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第十二章 來自獵戶星的訊息

0 views

一九八六年六月:(經由巴夏的幫助,另一個存在體,尼曼,透過岱羅說話)

我奉命來問候你。首先。一種情況顯示我所覺知到的經驗,對我是陌生的,我完全無法確定,別人所說正在發生的事,是否真正在發生。我似乎是在自言自語。然而,我發覺自己必須信任他,他是我剛才遇見的,並自稱為指揮官的人。因此,我將假設這樣的互動正在進行,而我在說話時,顯然有人在聽。

對我而言,接收到你是微妙的。指揮官告訴我就是這種情形;然而,我並不確定互動正在發生。不過,我會依照指揮官所告訴我的,去信任並假定,訊息正在傳遞。

我聽到了一些對我而言是很奇怪的事,然而,我選擇接納此一意念。因此,我必須信賴我所收到的訊息,因為訊息的來源,在我所熟悉的系統之內,是無法解釋的。而此一生命的確代表著,某種更接近你們的時間的某種東西,我會假設你們才是應該接收此一溝通的對象。

我被告知說將要與認識的人進行溝通,雖然我聽到一些自己並不瞭解的事——比如,以你們此時所存在的生命之中,你們並不是我所認識的那些個體,我認識他們。⋯⋯還有,你也不該記得你是誰。因此,即使對你而言,如果此,一接觸當真發生了——我仍然將假設,你與指揮官交談中的某些內容,或許會讓你開悟到某個程度。或許比我開悟的程度還大。

我將再度假設,此事已照我所聽說的情形發生了,為時約十七萬五千年之久。我也要假設,此一溝通,雖然就在我所認為的現在發生,其實卻在你們的時計中,十七萬五千年前發生的。我假設某件與此類似的事件也在發生。此一訊息已被傳送並且收到,並不是在我現在的時間,因為你並不在此地,而是置身於你所處的時間內——而與我和你所該置身之處無關。

萬一它真實地發生了——由於它可能會發生的這個想法,會帶給我喜悅——容我再次說明,我要傳達給你的是問候和最深摯的祝福——希望你的努力,經由你的創造而達到成功。因為我被告知,你把那個我找到自己,以及我所知道你曾經存在過的地方,稱之為獵戶星座。

你會知道的是,從你離開後,很多信息都已經走漏。而目前只有少數人知道你走的事。然而,為了避免混淆起見,我假設很多時間,是在你的同意之下消逝的,並假設會有更多的人,會明白我現在所說的——不過,我發現我在談話的對象中得不到多少共鳴。

我被告知,在你們的時間中的任何社會裡,有幾個人,現在已知道也記得,在你們之間旳許多地方,所做過的連繫。而那些我習於稱為同事的那些人,也不再記得自己是誰了。不過我仍然信賴你們或是那些離開的同事,我也要把你們當成他們來說——因為這是唯一使交談有意義的方式。

這段開場白之後,讓我言歸正傳吧。我已經說過,我向你們問候,你們不妨稱我為尼曼。我聽說,以你們目前以一種接近神職的觀念來看我的話,會瞭解得最透澈。我被告知要澄清的是,你們的神職這個名詞,有所出入,不過也無妨。

我被告知要與你們分享下面的信息,亦即表達你們之所以離開獵戶星系統,是代表著你們持續超越,系統內被視為巨大壓制的意願。同樣地,我只能希望你們成功;你們已到達自己認為該去的地方。而不論你們的旅程是什麼,這將對完成你們的旅程方面,帶來最大的好處。

雖然我對指揮官所稱的「來生」這個觀念,並非不熟悉。不過他用來描述輪迴的一些術語,我都不瞭解。不過,我會再度假設,在你們收到這個訊息時,你們已經過了好幾生了。據我的瞭解,在這許多生的過程中,你藉著不斷調整所處的位置,而對該概念做一番探討,如今你已調至一個可以接收此一通訊的點上,如果此一通訊能做為任何事的衡量標準的話,我並不認為,不過它也許會對你更有意義。

我聽說,我當時與你們共享的位置,將在形成你們自己的聯繫上,產生一些意義。因此,我願意對你們的成功,獻上我的祝願和渴望。不論我的角色多麼微不足道,但願它跨越年歲,支持並鼓勵你們的動因。再者,你們許多人都是同事——我所認識的同一時代的人,或是知名的個人。

