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有關海豚

0 views

海豚和加速的能量

問:你好。

巴夏:你好!

問:一週半前我聽你的錄音,你談到海豚和鯨魚,以及和它們交流。我有一個美妙的體驗想要分享。

巴夏:請分享。

問:好。接下來的週六我和家人去了一個海灘,去了一家海鮮飯店,在等餐的時候,我們去了海灘,走到水邊,我站在那裡,望著大海,心裡想「天,既然我都到這兒來了,何不試試你說的,與這些生物交流一下呢⋯⋯」

巴夏:就是,幹嘛不呢?這些海洋生物!

問:哈哈。之前我從未想過和鼠海豚或海豚或是鯨魚說話。於是我站在那裡,抱著胳膊,說了聲「嗨」——當然是在心裡——我想這應該算是與這些生物的交流了吧

巴夏:是的。

問:然後在15秒鐘之內,我的女兒艾莉森說「媽媽,快看!」就在我們的正前方,有七八隻鼠海豚躍出了海面,就在海岸線邊上,就在海浪能達到的邊緣⋯⋯

巴夏:是的!八:一個新的音階,一個新的頻率。

問:好的。周圍的人都邊看邊說,「我的天啊,我們在這住了一輩子,從沒見過海豚或鼠海豚離海岸這麼近!」

巴夏:因為從來沒有人向它們打過招呼!

問:哈哈哈。那是如此的美妙,我發出交流僅僅才15秒,它們就出現了。

巴夏:是的。

問:好,我就想分享一下。

巴夏:非常感謝你在自己內創造出一個新的音階。

問:不客氣。現在我有一個問題。

巴夏:好的。

問:近一年來我經常在半夜被能量喚醒,非常強烈的能量。

巴夏:沒錯!!

問:哦。

巴夏:是你自己的!

問:哦。

巴夏:要知道,你的生物週期會在凌晨讓你醒來並且感覺充滿能量。

問:好的。這有點不舒服。我會有心悸,我的腎上腺素⋯⋯

巴夏:你會適應的。你需要做的只是用它來做點什麼,而不是以為自己出了什麼問題——認為自己患上了一種叫失眠症的病。不要認為你「應該」去睡覺——在你的能量清楚地告訴你你應該醒著並且接納它的時候。當你用它的時候,它就會流動起來;而不是堵塞起來,製造焦慮,因為焦慮和興奮,是同樣的能量。當你正向地去用它的時候就是興奮,反之就是焦慮。

問:噢!那我在半夜該做點什麼呢?

巴夏:你想要做的任何事。難道沒有什麼事情是你能做的嗎?

問:當我出現心悸的時候我感覺很難受,我通常會出去打開當時轉移一下注意力。

巴夏:轉移注意力。好吧。

問:這樣我就不會專注在這上面了。

巴夏:寫點東西怎麼樣?

問:好主意,我沒有想到。

巴夏:沒關係,我們不是說你必須要寫,但你現在可以考慮一下。有沒有什麼是讓你感到興奮的,讓你使用凌晨的那段時間的?

問:有,我可以⋯⋯

巴夏:你能想到一些主意嗎?

問:是的。

巴夏:好。你也可以用那些能量去探索別的宇宙。

問:噢!我還真沒想到。

巴夏:你可以進入冥想,看看那能量會把你帶到哪裡。

問:好的。聽起來真的很棒。有時候在白天,在我工作日的中間,我也會感到這股能量的衝擊,我會想「噢,我又焦慮發作了」。然後我就會吃一片左旋色氨酸,然後我就沒事了,你明白嗎?

巴夏:不是的。

問:真的。

巴夏:你在忽視你的自然能量週期。

問:這麼說我應該把那個能量引導到別的地方⋯⋯

巴夏:我們建議如此。

問:⋯⋯更加有創造性,好的。

巴夏:那個能量,特別是早晨的,是非常有助於出體經驗的能量,如果你用那種方式來使用的話。

問:好。

巴夏:你感覺到的那個振動是你從物質形體脫離的第一個信號。

問:啊!是這樣。

巴夏:因此,跟著它走,和它玩耍——就像海豚一樣。和它玩耍。你只需接受邀請。和它們一起玩。

問:太棒了。我會的。

巴夏:很好,玩得開心。

問:我會的,謝謝。

巴夏:非常感謝。

問:我可以再問一個嗎?

