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第十三章 朋友和鄰居

0 views

誰是外星人

讓我們先談談你們地球人,對俗稱的外星人所把持的概念。談外星人之前,再容我們描述一下,我們最初發現的一個有生命存在的文化,我們說的是似艾莎莎尼人。他們的平均身高是五呎到六呎半,不同於我們的五呎。我們的膚色是全白到灰白色,似艾莎莎尼人的膚色變化較大⋯⋯到目前為止,你懂我意思嗎?

很好。我這麼說是為了給你一個遠觀角度,若以另一個觀點來思考的話,你們自己就是外星人。對許多其它的文明而言,你們的世界,在許多方面都是未知的,不同的和獨特的。對我們或任何其它文明而言,其實毫無必要畫分個高下——因為你們自有你們的獨特和不同之處。你們表達生命的形態是正常的,而其它生命——不論它選擇以肉體實相或任何其它意識層面來表達其生命形態,也一樣是正當的。

對我們而言,你們是一個外星文明。反之亦然。不過在其它層面上,我們是一致的。這個一致性使我們創造了不同的社會,也給了我們創造不同表達方式的機會。這是因為我們都來自同一個無限創造之神;也因為我們是同一類型的靈魂,如果你同意我如此說的話,我們給自己一種寬廣、多樣的,表達經驗與生命的機會。

許多地球年以前,每當你們的文明,想到外星人這個概念時,關於外星人的相貌,你們所設計出的覺知,是相當不同於人類的身體形式的。根據我們的觀察,由於你們對這種非人形的生物,賦予他某種程度上,對地球的惡意,因此把外星人創造成恐怖之物。你們現在對如何體驗和接觸其它生命形式的態度及觀念,已有了改變。並且開始以你們的人形來思考我們了。你們也已經發現到,許多與外星人的接觸和互動,多半都是具人形或機器人形的。

可能會有許多人會問:為什麼應該如此?即使我們現在認為他們是友善的,沒有想消滅我們的慾念,並不必然意謂著,他們必須具有機器人的外形⋯說的沒錯。你們之所以越來越接近可與外星意識互動的實相;你們現在之所以能看見,與你們的形狀並非不同的外星人接觸,就是因為實相的本質,宇宙的本質。

我們已經討論過了,萬事萬物都是不同頻率速率下的產物,就是那些不同的頻率,決定了由最初能量所設計和創造的物質結構。因此,你要認知的一點是,當任何其它文明——至少在我們接觸過的文明中的大多數——一開始探索太空,一開始體認到他們也許會接觸到其它生命形態時,他們通常會先接觸並吸引那些,最接近他們的頻率的形態。因此,嚴格來說,被吸引的那些,通常也反映出類似的實體結構。

這並不是說,在銀河系和多層宇宙間,並沒有不同於你我生理結構的生命形態存在。只是因為你一開始就讓自己去接觸你最熟悉的,好讓你在不太驚嚇到自己的情況下「下水」。如果硬要你接觸與你極端不同的生命形態,許多人會在舊習慣的作祟下,縮回到「它可能吃掉我」的觀念裡。反之亦然。

不過要認知的一點是,如果你敞開自己,接受互動,你越加敞開,越加把你的心當做傳感器,你將體會出,意識以生理形態做自我表達時,有許多種不同的方式,但仍然散發出深愛和誠實。你越敞開自己,你就能探索到更多,讓生命能存在的不同範圍的頻率,你也越能接觸到,你的主調上的許多不同變調。未來也將有一些完全背離你所熟悉的觀念的生命形態——甚至在你看見他們時,都無法辨識出來的。不過一旦你拓展了瞭解和意識的範圍之後,你終將接觸到他們的。

別忘記還有許多以類似的方式在拓展的文明;你們不是最後一個「抵達」的人。有些文明要經過好幾千個地球年,才能抵達你們在數千個地球年,就已經抵達過的地方。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或許你們就是他們的不明飛行物;你們將使他們明白,不論他們的意識,選擇以什麼方式自我表達,而做為無限創造神之一部分的該意識,始終都擁有以自己所希望的方式,創造它們想要的實相的機會。


巴納德

據我們的理解,當你們開始探索其它世界,並以類似我們彼此之間的方式,與他們互動時,最先與你們互動的文明之一——事實上,你們已經在夢的層面上與他們互動了——就是你們稱為巴納德星群的,其中的一個文明。

在那個世界裡,有一個是在進化的觀點上,與你們類似的文明,以科技的觀點來說,約等於你們的文藝復興時期。他們已經知道,你們的社會,曾在夢的層面上,和他們做過一些溝通。你們將發覺,有某些人偶而會透過那個社會的一些人,而進行導靈。在他們的文明中,不同的名稱或頻道,不會被標示為不同的事物;對他們而言,這一切只是單一現象。而不區隔成不同的實體;對他們而言,這全屬於同一個層面。