這個訊息對於某些個人似乎更具意義,不過對於應該在場及聽取此一通訊的所有人都能適用。我此時奉命要分享的是:一個提醒你們的傳承之物。它存在於獵戶星系之內,而且依我們的觀點而言,也存在於現在,就是目前被你們視為創造的三大精英。據說在你們的方言中,它被稱為「沙得拉」、「米煞」和「埃布爾尼哥」。它代表著一種被稱為巫術的東西。它被稱為基本三位組合的三大精英行動,我們視獵戶星系中所有的象徵,做為對宗教的基本瞭解中的傳承的代表。

我聽說你們一直攜帶著此一傳承,而且以一種與你們現在所置身其間的系統更相關的方式,加以應用。它一直未能以它的原義被人瞭解;亦即精神體、人格意識在原型能量層面上的實質互動。此一原型能量則以指揮官所稱之潛意識之原型能量流為典範。由於這個觀念和一些術語都非我經驗內的事,我可能把它簡化了你們系統內之兩極結構——正極、負極——它們合為第三個既非兩者合一 ,亦非其一的新位格時,新的三極合成一個精神體互動,便會在你們所居住的地球上,創造一種電磁場效應。我聽說在你們的歷史中,稱此一效應為「魔幻」。

我被告知要闡述的是,這就是你們的個別精神體,與代表整個文明之精神體原型能場間的互動。它是集體意識,透過一個個人而產生之人格化。我被告知重複一次。魔幻就是集體意識透過一個個人,而產生之人格化。

因此,你將發現每一個個人,藉由兩極之融合,而成為第三位格後,便會在你們所置身之特定系統和宇宙之內,成為一切可能性之貯器和寶礦了。

我在聖職生涯中,曾在我的母星系統之中,尋求瞭解這些概念的衡量標準。我明白你們已向外延伸,並形成場景,此一場景讓你知道,這一次可以運用這些能力,而不必一定需要其所連帶之壓制。因而,你已將自己由一宇宙之時軌中移除,此一移除讓你去體驗此一互動的純粹本質,而沒有長期以來,存在於我們系統內之集體意識下的主宰和壓制。

再者,我只能推測我所覺知到是真的事,前提是你聽到了這些,雖然它在我的想像中相當微弱。不過我依賴的是指揮官的訊息。而且奉指示要維持你的父親的形象。這是我被要求的一項使命,不過我會視你為我已認識的朋友。透過我對你的愛,以及對你成功的意願,我已為你在母星系統內,形成一個固著點。此一已經傳遞之訊息;是一種可以被允許在你們系統內,當做一種反映,讓你知道你正在形成你所需要的連繫。我只希望它能有所幫助,而且我已為你們盡心而為了 。

我被告知,我可以不定期地送出這些互動,而且你們會收到它們。因為你們能夠收到訊息的此一信念、信任和希望,給了我依此一方式下行為的一點意願——與我們的社會不同——並假定智力可以以不屬於群眾的所有物,及不是我們的溝通的樞紐的情況下,被連接並環環相扣著。若非你們的朋友的保護和說服的話,我會害怕自己被發現而有喪生之虞。不過我對你們的愛,會在某一程度上,超越此一顧慮。

我必須信任此一愛的本身,便是一個純淨的導管,它足以撤除所有的疑慮,和你們所謂的竊聽;而帶給你們一種溝通上的淨化。

我奉指示在此時,向你們致上對你們幸福的思想和祝願;而且在另一個階段,我將以某種形式再度與你們相會。我向你們辭行並將這句話謹記在心。

巴夏:訊息接收到了嗎?

是的。

我們謝謝你給我們機會,完成了一個循環,也感謝你讓新的互動開始,並打開了以後更進一步加速溝通的門徑,好讓你們把目前所創造的過去,與現在融合為一,並創造出你此刻所欲求的未來。謝謝你發出的訊息。我們感謝你容許自己的生命,存在那些你選擇要放在你裡面的反映。

你如何與那個生命連繫的?你如何與他溝通?

與我跟你們溝通的方式類似,不過要多花一點心思。在此一案例中,要有實體的參與。

你在他之前先做肉體彰顯?

是的。

我明白了。這會使他驚訝嗎?

會的!

