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第十四章 幽浮被確認

0 views

目睹

巴夏,我一直想看到宇宙飛船,可是一直沒能如願。是我錯過了它出沒之處呢,還是我的知覺力不足?

不盡然。事實上,你們全都見過,卻因不同的理由而使記憶空白。這個觀念也許無益於你在當時,對自己需要成為的人或物做立即的認同。然而,你要明白,看到我們的宇宙飛船,對你並沒那麼重要。重點是專注在你現在的感覺上面。當你真正需要看見宇宙飛船時,你就會看見,任何事都阻擋不了——任何事。

就某種程度而言,沒錯,是與振波速率有關。即使你們所有人都見過,也沒有必要保留那個記憶。其實,在許多案例中,它會成為你在最自然和自發的方式下做你自己的障礙。唯有當記得該事件對你有用時,你就會記起來。

到目前,你也許已知道,只有當你們把焦點柔化在一個半意識的境界中時,你才能允許自己看見這類東西。一旦你開始把無意識和意識做更多的融合之後,正如我們前面說過的,你們才能隨時看到我們的宇宙飛船。我們讓自己的振波頻率,進入可使你們觸及的領域之中。其用意在於和我們在中間頻率會合。你們做夢時的振波面,正是我們在自然環境和層面中,最容易覺知的波面。

那麼要如何提升個人的振波層面呢?

做最令你興奮的事情。


為什麼要接觸?

巴夏,我有過三次親密的第三類接觸,我想知道這些接觸的意義是什麼?

這個意義!第一點:任何對外層空間生命所有的任何認知,有幾個綜合性的理由,和幾個特定的理由。許多特定的理由完全在你的內在,以及你對下列兩件事的瞭解上,你把自己創造成什麼,和你渴望在生命中做些什麼。

綜合性的理由是形成一個再聚合,以喚醒你的力量和神性。這就是這一類接觸的基本理由:喚醒你,讓你覺知你內在的創造力,然後再應用在實體的世界中,創造一個可以讓世界轉形的改變,讓你的世界和其它世界之間,發生更多互動的改變。這是最主要,最基本的意義。任何特定條件下之其它意義則由你來賦予,也將符合你和那些生命所訂的協議和契約——即讓他們在那些特定的時機上,提醒你:你是誰。

(發問者乙):我們夫婦一共見過十九架不明飛行物,而且沒有別人見過。你能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嗎?

有時候我們的船,可以被一些對特別頻率敏感的個體所看見,而在他身邊的人,卻可能視若無睹。我們存在於另一種類型的空間框架內,只要你對準那個框架,就能看見我們。否則就看不見。一群個體不盡然是在同步的排列之中,而你們的例子正是這個情形:你們的振波被調至一個,可以覺知到些微差異的空間經驗的頻率上面。如今,你們所知覺的那個個體,給你們的是直覺性的象徵性溝通——我們稱之為「認同」——此種溝通正在連接不同的振波,以查出什麼人會和特定的頻率連接,並做下紀錄。

就此一意義而言,他們正鎖定頻率並累計地球上有多少百分比的個人,正在和那個使我們可以和地球做更多互動的振波連接。因此,你們被通知並被給與認知的觀念。也看到一些可以直接轉譯進無意識和潛意識裡的觀念符號,以喚醒你們願意被喚醒的東西。然後你們便可以獲得更多動勢和能量的協助,去做那些代表你生命中最強烈的部分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那個景象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我想跟航天員會面的慾望?

是因為你將自己所置放其中的振波頻率,不過那些景象顯示了你所運作的能量層面。它是一種反射,你的一面鏡子,而且也「應該」,是你的能量多寡的反射,以及你現在就可以運用這些能量,做任何事情的反射。你用不著等待。

我經常在馬里布,可以指出被我視為宇宙飛船的星星。

真稀罕!

