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整合地球的星際傳承

0 views

問:這顆星球核毀滅的可能性是多少?

巴夏:零!

問:謝謝!

巴夏:要認識到,首先,我們在此刻與你們分享這一信息的能力,來自你們星球,無論你們有沒有有意識地覺知到這一點,你們星球大約在七年前,至少是在無意識的層面,已經做出了一個徹底的決定,「不會」用核戰爭來摧毀你們自己。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很多時候,在表面上出現了更多的暴力事件,因為如今你們知道,在某種意義上,這是一種安全的方式,可以將其清除出你們的系統,而且不會引發毀滅。你們正在把以前所隱藏、掩蓋的東西公開出來,帶到明處,以便你們現在能環顧周圍,說:「等一下,看看正在發生的事情;看看我們正在做什麼。我們真的希望我們的世界如此嗎?如果不,那我們就來改變它。」你們現在知道這麼做是安全的——也就是把所有這些帶到檯面上,檢查它們,並把它創造成你們想要的樣子。

我們現在之所以能告訴你們這些,是因為你們自己已經做出了決定。然而,我們也能告訴你(因為你們自己已經做了那個決定):你們永遠也不會被允許用核武去毀滅自己。這是你們的星球,你們可以對它為所欲為——「只要」你們所做事情的範圍是在你們自己的後院裡。核毀滅會扯開其它時空連續體的維度結構,影響到你們之外的其它文明。要知道你們的政府完全知道這一點,而且他們已經知道很久了,你們的設備——即便被啟動——就是無法工作。對於這一點他們已經收到了明白無誤的演示。曾經有過許多飛船——不是來自我們文明的——直接出現在你們的導彈發射井上空,癱瘓「全部」的發射機制。(觀眾:掌聲和笑聲)

你們的政府非常清楚這一點。而許多此類的信息,一點一點,將會開始洩露到你們的社會裡。你們越是將你們自己與你們所創造的政府融合,你們越是允許他們服務你們而不是統治你們,那麼,他們將能夠和你們分享他們向你們隱瞞的信息——基本上,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按照他們認為你們想要被保護的方式保護你們。(觀眾:笑聲)你明白嗎?

問:是的。那些意外事故,例如切爾諾貝利(1986年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洩漏事故),是怎麼回事?

巴夏:沒有意外事故這回事,真的。你們所稱的「航天飛機爆炸事故」(1986年挑戰者號航天飛機爆炸)、你們所稱的你們國家「與利比亞的互動」(1986年4月美國轟炸利比亞)、以及你們所稱的「蘇聯切爾諾貝利核災難」,是同一個事件的三個組成部分。你們的科技災難,從地球兩邊,在告訴你們,你們正在前進的方向,將引發你們科技社會的崩潰,以及之前被守為秘密的事物的瓦解。它是,一個標示,一個外在的實例,顯示了你們社會所抱持的信念,即你們相信如果你們允許你們內在的東西浮到表面,它將會毀滅你們;因為你們充滿了裂縫,因為你們不認為你們自己是同樣的一個族類。所以,以這種方式,那三個事件得以讓你們,完全有意識地,實實在在地,重新檢視那些理念,重新檢視你們正在行進的路徑。它們成功服務了它們的目標。要瞭解到,在你們的航天飛機上有一名老師,那絕非偶然,那絕非差錯。她成功教授了她的課程——她此生生為人所要教授的課程。你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允許你們自己認識到,這三個事故的作用,是作為你們歷史上的一個支點,一個轉換點,一個樞紐點。將來,你們將會發現,書上會寫道,從這時起,你們開始真正重新檢視——在你們文明中被你們用來達成你們慾望的——所有的方式。當你們開始領悟到,存在著更加自然的方式來加速

創造力,與你們真正渴望體驗的「造物主性(神性)」。你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非常感謝。

⋯⋯

問:既然沒有毀滅的可能,那麼這遊戲主要是一場金融遊戲了⋯⋯

巴夏:某種意義上,是的,主要是為維持他們他們害怕會失去的——權力——他們沒有認識到,全球的平等化事實上會增加他們自己的自我賦權,以及每一個人的。

問:嗯。

問2:俄國人是否擁有和美國在40年前收到的同樣的知識?

巴夏:是的。略有不同,但是現在已經有足夠的信息跨過了界線,如此你們「雙方」知道的都差不多夠了。

問2:你能說的清楚一些嗎?

巴夏:在你們的四十年前,曾經有一艘來自於網罟座ζ(Zeta Reticulum)的你們所稱的宇宙飛船墜毀在你們星球上。你們的政府佔有了該艘物質飛船及乘員屍體。

問:有倖存者嗎?

巴夏:沒有。

問:他們長什麼樣?

巴夏:大約3.5-4英呎高,白-白灰色的膚色,大頭顱,不完全算是你們所稱的人類,只是更偏向類人形,大眼睛。

問:飛船呢?

巴夏:飛船的碎片仍然在你們國家的多個不同區域處於被監管的狀態——主要是在靠近你們所稱的弗吉尼亞州的區域附近。

問:是什麼造成了飛船的墜毀?

巴夏:那艘飛船當時是在你們會稱之為非常猛烈的雷暴天氣中執行監視任務。你們所稱的你們的雷達裝置的某些部分干擾了那艘飛船的導航系統,引發了飛船的慣性場的短暫中斷,使它的場,它的(區域?)層的一部分,暴露在天空的雷電電擊下。在遭到雷電電擊後,飛船發生了短路——然後便墜毀了。

問:他們在他們的人生中創造了那個實相,從中獲得了什麼價值?

巴夏:你們如今已經進入了40年的週期,這允許你們開始被帶入星際聯邦。

問:我指的是飛船墜毀的那個文明。

巴夏:是的⋯⋯我們也是,無論它們是否意識到它們在做什麼,該事故在你們文明中開啟了一系列的事件,將你們帶到了你們今天擁有的領會,擁有的能力,以加入星際聯邦。明白嗎?

問:明白。我指的是從⋯⋯

巴夏:許多情況的發生在表面上看似乎是偶然的。

問:我瞭解,但⋯⋯

巴夏:但那個文明沒多久就認識到,擁有一艘他們的飛船對你們文明即將具有的意義。所以,他們變得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參與,從監視你們的文明,到幫助你們星球理解你們如今所佔有的東西。

問:他們在哪裡?

巴夏:他們在你們所稱的網罟座ζ(Zeta Reticulum)星座。如果你想讓自己對該文明在某種程度上有更多的瞭解,你會發現在你們的文獻中記載了很多發生在該文明的成員和你們自己的文明的成員之間的互動事件。其中最為人所知的一次是Betty and Barney Hill(希爾夫婦被外星人綁架事件)。查找你們的文獻,你會發現關於那個文明的一些資料的。


Source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