隨著你們的擴展,時機一到,你們將開始以我們之間彼此互動的類似方式,與他們互動。如果你們變成了他們的不明飛行物,屆時,你們也可以用我們協助你們的方式,去協助並融合他們的轉形。


萍水相逢

另一個在某些方式上,與你們不同的文明,被標示為「伊雷克」這個名稱。這些伊雷克人,給自己加了一個很有意思的限制。他們的臉部結構,幾乎完全是骨骼,他們幾乎無法在臉上表達任何感情。他們的感情必須以完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膚色乳黃,膚質似臘。

還有一個非常不像你們的文明,在一個完全不同的空間平面上運作,最貼切的譯名就是「迪拉」。迪拉的生命,是在一種完全非實體的意義上運作,就你們的理解而言,他們的確是具有實體的。他們在本質上是極端典雅的。他們沒有可辨識的特徵,幾乎可變成任何他們所希望的形式,因為他們是屬於一個最原始的空間狀態——並不是你們所瞭解的實體狀態。不過,他們最主要的「輸出品」是幽默感。

他們屬於一種極端輕微的振動,而他們的世界是非常單純的。你可以把它看做一個,沒有表面特徵的平滑球面。除非另有需要,否則表面特徵是沒存在必要的;接著他們會自表面離開,再形成許多不同的事物。迪拉人可以和他們世界的實質合併,而成為一種極柔軟的融解狀態。你們除了以原色來知覺他們之外,別無他途,你們實際上能看到的他們,是另一種可塑性實體本質。他們能模擬你們的形式,但這不是他們的自然形式。他們並不具有一個形狀,勉強可以定義做一個在休息狀態中的,非常扁平的橢圓球形⋯⋯然而,他們並不會休息。

一個較接近現在並且一直在與你們的社會互動的文明是昂宿星人。他們非常像你們——換言之,具有人形,主要是因為你們許多人,是來自同一個分支。他們其實就是你們的兄弟、姐妹和表親,你們現在也正與他們重聚——其實是與你們的家人重聚。昂宿星人和獵戶星人,是一個叫做天琴座的較早體系的分支,也是在地球時間,很早以前的天琴座分裂出來的。他們形成了兩極系統,獵戶星人探索負極的存在,而昂宿星人則探索正極的存在。

另一個社會是來自齊塔網罟星系。這些網罟星人是很矮小的生命,有一雙大黑眼,很蒼白的皮膚和大頭。他們就是你們所謂的綁架這種互動的最佳代表人物。這一類生命,我們稍後會多談一些。


達爾宇宙

巴夏,我想向你請教達爾宇宙的事。我曾經和他們有過一些能量的交換,而我發現他們和我以前經驗過的相當不同。你可否多跟我談談那個宇宙的事?

好的。目前我們沒必要太深入其它的宇宙實相之中。我們只能說,他們就像自動開關的轉鈕一樣,負責調整在你們實體宇宙中所發生的能量交換作用。他們就像一種監督能量。

我發現當昴宿星人出現時——他們都是相當倔強的——會很快速地靜止不動。

沒必要如此看待此事。你把它擺在一個戲劇的架構裡面。這是地球人對能量交換的詮釋方式,並不必然能代表實際發生的事。

好的。他們肉體上像我們嗎?

他們可以用那種方式呈現。不過並不像。

他們像這種氣態的能量雲嗎?

就某種意義而言,是能量生命,是的。你不妨把這個概念轉譯成你們的實相中的氣態,不過這也同樣地只是個轉譯而已。用以來描述或者更容易瞭解。

以太是脆質的嗎?它會破裂嗎?

就某一意義而言,為了和你們互動,我們經常打破它,因為在許多方面而言,我們也是以太狀的。然而,在我們的實相中,依據我們的思想和信念,它會再實體化並且回覆原狀。

很好。那麼達爾人是完全來自另一個實相嗎?

就某種程度而言,是另一度空間平面。與那些空間平面成九十度向量的,便是你我所謂的生理上的真實。他們是一個向量宇宙。

人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透過接口轉換——和我們進入貴宇宙一樣。改變你們的振頻,以符合宇宙的振頻,並且以最必要的方式,投射部分意識,來呈現他們的存在。他們的呈現,以你們的理解而言,根本不是他們生命的整體。打個比喩來說,只是一根手指。

他們有宇宙飛船嗎?