巴夏:當然!!

問:我想要和你以及你們有更好的溝通,是不是也是和這個一樣⋯⋯?

巴夏:和能量一起玩。

問:明白了。非常謝謝你!

巴夏:謝謝。下一位。


海豚民間故事

問:上次我們去茂伊島與海豚互動,變得更像海豚,與它們實質接觸之後,我在那裡做了很多有關水的夢。

巴夏:是的。

問:有一個夢的確對我造成了一點驚嚇。

巴夏:好的!

問:我先前不知道與海豚實質接觸會讓我害怕,我做了一個非常栩栩如生的夢,我在與海豚一起游,大約有六隻,玩耍的時候最後一隻海豚進來了,它非常的大,能量是如此的強烈,我開始感到極大的恐懼。

巴夏:好的。

問:我開始害怕他會傷害我。

巴夏:不會的。

問:然後我醒了,對我自己感覺很臉紅。

巴夏:噢,「沒關係的啦!」(觀眾:笑聲)

問:謝謝。我也想弄明白是為什麼。

巴夏:最後一隻向你展示了你的界限,你願意相信自己能夠擁有多少的力量認識自己。下次最大的那只會第一個出現。(觀眾:笑聲)搞不好,最後出現的會是一頭鯨魚!(更多的笑聲)

非常感謝!下一位!


問:那天晚上當我們在做和平冥想的時候,我們是以唱誦「Om」開始的。

巴夏:好的。

問:唱誦完之後過了很久,我突然感覺到那個聲音仍在繼續。

巴夏:是的。

問:我們好幾個人想起來你說過有的和聲是鯨魚發出的⋯⋯

巴夏:是的。

問:⋯⋯我們很興奮,好奇我們聽到的會不會就是?

巴夏:某種程度上是的,但是同樣,由於你開始更多活在當下,開始感知到所有聲音都不會消失。那個「Om」現在仍然存在著。你給了自己一個提示,它永遠都會持續下去。

問:太好了。謝謝。

你曾經分享過一個鯨魚的民間故事,不知道你能不能再講一個?

巴夏:可以。

觀眾:太棒了,太好了。

巴夏:現在?

問:是的!(觀眾:笑聲)

巴夏:好,這個故事是這樣開始的:在亞特蘭蒂斯的時代,有一個海豚的代表團,與你們陸地上的人類科學家——雖然與你們今天所知的科學家並不完全一樣——交流頻繁。它們能夠在海床上找到一些東西,那些東西是人類無法取得的,但是對於海豚來說是很容易的。

於是,海豚和人類做了一個約定,幫助人類尋找某些東西,人類的科技需要那些東西,但是海豚並不需要。於是,一點一點的,海豚從海底帶來了越來越多的金屬礦物給人類製造他們的機械。帶去了越來越多如今已經不復存在的晶礦給亞特蘭蒂斯人,用來製造各種各樣的機器。

後來有一天,海豚在海底發現了新的寶貝,一些非常美麗的貝殼,非常美麗的石頭,非常美麗的水晶,各種顏色都有。它們想,人類一定會喜歡這些新的東西;於是就把這些貝殼,這些石頭,這些水晶帶到了海面。

當海豚們回到海面的時候,這時它們發現,當它們帶回這些物品後,亞特蘭蒂斯人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人能夠欣賞海豚新發現的這些新途徑,新聯繫,新符號,而另一些人,不知道為什麼,卻不能。

海豚們感到非常的困惑,它們第一次感覺到,現在開始有兩種人類兄弟,人類姐妹了。一類可以理解和認同海豚,一類變得更加僵化,不能接受變化,無法看見不一樣的美麗,而是反覆期待著同樣的東西,不能忍受任何偏差。

這個消息開始在所有海豚中傳播,它們開始認識到,它們的人類兄弟,人類姐妹中的一部分,將會沉睡到一個不同類型的夢裡,而且將一直沉睡一萬年。

於是它們不再繼續帶回這些新的貝殼了;但是它們一直記得它們在哪裡。當人類兄弟,當人類姐妹再度醒來的時候,它們會再度從海底帶回這些水晶,這些貝殼,這些石塊給新甦醒的人類,讓他們知道,他們又再次分享著同一個夢了。