你曾經提過,當一個人睡不著時,就是宇宙飛船在附近的時候,那也是我指出他們的時候。

很好。那可能是對能量的知覺作用。不過他們並不經常顯化為宇宙飛船。

我經常看見色彩輪轉的星狀光。可細分為紅、緑、藍。有些是黃的。也有橙色的。

有些只是星體透過大氣,所產生之像差作用。有些是能量的門徑、空間的門徑。這些是進入另一生存空間的門徑或通道。許多所謂的宇宙飛船就是通過這些門徑而出現的。

可是那些色彩都很鮮亮。而且會隨著星體的流行而活動。

是的。你要再次瞭解的是,這種情形多半是大氣所產生之像差作用,地球的大氣就像三菱鏡一樣,把直射光彎曲,以產生完整的光譜。還要瞭解的是,在大氣層以上,星光是不會閃的。大氣是一面折射鏡。

這也是困擾我的一點。因為那些閃光裡有一個明顯的差異。就像輪轉一樣。

也許是這種情形。不過大氣的像差作用也可能造成這個現象。我的意思不是說,所有的情況都是如此,而是大多數時候是如此的。

好吧。要怎麼知道是否真的看見宇宙飛船。

你未必能知道。我們暫且實際一點,讓我給你一個也許用得著的準則,很多人覺得管用:除非它很明顯地是一艘宇宙飛船,否則就不是——假設都免談。如果你非猜不可的話,它對你又有何益?因此,如果你看見某個東西,而你又無法確定,只管去做你的事。當你確定的時候,它自然就是了。這其中不會有失誤。

很好。六週前的一個夜晩,同樣的事發生了。我們看到一個星狀物飛離我們。感覺像一艘飛離母艦的太空梭。

這一點也是我此時要和你分享的。要瞭解的是,依照你描述的情形來看,你目睹的是一個活動的概念,但是並不在你的空間裡。這又會引導到許多其它的範圍,而且取決於你進一步延伸感知的意願。你多次所見的景像並非實質的,不過你並不知道。目前就接受這種解釋吧。

給你個建議:每當你在天空中看到了什麼,把你的想像力和感知延伸到空中那個點,再看看你接收到了什麼。你會隨時接收到某一形式的意識,因為萬物皆為意識。不過還是要看看你接收到的是什麼。這是你被誘使把你的感知伸展進入你看見的事物之內的理由之一。你尚未開始以我們提供的方式去延伸自己,因此我們就無法討論,你要創造自己去發現什麼的問題上。當你開始有更多的互動時,自然會共創出那些互動的描繪出來。

謝謝你。


太空兜風

(發問者乙):有些人在宇宙飛船接觸時,曾經登上船飛行,並與外星人做實體上的交往。我要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才能做到這一點?

在你們對時機的協議成熟的情況下。目前只管去做令你興奮的事。

我所做的就是奔馳在沙漠中尋找⋯⋯

不要等待它來。

我沒有。我想知道是否要做一些時機的轉換?或者可以做某種協議:我能不能査出下一趟船次是幾時呢?

你已經做了協議。你只要持續去做代表你自己的事,就可以達成適合的時機了。讓你最快地進入任何預訂的協議的方法就是:做你需要做的人。那份協議自然會達成。

有什麼辦法能讓我預先看一眼時刻表嗎?

地球上有某個區域吸引著你——實際去那裡了嗎?

還不及我想要去的次數。有幾個地方——

拜拜⋯⋯換言之,如果這是你的人生目的,那就憑直覺行事。把自己置身於使這類型融合,具有最高的傳導度的地方。地球上有許許多多的地方,是我們曾經拜訪過,而且經常去的。你不妨去一些吸引你的地方。不過,你仍然要知道的是,你不必去太遠的地方。一般而言,只要不在大城市裡,就比較容易看見宇宙飛船。

我們的意思是,許多人類賦予我們許多我們不具有的能力——比如可以隨時隨地出沒於地球。我們也遵循著時機的自然序列和宇宙實相的電磁場的運作。因而,有時候即使你們做好了準備,而我們這一方的時機,卻無法配合協議的時機。

有什麼方法可以找出,與你們的協議同時發生的那個時機的嗎?

有時候在靜心時會出現。不過要隨時探索,對你實質的生命最有意義的事物,並且在你需要的時機認可類型中,不停止地行動。你要明白一點,通常你以為準備好的時候,實際上並沒有。當你真正準備好了 ,你要信任全宇宙中沒有任何事能擋得了你。

太好了!謝謝你。

(發問者乙):巴夏,我不介意被外星人綁架,並且暫時被扣留在外星船上。你認為最好的方法是什麼?

