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009:Bashar是誰、Darryl談通靈

0 views

第一部分 巴夏是誰?

問:巴夏,請談談有關你自己、你們的文明、你與Darryl(岱羅)之間的關係,以及你從飛船上傳遞這些訊息的真相。我們希望對此有個基本的認識,關於「你是誰、你是否為一個外星生命體、你如何開始通過Darryl與我們進行溝通的?」的認識。

巴夏:好的,謝謝。我們首先要強調:不需要任何人相信我們來自一個外星文明,重要的是我們所傳遞的訊息內容。關鍵是:我們以這種方式所傳遞的訊息,是否對你們有助益。而關於「我們是誰、來自哪裡」 則不那麼重要。不過,在此申明後我要說的是,我們的確來自一個外星文明,我們稱之為「莎莎尼」,意思是「生命之光(living light)」。在我們的古語中,我們的星球叫做「艾莎莎尼」,這個名字的意思是「生命之光所在之地(place of living light)」。 我們物理形體的身高約5英呎(1.5m),皮膚為白色或灰白色。男性沒有毛髮,女性一般有白色的毛髮,但有個體差異。我們的眼睛比人類的大。你們的UFO研究工程將我們歸類為「雜交生命體」。我們的基因庫由地球人和你們所稱的「灰人」(齊塔網罟星)人種基因庫組合而成。

我們的星球與地球並沒有太大的不同,它也是我們的太陽系中的第三顆行星。(02:25這裡有幾句漏掉了,我沒聽出來。)我們沒有像地球一樣的季節變化。因為地軸的偏離度不大,因此週年維持在比較恆常的氣溫下,這種氣溫會使你們感覺更舒適。我們星球上有更多的水,空氣中的含氧量更高。假如你們來訪問我們的星球,你們可能會感到有點身體不適。我們星球的體積和引地,都略小於地球,氣候也更溫和舒適。

我們經常以這種方式與其它星際世界進行交流。從以往的經驗中,我們發現,通過使用生物接收器、生物交流器(即你們所說的「媒介」或「管道」——他們對頻段敏感)進行溝通,比用科技方法溝通的效果更好,這有各種原因。首先,人類的物質身體本身就是個完美的設計品,它只要經過訓練就能夠接收到心靈交流訊息。另外,它還涉及到一個「轉世」的問題。我們其實並不是你們所說的「外星人(alien)」,我們對你們的世界有足夠的理解,因此能用你們可以理解的方式來交流。

我們選擇來進行溝通的,經常是曾生活在那個我們要去溝通的世界,並願意與我們溝通的靈(sprite)。對於地球來說,這個「管道」,即你們所知的人類岱羅(Darryl)。從你們的角度來看,他實際上就是我的過去生(past life)。以時空層結構體而言,我就是他的「未來自我」。我具有一種能力,即能與過去的我(即管道岱羅)進行溝通。

這使溝通變得很容易,因為我們是同一個「超靈 (oversoul)」、同一個基本意識(basic conscousness),但分別存在於不同時間、不同地方、不同維度世界。目的是行使這個「橋樑和紐帶(bridge-link)」的任務。使得來自於我們這個層面、這個世界、這個維度的溝通,能在你們的層面、你們的維度世界裡發生。

出於各種原因,我們經常與其它世界進行這種類型的溝通。這次我們在地球上這麼做的原因之一是:你們星球正在發生偉大的改變,很多意識的、覺知的、理解和看法都在發生改變,靈性在成長。

我們對此感到非常興奮,因為,我們能從你們的文明轉變中,從你們在這個時代裡的經驗中,來向你們學習。你們星球文明內的差異和你們不同的文化,在很多方面都是獨特的。

我們能通過這種互動,看穿你們所有人。你們的所有不同的表現方式,都是無限意識在創造過程中豐富的自我表達。因此,我們總是在極大的興奮中與其他生命體、其它世界、其它文化、其它比如你們的文明進行這種溝通,以建立一種中性的、有益的關係,來分享我們的觀點(perspective)。這些觀點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獲得的,且對我們有助益的。把我們這些觀點、想法提供給你們,而你們自己來選擇,這些對我們有用的是否對你們也有用。不一定都有用。所以,你們不需要採納我們所說的任何話,只要把我們的溝通僅僅看作是邁向星際接觸與互動的第一步,是建立起星際外交關係的基礎。這使你能以你願意的任何方式,來對待我們所說的話、我們所分享的觀點和概念。