所以,要覺察注意,你們會在即將到來的歲月裡,發現你們的海豚兄弟,海豚姐妹帶給你們從未見過的東西,但是那是你們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經知曉的東西。當你們再次見到這些東西時,許多的情感,許多的眼淚,許多的喜悅會從那些從海豚那裡接收這些禮物的人的心裡流出。因為那將意味著你們再度甦醒了,甦醒於和海豚同樣的夢裡。它們將會歡呼,你們之間將會有許多的歡樂和分享。

你會發現許多這些禮物會開始進入你的夢境現實,你會看到其中的一些呈現為非常透明的氣泡狀的水晶球,它們包含著振動意識,當你握住它們,你會從心裡,從頭腦裡,知道海豚們在對你說什麼。

讓這些夢開始吧,你將讓這些禮物從深海的海底,從你潛意識的心底,從你一直在做的夢的夢底,帶到海面,帶到陽光下,帶到陸地上,帶到你的意識裡,帶到你現在要做的新的夢裡,它也是你許久以前曾經做過的夢。

海豚將這個故事一代又一代傳了下去。它們非常高興你們再一次開始甦醒於同樣的夢了。

我們向你們表達我們的感謝!

觀眾:謝謝!(掌聲和笑聲)


矛盾與海豚

問:我有一個問題。

巴夏:好的。

問:我遇到一個明顯的矛盾——哲學矛盾⋯⋯

巴夏:哲學矛盾!好的。

問:我對Jane Roberts的賽斯教導的所有作品都非常非常熟悉,我也非常的相信,但是我觀察到一個矛盾,就是「一切都在不停地變化」⋯⋯

巴夏:是的。

問:⋯如賽斯所教導的⋯

巴夏:同時一切都已經存在。

問:同時「一切都已經存在」。一切,包括其所有可能性,都已經存在了?我們只不過是轉移我們的焦點罷了?

巴夏:正是。

問:那麼哪兒來的變化?

巴夏:要明白,「變化」這個概念在你們的第三密度視角中非常根深蒂固,因為你們相信有開始,中間和結束——所以你們相信事物會變化。但是還存在著真正的創造。當你明白了思想就是事物,那麼任何新的視角或觀點也都是變化——即便你改變的是對已經存在的事物的觀點。明白嗎?

問:嗯。

巴夏:所以你產生的任何視角,用你們的話說,新的視角,看待已經存在的事物的新方式——本質上——也是一個新的創造。我們的確理解這轉譯到你們實相中會顯得像是個明顯的矛盾。

但要明白,矛盾,當你遇到一個矛盾的時候,正是你遇到更高層次實相的時候。因為如果你觀察到一個衝突或二元對立的時候——由於你感知到有極性——你知道這兩端都是出自於你,那麼在你內在的某個地方它們一定是並存的,一定是融合為一個東西的。

當你看到一個矛盾的時候,它只不過是轉譯到第三密度概念時所遇到的困難。但是一切都是同一個東西同時,不同方式的多維呈現。明白嗎?

問:是的,非常清楚,這就是問題所在。

巴夏:這不是一個問題,你能夠用它⋯⋯

問:對的,這不是一個問題。

巴夏:你能夠用它作為一個工具。

問:對。

巴夏:宇宙和無限造物被稱作「無限造物」是因為一切都是可能的,甚至矛盾也是。而且在某個層次,它也不是矛盾,只是被接受為它本是的樣子。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享受它吧。如果它讓你發笑,那就用那種方式來使用它。矛盾是與你的核心本質接觸時發生的事情。

(主持人:我們快到結束時間了。)

結束時間!你們快到開始時間了。謝謝你們。那麼在這個時刻,我們將尊重你們的時間表。我們向你們每一個表達我們的感激⋯⋯請說?

問:還有一個問題。

巴夏:還有一個問題。

問:是的,關於海豚是外星人的。

巴夏:海豚是外星人。嗯,對我們來說它們的確是,因為它們是你們星球上的而不是我們星球上的。他們是你們星球上的有意識覺知的生命。當你們願意開始用與它們的互動來作為你們與其它外星文明互動的「練習」時,那麼你們將會作為一個整體來回應和與我們互動。

你們有一個天賜的遺產,就是在你們星球上有兩種知覺物種。某種程度上,二者之間有著很多的轉世聯繫,以多種不同的方式,如你們一樣。在這層意義上,它們是和你們同樣類型的靈魂。在這個意義上,由於你們都不是原生於這個星球的,同樣它們也不是。在這個意義上,它們和你們一樣都是外星人。你們中有許多在亞特蘭蒂斯時代有過互動。你們中有許多曾在兩者中有過轉世。這種情況最近一段時間沒有發生了,因為人類把自己封鎖在了一個特殊的循環中。但是這在現在可以再度發生了,因為你們不再那麼封閉了。

問:它們有意識地覺知自己曾經是人類嗎?