就是三思而行。就是專心做你的事,充分地活出你的生命,做你真正想做的人。

也就是不需要被綁架。許多這一類的互動——並非它們不能發生,而是因為你們要求它發生在一個你們並不完整的狀況下。因此我們不會現身,也因而強化了你們的不完整感。

我們無意保證任何事,不過時機全看個人而定,如果你仍然有和外星人接觸的嗜好,只要單獨待在某個地方就行了。這一來你的機率便大增。不過你也要明白一點:你們全都曾經在夢中登上過宇宙飛船。全部都有。

對,我記得在夢裡做過,不過我想親身這麼做。

一旦你不再視夢境和肉身有所不同時,你就能了。兩者不是因需要而不同。而需要也非出於絕望。過你的生活;萬事皆因時而動,也依循符合眾生之利益的協議而動。放鬆自己。我這麼說也會使很多急著想見(套句你們的話——碰面)我們的人吃驚,我常常聽到你們許多人,表達出同樣的欲求:「我真的準備好了;我真的準備好現在要見你了——真的。我和你在街頭碰面,半小時內見。」

我們非常清楚你們所有的意識層面,亦即與專注在我們和你們身上的需要有關旳意識。不過當你表達過你準備好的意思之後,給自己找個僻靜之地,並找到改變的能量,你就會很清楚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也會更接近你們的振波,而且以許多方式,實質地出現在你面前——天呀,看你怎麼逃吧!一旦兩相照面時,你們往往不如自以為是的做好準備。「我還沒有;我還沒好,」你這麼說⋯⋯當你準備好了,我們自然會知道。

我不認為我會逃。

我知道你不這麼認為。而且你們許多人也許不會。不過你也要明白一點:萬物因時而動的理由之一是,我早先已指出過,暴露在高層振波中,常會帶出一些,你尚未準備好要面對自己的事。事實上,你們多數不是逃離我們。而是逃離你們自己。

我們信任該時機對所有相關的人是最好的。不必猶豫;只管過生活。我們也曾經說過;你們可以用愛的方式,打開你們和政府之間的溝通管道,並容許他們分享我們存在的信息。不要把我們雙方的文明應該互動這件事小題大做了,如此你們便為此一互動奠下了基礎。


我們自己的宇宙飛船

巴夏,我一直專注在令我興奮的事上,其實真正令我興奮的事是擁有一艘星際太空船。

我們瞭解,當你們許多人形成了各種不同的連繫時,擁有宇宙飛船就會讓你們興奮,我們並不是說,這種事是絕不可能的。要知道地球的確擁有製造宇宙飛船的科技,而且很多人已經開始製造了。有關做你最興奮的事道一點,你也要記得的是,如果你有能力而且也在做最令你興奮的事後,它就會帶領你去做另一件令你興奮的事,也許你當下還沒有能力去做,因為你設定情況的方式,或者是時機的問題。你也會發現擁有宇宙飛船這個觀念,代表你有運用地球上現存之科技的意願,由此創造了你能創造的宇宙飛船。

我不介意擁有一艘已經存在的宇宙飛船,它不必是在地球上製造的。

我知道你不介意,這就更加可能了。再提醒你一次,問題的重點是把時機運用在當下,而現在還不是那件事的時機。不過你可以藉著製造自己的宇宙飛船,藉著在頻率的中央點和我們會面,來把時機拉近。許多有關那種科技層面的本質和原理的事,仍有待你們去瞭解的。如果你願意依自己的狀況和瞭解,去探索這方面的事,等到你能獲取一艘非地球所製造的宇宙飛船時,你將會瞭解如何去使用它。

我願意學習一些功課。

這些就是你的功課。你還不明白嗎?充分利用地球上現成的資源,就是你的功課⋯⋯我們瞭解,對於你們許多渴求相關經驗和努力的人來說,這種說法並不合適。然而這就是時機的典例。同樣地,它也不在或然率的範圍之外。時機即是讓你去注意,你們對地球的作為,必須以運用現有的資源為其方向。這也是使任何其它或然率更可能的方式。

在夢的實相中,你們正處於一種被教導的狀態之中,而你已經知道方法了。一旦你將它應用在你選擇存在的實相中,你將會朝著一個展示你知道如何做的方向去行動。你選擇了你的所在,你也選擇了置身其中的社會類型,以及該社會目前所存在的科技層面。那一切都有一個理由在。去探索那個理由吧。


不明飛行物墜落

巴夏,我手上有一本令我引以為傲的書,因為我也插了一手。你還記得七-七-四-七事件嗎?

當然記得!

