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第十一章 艾莎莎尼星球上的生命

0 views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

你說這幾千年以來,你們一直在觀察我們的文化?

我是站在集體的立場來說的。不僅是指我的社會,而是宇宙社會中的許多社會都這麼做過。是的。

以你們目前的生活來說,你們是否像我們一樣,在同一個線性空閭中,經驗時間!

多少有一些是,但並非全然如此。以我們此時與你們溝通的能力顯示,我們所經驗的多少有些不同。通俗的說法是:我們是你們的未來。因此,就某一方面而言,你不妨說,我們是在倒溯的時間中說話。因為我們仍然具有某種程度的肉體,觀念在於我們的確覺知到某一種程度的時間觀。這種情形給予我們非常大的適應性和延展性。因為我們的社會,正處於一個由肉體至非肉體的轉型期。

這麼說,依你的觀點來看,你能辨認出轉型期所成就的是什麼了?

有一些,並不完整。對我們而言,並非所有的事都是明顯的。我們每次接通轉型的流,就會覺知到不同的事物。但是卻因為我們的優勢,使我們可以觀察到整體的模式和流型。


肉體面

你是否可以為我們描述一下你居住的星球的情形?它的大小?與恆星的距離有多遠?年和日的期間⋯以及你們的肉體特徵。

就你們所能知覺到我們的肉體的層面而言,我們自認為和人類相似,但卻是略為不同的生物。我們的生理結構如下:依你們的計算公式,我們的身高約五呎;膚色呈白色或灰白色;雙眼寬大且上揚。瞳孔佔了眼睛的大部分,由於瞳孔特大,雙眼幾乎是黑色的。事實上,並不是黑色的;大多數都呈現灰色的。

男性通常沒有毛髮;女性一般都會有一些白色的毛髮,不過也有例外。如果你希望拿一個人種做比較的話,用蒙古人來比喻我們,會比較接近,不過並不精確。

由於我們是由形體轉型到無形體,因此以你們的觀念而言,我們顯得比較瘦長,也比較柔弱。

在我們的古語中,我們星球的名稱是艾莎莎尼,這種古語在我們使用靈交之後,已經廢除了。艾莎莎尼是我們星球上的人的名稱,而「艾」(ES)是「地方」的意思,這個名稱翻譯成你們的語言,就是:「生命之光的地方」。因為我們瞭解所有的生物都是由生命之光所構成的,所以就以這個名字稱我們的世界。

我們的星球,除了體積略小之外,與地球並無太大的不同。我們的地心引力分力約為地球的。我們其實並不跟隨著時間的蹤跡在走,不過由於我們是在一個實體的世界中,而一天也只是在星軸上的單一運轉而已,所以我們也有白日,比你們略長,約等於你們的二十五個小時。不過我們的年卻比你們長多了,其原因是,用你們的術語來說,與恆星相距為為一億二千萬哩的範圍。因此,依你們的計算而言,我們的一年約等於你們的四百五十四天。我們的恆星比你們的太陽溫度高許多;軌道的直徑也較長。以我們的年來計算,我今年是一百三十九歲,加上時間的變差,較接近你們的一百六十歲。

艾莎莎尼星球上綠意盎然,像一座公園。它的恆星則呈黃綠色。我們的星球上,目前尙無重大的結構體。就人口而言,大多數的文明——至少依地球的術語而言,為數並不多——都居住在你們所謂的星艦城巿或大型的宇宙飛船裡。星球的表面,目前都用做娛樂和休閒為目的。對地球人而言,只要略加調整,就會相當舒適了。

地軸的偏離度不大,頂多是三到四度。因此能維持在比較恆常的氣溫下。我們沒有像地球一樣大的四季變化。事實上,它的變化都介於華氏七十二度的上下十三度之內。這種氣溫會使你們感覺更舒適。空氣中的含氧量較多。在這一段時間內,你或許會有點頭暈,這一點是可以調適的?

定居人口約為你們的二億和二億五千萬之間。還有許多其它文明的物種,在不同的時期,為了不同的理由,進出我們的星球。我們的星艦城市,縱長由一到十哩不等,同一時間所容納的人數為數萬人次。這些星艦城市和大量的市民,是為了探索銀河中不同的區域,穿越不同的空間,以及與不同的文明溝通的目的而存在的。這一切便組成了我們所謂的宇宙社會,到目前為止,該社會之成員約為三百六十個。這些星艦也負擔了探索與接觸;類似地球這種新文明的任務。

你可以告訴我們,你的星球離我們有多遠的距離嗎?我們要往哪個方向去看你們未來的行蹤?