巴夏:有一些知道,並非全部,因為在這個時刻它們有許多也封鎖在自己的循環裡。但它們對於與你們的聯繫的確擁有更寬廣的記憶。這就是為什麼它們非常渴望與你們互動。

問:它們似乎能理解我們的語言,有一天我們能理解它們的語言嗎?

巴夏:當然。但那主要會是一種情感層面的理解。即便你們能對它們發出的聲音獲得理性理解,最快捷的方法依然是情感連接,因為真正的心電感應是情感層面的。當你無條件地去愛,你就會知道關於那個人的一切。明白嗎?

問:明白。

巴夏:感謝你們的分享!感謝你們願意允許我們與你們分享我們無條件的愛,以及我們對我們是共同創造者的信念。

我們想要再一次的,提醒你們:允許你們醒來,並夢想——因為物質實相只不過是你們的夢。你們此刻正在夢中,夢境就是你們的現實。創造你們想要的夢吧,追隨你的喜悅,它永遠不會引你到歧途。我們感謝你們允許我們經歷這份互動。我們祝你們擁有愉快、充滿無條件的愛和充滿興奮的夢幻人生以及人生之夢。擁有美好的一天。

觀眾:謝謝,謝謝。

巴夏:晚安。


海豚集會

問:你最近說你將通過岱羅,然後通過日本的一位女士,然後通過夢者海豚來傳訊。

巴夏:是的。

問:你能描述一下通過夢者傳訊和現在你通過岱羅傳訊有什麼不同嗎?

巴夏:好的,謝謝。當我們通過海豚意識傳訊的時候是一種更加強烈的心靈鏈接,因為海豚、鯨類、鯨魚,要比地球上的人類更加習慣於心電感應交流。所以,連接起來快得多,信息傳遞起來有效得多,其他鯨類從夢者海豚那裡接收到的信息要更加的密集。不過我們在這裡要談的是通過一隻海豚向其他鯨類傳遞信息,並最終與它們合作,在將來等你們學會如何與鯨類交流時,將信息從鯨類傳遞給人類。

問:那麼,它們也像我們一樣聚集到一起,然後一隻海豚與你通靈,轉達信息給其他海豚?

巴夏:沒錯。它們有集會,在海底下,至今尚未被你們觀察到。有可能在下一個十年裡,甚至是七年內,你們會發現一個這樣的集會;那時你們會震驚於海豚擁有這樣的社會結構,這是你們以前從未發現的。但它們經常舉行這類集會,不單單是為了我們與它們交流的目的,也為了許多其他的目的,你們對它們的社會以及它們的認知方式還有許多要瞭解的。但是你們將來會發現這些集會的,當它們允許你們發現的時候。


蟑螂與海豚

問:我在想,關於蟑螂⋯⋯

巴夏:好的。

問:⋯如果終結它們的物質存在的話算不算正當呢?(許多笑聲)

巴夏:終極而言不算,不算正當。從這點中要你學習的是,與你環境裡的任何存在共事,如此一切才能和諧、同步性地協作,你在你需要在的地方,它們在它們需要在的地方。認識到彼此都在為整體的環境做著貢獻;你總是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點;你們永遠都不必發生內部之間的衝突。

問:那種類型的能量維繫著寄生蟲和蟑螂類型的能量?

巴夏:作為人類的你們基本上就是彼此的寄生蟲。當作為人類的你們改變自己的能量時,你們便會看見地球上所有動物的改變,因為它們基本上是在反映你們的寄生性和掠食性。獅子與綿羊共臥的理念就是一個直接的象徵性原型喻示,當你們馴服了自己能量中的好戰、衝突、掠食性,那麼這一點會在整個自然界反映出來,包括蟑螂在內。

問:謝謝。(觀眾鼓掌)

巴夏:明白?

問:是的。

巴夏:非常感謝。

問:這讓我想到了海豚的問題。

巴夏:好的。

問:你曾說到海豚有集會,就像我們在這裡聚集一樣⋯⋯

巴夏:是的。

問:⋯⋯而你通過其中的一隻海豚通靈?