這本書名叫做阿芝特克幽浮墜落檔案,其中,其中描述了整個調査始末,和一些發現,並附了完整插圖、照片、雜誌的原稿,和一些在「信息自由法案」下發佈的消息。我為那些外星人的遭遇、慘遭踐踏和肢解等等之類的事,感到不公⋯⋯我很高興終於真相大白,因為它本來就是事實——

它只是長期遭壓制的信息中,洩露出來的部分而已。

是的。書背有一段由保羅M寫的文章,令我感到困擾。他說政府把新墨西哥州一些實驗室,讓給外星人使用,這些外星人犯下了牛隻肢解和綁架婦女之類的事。這個報導令我不舒服,因為我不完全瞭解這一些歧異之見。

我們瞭解你所說的。我們仍然認為這個觀念有些誇大,不過我們不能表示意見。

我們只能建議說,這個觀念對你們是有益的,而且也不盡然是被描述的那種樣子。

其它信息是由一位叫喬治的作家所寫的,他說信息是由一位正與其它生命發生衝突的外星人所導靈給他的。其中通牽涉到天狼星?這種事已進行一段時間了。

這並非你們所瞭解的衝突,而只是橫斷空間實相所創造出來的壓力。這種事很難譯成你們的術語。

這麼說並沒有戰爭衝突了?

不是你所瞭解的那種。沒有。

有些關於政府擊落一些宇宙飛船的傳奇性故!——比如十八號廠棚這個故事。

沒有實際擊落,不過卻有類似的企圖。其中確有其事的,如十八號廠棚的故事情節中的宇宙飛船,是齊塔網罟星球製造的,它在充滿高電流的暴風雨中,探索地球的一個區域。當時你們的雷達裝備,具有攔截那些宇宙飛船上導航系統的能力——不過如今已非事實了。該宇宙飛船在干擾導航系統和改變宇宙飛船船身周圍保護性磁場的形狀的同時,卻在金屬質的船殼上,製造了一些易遭雷電擊毀的致命部分;果然遭擊失控,接者又修復並遭美國政府追擊。那是地球年一九四七年六月份的事。

還有幾椿類似的事件,人類也數次企圖把同樣的雷達效果,運用在其它宇宙飛船上,就此一意義而言,可以說是「擊落。」不過不是用飛彈、子彈或任何同性質的武器。此外的幾次稀有的事件中,當時你們某些武器曾造成宇宙飛船的故障,不過並不嚴重。然而;沒錯,貴政府從此擁有了幾艘宇宙飛船和殘骸。該架宇宙飛船的碎片仍然散存於貴國許多不同的區域中,受到嚴密的監視——不過主要保存區是在維吉尼亞州附近。

宇宙飛船上有外星人嗎?

有。

他們通活著嗎?

沒有。剛墜船就死了。

那麼他們在生命中,創造了那個實相的價值何在?

你們現在已經被批准加入了,四十年一度的宇宙文明協會。不論他們是否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該意外在你們的文明中,引發了一系列的事件,並促成了你們今天已有的明白,以及加入協會的能力。許多情況的發生,也許就表面看來,只是個意外而已。

那些存在體的相貌如何?

他們是我們早先提過的齊塔網罟星人那種類型——身高約三到三呎半,過大的頭顱,沒有毛髮,相當大的黑眼。身材細瘦,幾乎沒有嘴巴、鼻子和耳朵。膚色青白。該文明中其它類型,則是土色或棕色的皮膚,或偶爾呈現極深灰色的皮膚。讓我在此提醒你們每一位,不管情節如何——並非說非如此不可——萬物因時而動依然成立。那些生命,以最高度的明白,知道他們讓自己與你們的社會互動,是有目的的,即使以他們的實體生命的死亡為代價,亦在所不計。因為他們在許多層面上,促進了你們的意識,並使我們今天跟你們的談話實現——只因為那一次的互動。


比利梅爾

我上個月去拜訪了一位瑞士人——比利梅爾,他在與不明飛行物,和昂宿星人的接觸上,到現在為止已有十一年的經驗了。

某種程度是有;但不如你所認為的那麼近期。

他最後一次接觸是今年的八月。他的原始任務是把所有與不明飛行物的接觸和資料公諸於世。

是的,而且做到了。

是做到了。然而他除了懊悔之外一無所得。

是的,因為你們社會的反應。

大眾的表現極差。他曾兩度輕生,現在閉門幽居。不過我還是見著他了。

很好。這正是為什麼,在某一程度上——並非以一種加速的方式—— 一些昂宿星人仍然在與一些個人互動的原因。

務必要瞭解的是,比利選擇做先鋒,做一個首當冷嘲熱諷的先驅。很多事情遭到了扭曲;許多信息現在也失去了可靠性,因為其中已摻雜了假資料。不過難關已經衝破。工作也已進行至某種程度,而比利也著實地可以鬆口氣了。

