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牙齒疼痛及藍光

0 views

問:我的牙齒疼痛,這種疼痛真的很奇怪(譯註:funny既有好笑的意思,也有稀奇古怪的意思)⋯

巴夏:你笑了嗎?

問:哦,不。不過我有點興奮。

巴夏:好吧。

問:我並沒有遇到很多奇怪的事。我想知道你對此有何看法。

巴夏:嗯,也許你讓你的牙齒有奇怪的疼痛,是為了讓一些奇怪的事情在你身上發生,這樣你就會對它感到興奮。

問:我知道,但我也有一點擔心。

巴夏:哦⋯哦。(用一種模仿的同情音調)

問:它有點越來越嚴重了。

巴夏:你認為用什麼方式,你的信念系統會讓你改變這個想法?

問:嗯,好吧,在我身上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是沒問題的,所以我可能只是⋯

巴夏:很好。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你沒有偏愛的選擇。

問:對。但是我⋯

巴夏:牙齒疼痛對你有什麼意義?你在學習什麼?

問:嗯,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讓我與我自己相連⋯⋯

巴夏:好吧。

問:⋯⋯通常不會發生(的事情)。

巴夏:你是否發現,當你探索其中的一些事情的時候,有時你可能感到有些吃力?或者說你能夠輕鬆應付那麼多的事件嗎?

問:嗯,我想,有時候我的想法超出了我的處理能力。

巴夏:那怎麼可能?如果你能夠想像它們,它們怎麼能夠超過創造了它們的你?

問:嗯,看來似乎是我不想放手⋯

巴夏:放手什麼?

問:嗯,我的其他想法。

巴夏:讓它們離開?

問:是的。

巴夏:它們去哪裡?它們無處可去。如果你再次想到它們的話,它們還會在那裡。

問:是的,的確是這樣。

巴夏:你可以自由地探索任何東西,始終如此,你照樣可以觸及每一個其他想法。並不存在讓任何東西可去的地方。如果你探索一個想法,但是發現它並不是你喜歡的,那麼,你會選擇另外一個你喜歡的想法。

問:對。

巴夏:你喜歡藍光嗎?

問:是的。嗯,藍顏色。我不瞭解藍光。

巴夏:藍色的顏色。

問:我不喜歡⋯⋯

巴夏:如果不通過光,你如何看到藍色的顏色?

問:比如,天空的顏色。

巴夏:那不是被光照亮的嗎?

問:嗯,是的。不過我的意思是紅燈,我不喜歡它們。

巴夏:我沒問你紅色。

問:我喜歡白色的光,我喜歡藍色。

巴夏:我明白了。你會用某些藍光照射你的牙齒嗎?

問:好吧。

巴夏:你會嗎?

問:我會的。

巴夏:為什麼呢,因為我這麼說嗎?你為什麼因為我這麼說而去做它呢?

問:嗯,因為我想到你說過:想像也許它會改變某些我能夠愉快相處的東西。

巴夏:哦!這就是為什麼我那樣說嗎?

問:我剛剛想到這一點,是的。

巴夏:哦,你想像這就是為什麼我那樣說。哦,謝謝。那麼,你正在與你自己的實相同步振動。

問:是的。

巴夏:允許你的想像來改變我的這一建議,以任何(你的想像)非常渴望的方式或形式來改變它。好嗎?

問:好啊。

巴夏:祝你開心。

問:謝謝你。你能澄清某些概念嗎?你提到使用水晶般的藍白色的光,你把它用作想像中的一個建議。對於這種你未必看到的光,你的確切意思是什麼?

巴夏:在你們的集體意識中,那個你所稱的藍白色的特別的振動,與代表你的系統的平衡的電磁場聯繫得非常緊密。因此,用藍白色的光或藍色的振動光來充滿你的整個系統(不管在你的非物質實相的想像中,還是在物質實相的想像中,都可以),一般來講,在你們的集體意識中,它表示重新平衡你的電磁場,所以,這會重新對齊你的所有最初的零點藍圖定義模式(zero-point blueprint definition patterns)。

問:好吧。我理解這一點。不過,這更是我的一個功能性的問題。當我看到物質世界中的某個物體時,那個物體似乎有顏色,它可能是白色或者藍色。藍白色更像是褪了色的藍色。或者它可能是混雜在同一個物體上的兩種顏色。但是我覺得我真的看不到光,儘管我的雙眼的確接收到光並把光轉換成對物體的感知。

巴夏:我們理解。

問:但是我沒有看到光線穿過空間 - 除了在它進入眼睛的時候外。因此⋯但是,如果是激光的話,你可以明顯的看到光。不過,實際上它所做的是照亮空氣中的某些漂浮的物質⋯

巴夏:是的。

問:⋯煙霧或什麼的。

巴夏:是的。

問:所以當你說「想像藍白色的光」的時候,你指的是想像的、具有那種顏色的某種物體嗎?還是⋯

巴夏:你的想像希望感知它的任何方式都可以。我們只是給了你一個非常一般的概念,允許你把它改為你覺得舒服的任何形式。它可以是一個普通物體;它可以是一個晶體;它可以是光本身;它可以是一束激光;它可以是一隻藍色的動物。這都沒有關係。當你想到那個概念的時候,你所關聯的任何東西,(正如我們所建議的),都是你的想像需要轉譯那種顏色的方式。

問:所以,其中一種方式是,比如,就像你說的:「想像藍白色的光充滿你的身體」。你可以按照這句話字面上的意思,想像你自己看著你的身體,想像你的身體作為一個光源產生藍白色的光。

巴夏:是的。

問:下一個問題:你如何能夠同時擁有藍色和白色的光?

巴夏:你可以從這個意義上來看:你可以擁有各種不同的重疊的振動。我們只是用一個參考點,讓你做出將要進行的連接 - 無論它分析起來是否有意義。

問:我理解這一點。我⋯我只是⋯在恰好想像如何使用你建議的工具中,為自己創造了這種難題。(譯註:難題指他的那個「下一個問題」)

巴夏:好吧。但是,你只需認識到橙色是紅色和黃色振動的組合,你就可以像你能夠擁有橙色光一樣的方式,擁有藍白色的光。

問:好吧。我理解了。謝謝。

巴夏:謝謝。


問:我要再次感謝你,感謝你呼籲我們注意這樣的事實:我們的想像力確實是完美的工具。在我接觸我此生的不同部分中,以及或許在平行時間中,我一直注意到那確實就是我所做的,一次又一次,它完美的工作著。但是,我並沒有碰巧注意到它。所以我要感謝你的反射。

巴夏:謝謝你。我們要再次提醒你,想像力不僅是完美的工具,而且它就是你。

問:是的。

巴夏:我們再次把我們的無條件的愛和感謝送給你們所有人,感謝你們讓這種分享持續下去,感謝我們之間的互動。我們祝你們擁有令人興奮的夢式生活和生活之夢。我們祝你們有一個美好的夜晚。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91af250102vjf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