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精神分裂症原因:多個人格共享一個身體;處理:愛、信任和認可

0 views

問:我有一個與精神障礙(精神病)有關的問題,我兒子患有⋯⋯

巴夏:好吧。

問:精神分裂症。

巴夏:哦!

問:如果你對即將出現的、原創的和潛在的治療方法有任何見解,我將不勝感激。

巴夏:哦,謝謝。我對此沒有任何見解⋯⋯但是,我還是有一點看法的(譯註:Bashar的幽默)。因此,當「他」正在休息的時候,我很高興分享我對精神分裂症的看法。

從根本上來說,你們所稱的精神分裂症,通常暗示了一個包含了同時共存的多個不同的人格的意識覺知(consciousness aware),這些人格在多個不同的人生和次元體驗中重疊在一起。

無論出於何種與那個特定的人(譯註:指提問者的兒子)有關的原因,那些人格在看似相同的時間框架內,選擇了體驗多個人格的體驗。或者,他們並沒有被給予機會,來理解如何以混合的方式與他們自己的那兩個方面進行交流(譯註:提問者的兒子有兩個人格);原因是你們生活在一個只承認一個人只有一個人格的社會裡,你們不承認一個人可以有兩個人格。

問:嗯。

巴夏:從根本上來說,這算不上疾病。那個特定的彰顯(譯註:應該指精神分裂症)出現在一個見識非常受限的社會裡,使得它「病了」。因為那個人沒有辦法認識到,他們可以把他們的體驗告訴給你們的社會;因為他們知道那是不可接受的。這就把他們鎖進自我延續的循環中,讓他們無法真正地告訴你們的社會,他們的體驗是非常合理和非常真實的。

那個人,那些人格,真的是不同的人格,他們真的有他們自己的生活,有他們自己的真實有效性。只不過他們通過一個化身來彰顯自己而已。在一定程度上,他是⋯,注意這是極其口語化的說法,不一定準確,但可作為一個比喻。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他就像是使用同一個身體的雙胞胎。你明白嗎?他們不僅可以隨意地與他們自己交流,並且他們知道,既然一個人格也是另一個人格,那麼他們也可以作為一個整體來自由地交流。所有的意識都是同一個意識,能夠以任何形式、任何人格表達它自己。

這個人,以不同於你們社會中的大多數人的方式被整合為一個人。這些人格以特有的方式整合在一起,或者說按照他們渴望的方式被創造出來,從而充分表達他們所認為的他們的整個存有——也即此時重疊了兩個人格的存有——的兩個部分(譯註:即兩個人格)。但是,你們的社會還無法接納這種特定類型的表達。所以他們形成了他們自己的社會,被鎖進他們自己的世界裡。你理解了嗎?

問:是的,相當的清楚。

巴夏:當你們的社會開始理解,每一個個體都是所有其他個體(,包括在所有不同次元的層面上,曾經生活過的、將來要生活的,以及目前正在生活的個體)的表達或體現時,通過展現一種證實他們的體驗是合理有效的、而不是否認他們的體驗的交流,你們就能夠幫助那些人,讓他們自然的生活。

他們所需要的,首先是無條件的愛、信任,以及對他們的體驗的認可——認可他們的體驗與任何其他人選擇的表達形式(譯註:即體驗、經驗、經歷)一樣的真實;因為他們中的許多人——如果他們被允許溝通渠道進入你們社會的話——能夠以通靈的方式表達他們自己

在一定意義上,你可以說在你面前的這個靈媒(譯註:指岱羅.安卡)就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因為他有時顯示出超過了他的規定的個性商(譯註:即表現出多種人格)。只是這個人已經明白了信任,這是一個可在你們的社會中被利用的東西,並且,如果說沒有任何理由或沒有場合那樣表達的話,那麼就再也不要相信你們的社會了。因為我們都是彼此的意識的片段。

我是我自己的存有,我有我自己的有效性;這個靈媒是他自己的存有,他有他自己的有效性。但是我們,在許多方面,在不同的層面上,同時也是同一個存有,僅僅是選擇表達的方式不同而已。那些避免貼上精神分裂症標籤的人,也許,只需比其他人更聰明地做這件事。你懂了嗎?

