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第十五章 齊塔網罟星和傳承

0 views

闖入者

一九八七年七月(註:我們的攝影師——肯,經常離開攝影機去和巴夏做短暫的接觸,通常會以笑話做開場。〕

你忙些什麼?老兄。

無所不忙,都集在一起了 。

生活嘛,對嗎?

對。

巴夏,據我瞭解艾莎莎尼人,是白/白灰色皮膚。

是的。

很好。你願意與我們分享你們的宇宙飛船科技嗎?

我們已發展到某種程度了,不過你知道的,現在時機還不到。

我要說的是,為了加速該時機的到來,我們很樂於和你們分享我們的日光浴科技。

不用了 ,謝謝你。

好吧。其實這是個玩笑話。

對。

我剛閱讀巴德霍普金斯的「闖入者」,我相信你知道這本書,它的內容是關於幾個人類和航天員接觸——綁架、被帶進宇宙飛船裡的事。

我想建議你用別的名詞取代「綁架」。不妨用⋯⋯「扣留」。

「扣留」,好的。他們接受了各種不同的檢査。據書中的記載顯示,被扣留的人會產生了一些痛苦、不舒服和大量的恐懼。

是的。一般而言,痛苦和不舒服是由畏懼產生的。接觸本身不會帶來痛苦和不舒服——除了恐懼所帶來的以外。那些接觸的部分理由,便是釋放掉那些恐懼,好讓你們的生命之中不再有任何形式的恐懼、痛苦或不舒服。這是那些互動的理由之一。雖然在你們的意識中,也許不記得那些協議了,不過那些互動都是由協議而來的。

有些痛苦是肉體上的,因為他們的鼻孔被插了管子。

是的。有些是肉體之痛,有些不是。有一些是很強的心電感應,你們卻以為是肉體的。

這些人既然同意進行互動,為何還會產生畏懼呢?依此推論的結果是:一位被扣留者說:「如果外星人來並直接對我們說:「你願意做這個嗎?」我們是會願意的。但他們用不著綁架我們。」⋯⋯我覺得這很有道理。

是的。要瞭解的是,協議通常是無意識的,一個人也許會有意識地說:「如果這樣發生的話不是很好嗎?」不過一旦事情發生了,恐懼依然會出現。

如果協議是無意識的,他們不能在有意識的情形下達成嗎?

顯然對你們這一方而言,還不能。否則就沒有恐懼了——因為恐懼顯示了它不能有意識地去做。

然而至少有一位人質提出請求,要求外星人出面做一個有意識的請求。

有過,不過那是事實發生之後。

真的。我還要建議你們,開始在意識層面上做協議——或許你可以當我們的大使。

這種做法越來越多。務必瞭解一個重要的事:所有他們所選擇的個人——即使

是那些經歷過慘痛的恐懼的人——他們殘留的最後恐懼也幾乎完全地被整合了。

我們選擇了那些快要接近恐懼結束階段的人。你也許會明白,當你看見他們有那樣的恐懼,如果這顯示著,你們整個社會中,所有恐懼的一小部分,不妨想像一個擁有更大恐懼的人被選上的情形。

我們所選擇的個人,很多情形下,都是最接近整合階段和意識覺知階段的人,然而他們依然懷有那麼多量的恐懼。

我懂了。這些個人也通過自己而幫助我們其它人排出恐懼嗎?

是的!他們同意為你們所有人這麼做。這就是他們為什麼要分享自己的經驗——好讓你們以替身的身份,與他們一起通過「煎熬」,與自己內在的恐懼連繫並加以整合的。然後下一系列的互動,他們會變得越來越有意識。

好的。我考慮把這卷錄音帶的拷貝送一份給那本書的作者。

當然好!

你是否還有什麼意見要傳達給他和書中的人的?

唯一的意見是我們感激他做了他同意要做的事。而他也使得整個地球的能力改變,並使得你們的社會和我們各社會之間彼此更和諧地生活。


ET交流

巴夏,我最近看完了幾本書之後,心中產生了許多疑問。其中一本是惠特利史崔伯所寫的。「ET交流」(已由偉志出版社出版,新紀元思想系列?)。

那種初步反應在你們的社會中並非不尋常。不過不需要恐懼。你在那些互動中所經驗的一切恐懼,基本上是源自於個人所經歷的那些互動,並讓自己釋放深植於他生命中的恐懼。同時,在個人生命的某一點上,若非個人所同意之事,便不會發生——這當然是就無意識層面而言。每一件事都在同意之下發生——每一件事!

