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世界和平 World Peace

0 views

譯者:Ashitaka777 (潤稿:Katsu ET)
傳訊時間:1986左右

問: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你,我比較關心世界和平,我們如何才能建立世界和平?我們如何建立或者再現…地球上曾經有過一段沒有戰爭的年代嗎?

巴夏:有!

問:這是一個問題,而另一個問題是,我們如何才能重現那段時期呢?

巴夏:謝謝,這很簡單,就像你們的世界是和平那樣地去行事,首先活在你自己內心的和平之中,作為一個個體,你就會為其他人樹立一個光輝的榜樣,他們會想他們也能夠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每個人都是非常重要的,這個基本理念我們與你們許多人分享過很多次了,可以這樣說,如果你願意的話,把它概括為一個基本的公式:『你不會通過憎恨戰爭而獲得和平;唯有透過熱愛和平,你才能實現和平。』

因此,如果你確信和平是你希望的生活方式,那麼就和平地生活,就好像那是必然的方式。當你對你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作出批判時,你就是在強化所有負面的事件,經由擔憂它們,你就是在發送給它們加強版的負面能量,因為當你擔心負面事件的時候,你所做的其實就是:「你相信它們比和平還更強大」,所以你害怕它會佔據上風。

正如你所說的,當你認出和平與和諧,和隨之而來的共振,這即是存在之最強大的振動,那麼你將充分認識到你作為一個人,你是如你所需要般的那樣強大,可以擁有任何你想要的東西,而不需去傷害任何人,只為得到你想要的。你可以向其他人放射這種信念,如果他們下定決心,也可以選擇同樣的信念,拿起他們自己的權利,並與其他人分享此類的信念。

一切所需要做的是-是開始向你們社會的人們呈現、並教導他們:每個人都是本自圓滿的、本自具足的,他們已經具有所需要的一切力量和潛能,足以獲得任何他們想要的東西,而不用丟棄他們的正直誠信,而去傷害別人。

要認識到這一點,當你觀察你們星球上發生的意識形態之戰爭時,揣測以下的理解:「一個真正相信某件事的人,根本不會去強迫別人去相信那個信念」,因為他們知道,這個信念本身是值得、有價值的、且值得彰顯的。因此要知道,如果你在你們的社會中發現某個人、或團體、或政府、或宗教,或者其它任何社會組織,去強迫別人相信某個信念,那麼他們顯然不相信這個信念本身的力量。

這是我們給你的建議-『和平』,並不是說他人必須要理解你、相信你,只要你願意示範出它的真實樣貌,這個真實便是你知道和平本身就是力量,以這種方式,賦予一切平等性和有效性;整合性是承認造物中的無限多樣性,即是平等和有效的產物。換句話說,並不是只有一種方式,而是有很多方式,可以認識到一個人與一切萬有的關係,如果只有一個方式,那麼就只會有一個個體。

因此,要認識到每個人都選擇了他們所選擇的東西,因為他們正在學習他們認為需要學習的東西,透過承認他們這樣做的權利,你回應給他們一個你相信他們之所是的適當前景,與此同時,因為我支持你現在的樣子,便反照了相對應的訊息,所以此刻,你有機會看到我反射的樣子,但所有的選擇都是平等的,儘管選擇你所喜歡的實相吧。

我這樣說你能理解嗎?

問:哦,是的。

巴夏:這對你有幫助嗎?

問:嗯,不完全是。

巴夏:為什麼不呢?這不是你所期望的嗎?

問:因為你說的我們都在完全地自我掌控之中⋯⋯

巴夏:是的

問:我不太同意

巴夏:哦,或多或少你同意了,這個概念很簡單,因為你們的社會做出了個決定,正如你所說。在你們數以千年以前,在你們歷史的很久以前,決定要去探索限制、分離、批判的每一個角落和縫隙,伴隨著每一次的探索限制、分離和批判的決定,事實上你們忘記了是你們選擇這樣做!

因此,唯一的真相-就是你忘記了你選擇了這場對限制、分離和批判的探索,這場遺忘,不允許你想起或者憶起你處於控制之中,即使你創造了似乎你失去了控制的情形,但事實上你還掌握著創造這種情形。 問:創造了失控的情形,這是你講的意思嗎?

巴夏:是的,是的,你的生理狀況使你相信,或害怕你此刻是什麼(這是一個信念)的產物,如果你害怕某件事會發生,就和說你相信那是最可能發生的事情是一樣的性質,因此那就是你所吸引的,以同步的方式,來向你展示這是你最堅定的信念。當這些情境進入你的生活中,讓你有機會認識到你有那樣的信念,如果你不喜歡它,那就改變它。然後你就知道是你在掌控了,宇宙不會做無意義的事情,沒有那種最終的受害者。

問:宇宙不會做無意義的事情⋯⋯

巴夏:你是宇宙的一部分。

問:但是人們做無意義的事⋯⋯

巴夏: 不,不是真的,要認知到你所創造的一切都有其原因,這可能只是為了讓你明白你不喜歡你所創造的東西,因此你可以選擇其他的東西(透過不是,認知到所是),這是其原因,且非毫無意義,並由你來領悟你有那樣的能力。

讓我們把它概括稱為最本質的選擇—你有選擇的權力,就像你說的,你可以選擇相信你確實創造了你的現實,或選擇相信你沒有創造你的現實。如果你選擇相信你沒有創造你的現實,那麼每一件事,包括這次對話,都可以是毫無意義,因為在任何時刻,根據你相信沒有創造你的實相,並且也沒有掌控它,那麼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來抹去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因此,何妨什麼都不做吧!