他說萬一有人知道他在做什麼的話,他會擔心自己的生命。他的性命就會有危難。

是的。然而,這種事是不會發生的。

好。我發覺這個經驗既迷人又棒,除了已傳送出去的訊息以外,回想起來,我們有些人在與其它人溝通時,多少有些不確定感。我們說:哇!我把這個放入我的想像之中,而我信任它發生了。但是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否被接收到。:這個經驗就是當我們用自己的想像來傳送時,我們便是溝通的另一端⋯⋯那個跟我們說話的實體,也是讓你和岱羅聯繫的類似方式,與你連繫嗎?

方式、途徑和軌道完全不相同。

不是來生的自己?前妻的自己?

不完全是同樣的方式;其中並無很強的連繫。比較像一個綜合化的自己。

他害怕自己的生命這個事實,聽來好像他仍被捲在我們已經脫離掉的,舊有的掌控能量之中。

是的!以你的說法而言,他仍然陷在裡面——在訊息來到之前的十七萬五千年。並非他現在仍在那裡,而是自訊息來的時間他仍在那裡。

沒錯。因此我們現在所做的便是,做那種能量型式的轉型嗎?

是的。

他瞭解我們在做什麼嗎?

並不清楚;不過他的願望仍然與你們同在,你所做的已在那邊造成了差異。這時候,那個活在那邊的生命中的個體,便是在那些系統之中,戲劇性的變化的一部分。因為在那些系統中,正如同當時一樣,是有光存在的。

他來自哪一個星球?

不是某一特定的星球,比較像是綜合概念下的獵戶星系。因為當時的星球之間可以互相往返。訊息被傳達到的時候,曾加以音譯——由系統內之原點音譯出來,就是你們振波中的「胡瓦」。

胡瓦和米塔卡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米塔卡是一個類似深色水晶狀衛星的星體,並曾經因抗暴而遭利用。

我們是從米塔卡來的嗎?

你們許多人是來自於抗暴和豐富強力的連繫。

該個體當時也在那裡。他是否是在十七萬五千年的期間內離開的?

我已經說過了,該個體目前仍在該系統內的新生命中,而且正在參與那些系統內的,光內的生命的互動之中。

這麼說我們離開時,他並沒有離開了?

是的。他留下來為許多和你們平行的生命,架構固著點和基地。然後就會有某個人,把你們發送到那裡的通訊接收下——好讓獵戶星系中,有和你們平行的成長。

這些獵戶星系的個體,在十七萬五干年前,是活在哪一個密度之中?

第三密度。

他們現在在第幾密度中?

和你們一樣,介於第三和第四度的轉型階段。

所以實際上他們和我們所做的是平行的?

是的。

他說「他會失去生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在那些系統的集體意識認可之外的通訊是不准許的,違者處以死刑。

你說:系統之內沒有光,你可否「實際地」描述一下你的意思?

就是體系壓制其居民的觀念。以壓製為手段的政府。所有的互動只是宰制者尋求去宰制其它人而發生的。在那些體系內,唯一有發言權的,就是在已設立的統治階級之內。他們對於透過合作而成就事情,幾乎毫無概念。他們的理念是,所有人只為極少數的人工作,而他們的工作也只為了滿足這些少數人。被壓制的絕大多數人中,甚至不存在一個信念,亦即他們之所以被壓制,找不到任何有益於他們的特定理由。

既然尼曼存在於第三密度,而且他是以神職的身份說話,他是否意識到自己在做些什麼或自己是在夢境之中?

意識得到。再者:他是被允許並被協助進入一種恍惚的狀態,一種白日夢的狀態,不過仍然對在進行的一切非常地覺知。

這麼說有人和他一起了。

是的⋯⋯是我。我就是他所指的指揮官。

我知道。可是我以為你已經去過那邊,而且離開了,而訊息是你在他離開之後發送的。

我不會那樣對他的。


給你自己的訊息。

如果我們之內有任何人,在這個時候和他通訊,是否會對他當前與我們平行的生存有所危害?

不會,因為他在光內,就目前而言,這是一個開放的機會。

既然他存在於目前的時間裡,這個通訊來自十七萬五千年前的原因、方法或目的何在?