如今信息也散佈至其它的個人身上。他不再獨自背負責難。雖然他也許自以為要獨自承擔一切而為自己製造了一個常軌,其實不然。他現在所經驗的一些事,歸因於他對陷身於陰謀中的反應——某種程度而言,這也是他由別人身上所引發的。不過此時也沒必要,對此一區域做如此強烈的關注,因為信息的走漏已不再由他一個人去承擔了。

是的。不過最近有一個兩小時的全國聯播節目。該節目提供大置幽浮信息,主播的確事先聲明,比利梅爾的故事是編造的。

我們瞭解,是的。那個聲明是根據某些未經徹底研究的信息而來的。它的根據是一些已經公開的信息,而其作用在於駁斥那個觀念的可信度。由於他們的信息有限,所以所說的話,也不超過那個限度。該節目的目的是以地球和齊塔網罟星的互動為焦點。那些評論之所以產生,是因為他們認為有必要把它們加入那個觀念裡。不過並沒有任何信息或研究做到這一點。

那個聲明相當草率。並沒有考慮到所有的事實,該聲明基於一個觀念,即比利與昂宿星人接觸時,比利拍了些照片,比利之前曾造了一個宇宙飛船的模型,並有意將真船和模型船的照片,做一比對,企圖找出差異。這麼做的意義在於,藉著兩者之間質量上的差異,而證明模型船,照片是可以鑑別出來的。

完全正確。

模型船被人發現,並成為比利偽造所有照片的證物。該節目中那段聲明,便是基於這一點和其它的假設上。這也是他們無法深入問題的原因——他們並沒有真正地研究過。我們曾經說過,該節目之目的是使地球更加熟悉,他們與齊塔網罟星人之間,最有力的接觸情形,它確實做到了。


太空旅遊

巴夏,你能在任何時空之中旅行嗎?

絕對能。

那麼它是完全無限制的了?

絕對是。因為時間和空間是你們自己的定義。我們瞭解,物體並非存在於時間和空間裡,而是時/空是物體的屬性,是可以改變的。這就是我們的太空船可以飛行的方法。它們先被投射進星光體物質中,然後再以我們希望的時/空場景的振波,重新界定。接著再被嵌入一個代表振波方程式場景的實相體中——就可避免一起旅行的爭論了。也就是實時電子通訊。它其實不是突破光速;更非在你們的空間內旅行。

過程中有使用磁電驅動嗎?

它有某些形式,多半是介於電磁作用這個觀念的範疇之內。它並非純電磁性的,比較接近地心動力篷場這個觀念。

宇宙飛船可以下水嗎?

可以,而且常常下水。凡是能在無空氣之太空中運行的,也可以輕易地在水底運行。由於我們的宇宙飛船使用電磁能量,就無所謂噴焰和燃料之類的麻煩了。船身沒有開口,水和空氣無法進出。因此,我們便可以隨時隨地來去自如。它還可以產生一種特定的振波,使我們離開實體物質的界面,如此一來,它便能進入或穿越該實體物質——或由其中而進入另一空間。

巴夏,你們的船是以思想的形式和你們連繫嗎?

是的。駕駛的心念和船的心念是聯繫著的。

如果我是地球的宇宙飛船駕駛員,想由這個系統轉換到你們的系統,我該輸入計算機什麼思想或概念?

你們對我們的感覺。那就是振玻。你們藉由振波辨識我們。你隨時可以認出任一個體的頻率來,比如我,因為我的振波是屬於我的系統的。

若用那個振波可以認出任何系統中的任一個人,那麼我是否可藉著向那個實體發出訊號,而輕易地在兩個系統間進出?

可以。就像調收音機一樣。你的波段往哪轉,你就收到什麼節目。

那我就等於在上下調動收音機了。

務必要瞭解的是,這就像你在睡眠狀態中的出體經驗一樣。當你變成振波的當下,你就到了那裡。宇宙飛船隻是一個代表著同一個實體象徵性觀念和意識的延伸而已。不過它仍然只是一個意識的延伸。

我知道這一點。不過我不知道怎麼造宇宙飛船或者如何做旅行。

你也創造了一個宇宙飛船的自我覺知精神體或意識,因為宇宙飛船也能聽見你的話。它完全徹底地對準了你的振波,並因此做反應——而且只對你的振波反應。

你剛才說駕駛的心念,是和宇宙飛船的控制機能聯繫在一起的,你可以舉例說明嗎?比如說,駕駛員如何區劃出不同的系統?