以你們理解的方式,沒有。他們有一種凝聚性電磁意識,有時候你們也許會認知為宇宙飛船。或者最常有的情況下,你們會選擇認知為你們實相中的光球。


大角星

大角星代表能量之門,其它空間經驗便經過這個門,與你們的空間經驗溝通,他們是閥門。這並不意謂著:事物是以一種極為結構化的意義被調節。他們只是把其它空間的能量,以你們能夠瞭解的符號,轉譯到你們空間的轉譯器罷了。許多能量的釋放,能量的射散,以及你們地球上正在進行的轉形速率的調節,和你們的銀河系中,許多其它的星球,都是由這個大角星之門掌管的。

他們也負責創造一種特別類型的能量聯結——許多孩子在出生之前都要經過它——好讓他們在誕生於社會之前,對他們的本來面目,忘記得較少。就該意義而言,他們與你們所謂的聖境有著連繫,因此也由大量的非實體意識所代表著。其中一些是昴宿星能量的一面,不過大多數卻代表著超空間的能量,並以你們的物質實相的方式表現。

我最近與一個能量體導靈,巴夏,它似乎是透過了牧夫星座和大角星座。他們以極度的熱情談論孩子的事。

是的,那就是讓你知道自己與該能量連繫的情緒核心振波,這是存在於你們目前的特定實相中的。因為它同時是你們內在某些門徑的開口和晶體,並分別繫著心能量和太陽穴中,掌管意向的脈輪能量。它同步創造了能量的累聚和釋放,同化和融合。因為那是孩子所出生的環境。務必要認知的是:現在來到的孩子不只是另一個新生代;他們是另一個文化。

我感覺自己好像將要成為一座橋樑,而且我將把該能量導靈出來。不過真正令我著迷的是,該能量似乎是該星球的意識。

是的!是集體意識。

而且它好像是由那個星座區,通過大角星能量,再傳達到我的。我不懂為何如此。我唯一能想到的理由是:它強烈到使我無法應付的地步。

沒錯,在許多不同的層面上是如此。為了讓你在超越實體宇宙的經驗之外,加以舒適地接收,它就必須要通過一個實體機能閥,或你能連接的代表性象徵(這方面你們已經建立了某一程度的關係),好讓你們在接收到的時候,有某一程度的熟悉感。

是的,這是真的。我知道在當時,自己就感到一股遠非我能處理的情緒存在。不過我的確看到一個知見,或者說,在我心中,看見一顆極為燦爛的星星——就在我認為是一位老師的生命的後面。

這就是我們談論過的,另一些層面的代表。大角星代表著另一個層面的地球,艾莎莎尼和天狼星之三角組合。

這個星——它的光澤或意識——似乎是我們和這個文化,或這個星球意識,將要變成的梯子嗎?

就某一意義而言是的。你們將以那種方式和它運作。你們將沈浸於那個滋養的、支持的和愛的振波的連繫之中。


大角星的象徵

大角星的象徵依我旳觀點來看,大角星人和他們的經驗,受到相當多的關注。為了使我對更多事物產生興趣,你願意描述一下大角星和它的經驗之類的嗎?

就我們現在所運作的層面來說,我們唯一能給你的描述,是已經分享過的——他們是一個集體能量意識。我們無法把它們分類為你們所瞭解的個體。我可以給你們一個象徵。不過也只是個像征,毫無附加意義。可是它卻可當做一個焦點來用。它是一個在黑色背景上橘色圓圈內的十二角白星。這個像征可代表他們的能量,以及在你們需要與他們認同的層面上,與他們的能量振波之間的一個辨識環或通訊環。

大角星可以實體上被視為,在一個不同層面上的星嗎?

是的。在你們的生理實相中,存在著一個與該能量現象連繫著的意識。與該星體連繫的能量和意識,就是我們所稱的大角星能量和大角星意識。

我親身見過大角星人,我覺得他們很面熟。

是的。你務必認知的是,由我們的觀點來看,那些個體,代表著與振波能量之間的一種強力的認同。若以你們的層面來談大角星能量的話,它並非一個自體成形的能量,而是它形成的一個認同投射。

這不正是它一般的運作方式?

是的。我們正在以你們的社會所認為的樣子,重組那個像征。


更多的三位組合

你是否能就大角星能量與三位組合是不同的層面這一點,做一番詳述?

簡潔地說,你們的星球,我們的文明,和天狼星文明組合成一個意識。而它又有別於此一組合之中的三個個別的文明。該一意識又是整體三位組合的一部分,而其中的大角星,也是該整體意識的一個。在我們的三位組合旁邊的第三個是北極星。

就組合的觀點而言,我們的名字是什麼?

在每一個文明中,足以代表整個集體意識的名字即可。如天狼星叫做「西斯金,我們就叫「夏卡納」。至於你們就叫「基督意識」。整體而言,任何與大角星的聯合,只是代表你們將要通過的另一個門檻和門徑。你會發現在你們的宇宙學中,你們的動作分別地代表著,許多已浮出表面之潛意識和無意識的觀念。同樣地,你們的冥王星排列,也是一個跨越你們所謂的死亡門檻這個轉形觀念的代表——如今卻代表著一個新生命類型的轉形。

我瞭解這個概念,你能舉個例子說明門檻嗎?