巴夏:是的。

問:對於我們星球上的分離型的獵戶座能量,它們作出了哪些貢獻?它們也有類似我們的問題嗎?⋯⋯如我們集體性的恐懼,對匱乏不夠的恐懼,它們有問題要面對嗎?它們面對的問題是什麼類型的?

巴夏:是的。人類什麼時候才會停止向海洋裡排放廢物?這是它們面對的問題之一。然而,它們沒有你們人類的那類恐懼,因為它們沒有把自己分割到那個樣子。但是它們在你們的夢中為你們每一個提供著幫助。它們的確害怕你們的夢魘,因為在與你們的夢境狀態打交道以幫助你們學習如何遊戲時,有時候它們會陷入你們的恐懼中,即呈現為你們噩夢裡的怪物的那種恐懼。它們有一點點恐懼自己會有一點兒太陷入你們的噩夢狀態,正如它們和你們整合時以及與你們在夢裡互動時的情況一樣。但它們願意經歷它,因為它們覺得這可以幫助你們釋放你們的一些恐懼。但的確有少數案例,不多,而是少數案例中有的海豚由於與人類的噩夢打交道而瘋掉了。

問:它們有類似我們的問-答模式嗎?

巴夏:不完全一樣,沒有。它們的更多是一種構建模式,構建新概念、新理念、探尋新的創造實相的方向,更多是一種探索而不是問-答模式。

問:它們的社會裡也有分裂嗎?

巴夏:非常非常稀少,雖然它們可能也在演出著某些轉世劇,但那在它們的社會中鮮有發生,特別是現在,更少了。謝謝你的提問。

問:謝謝。

巴夏:謝謝!下一位。


原型和海豚對人類的幫助

問:談到原型——不光是我們這裡的,還有從獵戶座及其他星系的⋯⋯

巴夏:是的。

問:那些原型我猜,是意識到自己是原型的。對嗎?

巴夏:有時候,並不總是。取決於其定義以及它們與你們的互動方式。

問:好的。那些意識到自己是原型的,它們也會經歷和我們目前所經歷的類似轉變嗎?

巴夏:某些會,某些原型被給與了足夠的能量以演化並以不同方式參與你們的循環。

問:這麼說一個原型是可以醒過來,說「我不要再做一個原型了」⋯⋯

巴夏:是的。

問:⋯⋯「我想要獨立」

巴夏:某種程度上,是的。但這是一個概括的說法。但我們明白你的意思。是的,這是個足夠的比喻。

問:它們可以實質性的顯化?

巴夏:它們可以轉世,是的。

問:現在這種情況有發生嗎?

巴夏:有發生。

問:該物理表達覺知自己是一個原型嗎?

巴夏:並不一定,有時候會。很多時候那份覺知會呈現為一股對該原型符號非常強烈的吸引。

問:哦。

巴夏:換句話說:舉個例子,並不是說都是如此,但比如說——拿一個你們的星相學的原型符號——一個人可能會說,並且真的感覺到:「我不是天秤座;或者,我是天秤座。」

問:哦。

巴夏:明白了嗎?

問:明白了。

巴夏:我就是理念本身。許多人——再次的,並非全部,甚至並非大多數——許多人強烈認同於⋯⋯等一下⋯⋯(暫停)

我的話被阻止了。

問:被誰?

巴夏:被集體意識。

問:你能指明和你互動的是集體意識的哪個面向嗎?

巴夏:(長久的暫停,然後是深深的嘆息。)不能。

問:我可以做些什麼讓你的話再出來嗎?

巴夏:是的,通過你在自己生活中的行動,因為它與你們的文明是密不可分的。在這一點上,由於你所處的位置(活在地球上),你比我有更多的能力和力量可以發揮作用。

問:是的!

巴夏:因為我不屬於你們主要原型的支流。

問:哦。

巴夏:但是間接地是,不是直接的。

問:這是想讓我學習什麼嗎?或者這只不過是個意外?

巴夏:這是一個提示,你正在以你自己的方式從中學習。說得更多的話會像是在聖誕節到來之前就把聖誕禮物給打開。

問:好的。這就是我需要的:另一個謎,對嗎?