好的。在宇宙飛船的周圍和附近所產生出來的隔離磁場,是用來隔離任何一個特定的宇宙磁場,因而打開通往所有可能性之宇宙的航岸,而此類宇宙又由信號頻率振波所代表。駕駛憑著直覺,只要接通內在的想像空間,便可以接收他想要的頻率了。該頻率透過船內的導航光譜輸入,接著再以該振波頻率來檢視整艘宇宙飛船。一旦隔離磁場移除之後,此艘宇宙飛船勢必要在,代表此一振波頻率的宇宙之內停泊。

非常謝謝你。


時光旅遊

你說你們在宇宙飛船周圍製造隔離磁場,並重新界定空間/時間坐標,再進入另一個點。你能以時/空痤標來說明,我們所謂的回到過去或未來嗎?也就是說,你能回到十五世紀的地球嗎?

好的。空間/時間是同一件事。空間旅行就是時間旅行;時間旅行也就是空間旅行。是同一件事。然而,每件事仍將有其定點,即使是從明顯的線性觀來看。因此,發生在你們先前的時軌中的任何變化,將不會發生在該一時軌上,而是在一個平行的時軌上。

那麼你究竟經驗了些什麼?

感覺基本上是一樣的。換言之,你也可以登上你們的宇宙飛船而回到過去。如果你希望改變事件發生的方式,那麼你可以回到同一個時軌中,加以改變。由於這不是你現行的時軌所發生的事,因此沒有外觀上的改變。不過,你可以在那個時軌做改變,亦即形成另一個替代性的時軌。

所謂的改變,其實不是改變。它只是平行時軌中,正常歷史的部分。所以,如果你希望看看改變的效果,你得到做改變的那個平行時軌中的未來或現在去看。這麼說合理嗎?

有點道理。

你們有A時軌,B時軌。A時軌是你們的時軌,你們的歷史。B時軌是另一個歷史。每件事都是同步發生的。A時軌和B時軌非常相似。離開A時軌中的這一點,前提是你要回到假定的過去,你其實是走進另一個時軌中,並且以一種自然漸進的方式,成為它歷史的一部分。

在同一個線性坐標系統之中,你無法實際地改變過去。當你「改變你的過去」時,你只是換了檔進入另一個,含有改變能力的時間裡。因此,你將在新的現在中,擁有那個改變的經驗。

你不能改變歷史。

更正確的說法是,你把自己轉換至另一個,更適合代表你想做的改變的歷史之中。

走入未來也適用嗎?

是的。


隔離磁場

你們是如何製造隔離磁場的?

它是一種微波能量效應,也就是在高於你們所說的電流無數光度的一種變形光。當變形光被包含許多不同元素的儀器——其中之一叫做「閃光矩陣」,增強之後,它就瀰漫於宇宙飛船的船殼和其它的不同儀器之內。

隔離磁場是一種微波效應。在如此高速下產生的微波,將會切斷宇宙中任何氣泡內的物體的連繫。這是因為你們以一種高密度的方式,與光速的振波頻率相應,光速即是表實質空間的障礙極限。

當你在宇宙飛船周圍,製造了一個光牆或光殼,光是實體宇宙的本質,那麼在那個船殼之內,你就是在宇宙中創造了一個氣泡或一個洞。你把光——萬物皆由光所造——重導在你的周圍,而非你的內在。你們現在是由原形版模宇宙所維繫著,而此一宇宙卻存在於一個超越光頻的,完全不同的頻率之中。因此,在該宇宙中,你其實是同一時間的萬物。因此你可以隨心所欲地到任何時地。

用人類現在的科技能做到這一點嗎?

可以。

要怎麼做?拿一塊物質讓微波炸掉它?

不是,看報導;聽廣播。很多個人已經開始研究這個觀念了,探索和實驗也展開了,他們屆時會將這類觀念公諸於世的。基本上,它牽涉了那個高電磁的反旋轉量塊的觀念。反旋轉量塊將會以基本的方式,產生磁場,而該磁場的基本波,足以使隔離作用發生。這類磁場透過更高傳導性之物質,將會產生更複雜的控制器。


導航

我感到好奇的是:當你們在星際中旅遊時,你們除了星際之外,還有別的航道嗎?或者你們也要考慮磁場⋯⋯

我們並不靠星球航行,除了靠它們來辨識目的地的模型和路線。不過我們的航行主要是透過聲調的振波。之前已經略述過,依我們的瞭解,物體就本質和屬性而言是一種振波方程式,而位置則是此一方程式中的一個變量。因此,我們創造的是一個網絡,即一個全息式三度空間的球體圖,可以在任何特定點之間的距離內,將插截來的振波加以描定。

這麼說,你是以你不同的參考點,來詮釋振波頻率?