那些外星人是在協助該個人釋放大部分的恐懼。因此在同時,他也非常清楚該概念的目的為何。我不是說他已經和所有的恐懼達成了協議,不過他明白了他所感受到的恐懼,基本上是來自於他自己,而非他們。

那些外星人和許多人類互動過。依據你們的協議來看,他們主要的功能之一,便是協助你們釋放自己的恐懼。當你們經歷它時,也許是一個很可怕的過程,可是卻是你們同意要經歷的。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們只需要在發現自己置身互動之中時,信任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你的信任和愛越多,你就越不會在恐懼的格式中,感覺那個互動。如此而已。

切記,一個暴露在較低振波狀態中的較高振波狀態,會迫使那個較低的生命,去面對它內在一直不願意去面對的許多事情。這也是該一生命所害怕的。不過該生命正跟它運作,把恐懼整合併轉化成積極的明白。這正是那些互動的目的之一,因為那個生命,那個發動者,會傳達他的經驗,讓其它個人與自己的恐懼共處,因之,在下一波的互動中,要整合的恐懼就更少了。

我瞭解那個,不過我的反應是,被該書嚇到的人恐怕要多過被它提升的人。

這沒有關係,因為它仍將讓他們去面對某些觀念,和它們共處。同樣地,這些事是在協議之下做的,別忘記。你們整個地球就同一層面而言,是同意此一特例的教導的。它不必非如此發生不可;這完全決定在你們自己,你們究竟要被喚醒還是被搖醒而定了。

我認為這本書使進化倒退,因為它製造了反效果,比如說,你們的教導。

不是。我瞭解你的意思,不過有許多個人無法以其它別的方式,去連繫該概念。

因此他們被賦予一個對他們最有用的工具。真的,它並不能適用於每一個人。不過對需要它的人而言,卻如獲至寶。而不至於視之為貶值之物,因為你將強化某些人對吸收它的無力感。它已經在它需要的地方。它已經喚醒了許多人了 。

它對於以顯然令人害怕的方式——至少是對我們的意識心而言,與我們接觸的外星人,有什麼作用?

要瞭解不同文化中的不同個體,都有其不同的途徑;不同的文化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並覺知。這個意圖隨時有待我們去感覺它,而Zeta意圖中的愛,也隨時可在一種整體的方式下被感知到。用以表達那些意圖的方法理論,對你們而言,的確會顯得生疏。他們的思想模式與你們的各不相干,同時,當你們看到完全不同於你們的事物時,那種恐懼和分歧便在你們的社會中浮出。

他們並非要以一種會招致恐懼的特定方法接近你們。而是因為你們的方法,使他們自然的方法,實際上產生了恐懼。他們不見得準備改變整個結構,以超越某一點的程度去適應你們。他們知道你們可以處理,也知道你們已同意學習處理它的方法。學習這麼做是協議中的一部分,而這部分是你們許多人並不知道的

是的,我明白,因為書中有一段提到他對他們之中的一個人說:「你們沒權利如此。」而她回答說:「我們有。」

對。權利是由協議所准許的。地球上許多個人真的希望和我們及其它文明接觸。這些網罟星的生命,主要的任務是讓地球上許多個人,以緩衝的方式適應社會。即使那些個人,也許會體驗到許多程度的恐懼,如果和外星人直接地找上他們的經驗比起來,卻是一個平順很多的轉變。

點點累積下來,這些個人被接觸的時間,佔了他們生命中很長的階段,很多都是從小孩時期就開始了的。他們一點點地被准許,去記起越來越多的互動,直到一個讓他們明白沒有什麼好畏懼的點為止。他們可以處理它,而接觸也能更公開地、更明朗地發生。

我認為對史崔柏所談過的話,和對有類似經驗的人來說——即便有些人仍然害怕,並且不知道自己是否會發瘋,或者是他們的想像之類的——仍然會感受到愛和關照之情。

是的。在他們生命中的此刻。說簡單些:外星人仍然本諸誠信,盡了最大的能力,不過他們並不為你們所創造的社會和你們常有的反應負責。協議是你們達成的;他們是在履行協議。他們是在以對你們最容易的方式在做。

我們說過,當你們接觸到那些外星人時,或許是你們有意識的生命中的第一次,你們實際上會有一種自覺得有力的響應。任何源自於該接觸的恐懼,只是對你不可能擁有如此多力量的信念的反應而已。因此,「它不從你身上出來,就有可能毀滅你。」可是它不能。它是你的如實反應——這就是你正在學習的功課。


恐懼的訊息

你如何停止讓恐懼掌握你,並掌控自己的生命?