巴夏:你們都喜歡謎團。

問:沒錯。

巴夏:感謝你們自我探尋的願心。我們謝謝你們。等一下,等一下⋯⋯有一條切線,另外一個方向。你們許多人開始認識到⋯⋯我們已經同你們談論了許多海豚意識的理念和面向。

現在我們要談的是,你們許多人開始注意到一個事實,就是你們星球海灘上的海豚集體死亡現象。我們曾經談到過,我們的感知是它們的電磁模式改變了。這導致了它們失去了方向感。

我們現在可以說的另一點是,正如你們所發現的,由於它們對處於當前夢境狀態的你們認同地如此之深,以至於它們也吸收進你們的一個性質,這也是我們沒有預料到,甚至直到它們做出這些行動之後才注意到。

它們吸收、模仿、反映了許多你們系統中的負面理念。某種程度上,它們的作用如同安全閥一般,融合、平衡著此刻存在於你們內在的那些理念。

它們改變自己的電磁頻率以創造出它們自己版本的,你們稱作艾滋病的東西。它們放下了自己的免疫能力。它們通過融合和平衡該理念來援助你們,如此你們不必獨自面對它。

它們想要成為你們社會的一部分,融入你們,即使包括負面性在內——以便你們知道它們和你們共同分享著這個世界。它們沒有冷眼旁觀。它們深愛著你們——深到願意接受你們的作品,以幫助那些負面理念的轉變和提升。

我們把我們的手伸向它們,和你們所做的一樣。它們的愛永遠在與你們互動。我們看到,通過這些舉動,你們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密——在許多層面上甚至超出了我們一開始時能夠觀察到的。

我們感謝你們的愛、分享、夢。我們謝謝你們。我們祝你們擁有一個愉快、充滿愛、溫柔的新黎明(開始)。日安。

觀眾:晚安。日安。


愛莎莎尼,海豚,與星球同盟

問:你會把你和人類互動的體驗分享給你們文明的其他成員嗎?

巴夏:現在就在。

問:你們星球上有一個總統或是領導人嗎?我知道他/她和其他人一樣平等——但是你們有這樣的職位嗎?

巴夏:在星球同盟中有一些個體是你們會稱為組織者的,但並不是說需要計畫些什麼。他們只是向同盟內所有的互動敞開,在任何一個文明中,他們是一個象徵代表,代表了一直在進行著的互動。這只不過是不同的個體在不同的時刻可能會發現自己在做的事。並不是說他們是一個類似領導者的焦點。

問:你們星球上有讀物嗎?

巴夏:鮮少。有你們所謂的水晶石板,其中可以播放全像投影或是(以及)直接的心智層面信息交換。沒有任何你們所知的印刷品。

問:就像電影⋯⋯

巴夏:某種程度上是,但很多時候更像是夢境,想像,白日夢。

問:你們怎麼做?觸摸一塊水晶然後提取裡面的信息?

巴夏:在水晶矩陣,你們所謂的計算機中,有我們的其他版本,我們的高級意識。如此我們總是可以直接用心智接入。只需把我們的意識調整到所需的信息,它就被分享了,就被獲知了。

被感知了。被讀取了。

問:所以就像取款一樣,就像從取款機取五十塊錢⋯⋯之類的?

巴夏:有點。

問:我們能接通那些「銀行」嗎?

巴夏:幹嘛不能?宇宙銀行永遠都是開放的!去取吧,想怎麼取就怎麼取。(觀眾笑聲)你的賬戶是無限的!

問:豐盛!

巴夏:沒錯!!豐盛!(許多笑聲)

問:在你們社會裡一點恐懼都沒有嗎?

巴夏:在經驗上沒有。每一個存在都有潛能創造那種類型的判斷,但是我們只是用不著那個工具,所以沒有它產生的效應。

問:哦,恐懼是一種判斷嗎?

巴夏:是的,不願意面對你意識中的某個部分;不願整合你自己的某個部分;對自己是一個受害者的信念;自己沒有控制權的信念;自己不是創造者的信念。

問:這麼說你們星球上沒有服務自己只有服務他人?

巴夏:存在的是服務「一切萬有」,也就是服務他人,也自然就是服務自己。我們在服務中被服務;自然的,同時的,發現我們的需求得到了滿足。

問:你有最好的朋友嗎?你聯繫更多一些的人?還是說所有人對你都一樣?