原因、方法或自的並不清楚,因為你並不像此地的其它個體一樣,與序列事件有著連繫。

好吧。通訊為什麼選在這個時候傳遞?或許你可以用一種我可以理解的架構,加以說明。

因為現在是認知,並開放某些個體之間的區域和門徑的時機。現在是接收你們許多人很久以前,發送給自己的訊息的時機。

我懂了。我想對他同意照你的指示去做,背後那份深摯的愛,傳達我的感激和諒解之意。

我已經這麼做了。

我對此一訊息並沒有任何意識上的認知,不過,我可以感受到,在其它層面上,這個訊息非常有威力。不過,我並不確定。我如何知道是否如此?

你已經在你目前所運作的層面之內,認知到它了。你在此刻所認知的方式,也正是你現在所需要認知的方式。因為我們既不願意它干擾到你所選擇的途徑,也無意阻止你更自然的做法。你要認知的是那個結果很好。你對於自己的身份和本然,以及所置身的時空的意願,就是對他的協助,而他現在也知道了。


宗教的連繫

巴夏,你肯陪我一起追溯,我在迪斯尼世界,瓦德唱詩班裡的那個經驗嗎?他們唱過I句詩歌,內容是,「主耶酥降臨,祂對諾亞、沙得拉、米煞和埃布爾尼哥說⋯⋯『這是許多元素聚集的整合點。』這句話和該團,在歷史上的淵源是什麼?」

這是獵戶星人對你們的中東地區,記憶中的協議和聯繫的有力的典化,不過卻是潛意識上的。而且相當古老。

他們為何在聖經中加以摘錄?這句話在這個文化中的脈絡是什麼?

同樣的,是與最初的獵戶星能量,某種程度的連繫。一種直接的連繫,以及對任何可轉譯的方式的認知。要認知的是,即使在你們的十誡中,都有一些獵戶星的影響在。以你們的術語中獨斷的說法,你們所稱的上帝,在它的字彙中並不包含「汝不得」這句話。這個觀念由高層意識,傳達至你們的意識層面,雖被瞭解,但是卻是經由獵戶星的架構而被轉譯。這就是你們早期社會的情形之一——獵戶星的能量,予以嶄新的包攝,好讓它在你們現在的社會中,達成平衡,因而讓每一個人認知到,其內在能量的平衡。然後你們都會知道,力量在你們的內在,而非你之外的其它個體之內。

宰制、掌控、懲役、奴隸這是古老的獵戶星理念,也是獵戶星整個理念的內涵。你們的星球上設立了許多體制,例如一些宗教組織,都是由獵戶星人為獵戶星人所創立的。其目的在於使他們持續地經驗——至瞭解及整合——地球系統和他們早期的母星系統的兩極化。這容許他們,以當初對原始的獵戶星振波的同化和瞭解的類似方式,去同化地球振波的觀念。

這並非意謂著,其它組,織甚或個人,沒有使用這些早期的獵戶星理念,把各種各類的觀念和風俗加以體制化。比如,地球上的分析觀念,大多數是源自於早期的獵戶星觀念的過濾。因此,許多人所認識的科學概念,就某種程度而言,不論其本身和部分,都是直接源自最初的獵戶星振波。就需要高度專注下的分析式的途徑和實務而言,更是如此。


獵戶星之涉入

巴夏,如果我的瞭解沒錯的話,獵戶星人大量地捲入,地球上目前正在進行的一些事件中。

某種程度上,是的。獵戶星系長久以來,就已擁有了融合光的能力。因此你們也涉入了他們的事。

如果我沒弄錯的話,獵戶星能量,有一種透過負極而成長的強烈趨向?

就古老的獵戶星理念而言,沒錯。要認知的是,許多獵戶星人轉世在你們的地球上,設立了真實時間場景,好讓他們與古老的動勢連接,並探索讓他們開始融合它的界面。

這,一點我不太瞭解。

較古老的系統——基本上表現於古老的獵戶星方法論中——是要探索,長久以前,在那些系統中,至高無上的負向能場。而出生在你們地球系統之內的目的在於,讓那一切回流,並帶至表面。你現在可以藉著一份明白而得到平衡——所有的負能量,都不需加以運用——因為許多改變已經在最初的獵戶星系統內發生了。現在你能認知的是,透過你以獵戶星意識的形式,透過你在地球上所經歷的所有的輪迴,而將那個能量送給了他們。而你也由他們那兒接收到,你允許他們自兩極的融合後所變成的樣子。