現在我們沒有現形,你們也不必相信我們說的話。你可以選擇、你可以決定是否使用這訊息,以及是否有幫助。當你們的轉變,達到了與我們接近的振動頻率,就會有更多互動的機會,即直接的、具體的、物理性的接觸發生。這將在未來幾十年裡發生。 這就是我們的溝通如何發生、以及為什麼會發生的主要原因。


第二部分 岱羅(Darryl)談通靈

D: 我知道大多數人都不瞭解我和有關我通靈的事,因此我想簡單地介紹一下,以便大家對我通靈巴夏訊息的背景有個基本的瞭解,我也將會說說我個人對此的一些看法。 這一不尋常的經歷大約開始於33年前(此現場交流的時間約2008年),那時我在一個星期內連續兩次,在白天和幾個朋友們一起近距離目擊了UFO。他們第一次距離我約150英呎遠,第二次約70英呎遠。兩次所見的太空船都是正三角形的,各邊長大約是20-30尺。

在這兩次近距離目擊事件之後,我開始非常著迷於研究與UFO相關的內容。因為,雖然我以前聽人們談論過UFO,但極少有人親眼見過,而現在我卻親眼目擊了,我知道它是存在的。所以,我開始查閱了大量與UFO有關的書籍,它們涉及了與UFO相關的很多方面的內容。與UFO相關的書架上有很多心靈和物理學方面的書,有些講如何與UFO建立心靈聯繫、那裡到底存在什麼,等等。我對所有這些內容都非常著迷。

這目擊事件後的十年裡,我作了大量研究,最後我接觸了一位通靈人士,因為我對他的訊息很感興趣,所以我聽了他六個月的課。其實是有其他生命體(entity)進入他的身體,來講授通靈課程的。我參加這個課程時,並不是想成為一位靈通者,我只是想看看這個課程接下來會有什麼新內容,因為我不知道後面要教什麼。

那是一個為期12周的課程,主要是做各種系列的引導冥想,我們通過反覆做這些冥想練習來提高意識。這個課程進行到了一半時,發生了很多不尋常的情況,有一些特殊的情況發生了。在一節課上,當我進入深度冥想狀態時,突然感覺到好像是有一個訊息包下載到我頭腦裡,一些與巴夏有關的前世記憶忽然打開了,這包括了在這一生開始之前與巴夏進行的協議。

我明白了30年前那次UFO目擊事件正是為了觸動我,推動我在這條路上前進到這裡。

那個瞬間進入我頭腦裡的訊息是:「現在你想起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了吧?現在你想起來這個你之前訂下的協議了吧?那是你以前想要做的事,現在它為你提供了一個機會。」這一切突然清晰起來了。但當時我不得不停下來想一會兒,因為我不確定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冥想狀態接收到的訊息嗎?還是我自己胡思亂造的東西?

過了一陣子,我開始明白了。我意識到,無論與我進行心靈溝通的巴夏是不是一個外星生命,他是不是我意識的一部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通靈狀態是我們的一種自然狀態,我們一旦進入這種狀態,就能為自己帶入不同層次的訊息,帶入關於自我不同部分的認識,這些能幫助人們在生活中進行正面的意識轉化。明白了這個以後,我才決定繼續在通靈方面前進,看看這是怎麼回事。

這堂課結束後,立即有一位研究「心理學與通靈的比較及聯繫」博士課題的女士過來問我,願不願意成為她研究的對象。我說:「沒問題,那麼要怎麼做呢?」她邀請我去客廳,對我說,我們將找來幾個朋友在現場通過我向巴夏提問,然後讓人們記錄下我說的話。我說「好的。」

第一次通靈的現場有五個朋友在場,第二次有十人,接著是二十人,等等;開始是一週兩次,接著是一週三次,後來不得不租專門的場地,因為參加的人數急劇增加⋯這是23年前的事了,從那以後,我被不同的人們邀請到世界各地進行現場通靈會,人數最多的一次是在日本的通靈會,那次有超過一千一百多人參加。就這樣一直繼續了23年,我應人們的要求去現場通靈。