我們所指的門檻,是發生在地球上,由第三密度到第四密度的轉形。那就是整體門檻。在你們的靈相之中,每一個與轉形有關係的象徵,全是門檻的一部分。它的規格是由你們來決定的,雖然,我們已說過,你們的活動,就某些程度而言,代表著浮出表面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冥王星這個觀念,就是跨越門檻本身的實際的旅程。

你們也以同樣的原型模式,來描述跨越冥界之河(過奈何橋)這段神話故事。這種方式使你們與意識層面中先前假定的黑暗區連繫上了。這是對進入正負兩極之融合的另一種說法,因而在越過門檻時,它容許你們在兩極的融合中,只擷取其正面效果。這也是你們把冥王星的衛星,本能地給它取了一個,和冥界河中那個船伕同樣的名字——夏隆——的原因。

你談三位組合時,並沒提起角宿第一星(Splca女星座中的第一等星)。而我一直認為它是和大角星座非常有聯繫的。

是以另外的方式。其理念在於,正如此一三位組合本身便是個三角形,而它的整個能量,代表了與大角星座和北極星有關連的那一個三位組合,那麼你們把角宿第一星視為一部分的觀念,也使得大角星座成為一個整體的觀念。大角星座也以天狼星、艾莎莎尼文明和地球文明,形成一個集合體同樣的方式,與角宿第一星和其他意識,形成了它的集合體。你懂我的意思了嗎?

我還在努力中。

道理很簡單。你們的地球、艾莎莎尼星和天狼星形成了一個三角。你由大角星所感知的能量——又是另一個三角形;北極星又是另一個。而其中的每一個又個別地含有三個成分,這三個三角形合起來,又形成了另一個完整的意識,而它又是還未形成的另一個三位組合的一部分。這個模式就這樣一直持續下去無休無止。

我聽說我們正朗著北極星的方向移動得非常接近。

是的。是因為它也像大角星一樣,是代表主要三角組合的整體三位組合意識中的重要成分。正如大角星座代表著情緒面;而地球、艾莎莎尼星球和天狼星,則代表著一個集體性的精神體;就某一方面而言,北極星(以你們直覺的命名)代表著被你們現在所融合的,正、負的兩極觀念。

由於你們現在正在形成一個整合體,使正、負兩極成為一個實相,因此你們朝著北極星的方向,導源出某一種程度的實體結構的近似性,因為那是你們的指標。它是你們在兩極融合的整合上,一個主題指針。


衛星與星球

巴夏,繞著冥王星的是一個衛星呢或是另一個星球?

就衛星的定義而言,凡繞著中央星體運行的任何星體都是衛星,那麼它就是個衛星,而且比冥王星要略小。你們的社會正開始發現,有關雙子星系的一些極有趣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存在於冥王星上的極精緻的那層大氣,雖然它並非你們所理解的大氣,亦即可以呼吸的那種。這一層精緻的大氣,可以一直往遠處延伸,而包圍巴隆衛星。

你們也快要發現另一些還沒見過的東西:他們兩者之間實際存在了一種電子位能,當雙子星雙方之間存在了離子電流的連接時,在你們的太陽系內,冥王星體與夏隆星體間,會在特別的排列時期,形成一道極大的電子拱路。

冥王星還有其它的衛星嗎?

有其它碎片,但沒有像夏隆星如此具份量的。

好的。那麼在我們的太陽系內,除了地球以外,第二空間內是否可以發現其它生命?

不盡然。某種合成物屆時會被發現,如火星某些區域中的殘留物,在氣態巨型星球——火星、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數光年之內的分子聚合物。這些都將是有機生命的最初形式,不過他們可以提供你們瞭解的線索,亦即你們以集體意識,在地球上所創造的許多生命形式,是運用什麼素材而來的。屆時,你們會看到與其他意識層面的互動情形,不過在你們的第三空間狀態中不會。在你們系統中的每一個星球上都有生命棲居,以你們的話說,散居各處,不過第三度空間中沒有。


更多的隱蔽處

火星上有生命嗎?巴夏。

在你們的第三密度中沒有。

第四或第五密度呢?

第四度,有的。

月球上呢?其它密度中有任何生命嗎?

據我們的理解,在月球上的一個交互實相中,是有生命存在,不過月球,完全不在你們的空間裡。我只有在那個實相中,才能立刻理解你所問到的生命;在那個空間裡,並非毫無生命的。不過,在你們的第三空間實相中,是無生命的,你們的月球上便是無生命的。有些人工培養的基根,不過不是你們所謂的自然生命。

在我們密度中的月球上,有人工基根嗎?

有。

由誰架設的?