可以;不過由於我們是在不同的空間平面之中,所以你看不見我們。當然,除非我們做空間的轉換,我們也看不見你們的地球。如果我們雙方的空間彼此交迭的話,你可以在距離獵戶星座五百光年的方向看到我們。


銀河

那麼你能告訴我宇宙社會有多少個成員嗎?巴夏

幾十億個,我想。

有多少個是在三角組合裡的?

如果你指的是地球、艾莎莎尼和天狼星的話,顯然有數十億個,因為你們的社會就有數十億個成員。由於數目不斷地在變動,我們無法給你正確的數字。

你所知道的銀河系有多少個?

銀河是許多太陽系的集合體、地球文明,艾莎莎尼文明和天狼星文明,都存在於一個銀河系中——這個集合體,按你們的計算方式來說,包含了一千億個星球——這是一個銀河。你將會發覺還有其它的銀河。目前,包括我們的星球在內,我們已探索了五個銀河。在整個宇宙社會之中,有一些我們所認得的銀河,各有其代表。這些代表的大多數,都是我們的文明所熟知的,主要源自於我們自己的星球,以及銀河系中,幾個不同的星系。如你所知的,銀河系本身包含了無以數計的銀河。

銀河中有多少有智慧的人口:

以你們的密度,或接近的說法,介於六千萬到七千萬之間。總數或多或少,不過有一些是介於兩者之間的。

有多少星球?

超過一千億。

你曾說其中的三百五十九個,你曾經親自調査並進行過互動。

不是我親自做的,而是宇宙社會;其中的六千萬到七千萬個居民,並不屬於宇宙社會。你們只列舉了所知道的有居民的星球——其中大多數還沒有接觸過。


三角組合

巴夏,你似乎很喜歡三角組合,我知道你們的星艦是三角形的。

是的,我們對三角組合的沉迷——形成三角組合,以三位組合運作,等等—是因為三位組合,或三角形結構,是經常發生於第二及第三密度中之主要而基本的幾何結構。四面體是你們的實相中,第三密度的最基本的顯化形式。

天狼星意識,艾莎莎尼星球意識和地球意識,形成一個三位組合意識的理念,在於其它兩個始終在支持另一個。我們的文明以三為單位運作,形成三位一體的網路,始終是基於以三位為支持體的原則上,二對一⋯我們的三角形航艦也是如此。

說說你們的星艦,它的內觀是什麼樣子?

我最常用的星艦是一個三面的等邊三角形。艦內呈六角形,因為三個角區隔離為機械區,而中央區則劃為控制區。

聽起來很棒。我們可以看得見嗎?

可以,目前有許多生命,正在與你們的文明互動。我們並非第一個與你們做實體互動的,因為我們的協助將會是第一個與你們互動的生命。照你們的計時方式而言,我們雙方互動的機會,將在地球年的八到十年之間發生。

巴夏,我想知道的是,在現階段,人類是否有拜訪艾莎莎尼星球的可能性?如果有的話,我們該使用什麼技術?

只能以星光體的形式。

依你的建議,我們要用什麼技術,才能以星光體的形式到達那邊—是否要改變我們的頻率,才能與你們同在呢?

當你以靜心的狀態躺下時,讓自己閉上眼,感覺我向你發送出去的振頻。當你想到我的身份時;你就會自動地對上我們文明的頻率。你可以思考一個,散發出藍白色電磁光的三角體結構,這會使你和我們處於同一個頻率上。當你讓自己順著流走時,每當你想到我的身份,就會讓你朝著我們這個空間振波方向流動。就這麼簡單。

你是否瞭解,我們星球上的大多數人口,都是那些以能量狀態,出體狀態來拜訪我們的生命,所組合而成的:就某種意義來說,他們正是在他們所希望的時間長度,為了體驗存在,而投射出他們的精神體,並且實時地把代表性肉身,創造在這個星球上。一旦完成之後,就「碰」一聲地不見了。

你們許多人是以星光體的身份來拜訪我們的空間。然而當你們在生理的實相中清醒時,就會帶回一些對你們或許是無意義的夢的殘留回來,因為你們的生理意識中,有許多方面,是不能夠或不需要,與你們出體時所做的事相關連的。好讓它在你所專注的實相中,就你所有的經驗,提供最方便的象徵,賦予最佳的意義。

你們或許沒必要把我們互動的原本記憶帶回去,但是你將把在其它實相中,所經驗的、學習到的或分享的,以一種可以讓你應用在實相之中的象徵性記憶帶回去。

但是你所需要做的只是:想我們,你便像收音機的指針一樣,自動地把自己調準到我們的頻率上了。

當我們到了艾莎莎尼星球時,生理結構是否和在地球上一樣?