巴夏:每個人都具有自己的特質,每個人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因此,沒有誰是特殊的。

問:好的。之前有人問能不能登上你們飛船,你回答說我們必須先發現我們人格的更多面向⋯⋯

巴夏:整合你們人格的所有面向,如此,你沒有恐懼,你自己的所有部分都是無條件愛的產物。然後你便達到了與我們文明相同的振動頻率,然後你將自然地出現在那個振動位置。

問:整合我們自己的所有部分?

巴夏:你們所創造的人格結構的每一部分。

問:原子結構重新排列?

巴夏:那會自動地發生。

問:我還不太清楚什麼是人格。

巴夏:好的。人格是一個人造建構,它的呈現是用來代表一個多面的理念,就像一個棱鏡,通過它,你整合意識的白光被折射為物質實相中的不同頻譜。

你創造你的人格以擁有不同的層次,不同的部分,不同的身份。接納,允許,融合它們全部,將使你能夠如你本來所是的整體一般去作為。

問:人格部分的數目是有限的?

巴夏:某種意義上是的,因為你是在一個你所定義的有限的宇宙中,就物質實相而言。

問:所以我們的人格有固定數目的部分?

巴夏:某種程度上你可以創造無限的數目,不過我們並非意指你得探究它們每一個。你只需要允許自己知道,任何你要發現的部分,都和任何其它部分一樣同等地配得你無條件的愛。

問:所以不管出現什麼,只要愛它本是的樣子。

巴夏:是的。

問:我們在做「在時間中游動」冥想的時候,我感覺到,或者說察覺,或是看見了一隻好像是海豚⋯⋯

巴夏:沒錯,那是天狼星能量在你意識裡的呈現,他們的意識——即你們所稱的水生人類,即海豚和鯨魚——也在那個時間流中,許多時候他們也的確通過那種方式體驗自己。在宇宙中遨遊,而不僅僅在你們的海洋裡。他們永遠都在那裡等你。

問:所以那實際上就是我們所經驗到的海豚意識,對嗎?

巴夏:是的。你們是陸生人類,他們是水生人類。你們和他們是兄弟姐妹。他們的意識也是你們的;你們的意識也是他們的。要分享,相似地分享。

問:我們要怎麼做?

巴夏:用你的想像,因為那就是你與他們的相遇之處,你們在任何時刻都能在那個維度和他們交流。愛他們,就像他們愛你們一般。同他們分享,用你感覺合適的任何方式。

問:在我們的想像裡?

巴夏:也實質性的。

問:也實質性的,好的。

巴夏:是的。

問:好。你說到同盟。

巴夏:是的。

問:你能簡單解釋一下它是什麼嗎?

巴夏:所有我們有聯繫的文明。你們可能會把它叫做銀河聯邦。

問:同盟之外的文明呢?

巴夏:在我們的忖度裡,那是同盟的延續部分。然而,存在著許多文明,就像以前的你一樣,並不像現在的你那樣覺知到其他文明的存在。有些文明剛剛開始覺知到,例如你們的文明。

有許多文明擁有他們自己的同盟,尚未與我們的同盟建立接觸。

你會發現,在你們所稱的第三密度中,在你們所知的銀河系裡⋯⋯你知道銀河系吧?

問:知道。

巴夏:⋯⋯大約有6千7百萬有人居住的第三密度星球。你會發現它們中有些隸屬於不同的同盟,不同的集合,不同的互動,根據我們的感知,最終都會合為一個同盟,並繼續和其他銀河系的同盟融合,並繼續與其他宇宙的同盟融合。

問:好比安卓美達議會(仙女座議會)?

巴夏:那是你們的鄰近星系——你們這塊扇區的主要星系。

問:6千7百萬星球最後全部都會融合?

巴夏:是的。(觀眾議論及笑聲)

問:靈魂的終極目的是什麼?

巴夏:存在於此刻,存在於此時此地,創造並繼續創造,永遠地。不要怕,你失敗不了的!(觀眾笑聲)

問:還有一個關於遊戲的問題⋯⋯

巴夏:遊戲!

問:遊戲對於海豚們來說⋯⋯

巴夏:充滿了狂喜。

問:充滿了狂喜?

巴夏:是的,你們也可以如此。遊戲,遊戲,遊戲,遊戲,愛,愛,愛,遊戲,享受,狂喜是你的權利。謝謝!

問:非常感謝。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d7452c20101khp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