由不屬於地球的其它文明。

也不屬於月球?

不屬於。

有生命居住?他們該不會是由⋯⋯

是的,他們是。

他們是由航天員建立的,而且消息被封鎖了?

是的。

他們現在還住在那裡嗎?

有一些。很少。不如早期那麼多。

目前月球上有實體的外星人?

目前有。

而這個消息因為航天員沒能力瞭解他們所觀察到的,而遭封鎖?

不不不是。

他們知道自己在觀察什麼嗎?

知道。

而這個消息被傳送回太空指揮中心,如太空總署之類的嗎?

是的。

地球上的有關機構,為了什麼目的而阻止這個消息的公開?

你不知道嗎?你不明白你們所創造的政府是什麼結構嗎?你還不明白,對他們而言,如果不控制就沒有權力嗎?

在你們的文明中,信息就是最大的權力。要讓你們的文明認知到政府不必管理你們,宇宙是開放給所有生命去探索的這件事,無異於當他們的面,剝奪他們的權力——雖然這麼做也會讓個人擁有權力。不過他們並不瞭解這一點,因為那並非你們創造出政府的本意。

是的,我瞭解那一點,不過我不瞭解的是他們的思考過程:以為把信息保密,就會增加他們的控制力。

因為,正如我剛說的:如果你像現在一樣知道,一旦有了與其它生命,在平等層面上互動的能力,便不再有卸除你們的責任和體制化的需要了,那麼他們的服務便毫無目的可言了。他們相信權力只存在於控制別人。

航天員和月球上的生物有互動嗎?

在太空中和在月球上都沒有——沒有超出照相和視力能見的範圍之外的互動。在地球上的很多場合中,都有過面對面的互動——是與你們的軍方和政府,這一點我們經常說到。

外星人為什麼選擇與那些人互動?而非其它人?

因為是你們讓他們做第一個碰面的對象。重點在於,讓這種互動發生,或許可以讓他們有能力明白,沒什麼好恐懼的。而他們便可將恐懼拋棄。是你們賦與他們統治你們的權力的。

我們有些人是如此。

有些人,是的。有一些就很夠了——這對我們沒有差異。不過既然不是所有人,偶爾會有一些個人和我們做一些互動——那些不屬於政府體制裡的個人。

不過,使此一互動發生的頻率,將完全取決於:(一)你們認知自己就是自己的政府的意願,和(二)取回你們的責任的意願——不是藉著反對他們,而是藉著愛他們,讓你們和他們在平等的層面上運作,反之亦然,好讓你們分享一個民治的觀念。他們不必藉著控制信息,而替你們管理。他們可以和你們一起管理。如果他們選擇以組織性的服務來運作,那麼他們就是在為你們服務,而非控制你們。

對。這就是美國的開國先人建國的主要精神。

是的,就某一意義而言,民主政治並非你們當初建國的本意。當初是設計成共和國的。


我們的防衛

星戰計畫,其部分理論基礎,是否有涉及與其它那些文明的互動?

會存在一種失去權力的極大恐懼。不過要瞭解的是,你們的防衛計畫,並非真有其事。這個觀念的大部分,只是為了讓你們認為你們需要保護這個目的,好讓他們繼續掌權。

讓我們再強調一次.,他們已經瞭解,並非毫不確定,我們和其它的文明,不會擅加干涉的。他們知道。他們正在為自己找立場,因為他們瞭解,情況終究會改觀。

他們正在以自己所能瞭解的方式,試圖確立一點,即一旦地球開放了與其它文明互動的可能性時,他們仍然想當代表。他們仍然想說:「看!瞧我。我是地球上最有權力的人。和我談吧。」

他們並不瞭解。縱使在彼此的溝通中,我們提供了那麼多信息,他們還是不瞭解我們的意思。亦即權力是賦與所有人的。他們不相信你們都可以管理自己的生活。他們只會瞭解你們每一個人,是在無政府和混亂的狀況下,創造自己的實相。他們並不瞭解同步發生和大巧合的狂喜⋯⋯以及信任。信任高層意識,信任他們未來的自己;並在誠信、統合和理想化的狀態之下運作。


天狼星

另一個由半實體生命和非實體生命組合而成的文明,是繞行在天狼星軌道上的文明。天狼星在我們三位組合的頂端,並代表了艾莎莎尼和地球生命進化上的前階,而這也是我們雙方屆時也都會達到的地步。

最常與你們的世界接觸的天狼意識層面,是一個非實體的,第六密度的意識層面,它的名字是「西斯金」。這些生命與你們社會的成員,做靈交溝通已經有相當久的時間了。閃族文化、非洲部落和美國印地安文化中,那些神話中的雙棲性質的神,便是源自於他們。