不會。你們將會變成我們的生理結構;就定義而言,你們是在我們的身體類型之中。

會不會是那個「本我」意識?

你是在想像自己現在就存在於我們的文明之中嗎?

差不多。

差不多。那麼你也差不多在地球上。你要明白的是,我們的文明能量是延展性並提供給每一個人的。第二個你形成了身份認同,你在我們的空間中,具有一個代表性的形式。而此一形式能夠,而且的確與其它的成員做互動。那正是為什麼,就定義而言,意識並不能促成你的目的。你能夠容許它促成,不過目前,如果你沒有意識,你便無法容許它促成。

這就是我們之所以會在談話中,說那番話的原因之一,我們是跟你們的不同部分說話。很多時候,我們同時在跟這裡的你和艾莎莎尼星球的你說話。至於你嘛,地球上的你也在和此地的你談話。你也僅能容許自己去體認它,並開始有意識地經驗它。

你是否知道你們將在什麼地區降落?

不知道。讓我不厭其詳地強調,千萬別期望我們會來。因為我們無法在期望之中來到。期望就好像在說:「我們需要你來;我們重視你遠超過我們,如此一來,你立刻把我們推出虛空之外了。」

我認為這種事會非常令人興奮,我也期望這件事。

好吧。不過務必要認知到,它的重點在於當興奮存在於當下時,也便是我們得以相會的時候。

好吧,現在就很興奮。

非常興奮!那份興奮感使你願意完全地做你所認識的你?

是的。

很好。你能多快照此行動,我們就會多快到地球去。


肉體的死亡

巴夏,你可曾死過?

用你們的術語來說,我們約在三百歲時,會在生理上離開肉體,我們是有意識地睜著雙眼,進入死亡。我們離開肉體,並非因為年老、疾病或痛苦,而是因為該去別的地方,以不同的方式,去拓展自己的時機成熟了。肉體便立刻轉化成能量,回歸到創造此一能量的世界之中。肉身以極快速的形式轉化,其中沒有腐敗的現象。

要知道的是,痛苦一旦產生,並不會因累積加劇而導致死亡。痛苦隨時能被轉形,尤其是當你們正處於轉形的生命型態時,你們在此一情況下,已開始覺知痛苦不必非保留不可的事實。在我們的文明中,我們已完全不再經驗痛苦這個意念了。

你們計畫在地球上投胎轉世嗎?

沒有。我們已經沒有你們的那種生命循環方式了。我們已進入一個非實體,且更靈妙的第五度空間的存在中了。

你們的文明中有輪迴這回事嗎?

有。

有選擇嗎?

當然有。你們也一直都有。


社會組織

巴夏,我很好奇想知道你們星球上的社會組織。你們是如何組織的?

我們目前是一個自發性的文明。就正面的意義來說,我們已將信任提升到一個具正面意義的藝術形式上了。其理念在於,我們已不需要一個政府、政治或經濟的體制。因為我們都是以直接的方式,做個別的或小組的互動——比較類似於你們所謂的網絡結構。依據我們的知覺,地球上的政府屆時也將採取網絡的形式。而個體之間會透過網絡彼此聯絡,並提供服務給需要的人。

我們的社團,既不同於政府、也不同於聯邦,因為這兩種形式,就某種程度而言,仍然意謂著與你所熟知的政府結構類似。它是一個將不同情報連線並互相接觸的網絡體和服務體。它以服務換取服務,以需要換取需要。我們的社會大致上以這種方式互動。我們不需要交易的媒介,因為擁有服務的個體,會自動地吸引需要此一服務的每一個個體。而每一個被此一服務吸引的個體,也會自動地,帶著對方所需要的服務來服務。每一件事都在同步與巧合之下運作——因為這就是生活的運作方式。

生活是一個全息網絡矩陣,所有事物都像我們所經常陳述的,是彼此自動的連繫著。當你真實地知道這一點,當你專注於那個特別的架構時,這便是你經驗生活的方式,而你也不必為了將事物組織起來,而需要一個參考架構了。一切無為而治,而政府只提供服務而非管理,容許一切順其自然。正如我們說過的,我們的人口,無時無刻地駕著星艦進行探索,與其它文明互動,並向宇宙的許多方面進行探險。我們很少有時間留在星球的表面,因此也沒有像你們一樣地有固定結構物的城市。星艦就是我們的城市。

包括進出星球的個體在內的流動人口,會暫時地以肉體的形式,經驗我們獨特的文明,然後再回歸到能源之中。有些來自其它社會的生命,選擇在我們的星球上渡過一段時間,與我們先前所提過的一些不同的成員,和其它的物種互動。一般而言,這就是我們的生活方式。生活經常都是非常自發、喜悅和狂喜的;我們始終都在探險、學習和成長,始終都過得很快樂。

那些不順從份子呢?有這一類的事嗎?