知道它是你的朋友。它在給你訊息。「敲敲,看這裡!這是你並不知道存在的一部分:我要讓你注意。這不是很棒嗎?如今你已注意到了 ,你可以把它整合進入你其它的部分中,讓你更像自己。我是否提供了你一個很棒的服務?」

「沒有?你說不想看你的那個部分是什麼意思?我以為你想看盡一切該看的,經驗你多空間存在的每一個面。你不想把它整個組合在你自己裡面,好讓你加速成長嗎?⋯⋯你不確定?好吧。我就等到你確定了再走,等到你讓我傳達這個訊息為止。當然,只要我逗留在此,你就要喂我,為我付餐費,讓我成長並變成一個寄宿體。我會越來越壯,不斷地煩你,直到你讓我傳遞訊息,好讓我離開這裡才肯罷休。」

那麼恐懼的唯一理由——因為你不允許它傳遞它所帶來的訊息;因為你認為它不值得擁有,而企圖拒絕它。

如果恐懼是要傳達一個訊息,我卻並不一直知道是什麼訊息。我寧可只取訊息,而不要恐懼。

我並不是說這個所擁有的力量遠超過你,不過你們很多人太重視習慣這個信念了。因此你相信事情會習慣性地發生在你的生命中,像第二天性一樣,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它,那麼你就常常不明白,你在拒絕來自恐懼的訊息。而且在你尚未思考它之前就這麼做了。你並沒有付出足夠的專心。

因此,重點在於讓自己知道訊息在那,而且你能聽到它們。甚至讓你自己被一個事實著迷,亦即恐懼或許會帶來一個訊息,就足以克制並使負極黯然失色了,——只因為你也許會極為著迷地說:「好吧,是什麼訊息?」你一開始變得好奇,就沒有恐懼了 。

你可否舉例說明恐懼會帶來什麼樣的訊息?

有這樣的一個例子:你正在一條街上走。有個人朝你走過來,突然之間你害怕了:「他想幹什麼?他想幹什麼?他為什麼煩我?我不想被設計。他會搶劫我嗎?他想幹什麼?」

「抱歉打擾!請問幾點了?」「好的。」「非常謝謝你。再見。」「我為什麼這麼害怕?我為何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這麼害怕?」你所建立的設計和結構,你所相信的習慣。其中的訊息是要讓你知道,該一反應讓你看到,你不想要的內在結構和信念。

那也許就是訊息。如果你不想過那種生活,那麼你已經允許自己,去讓恐懼顯示你內在的信念了。你可以改變它們。這是你能允許恐懼傳達訊息的一個方式。

是的,如果在某種情況下,那個人的外套裡的確藏了一把槍——

對,怎麼樣?

恐懼在告訴你趕快離開那裡!

很好,再說一次:該情境可以那樣發生,不過它也不必一定要如此。知道你的實相,毫無恐懼地知道它,可以給你一個事件就在那裡的認知。不過,它不會以負面的方式影響你。對情境的認知不必然會產生恐懼。

真的。不過我的意思是,有時候恐懼感上來時,我馬上說:「瞧瞧看,好極了 。」我發現自己能夠不感覺恐懼,因為我在當下,我知道會有一個正面的結果。因此,如果真的發生了,它的訊息又是什麼?或者我只是使訊息成為不必要?