雖然在某種程度上他們沒有一個,生理上的兩棲性,半實質性的對應顯化,你們卻一直以兩棲生命視之,因為他們生存在一個能量海中。此種特別顯化的生命,與地球有著強烈的連繫的理由之一是——由於我們能掃喵地球——我們發現地球上不只有一種,而是兩種外星文明:陸地上的人類和水中的鯨類。海豚和鯨魚,和你們一樣,一種會思考,自身輪迴和自我覺知的實體。他們不是你們分類意義中的動物。

務必要認知的一點是,地球被賜給了兩種文明,好讓彼此並肩合作,並且學習在創造中相愛。他們藉著進入你們的夢境中,教導你們在自發性的狂喜中遊戲,而協助你們。接近他們;和他們分享。他們愛你們。由於環境的關係,他們長期以來,已經在與許多不同於地球的文明,進行靈交了。他們與天狼星文明之間,由於都有意識和靈交這個共同點,而存在著特別強烈的連繫。

鯨魚就某種程度而言,是海豚的高層意識的實質具體化。你們的高層意識,由於地心引力並不支持它,所以沒有生理上的顯化。所以要成為個體意識的顯化和高層意識本身,全在於你們自己。你們通常會把高層意識歸屬為非實體,而海豚的高層意識,卻可以實質顯化為鯨魚,這是由於你們快活的海洋環境。不過他們是來協助你們,愛你們的。當你們融合為一個社會時,這也使你們更容易地與其它的整個社會互動。

看一看你們所創造的大好機會。你們不必到任何地方去與外星人互動;你們的海洋裡就有一個了。學著與他們溝通,他們就會教導你們如何和你們將接觸到的其他文明的溝通方式。


三個層面

天狼星與你們在許多不同的層面互動這件事,我們並沒有在細節上做完整的討論。他們在過去曾有一個比較實體性的對應顯化,在某種程度上,與你們偶爾在過去的文化之中互動——不只是靈交式的,而是或多或少的實體性的。

我們曾經討論過,地球是距離太陽第三遠的星球,而艾莎莎尼也是距離我們的恆星第三遠的星球。我們也說過,由天狼星意識所代表的星球,也是距離他們的恆星第三遠的星球——不過這個第三不是場所性的,而是空間性的第三。天狼星文明一共有三個層面——一個第四密度,一個第五密度,和一個你們透過互動而最熟悉的,第六密度的西斯金。他們在這裡是完全非實體的生命,而是生存在一個能量狀態,一個能量的海裡。

他們第四密度的代表性自己,在許多你們的古老文化看來,是兩棲類。不過還不到印地安、閃族和非洲古老知識中,所描述的那個程度。他們並不像那些文化所瞭解和呈現出來的那種半魚類。

這就是天狼星文明和地球上所稱的海豚和鯨魚文明之間,有如此強的認同狀態的理由之一,這也是他們數千年來一直進行靈交的原因。就能量的版式而言,他們在許多方式上是類似的。雖然第四密度的天狼星文明的生理形態,不同於你們的海豚和鯨魚文明,而他們的能量卻足以造成一份友情,一份同理心和一份認同的發生。他們的溝通已經進行了很長的時間,而生存於陸地上的人類文明,卻才剛自遺忘的深眠之中醒來。

散見於各處的那些互動,就某些程度而言,促成了地球上的文化、宗教、政治和經濟觀念的顯化和成熟。我們不希望給你們一個印象,讓你們以為你們的文化和社會現象,完全是歸因於外星人。不是的,不過在你們以社會的角度來看事情的過程中,一些互動的確發生過,也創造了改變。

由於你們沒有誰是源自於地球的,你們與那些在不同時期和形態下,所建立之其它空間和存在層面之間,都存著某類的連繫。隨著天狼星文化的成長和加速前進,就是你們所謂的進化——他們便由第四密度狀態改變進入一個,更加半實體化或非實體化之第五密度狀態,接著又進入一個完全非實體化之第六密度生命。但是由於所有的實相都在同一時間存在,故在某一程度上,所有層面上之互動,也仍然在發生,對你們的文明而言尤然,因為你們仍處於由第三密度的醒覺,而進入第四密度的顯化中。

天狼星社會的確多少代表著我們的高層意識。他們是我們的文明主要進化目標的代表,亦即我們由第四密度存在,進入第五密度時,一個最後階段的實體。當你們進入了第四密度實體的最後階段時,你們終將取代我們在三位組合中的位子。而我們就會隨著天狼星的邁入另一個觀念,而遞進至三位組合的頂端。接著另一個文明會取代你們在三位組合的位子。正如我們說過的,最有可能的取代者是巴納德星團的文明。