每個人都是不順從份子,由於每個人都被容許做一個完全的自己,我們便有一股很大的團結力。

這些意見與合一的概念吻合嗎?

是的。要瞭解的是,在你們的社會中,你們相信意見一致就是意謂著個人獨特性的揉合,這是一種誤解。就如身為一個人的你,每當你人格中的每一部分,都彼此相等時,你才能如一個整體生命一樣地運作。這也正如同在社會中一樣:當每一個人都是最堅強的獨立體時,你們才會團結——因為每個人都充份地發揮自己的獨特性。因而,每一個個體,都完全的支持,存在的其它個體,並支持每一個個別的存在,使他成為最堅強的獨立個體。因此,無條件的愛是容許我們以一致的意見運作的關鍵,同時也容許我們以獨特而多樣的獨立體運作。

這麼說,個別體之間便沒有爭論了?

不同的意見始終都存在。然而不同的意見,並不致阻礙我們在積極成長的大流變之中前進。意見的不一致並不是阻礙事物的意思。有不同的意見、不同的途徑,不過,對我們而言,它們都是健全的。如果三個人有三個不同的意見和三個不同的途徑,我們會全部去做。或者他們允許自己去嘗試每一種方式——我現在使用你們的名詞:嘗試——之後明白,其中兩個人的方式,並不如第三個方式那麼有效率。然後,在其它兩人的認可之下,他們或許會與第三個人結盟。

再次重申的是,每一件事都是在一種極明顯和有意識及有意願的態度之下,自發地完成。並不需要你們所謂的爭辯。所有的觀點都是健全的,我們都可以在其中學習到。


娛樂

我對於艾莎莎尼人如何娛樂很好奇。

我們有不同的表達形式。有一些和你們的類似。我們有藝術和音樂——許多不同的概念。有些是類似的,但也有些和你們的極為不同。我們始終在探索並學習許多不同的努力和表達方式。

以你們的俗話來講,我可以算是一位飛行員、工程師、雕塑家—和外交家。我與許多和你們一樣的有社會互動。這些事情令我興奮。每個人都以完全的尊嚴,從事最令他們興奮的事,除此之外便毫無限制了。

你們有像地球一樣的娛樂系統,如電視或電影嗎?

沒有。過去曾有類似的,不過我們的社會多數靠靈交。信息只靠以心傳心,星艦裡有錄音儀器,但這些都是純內存的,它可直接由精神體導入計算機內。影像只在我們的心中呈現;不需要出現在屏幕上面。

這麼說,你們並沒有一個,可以將這種娛樂或其它影像,透過頻道而傳送給個人的中央站。

在宇宙協會中的每一個星球上,都有一個以這種方式運作的代表性地方。同時在每一艘大型的星艦上,都有一個以類似方式運作的艙室。

是誰創造這些影像的——每一個個人嗎?我是說,如果艾莎莎尼星球上有二億人口的話,那就需要相當多的頻道了。

並非每一個影像都需要處理,或是經過處理的。其理念在於,如果個人對某一頻道,有特別的欲求的話,他就可以得到。切記,包括地球在內的每一個個體,都能獲取所有的知識,特別是直接由地球所傳承下來的知識。通常是指宇宙圖書館。它是指無限宇宙的知識倉庫。

就某種程度而言,我們有該理念修正過之機械化樣本。再一次強調的是,它是能量的網絡。不過此一網絡不致混淆。它彼此重迭。然而,每一個將自己創造為獨特頻率的個體,只能獲得與此一頻率並行的特別信息。他不會干擾其它人獲取他所需要的信息的能力。就這一意思而言,它是個全息式的網絡。

我想多問一些你們星球上音樂的事,你們有音階嗎?你們的樂曲是怎麼形成的?樂器又是什麼種類的?

