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在第四密度你會忽略過程;分析讓你無法發現任何東西

0 views

問:我在想,從一個時刻或一個時刻的一個片段,到下一個時刻 - 比如,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常常從樹上或其他高處跳下來。從我離地面三英呎高的那一點到我離地面兩英呎高的那一點,似乎是有關聯的。不過那個時候,我認為整個跳躍是一個完整的經歷。

巴夏:是的。現在,你會認識到,你有能力創造這種類型的實相:前一個時刻你在樹上,下一個時刻你在地面上——如果那是你期望的;上一個時刻是種子,下一個時刻就開花——如果這是你想要的。你將會經歷為了體驗它你所創造的時間長度。別人要看到開花,可能仍然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而你不需要這麼長的時間,你會看到種子,然後看到開花;當你轉向另一個人,他們會告訴你,他們已經看到了從種子到開花的整個成長過程 - 但你沒有。這就是第四密度體驗的實相的例子。

問:我也在想,比如,那些從帝國大廈跳下的人,當他們在半空中的時候,突然想:「也許我並不想跳。」我的意思是說,有人已經降落5000英呎或其他高度,但是有了那個想法而莫名其妙地倖存下來。

巴夏:是的。這裡有很多概念,有一些我們一直在和你們討論。但是,簡單地說,現在你們將開始忽略過程,而只看到事件本身。這就是為什麼在第四密度你們會加速的原因。你不會在過程上花時間,你將會簡單地活在當下,第四密度將只是一個又一個狂喜的時刻。

問:是的,我已經⋯⋯我當然會贊成這一點。我覺得這一切都非常精彩。我的確有幾個你剛才說過的、關於重新連線大腦的問題。

巴夏:嗯。

問:據我所知,我們的神經生理學家,一直無法理解或描述意識形成的過程⋯

巴夏:是的。

問:他們⋯

巴夏:那是因為意識不是肉體的產物。

問:嗯。對。

巴夏:而肉體是意識的產物。

問:對。但是就記憶的機制而言⋯

巴夏:嗯。

問:我不認為它們是神經線路的問題。它們更多的是腦電活動⋯

巴夏:是的。這就是關鍵。神經線路是腦電活動的基礎,是腦電活動的互動(或相互作用)。你明白嗎?

問:哦,我想這取決於你如何定義神經線路。

巴夏:是的。你只需以任何你理解這個概念的方式,用它來表示定義(你正在討論的)過程所必需的互動。

問:好吧。謝謝。

巴夏:現在,正如我們已經說過的,大腦——這是他們(譯註:指神經生理學家)用於探索腦力活動的地方——無法客觀地看待它自己。以理性的方式,他們不會發現他們想要的東西。當他們開始把意識包括進他們的方程式中的時候,他們將會理解他們需要理解的東西。依靠分析,他們不會發現它;通過分析,你們永遠無法發現任何東西。如果你認為你依靠分析發現了什麼,那也只是因為你的意識創造了一種理解,然後你簡單地通過分析的過程,來發現你已經知道的東西。

問:是的,嗯。謝謝。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91af250102ves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