天狼星文明幾乎是在一個能量海中:他們是處於一種完整的意識狀態。如果你們希望找一個能代表他們世界的東西,或許下面的比喻能讓你明白:想像一個表面有亮光和清光的能量球體。當你逐漸沈入其中時,它就變成一股純白的能量。當你越接近中心時,它就會瓦解並彙集成一股鮮藍色的電磁能量。而處於中心的,便是一個你們所謂的黑洞之門。

他們以能量形式存在於能量海中的生存狀態,使他們分別以靈交的方式,把自己投射為個體,或者投射成一股同構型的能量,一個同構型的意識。在技術上,我們可以這麼說,他們透過處於世界中央的黑洞之門,與其它的文明進行溝通並做這種投射。它是一個聯結所有層面,所有空間的多層空間的大門,而透過了這道門,他們可與任何層面,任何空間,朝著其一的任一方向進行溝通。如此一來,這道門便提增了他們與你們的溝通能力,如今,以一個文明而言,你們已提升了自己接收高層振波的能力了。

再讓我提醒你一次,生物化生命是最有效的訊息傳輸器和接收器。當你們每一個人,以自己的方式,在自己的時間,決定開放自己——使意識有更明晰的展示,也使你的頻率有更多的認知和明晰的展示,你們就會對他們所發射至地球的頻率,變得更加敏銳。他們始終都在發送一股永不間斷的無條件之愛、能量、思想形式和模式的輻射波,等待著你們去接通。


我們到天狼星去(正經點)

用你們的計算方式來算,你們稱之為天狼星的星球,約在十個地球光年之外。在你們的實相空間中,一道光在你們的星體和他們的星體之間運行,需要十個地球光年或十次的地球運轉。不過要明白的是,靈交的聯繫是實時性的,還有黑洞之門圍繞著實體的空間,在實時即地連繫著所有的空間。而通過這道門,就好像它們確實地與你們交迭著或交錯著。我們和所有的文明及空間,也以極類似的方式,彼此做全息網狀式地交錯在一起。

每一個生命都具有同樣的中央門,同樣的中央黑洞,你們通過它而傳送和接收任何觀念、信息,並創造你們欲求的任何互動。當你進入一個能量充沛的、平衡的、鬆弛的和狂喜的狀態時,你隨時都可以察覺到,一直都存在於你身邊的,所有的頻率和所有的能量及信息,隨時供你加以汲取利用。

與他們最高的能量認同,可以協助你的進化,當然它們並非為你而存在的。你必須與他們在中央點會合。這也是我們的切入點。因為我們是介於你們和他們之間的振波的中央點。我們是一種意識和電磁能量的頻道,代表著你們未來的樣子和你們所要進入的方向。藉著容許雙方文明間的認同發生,我們多少反映了你們所自擇的未來。這並非意謂著我們以特定的方式,選擇去表達我們的文明,因為你們會創造自己的版本。而是指其能量、模式和認同將是極為相似的。

再者,當你們向著眾星運轉,並開放自己時,你們將在星光之上流動、滑行,為了你們所有的需求——所有的力量和明白——而使用光的本身——並認知到光就是你們所需要的所有信息,所交錯和交聯的矩陣。當你們打開那個光,把自己像一個明星一樣照射出來時,你們就能與萬物的頻率吻合,而明白了所有現在需要明白的一切。

你們是由光所製造出來的,因此當你們點亮自己,而不再那麼「一本正經」(serious)的話,你們也會反射出天狼星(the Sirius)的本質——他們的意識和你們的高層自我及更圓滿的自我。謝謝你們用這麼有趣的語言來玩。


星際兒童

巴夏,你說過我們沒有誰是源自地球的。你可否告訴我,我是否就是你所謂的星際兒童?

就某種意義來說,你們全部都是。你們社會中所使用的星際兒童這個名詞,是顯示了你們對某些聯繫的有意識的認知——這些聯繫,在這一生中,基於某一特別的理由,是比其它的聯繫更具意義的。就該一意義而言,如果你覺得很被這個觀念吸引的話,那麼,很顯然的,你就是選擇了以該一方式做自我表達。

我的意思是,找不到更好的字眼,我相信自己是屬於某一個種族——

是的,我瞭解。不過,重點在於你們全部都有那種聯繫。依你創造此生的目的,而決定了不同生命中之不同的連繫。在其它的生命中,你也許已感覺到其它的連繫——在你所創造的每一個現世中,你都能決定——因為你與他們都連繫著。可以說你們是來自虛空萬有。以一個靈體而言,你們並沒有一個特定的起源點。不過你們能做那種聯繫,而且讓你們感覺像真正的連繫。

是的。我如何與和我一樣的人接觸?我自覺如此與眾不同。

很好。現在先請你幫我個忙:拿著你的實體,把它轉動三十度左右⋯⋯你看見了什麼?

(看見11百多人)許多人。

說一聲,「嗨!」

嗨。

(觀眾也報以:嗨!)