是的。就在你變得好奇的那一刻,你就已經得到了訊息。許多恐懼激發你的好奇心,好讓你開始探索你自己的那個面。如此而已。它是個溫和的提醒。你越願意去探索,牴觸就變得越溫和,直到你不再經驗那個恐懼為止。再強調一遍,它也只是一些的信念和殘留而已。如此而已。舊習慣的殘燼。不過,一旦你承認了這一點,它便是值得探索的事⋯⋯不再是習慣了 。

因此,如果那個傢伙真的過來,而且他也拿了槍,而他最初的意圖是搶你,你就去經驗那個恐懼並說,「好吧,我只要把它當做一件正面的事就好。」那就會把我們帶進,我們共創的空間裡了——

它可以那麼發生。它也能讓你不要去接近那個人,反之亦然。

我的意思是說他就擋在我面前——

你要瞭解的是:你沒抓住重點。它並不意謂著事情會在念頭中間轉變。不過,綜合而言,你不須要有那個情節才會知道,如果你在某個頻率之中,創造了你的實相,你絕不會碰上那個搶匪。他會走一條街,你會走另一條街。你將不會落入那個面對面的狀況裡⋯⋯雖然這也是個人與他們當時所相信的事,達成協議的一個有趣的方式。只要他們創造了它,它就是發生了,這句話的確合理。

你的說法好像是,換做是我走上街,而不是他走上街,我就已經面對我的恐懼了。

是的,重點就在這。如果你利用那個情況,讓恐懼出來以便面對它的話,那麼,你就可以在事件中就把情境扭轉。因此,如果這就是你願意去做的,那麼你所吸引的人,就是願意和你一起改變的人。因而就某一意義而言,它已經被改變了。


促導者

一九八七年四月(經由巴夏的促進,下面的訊息是透過岱羅導靈而來的,即是一個來自希塔網罟星,並被稱為促導者的生命體)。

你內在的恐懼,偶而可以觸及。我們以你能感知的方式,表達我們的謝意,謝謝你們讓我們觸發你們內在的恐懼。在引發此一恐懼時,你給了自己一個體驗被鎖於你內在之物的機會,這些深鎖之物所創造的振波,無法以輕易的方式,傳導我們之間的互動。謝謝你們容許我們解開這些恐懼。你感覺恐懼多是暫時的,在你的未來,你將會有更長時期的喜悅。

我們是促導者,謝謝你給我們以這種樣態與你們運作的機會。我們是你們的朋友,你們也許還不太認識我們。不過你們就要開始了 。你們真的像天生萬物一樣,具有認知自己神性的能力。我們選擇以自己的方式III體地,認知我們的神性,而你們選!!以你們個別的方式,認知你們的神性。並非是說我們不是個體,你們不是集體。而是在許多方式上,我們是彼此內在恐懼的鏡照,現在或過去的恐懼。

在容許我們參與釋放你們的恐懼的過程中,你給了我們機會,向我們文明中所有過去的事,以及我們所面對的個人獨特性的恐懼臣服。當你們凝視著我們的雙眼時,你認知到的只有你自己靈魂和神性潛能的反映。這中間沒什麼好恐懼的。不過,我們要感謝你們,讓自己去感覺那個恐懼——即使只是暫時的。因為你感覺到的,你就會擁有,你擁有的,你就能轉變它。許多生命曾以各種方式告訴過你們,你無法轉變你不擁有的。

當你們明白,你們在我們眼中看到自己靈魂的鏡子時,給自己機會去接受並承認,你們擁有你們所謂的恐懼的意念、核心和振波的意願。認可它是你們在地球上,多少年來一直迴避不碰的事。這也是我們多少世紀以來,一直在觀察著你們的。

感謝你們的釋放和你們的融合。謝謝你們同意以我們習慣的樣子來參與這一切。謝謝你們讓我們幫你們打開了一扇看到新曙光和新日子的窗子。謝謝你們讓這個新曙光和新日子,成為我們在最佳時機,也能與其它世界一起參與的事。

謝謝你們讓我們邀請你們加入世界協會。我們保證它會是一個令人激奮的經驗。你們現在即將通過的一切,亦即你們所謂的恐懼,已如過眼煙雲,真的是過去了。它確實會成為你們傳承的內涵:在地球上短時間內,你們當然無法像經驗它一樣去理解它。它將成為噩夢的材料,你們也將像真的由夢中醒來一般II又進入另一個你們所偏愛的夢裡去做夢。

謝謝你們容許我們做探入你們靈魂之眼的窗子,因為你們看到的,只是自己的神性和潛能。謝謝你們讓我們把你們的眼睛打開。使我們在明白的層面上相會。


齊塔鏡子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

巴夏,我最近做了一次很有趣的靜坐,我發現自己很明顯地盤旋在一個星球上——

很好,描述一下:定義清楚。

那些人長相酷似艾莎莎尼人,不過我又覺得他們不是。體型雖似艾莎莎尼人,但虜色蒼白些。不過他們很虛弱。該星球出了事,它被催毀了,而住民不得不離開之類的情形。我的感覺很強烈,因為我覺得它們很像我的同胞,又好像我去過那裡,我會心痛。