一但你這樣做,如你所希望的什麼也不做,你不妨相信此刻自己正是在掌控中。 這是我們可以為這個場景創建的最基本標準。要嘛,你可以知道自己是處於控制之中,知道你可以起作用,要不然,你可以認為自己是無法控制的,因此,何必多此一舉。

問:你是說掌控自己的人生,對吧?

巴夏:是的

問:在別的地方發生的事情呢?

巴夏:但是你選擇了與這些事情相互作用,雖然你可以把自己投射到一個現實中,在那裡你有能力意識到這些其它的選擇都發生在你周圍,但它們並不會對你的生活產生負面影響。

問:好的。所以我能從它們身上看出那不是我所選擇的。

巴夏:正確

問:這就是我想要的。

巴夏:正確。因此,透過全心全意成為你選擇要做的人,然後你就可以為他們樹立一個最強大、最閃耀、最完美的榜樣,讓他們有機會選擇一些別的選項,如果他們不喜歡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他們就能在你身上看到榜樣。

問:如果他們不那樣選擇呢?

巴夏:這取決於他們。不要忘記一件事情。每個人都是永恆的,你其實是永遠堅不可摧,因此,慌張什麼?根本沒有必要擔心其他人,因為如果他們「這次選擇不去做」,他們可能會選擇下次做,而且有無限個「下次」給他們去選擇。

這個道理很簡單,就是你決定是否想要等待很多個下次,還是選擇現在就去做,僅此而已。因此,如果你放下「他們必須要這麼做才對」的包袱,這些你都不介意的話,那麼你就會充分地給予他們真正能夠選擇改變想法的能力。

只要你認為他們必須改變他們的想法,為了在他們所生活的環境中獲得好處,你其實只是在強調,他們所選擇的現實,比不上你所選擇的現實,你只會維持他們消極的選擇,而且經由批判,強調他們的處境其實不如你,但其實根本是你在強化它們。

問:好的。如果男人是永恆的,一個核…

巴夏:還有女人

問:還有女人。通用的。

巴夏:是的

問:好的。如果人類是永恆的,永遠繼續下去…

巴夏:不是人類

問:好吧

巴夏:是你的意識,人類之外的東西。

問:好吧。好的。我會接受這些。那麼核子浩劫真的是無所謂的,不是嗎? 巴夏:從根本上說不是的。然而,簡單來說是,就是你們有機會認識到這種特殊的生態滅絕,將會在許多維度的裂縫間產生不平衡,並不是像你們說的那樣,只有停留在你家的後院裡。

因此,就是這一種破壞的顯現。你們不會被允許在這個時候出現核子毀滅,因為在這個時候你們和很多其他的文明,都太過緊密聯繫了。

當然,你們可以選擇別的方式來毀滅自己呀,只要你控制好只對針對你們自己。 再一次,我們不是來這裡管理你們的生活,但是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核子破壞)唯一例外的事情,因為它不僅僅影響你們本身身處的領域。

然而,我們和許多外星文明所感知到的是,我們讀到你們集體意識的能量,在你們的五到七年前,雖然可能大部分是無意識的,但其實你們已經一致決定,不會以那種方式去毀滅自己。

在這個時期,在你們星球上你所經歷的許多加速的負面性事件。實際上可以說是:『你知道把它們宣洩出去是安全的』的一種結果,因為你們不會毀滅自己,你們給自己一個機會來加快負面極性的體驗,然後將它從你的現實中清除。因為一旦你經歷了它,突然間,你會知道你已經全部完成了,你也不需要在你們新的、和諧的意識時代,再回頭經歷這些了。

這是不是普通的轉變,你越允許自己在生活中體驗更多的負面極性,你就越在新時代中體驗到更多的正面極性,這就像一個彈弓的效應,所以你們會提升自己,加速自己,在現在這個時期,你們星球上體驗到的所有負面極性,之前在你們社會中被隱藏和掩蓋,但是現在,它變得明顯和公開。

因此你們的文明,作為一個集體,可以決定,這到底是不是我們所想要的?作出你們的選擇吧。這樣你理解了嗎?

問:是的,我懂。我會擴展它,我會讓別人也有機會理解。

巴夏:好吧!謝謝你的分享和你選擇生活在這個文明的轉變時期,因為,正如我們所說的,每個人,無論你的觀點如何,都是與眾不同的。謝謝你!

問:謝謝你。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bashar-%E5%B7%B4%E5%A4%8F-%E5%A4%96%E6%98%9F%E4%BA%BA-fan-club-taiwan/%E5%B7%B4%E5%A4%8F%E4%B8%96%E7%95%8C%E5%92%8C%E5%B9%B3-world-peace-1986/822156381297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