巴夏並不以外星意識的面貌來呈現他自己。同樣,也不需要人們相信他是外星生命,重點在於他的訊息對人們有沒有幫助,應用於生活有沒有好的作用。如果對你沒作用,那麼你可能需要其它訊息。不過大多數人都反應說:將巴夏的訊息應用於生活,確實能有正面的改變發生,這正如巴夏說的那樣。

「Bashar」事實上並不是他的名字,它只是一個象徵性的稱呼。在心靈溝通過程中,我接收到過他的名字,但是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其實,選擇「Bashar」作為他的代稱,與我自己的背景有關。通靈會開始後過了幾年,有個人忽然過來跟我說:「你知不知道,Bashar是一個代表性稱呼?」我說:「我不知道。」他說:「我指的就是你通靈訊息來源的那一位。」

我說:「好吧,這個名稱挺適合」

後來,我們就用它來稱呼他。在我們的心靈連接和溝通過程中,他們沒有名字,他們不需要稱呼。但是他們理解:人們需要以名字來稱呼彼此,所以,他們同意了使用「Bashar」作為他們的名字,也只是我們溝通時才這樣使用。(註:由上面巴夏獨白可知,「他」和「他們」其實是一樣的。)

正如他所說的,如果他是一個外星生命意識,那麼,這種溝通真正目的是什麼呢?

這麼多年來,溝通一直在進行,這並不僅僅是為了幫助我們的意識轉化。在他看來,這是「接觸(contact)」的第一個階段,接觸最終會以具體的物理形式發生在我們的世界裡。

如他所說的:這就是(接觸)如何開始的、這就是如何進行的。他們使用「生物接收器」(就是人)來溝通。他們覺得這種方式更高效,因為我們都能連接上一定的意識層次。所以,當我們達到某種經驗的水平,我們就能改變頭腦的頻率。他們能獲取這種變化的結果,在此基礎上,他們就會與我們產生接觸,開始給我們傳送心靈訊息。

為此,通過練習敞開並接收,你就開始能接觸到訊息,並決定怎麼使用這種能力。當它在我身上發生時,我決定充當人類與巴夏溝通的「電話」,這樣,巴夏就能跟你們講電話了。

我並不需要進入那種通靈狀態(alter state)才能獲得訊息,隨時圖像和概念瞬間都能下載到我的頭腦。比如,當我問他,他的飛船的運作原理是怎樣的?只要一秒鐘的時間,那些訊息就下載到我頭腦裡了,但寫出來卻花了我三個小時。所以,我自己是這樣直接與他心靈溝通的。

我進入改變狀態(alter state)的唯一理由是:這樣他就能使用我的身體作為翻譯器(translationdevice),對你們說話。

因為他並不使用何語言,當然也不講英語,他只是發送想法(thoughts),而我懂的語言是英語,所以我的大腦對訊息處理後用英語表達出來。我見過巴夏通過另一個管道(一位日本女人)來傳訊,那個管道講的是日語,但我能看出那個訊息源的人格和風格,那個絕對是巴夏,絲毫不差。所以,他偶爾也會通過其它幾個管道來傳訊,不過現在沒有了,因為日程已被改變。當有人開始靈通時,通常會發生此類事情,用來幫助其他人能通靈到其它生命體。

他說,他基本上是作為「我們地球與他們世界之間的外交官和大使的角色」,他願意與你們討論任何一個你們覺得重要的問題,即使在大型私人交流會上也如此。

在公開交流會上,通常都是他先發言。但在私人問題部分,他不先發言,這是你們的時間,他想要確保你們能談論你們想要的主題和問題,想談什麼主題你們隨意選擇。所以,在私人問題時間段,開始時他只問個好,就不再說話了。要談什麼話題由你們自己選擇,由你們提出問題來,想談什麼就談什麼,就像和一個朋友交談那樣。

你會發現,他的風格非常直接,非常簡潔,當你風趣時他更風趣。但他的主要特點是很直接。我最喜歡他訊息的一點是:現在全球掀起的「新世界」主題,這個有點被濫用了的概念裡,有很多內容。巴夏主要解釋這些內容。他基本上是從物理學的角度來告訴你:為什麼你這麼做就會有那樣對應的後果或效果,這種方式非常好。因為,他所做的這項工作,需要把自己置身於這項工作之外。

他知道,我們自己是有力量的,我們不需要從他那裡獲取力量。他所說的就是,提醒我們,我們自己是有力量的,當我們想使用這些力量時就能對生活產生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