以特定方式與那個能量連繫的個人,如今可以知道,在他們內在,就存在著他們對未來所欲求的,平衡和加速推進的機會。你現在可以知道「路障已經撤除。」那個能量現在是完全地和徹底地,與最初的系統連繫上了——以創造該系統內之平衡,並晶化成一個正面的實相。


陰暗面

巴夏,據我瞭解,有一些太空生物,比如與獵戶星的陰暗面所連繫的那些,對地球和地球人存有敵意。

討論這一點之前,你首先要瞭解的是,任何被稱之為有負面傾向的意識,只能與那些相信,負向個體具有強迫連繫力量的個人形成連繫。換言之,只有你對他們擁有此一類型之力量的恐懼和反應,才會賦予他們必要的力量,與你們文明中之任何人形成連結。否則的話,你只要認知到,在許多其它的世界中,存在著如此多所謂的負向的個體,和負向的意識,正如同在你們的地球上,也有許多負面傾向的個體一樣。

這並非意謂著,他們非要與你們互動不可。如果你們願意成為你所選擇的實相遠景中的振波、頻率和態度的話,然後他們就無法截斷你們的實相了。要認知的是,負極的根本觀念,並非特定地被孤立於你所稱的獵戶星這個星座之中,它牽涉到整個區域性銀河中的許多其它系統。

我們曾經說過的,你們星球上的許多個體,現在已經實質上轉世為獵戶星人了,而且他們也已經與起源點形成了連繫,可以這麼說,在地球上轉世,可以使他們學會正、負兩極的平衡,好讓他們在自己的生命中,只創造正面的彰顯。他們能將自己轉換至,與獵戶星母系統承傳下來的負極,所無法觸及的頻率上。

你將發現若時、空因素不變,而萬事萬物都是同步發生的話,某些最初的獵戶星負極意識,仍具有被地球上,任何選擇於舊型頻率上運作的個體,所接收到的能力,對在任何層面上做靈交式的接觸而言,時、空並不是一個障礙。

然而,認知下面的情形也是同樣重要的,亦即許多具有獵戶星影響力,或說服力之個體,一直以來,都讓自己晶化成一個非常平衡的兩極體。在最初的母系統之中,該能源反而讓他們,成為光與負極的創造物和存在物。

因此,我們忠告並建議你們,不要專注於宇宙中,存在著負極生命的意念之上——而要專注於在地球上的那些,以違反你們意願的方式與你們互動,同時也專注在你所選擇的實相上面。然後,藉著你將會在一個不同的頻率上這個事實,你將被置身於一個,與你不同的愛的頻率上的人,完全無法觸及的位置上。


尋求平衡

我們想要你們明白的是,在我們同意於此時為地球提供服務的協議中,有一條細則——即是它要反映並代表,一些獵戶星系中所特有的,最初的選擇權和協議事項。因為我們已經加速使最初的獵戶星能量——有一些已邁入負極之中——尋找到它的支點,找到它在兩極和第三平衡點間的平衡,並在宇宙萬物之三角架構中,帶來轉化和改變。

此一融合與平衡的整個理念便在於,讓你隨時隨地真正地瞭解,一旦你以誠實和正直的態度去做最令你興奮的事時,那便是你讓內在的兩極,做最強有力的融合的時候。

我們希望分享的觀念——其實我們的服務也會自動地吸引過來的是——給每一個正在與那個特別的連繫運作的個體,一個反思的機會。亦即掌控力始終都在你的內在,而在某種程度上,你已經發現這一點了。此一吸引力和拉力聯合,便可產生反映不同事物的作用,而其中有許多是你已經開始做整合的。其原因在於,我們可以當做個人的指標而運作——並使他們知道,他們正在實踐自己的協議,並能夠藉著做最令他們興奮的事,而加速那些協議的達成。

讓我們再度感謝你們,願意在這個轉型時期,把你們選擇在地球上所創造的實相,反映給你們。現在你已經知道,你們實在沒有任何理由,非要靠奮鬥和創造衝突,才能在你的世界中,創造出你所欲求的實相和和諧。看到你們在自己的世界中創造了光,讓我們感到莫大的喜悅,而這個光也一路反映到獵戶星了。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d7452c20101kh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