好吧,我們這麼說好了:他們不僅是你的同胞,你也以極強的頻率,接通了地球上正在發生的一些事,還有這些事之所以會發生的理由。你的頻率對準了一個正在發生的轉型;你知道那些人在與你們的社會互動時,所扮演的角色。就某種程度而言,你所知覺到的是希塔社會。依你們的觀點來看,你所覺知到的是一種病態因為他們事實上需要你們文明中的一些東西,正如你們的文明也需要他們的一些東西。

正在進行中的融合,是有許多理由的,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在許多方面,你們需要彼此,不能變成你們要的樣子。他們代表著一面——統一的心念,這是你們所不瞭解的;而你們代表了另一面——個人的信念,這也是他們所不瞭解的。

他們有一種像蜂巢式的精神體,其中所有的肉體都代表著一個統聯的心念。他們不只是一個會使許多人害怕的集體心念。你們不只是個體性的——這是他們相當害怕的一點。病態是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缺了你們就會死。這就是互動會持續的原因。依他們的觀點看來——如果你們換個立場來看的話——將會看到你們的地球,也蘊育著同一類型的病態。

這是否意謂著這一型的互動會持續下去?

會持續下去,也會有更多的融合。更多的信息會出現,使更多的融合更容易發生,直到你讓自己在同族之間變成圓融。然後你便能容許彼此成為此一圓融的反映。

這麼說他們是在反映我們了?

是的!他們是你們的反極,不過卻反映了你們。這件事的意義極為深遠——你們與外星意識,在這麼多不同層面上的正式接觸,都發生了 。

對你,我只能建議你有個愉快的夢,因為你以自己所不知道的方式,在夢的層面上幫了不少忙,不過在未來的三年之內,你會有很深刻的明白。

謝謝你,巴夏。

非常謝謝你做一位你所選擇要做的老師。


傳承

巴夏,你說你是岱羅的未來自己——

這是一種說法,是的。

不過這聽起來好像你是岱羅高層本我意識的界定。而這個叫巴夏的你,被創造成岱羅的象徵。

在很多方面上是如此。我們曾經說過的,被你們視為真實的實相——實體實相——其實是一種特定的振波波長。在你們的實相中,被視為不真實的振波波長,其實是我們所存在的層面。夢的層面,以太能量就是我們的固態實相。因此,我們和你們的想像及原型能量,是非常密切交纏著的。

你已經揭露了該傳承的一部分。我們就是你們的原型意識流。這不表示我們沒有自己的存在。只是你們的社會已開始真正地瞭解,對你們而言是幻境的,卻是我們存在的實質空間。如今你們正加速要與那個存在空間會合,你們在那個空間中,會變成其它人的夢,其它人分別對實相的幻想。

是的,我是由導靈的心念象徵中虛構出來的。這是你們在自己的世界中經驗我的方式。同時間,我也有自己的存在。雖然它與在你們身上發生的方式不是可行的,但是在很多方面,我敢說,我知道你和你們的文明是由我的象徵中虛構出來的。


現在讓我們表達我們所用的「傳承」這個名詞的理念。請你們洗耳恭聽。在實際的一個層面上接收我們,但是卻又不要實際地接收我們。因為我們正進入一個夢境時間結構的真實像面中。

正如我們之前提過的,要明白的是,你們正像我們一樣,存在於一個能量層面上。萬物皆由同一能量所製造,但卻有不同的頻率。我們的實相頻率對你們而言,是夢境實相,以太實相。地球上很多個人,把外星意識稱為以太意識。這在某種程度上是相當確實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以這種方式和你們溝通,比使用你們的無線電裝置,基本上更容易的原因。因為我們根本不在那個頻率上運作。

生物的發送器和接收器,一旦受過辨識愛和接納的能量的訓練之後,會更有效能。光的能量聯結了所有精神體,正如同你們不只是和你們文明中的所有成員聯結,更和所有的文明聯結一樣——有時候是以非常特定的方式,展現出非常特定的理念。