完全正確!我們有一種叫「出型的參考架構」,這是套用你們的話說的,你可以視它為一個球體。如果用一個圓圈,中間一塊截斷這個球體的版面,可以稱為「銀河黃道」,而該銀河的版面,你願意的話,可以叫做「GE」。因此,如果你用一條線把它橫切;那麼那條由中央延伸向你,並穿越地球的線,就被視為零。

遠離你的那條線就是一八〇度,左右舷一八〇度都可。而該球面的頂端多正極,底端多負極。因此就會產生中心圓,或由中央出來的輻軸;所以,任何與中央的距離,都在或屬於這些輻軸。接著你就可以決定正負角度了。它讓你知道你在三個位置的點何在。不過在我們的計算機中,它就是振波方程式。

因此,當我們在宇宙飛船周圍,創造出隔離磁場之後,便可使我們脫離任一特定的振波宇宙,並透過光的調波,把新的振波方程式,強置於宇宙飛船上,再當我們將宇宙飛船嵌入任一特定的實相時,它便自動地在一個,由振波信號頻率,所代表的位置上停靠。它並沒有做實際距離間的運行,只是由該實相中出來,將自己重置在另一個特定的位置上。

對於地球和其它星球之電磁層,你們必須核算或調整嗎?

某種程度上要。因為一旦我們開始在一特定的實相中運行時,我們勢必要靠地心動力篷場、電磁場和該一特定實相中之星體和星球來導航。如果該實相中含有它們的話。

當你更接近地球時,你會受制於我們的界限和磁場的曳引力嗎?

除非我們把宇宙飛船周圍的地心引力磁場移開。每一艘宇宙飛船都擁有它自己的地心引力氣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宇宙飛船,可以與你們的世界,成為完全的垂直狀態的原因,然而當我們腳踏我們的地板時,仍然覺得好像是面孔「朝下」。

請教你這類問題特別令人興奮;因為我認為是我智力的某一層面在說話。我從未受過工程學或化學的訓練⋯⋯

我也沒有。我們的科學、工程學和科技幾乎是直覺產生的。

我想多要幾張你們宇宙飛船飛行中的流體園片——還有在導靈記憶庫中的導航員的圖片。

流體多半是在船內,而非船體。

它的結構體或分子密度狀態,是由金屬製的嗎?

比較近似會生成的水晶金屬。

你可否把該分子結構體,在地球上生產的對應物的成分告訴我好嗎?

它是一個由冷分裂過程提煉出來的金屬水晶狀態物。你們目前還沒有這種科技。它是以一種全息網狀的方式,被注入或設定的,當某一類型的電流被注入該水晶金屬的矩陣後,它就是呈現出被注入電流的身份的形式,並依該版模,以電流之形式被灌注為止。

這個過程在有關於次原子粒子的實際互動上,是在一個極深的原子層面上持續運作者。依我們的看法,你們必須一段時間,才能擁有創造此一類效果之必要的支援系統。

你們如何製造這個物質的?

它是在我們創造的能量版模上生成的。一旦我們提煉了這一特定的物質之後,它就一個分子接一個分子,一個原子接一個原子,沿著我們鋪設的能量版模而生產。


實地旅行

現在讓我們帶你去我們的母艦——太陽風號⋯⋯去實地旅行⋯⋯閉上你的眼。

在你的精神體重,想像你所創造的,並置身其中的房間的圖面,再觀想每個人,全都聚在一起,並被一個藍色的水晶能量氣泡所包圍著。這個氣泡便是你的升降梯,你的太空船,放鬆自己,讓你變成船內的啟動儀。把你們地球用的儀器和工具的觀念拋開,別在注意它們。你就是轉送點;你就是太空船。