如何?你認為他們是什麼?就許多方面而言,他們和你一樣地思考。有很多個體和你一樣地知道和感知。切記,這是件很尋常的事,如今你們都已醒覺,也認知了更多的其它聯繫?首先,因為你習慣於分割空間的思考方式,會使你有一種屬於彼而非此的感覺。你剛才所做的認知,在你內在創造了這種隔離和思鄉感。

然而重點不在於逃離你選擇的置身之處,好讓自己再聯結那個能量,而是在你所選擇的地球上面,彰顯那個能量。你們都是不同文明的代表,而你們選擇在地球上誕生,是為了協助地球的轉化,把它的能量轉化到一個你所熟悉的,已經存在於和諧狀態的那個世界的能量。切記的是,即使你還有其它的家,由於你選擇在地球上出生,地球也是你的家——它與你其它的家是無分軒輊的。

我好像在許多人眼中是不存在的,我幾乎是只存在於自己的層面上,為什麼?

凡是不屬於你的振波,以及不是你散發的振波,其實都是看不見的。我們的建議是以你的本來面目,做一個最完整的你。你將射發出必要的頻調,而吸引所有想與你互動的人,同時也將自己吸進至一個願意與你在同一層面互動的人的環境裡面,因為他們原本就是屬於那個層面的。你並不孤單。

再給你.一個建議,如果你希望應用的話:在靜心的狀態中,帶著你的想像去探索,就以外星觀念的聯想或聯繫上,看看你內在會出現的,最強烈的感覺是什麼。不過你得隨時記得:即使你與每一個地方都有連繫,目前你的焦點是,你是自己世界的原住者;這一點必須是你最重要的焦點。否則你就會不知所處了。


世界協會

巴夏,我想更清楚地瞭解世界協會究竟是什麼,它如何運作。它對我們的重要性何在?

世界協會是由許多不同層面的文明和空間所組合而成的,所有成員都同意,以慈善和積極的方式,在互相增強的層面上運作。這些文明都已體認到,為所有成員服務,便自動地使所有人為你服務的道理。我們的世界協會便以這種方式,被你們所認識。

依我們的理解,你們現在正開始與我們的世界協會,進行融合、平衡和協調,並加入這個心、靈和智力的聚合之中。要注意的是,它並非你們所熟知的一種政府體制:它是極度非體制化的。它本身內在的自發性,便是它運作的關鍵。因為它任憑協會內的每一個世界,以全副能力充份地去展現自己希望的樣子,並信任每一個世界,都會隨著所有其它世界需要它成為的樣子,而自動地、同歩地、巧合地在來去、互動和交換之間,互相協調和適應。

如此而產生了各種各類的聚合。你常常會發現到意識的投射、精神體的靈交投射、還有集會的空間。每一艘母宇宙飛船內都有一個艙室,好讓精神體可以互動,數百個文明意識的投射,來此會合研討,在彼此之間創生火花,讓他們與世界協會在同一脈動上運作,並讓大家認識,我們以同心同時所制訂的協議的流程、趨勢和方向。我們便以這種方式,同步前進。

我們大部分憑著信任、無條件的愛,而使我們知道何時該聚會,何時該進行探索,並協助其它世界認知自己的力量——這也是我們最常做的事。我們給予其它世界自己的力量,並容許他們自主地決定加入我們,擴展自己並以不同方式,去覺知造物主自我彰顯的能力,我們藉由以上的方式增加成員的數目,並拓展我們的宇宙。我們在這種情形下強化自己。

在這個觀念之下,萌生出我們的認知:你們許多人現在選擇和我們做成協議,選擇與我們的脈動一致,與我們的夢想一致,與我們的實相一致,並且開始實質地體驗到做出選擇的結果。如此,你們的生命中便有越來越多的同步性;掙扎與痛苦就越來越少。對你們已擁有的豐盛就有更多的認知,結構性的界定也日益稀少:對自己的不認可和批判大大地減少;懷疑、恐懼和罪惡感也隨之消失。

這一切都是源自於收回你的力量,並選擇以整個生命和文化來運作的結果。也因此使得你們的文明,和組成協會的文明成員的運作更加順暢。謝謝你們有這麼做的意願。

透過連繫和聯結,所有的矛盾、分歧和衝突都將解決。因為它們只是你們本體中心的兩極投射。既然你們能覺知到整體的兩端,它們必然來自於你的內在。當它們在你的內在融合後;它們便成二合一,在這個意義之下,是沒有矛盾可言的。聯結的功用也在於此,它的本身和屬性,是容許你自己就「是」你在生命中,所做的一切聯結的關鍵。再重複一遍:容許自己被視「為」你在生命中所製造出來的所有的聯結。換言之,就是認知自己就是你擁有的關係;你就是你所過的生活。你就是聯結的本身。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d7452c20101kh1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