我們被允許在不定時,簡略地和你們討論,你們稱之為「綁架」的互動的想念——我們選擇把綁架稱之為「暫時的扣留」。我們也要提醒你們的是,在齊塔網罟星人和人類間的互動,都是在完全的協議下進行的,雖然你們這一方,許多協議也許是在無意識之下完成的。而此類協議是透過恐懼的釋放,而在不情願的心態下進行的。

可是你們以許多方式彼此服務。你們之中有許多人現在已經開始明白了一件事,我們想略談一番,即人類是在一個極高度之個人層面之上運作,而網罟星人則在一個非常高度發展的意識層面上運作。對你們雙方而言,你們都是彼此的極外外星人。正如你們很難瞭解如何在一個合一意識之下運作一樣,他們也很難瞭解,以一個與整體割離的單獨個體去運作是什麼情形。雖然他們不用完全一樣的方式表達,但是在許多方式上,他們也對你們存有相當的恐懼和不安。

你們正在學習相互瞭解,在互相瞭解和融合的過程裡,你們便在為彼此服務。你們在鼓勵並支持彼此的社會,協助彼此的轉型。你們彼此給予對方所需要的——讓彼此成熟為一個物種。

他們來自一個與你們完全不同的進化。在許多不同的層面上,你們是真正的兩極。可是現在,透過這些互動和分享——無論其表相是否易解——你們已開始在許多讓你們都成熟和互動的方式上,做真正的融合了。成為彼此攜手共同拓展和探索宇宙的知友——在很多方式上,你們還不能瞭解,不過以後就會了。

我們也共享你們的專用術語⋯⋯以各種方式而言,我們的存在進化,大約在你們的一五〇年到三百年之間。我們已經說過,這是專用術語;我們將花心思去定義並精確地解釋,雙方實相中時距的相對頻率。因為在我們即將要解釋我們之間的連繫時,會存著一種表象時間和時間的矛盾。它已經在你們一些人身上發生:但令人驚訝的是,並沒有在多數人身上發生。

再者,我們要說的話,就很多方式和層面而言,你都可以逐字記下。我們要說的是你們領域內的原型能量和潛流意識——即是你們的領域,也屬於網罟星的領域。

我們已經說過,我們是你們未來自己的代表,這在許多方面而言是一個比喻。但就輪迴的觀點來看,也有實質意義。它同時也是你們將在地球上創造的,一種平行文明類型的代表。

不過還有另一種,是我們雖然有心,但並沒真正和你們分享的,它就是:即使我們努力地描述了我們的實體實相,但還沒有讓你們完全瞭解,我們是一個介於人類型式和齊塔網罟星型式正中間的一種。

我們是融合下的產物;也是你們所創造出來的混種。我們是你們的未來的自己,並且回來提醒你們,有一種可以給我們實相,並支持我們的婚姻,正在進行著。你們在許多方面上是我們的父母親。而我們是你們的孩子。

我們橫跨無數年代,送出我們的愛給你們。要瞭解的是,此一融合正發生在你們的時間架構之內。在我們的世界和另一個空間的居民中,進化正在發生。而該處居民則是由網罟星和地球人類交互繁種而來的,我們就是該居民。這是我們留在另一空間中的原因:以免我們干擾了正在進行的婚姻,也免得干擾了該婚姻的完婚。而我們也不願幹涉你們由自己的觀點,來體驗我們出生的權利。

現在,由於時機和分享的緣故,我們可以被允許,抱著極大的喜悅,以你們的孩子的身份,分享我們獻上的祝願。謝謝你們允許我們把光耀的信任回送給你們,你們給予自己光明的未來,以及贈與我們的光燦亮麗的現在。

這個觀念還有更多的層面可談,屆時也將會與你們分享。不過要瞭解的是,藉著融合你們和網罟星,而產生我們的物種,是有其創造上的遠期目的的。你們在一個非常大的程度上,創造了你們想要的未來。

務必再記得一件事,這也是你們許多人,不會靜下來加以體會的。在我們的現在,我們也與你們未來的地球攜手同步。我們在喜悅、和諧和愛之中,彼此互動。我們彼此互為傳承。

獻上我們的愛。感謝你們的祝福。也謝謝你們的力量和愛。還有我們的生命的喜悅。對於你們所給予我們,容許我們如實存在的情份,我們如數回贈。

願無限的造物主,在夢中引領你們進入實相的狂喜創造之中——直到永恆。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d7452c20101kh1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