你要認知的是,水晶船殼是相當透明的;可以看穿它也可以看到房間,溶成一種灰色,霧狀的狀態。現在你們都一起在太空船上,也都呼吸著同意股能量。

做三次深呼吸,把自己準備好。連接,消化並聯合你自己。感覺那個連繫:感覺當你是個體時,船上的每一個個體都是你!——是你的延伸,你的展現和你的一面。你們全都是一個,一個主水晶。而這個水晶,當它允許你意識中的白光,在它的中央和心中,與生命和光一起點亮,賦予了整個水晶太空船能量,並由地球上升——越升越高,而進入最高的大氣中,進入你所謂的太空中。

在上升中,你向下看。你穿越霧氣看見一切淨化為光明的空間,到處都是白色的星體。你看見下面漂亮的地球,在內太空的鵝絨布上,如寶珠一般閃亮,而你送出了你的愛。你看到、感覺到、品嚐到並聽到地球的愛,它正在支持你,雙臂延伸向你,把你延伸到進入太空之旅,你正乘著地球的心波前進。

當它把太空的珠寶獻給你時,你向上仰望。你看見一個長的圓筒形的金屬物體,在你前面的太空中懸吊著。大約有一哩長。你讓自己看見該金屬物體一邊的開口,你越接近,開口越寬。你進入開口,它在你的下面對口,你被一片潔白所包圍。在那一片潔白中,你也許感受到,意識正在四處,或實或虛地,凝視著你,與你一起微笑,一起愛,忽遠忽近——終至化為一片乳白。而歡笑與喜悅的分享正瀰漫著四周。

讓你自己知道,你可以用自己最渴望的任何方式,去探索任何區域和宇宙飛船的任何方面。你身旁隨時有人與你同在。你也隨時會與你所碰到的每個人連繫,並且感受到他們的經驗。

如今你正由氣泡走出,並進入宇宙飛船的那片乳白中,探索著並呼吸著新的大氣。去感受你周圍那些生命,溫柔的觸撫。你向四方散射並且探索:享受並對你所發現的感到迷惑。去品嚐、去摸、去聽、去感覺、去看、去讚歎。知道你正在分享並參與在一個多層世界的創造中。去體會並記住這些經驗。

不論它對你是否有意義,讓自己隨心所欲地去詮釋,宇宙飛船的不同艙室和區域。讓你自己以一種極為真實的方式去認知,你正以星光體的形式,投射出你意識的一部分。而你也正要將該信息,回注給你地球上的自己,並將該信息整合在你的分子結構體內。你將把這個信息灌注在你周圍的大氣中,當你將此大氣帶回地球時,你將把該信息和能量釋放在,地球上——改變你所呼吸的空氣,改變維繫著你的能量。

以你全副心意去探索。感受生命和光的振波,因為是光的本身使宇宙飛船和所有類似的載具,產生了動力的。是穿越宇宙飛船的中央核心的時空運動本身,創造了太空船穿越所有實體空間運動的幻相。現在你要注意彼此的下落。把他們集合起來回到你們的船塢,回到那一片乳白之中。感受所有由心到心,靈魂到靈魂,所給予你們的那些觸撫和親吻。

當你將自己置身於宇宙飛船水晶般的美麗之中時,你下面的虹暈便打開,讓你自己由船殼飄浮而出,進入太空,並展開你向著地球的旅行。當你辭行時,要知道這不是永別,這個經驗不論現在和永遠都是直接與你同在的。當你穿越能量宇宙飛船,水晶的艙底向下看時,你再度看到地球的珠光之美。就各方面而言,這是一個充滿了無限迷幻和更多層面的新世界,值得你去探索。

你現在正急切地,想讓你所參與其中的新水晶實相的大氣,在與地球接觸之時炸裂,並讓如種子般光亮美麗的碎片散落在各地,反映著太陽的美麗光輝。當你緩緩地沈回地球時,你看到自己的雙腳輕觸著地。並往下紮根汲飲世界之光和生命的汁液,你知道所有世界都是你的世界。並知道你的生命,你的地球,是讓你朝向光,盡情成長的滋養。

你們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整合經驗的信息,在你的內在定碼,並在人類之後,以它自己的方式釋放。而你的夢境實相的大部分,會變得更加光鮮生動。也許還會有更多的釋放和彈性,同時對你周圍的生命,只是你的夢想這一點,會有更多的認知。讓你自己知道,這是個真實的經驗,而你也把自己的一部分投射在該太空船上。

你的一部分,以各種方式,永遠都在該宇宙飛船上,讓我們一起去分享。感謝你們的參與,我們將會讓你們記得:所有的再合一,只是對現存於所有時地的合一的覺醒。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d7452c20101kh1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