問:是的,我懂了。與之有關的另一個問題是:這樣看來,處理精神分裂症的最好方法,就是聽之任之。這樣說對嗎?

巴夏:從某種意義上說,是的,但這並不意味著你不需要積極地探究這個人的情況。與他對話,找出不同人格的所有的好惡,找出他們感覺舒適的地方,找出每個人格感覺舒適的地方。讓所有這些都得以確認。

你們的社會很難處理精神分裂症的一個根本原因,是因為你們的社會有強烈的習慣性傾向來確定任何事物的屬性:你們會把每一個事物分類為:要麼這樣,要麼那樣。而事實上,每一個事物即是這樣,也是那樣。所以,你們應該認可那些人格的表現,認可他們最自由自在的時候的體驗;瞭解他們是誰和他們在哪裡最舒適;讓他們知道,你們知道多個人格可以共享一個身體,他們不必為了支配表達他們自己的身體而爭鬥。

這種情況是否很快在你們的社會中發生,老實說,我們並不知道。不過,的確有一些文明社會,使用下面我將要描述的方式表達他們自己;在你們的社會中,這實際上也是可能的。簡單地說,這種情況已經發生過多次了。

正如你們所說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以多個人格表達他自己的人,實際上能夠創造一個物理的雙定位,一個二重的身體,這樣,兩個人格都可以共存。如果這樣看的話,你們就可以簡單地把他們看成是雙胞胎,你們的社會也會說:「這很正常」。

因為有這麼一個文明社會,實際上就是按照那種方式創造了他們自己:當他們想像他們自己希望成為某個人格的時候,他們就會投射出另一個身體來容納那個人格。當他們決定那是否真是他們希望進入的方向的時候,他們會選擇:一、如果他們決定不進入,那個額外的身體就會消失,而他們也會把那個人格拉回來;二、如果他們決定進入,原來的身體就會消失,而他們就會作為一個新的人格,在新的身體中繼續存在。你聽懂了嗎?

問:是的,我懂了。那麼,處理這種情況的要點,大概就是接受它了。

巴夏:哦,是的,在每一個層面上。

巴夏:另外,還要使用想像力、好奇心、探索精神,以及真誠的對話,讓這些人格顯現出來。你要明白:任何存有的真正統一/統合,是對該存有的所有人格面向的完全的等同看待和認可的結果。只有它的所有面向都得到等同地確認和接受,這個存有才會以統合的方式運作。

問:儘管其中的一些人格存在負面性?

巴夏:當你們承認他們都是合理有效的時候,他們就不需要以負面的方式表達他們自己了。因為他們將會知道,他們是值得愛的人,然後他們就會開始愛他們自己。這會形成一個統合的存有。你也不會再看到原有的任何一個人格出現了,你會看到第三個嶄新的、統合的人格。

問:這樣說來,我們傳統的處理這種功能性障礙的方法,或許是絕對錯誤的。

巴夏:它只是表明,你們作為一個社會,相信了許多侷限性的看法。但是,我們要說,這些侷限性看法並不利於混合了其他人格的第三個人格的誕生。

當他們每一個人格都知道了,他們可以愛他們真實的自己,他們就不需要以負面的方式表達他們自己了。他們將會學會和睦共處。這會讓這個存有統合、混成一體。他不會變成已有的人格中的任何一個,他會成為一個全新的人。

問:這太有幫助了;太感謝你了。

巴夏:我們也要感謝你。另外請記住:你完全能夠在你的夢中與這個人的意識對話。你只需在睡前做一個有意識的決定,也就是決定在夢中與他對話。你也將會開始看到這種對話的結果;因為在夢中,你們作為各自的自己,能夠進行完全地交流。這可以嗎?

問:再次感謝你。

巴夏:令人興奮的夢啊!

問:非常非常感謝你。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91af250102vf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