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第四密度地球,自然精靈,基督意識

0 views

問:我在想,選擇愛與光和正面體驗的人⋯⋯

巴夏:嗯?

問:⋯⋯是否不得不擁有一個黑暗和負面體驗的相反極(counterpart)?

巴夏:你自己將永遠包含那些「潛在可能」,但是它們不必物質化顯現在你的物質實相裡。要允許你的那一面平等於另一面正面,一樣地有效。允許平等才能讓你持續地選擇正面顯化。只有當你尋求「評判」負面時,你其實是在將更多的力量和能量交給負面顯化。

問:據我理解,有些人攜帶著負面的振動。也許正負不是指⋯⋯

巴夏:每個存有,這宇宙裡的每個存有既是正面也是負面,沒有誰只是其中之一。這樣的話,他們只不過是選擇了「表達」看上去極為負面的事物。但是他們「確實」包含更深的對正面的顯化——如果他們決定顯化的話。如果他們決定選擇整合而非分裂,並感覺自己是一切萬有的一部分,而不是在它外面,而不是感覺一切萬有在他們外面。

問:有人選擇前者(負面)嗎?

巴夏:負面嗎?

問:是的。

巴夏:顯然有。

問:我是說⋯⋯是的,我瞭解,但我讀到一些資料,使我產生了疑問。

巴夏:好的,繼續說。

問:我讀的那本書裡說,將會有一個分裂,在那些選擇完全負面的人與(那些選擇完全正面的人之間)⋯⋯

巴夏:啊!好的。那只是一種闡述。它能夠以那種方式發生,但那些話的意思只不過是,當你們的星球繼續其轉變進入第四密度,那些選擇經驗第四密度的將為自己創造那份體驗,而那些不選擇如此的將創造平行的生活,以另一種方式存在。

現在僅僅是,你會發現可能有多種方式,他們和你將從彼此的實相中消失。要麼他們會貌似對你而言逐漸消失,要麼你會貌似對他們而言逐漸消失。或者最終,隨著加速的進展,你將單純的看到那些個體將不再出現在你的實相裡。他們將單純的消失。

在某種意義上,是某個平行地球的形成。一個將體驗第四密度實相,一個可能選擇的是繼續另一種的第三密度和分離。取決於他們。他們沒有迷失——終極而言,在某種意義上,他們也可以選擇前進。

問2:接著這個話題,這在地球上是不是曾經發生過⋯⋯曾經存在過仙子(fairies,精靈)和那一類的存有?

巴夏:某種意義上是的,但要瞭解的是它們仍然在這裡。要認知到,那種類型的意識是你們社會在無意識、潛意識層面,整體集體意識的一個片段的化現。你是在與你們集體意識的一部分交談,它的裝扮代表的是與自然的象徵性連接,你將你意識的該部分投射出去,再讓它與你交談。能理解嗎?

問:能。

巴夏:它是個像征性的化現。那些存有——不是說它們沒有它們自己的自我意識認知——但是它們在某種意義上是你們全體所是的集體意識的無意識部分的一個延伸。這是一種與你們自己的一部分的交流方式——一個被認為與自然更加連接的部分。

問:所以這解釋了為什麼它們在古時候更加普遍⋯⋯

巴夏:是的。

問:⋯⋯因為人們相信它們。

巴夏:因為曾經存在著,用你們的話來說,更加實際的連接。

問:與自然。

巴夏:是的。

問:我還想問你關於異教崇拜(Paganism,多神信仰)的事情,異教崇拜是⋯⋯?

巴夏:在某種程度上它正是我們所討論的。其根源出自於對與自然中你意識的其他部分交流的能力的瞭解,擁有一個象徵性代表以貌似物質的方式呈現給你。

問:異教崇拜?

巴夏:是的。那是它的起源,緣起。

問:為什麼我們創造了基督然後與異教崇拜分離轉入基督教信仰?

巴夏:現在,要瞭解⋯⋯

問:需要何在?

巴夏:噢,好的。這樣來理解,只不過是,即便在所謂的異教崇拜中——不是說誰對誰錯——仍然存在著與一切萬有分離的殘餘。基督意識的概念是讓你知道所有那些概念也是你,你不必把它們分開,全都是一個,你也相似於基督意識,你是創造者,在那個意義上。它是一個統一的原則。

問:所以即便是與自然更加連接的人們,仍然不瞭解他們與一切萬有的連接?

巴夏:在那個意義上,是的,他們是以隔離的方式在看待該概念,而不是視其為在自己內在。因此,他們假設力量其實是屬於那些存有,而不是在自己內在,在自己的神性內。能理解嗎?

問:能。

巴夏:那就是基督意識的概念。造成困擾的只不過是,不是說異教崇拜是錯的,但是偶像崇拜,以那種方式,是將力量從自己身上移除,把創造的責任和你的實相的責任放在別的什麼上,而不是你自己身上。

問:我們並沒有領會到,不是嗎?

巴夏:有些人領會到了,有些沒有。

問:我們仍然在把它推卸到「別人」身上。

巴夏:你們一直有推卸的習慣,你們許多人如同對待異教崇拜一樣對待基督意識。

問:沒錯。

巴夏:宗教就是這樣起源的。

問:是的,我明白。現在,我想談談我們是如何創造我們自己的實相的⋯⋯它顯得很難。

巴夏:好的。

問:我發現我仍然對此有懷疑。我內心的某個部分想要理解我選擇自己實相的事實,但內心還是有掙扎⋯⋯一點點懷疑。

巴夏:好的,好的。要瞭解:有許多個體完全徹底地過著第四密度類型的生活卻從不知道他們還要選擇要不要知道他們創造了自己的實相。

問:我知道,但我發現我在這兩極之間撕扯。

巴夏:好的,那麼它正在服務你。

問:但我想要成為那些人中的一員⋯⋯

巴夏:要瞭解你剛才的話的矛盾——自相矛盾。如果你想要成為「那些人中的一員」,你必然多多少少清楚身為那些人中的一員是什麼樣子。如果你多多少少清楚身為那些人中的一員是什麼樣子,能夠想像它的你必然是那些人中的一員。

問:觀想它,就是成為它——對嗎?

巴夏:很簡單,根據定義,你只能想像你含有的事物。你只能感知你所屬的振動。

問:我想關鍵⋯⋯就是充分信任。

巴夏:是的。

問:信任。

巴夏:正是!

問:我認為我信任地還不夠。

巴夏:如果你這麼說的話。要瞭解,根本而言,你充分地信任。因為你總是處在此刻,哪怕你用此刻來創造你沒有充分信任的貌似劇情。除了活在此刻你別無選擇。因為當下此刻是是你有史以來曾經經歷的唯一時間。因此,無論你認為你有沒有活在當下,信不信任,那都是你用來創造你的實相的機制。

我們談論的全部是憶起你一直以來都在這麼做。我們不是在告訴你你必須學習你不曾在做的某件事。因此,放輕鬆。你此刻就在創造你的實相。你也可以把你的實相創造成一個這樣的實相——你不知道你在這麼做,但那並不意味著你不在做。

問:好的。

巴夏:因此,放輕鬆。

問:好的。

巴夏:在任何時候只需問自己:你在哪裡?答案永遠只會是此時此地。

問:是的。

巴夏:好的。讓自己放鬆,放輕鬆。

問:非常感謝。(深深的嘆息和笑聲)

巴夏:非常感謝「你」。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d7452c20102wx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