,好的。我認為我需要的是這個,不過,另一個是真實令我興奮的,如果我以自己所能的任何方法或形式,真正按照我的最高喜悅去行動,我將信任:我真正所需的一切都能在我繼續跟隨最高喜悅的過程中自動到來並彰顯它們自己。當它們出現時,我會毫不猶豫地照此行動,即使它們不是我原本期待的。難到你不想要生活中出現驚奇嗎?

問:當然,我每天都有令我驚奇的事情。

巴夏:那麼,就認出它們,讓它們成為正面的驚喜。你只要始終跟隨自己最高的喜悅和興奮,所有的要素將會自行就位,以允許你繼續朝這個方向前進。這是一個簡單的事物運行機制。但是你要在看到它實現之前完全的信任它、並照此行動,它會真的發生作用,我保證!不會有意外情況,包括你在內。

問:好的,謝謝。

巴夏:謝謝。不過還有一件事,記住,對你們很多人來說,探究你們自己的信念是極其重要的。通過你們所創造的現實境遇,來探觸到(創造了這個境遇的)自己的信念。允許自己明白:無論你是否相信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是恰當的,事情都會改變,因為很多東西都處於你自我的無意識和潛意識中。你在自我的無意識和潛意識中創造了這些東西。

所以,無論你現在經歷著什麼,它都是在給你時機去發掘你內在的一切,從而,你能夠充分定義你所做的事情而不受其他任何束縛。這樣,當你不喜歡它時,你將具有充分的能力重新定義它並做出改變,選擇你真正更喜歡的現實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