我們創造了 一些不同程度的樂器,其中有許多是自然創造的,許多是由我們的文化中,自古留傳下來的。我們所使用的樂器,絕大多數是如鐘形的打擊樂器。還有少數絃樂和管樂器。比較類似你們東方的中國和日本樂器。這些樂器能創造很單純的音調,由於我們所體驗到的大多數調子,都是以靈交的方式創造的,也以這種方式與人分享。

我們的印度尼西亞人所使用的鈴和鑼是否比較接近你們的樂器?

某種程度上接近,不過你會發覺它們的結構,在許多方面而言較為單純,然後你會容許自己承認,其中有許多樂器,可以調至足以代表我們文化的整體模式的特別音調。正如我說過的,它們的數量不多,結構也極為單純。

巴夏,既然你仍具有某些明顯的實體,此一實體對你,哪一方面的作用?你像我們一樣會體驗到肉體的快感嗎?

就某種程度而言,它的作用是容許我們,和你們這樣的文明互動時,以你們在互動時所需要的關係類型;來進行互動。同時,也因為我們存在於純粹的狂喜中,就此意義而言,它是一種非常愉快的存在狀態——你們在地球上也會很快地找到這種狀態。

以意識的實體來呈現存在是沒有不對的,不過我們現在處於第四密度至第五密度的轉型階段。正如同你們由第三密度轉換至第四密度一樣。我們很快地就不需要實體了,因為以我們的現狀而言,已經不再需要了。然而,對一個文明而言,我們選擇去體驗實相的某些理念,並讓我們可以協助其它經歷相似經驗的文明——以他們所能聯繫的方式與他們互動。


愛情與求愛

你能略述一下艾莎莎尼人做愛和求愛的情形嗎?由於你們都是以靈交的方式,這與我們地球上的做法有何不同?

首先,讓我們提醒你的是,你們始終允許個體,建立他們被吸引的任何關係,做為個體在當時,需要學習與瞭解之事的反映。而且,我們允許關係以它的目標,而非以應該如何去運作。

我們發現任何吸引力都有它的理由,因此,我們會依自己的直覺,而非依追求這個概念互動。任何處於互動中之個體,都知道其互動是有理由的,只要他們依照自己的感情和本能,並在自己的尊嚴之內運作,則不論出現任何狀況,他們都知道,這是屬於他們的關係之內的,他們就會對那些理念做出響應。

切記:我們社會中的每一個個體都視自己是與另一個個體結婚的。既然已經結了婚,便沒有追求的必要。而此一關係便依照雙方所引進來的一切單純地展現出來。不論他們以什麼方式來轉化自己,當他們繼續展現並被允許做自然地轉化時,我們便視此一方式,為他們所「應該」轉化的方式。

我們不會把自己的期望強加在他們身上,而要求他們應該如何。我們知道雙方都是為對方服務而來的,我們在自發性的互創中,得到喜樂。我們不會以預設立場的想法,為此一關係貼標籤。我們不問:它會這樣子嗎?它會那樣子嗎?會出現任何其它人嗎?我們繼續過自己的生活,讓關係融入另一個環境之中,讓他們在整個世

就這個意義而言,你始終都在做愛了?

沒錯。在此一意義之下,你們也是。


繁延和子孫

你是否也能談談你們何時決定要生小孩?你們是如何繁延後代的?

我們始終是有意識地,以靈交的方式接觸我們選擇要出生的意識。當我們同意了事件發生的時機,以及此一個體同意去經驗,此一生理生命的目的後,我們便覺知了那個時機在何時。一受孕和出生都是在此一時機之後發生的。

嬰兒仍然懷在母親的體內嗎?

是的,是有那樣的結構。

懷孕幾個月?

七個月。

受孕和地球上的情形一樣嗎?

沒錯,情形類似。但是別忘記,母體與要出生的個體雙方,對該協議是有意識覺知的。就此一意義而言,個人參與此一性行為,是有覺識的——而性行為的目的是為了在交換中,創造個體出生之氣氛。

我要探究的是,在你們的星球上,是否需要精蟲來孵化卵子呢?

不需要。只有能量的交換。

這類似我們所謂的聖靈受胎的概念嗎?,

類似。不過仍然存在著陰陽兩極的交融。

是否像靜心時,能量的交換。

某方面像。

是否沒有體液的交換?

以前有過,不過目前沒有了。目前我們的體液的本質大部分是電磁性的。正如我們說過的,無論出生前,出生的過程中和進入實體生命後,我們無時無刻地,不在和即將出生的實體做接觸。意識!經由累積,進入一個加諸自己的新的距陣之前,都會有一個短暫的適應期。以你們的計時方式而言,個體可在三年之內,以完整的意識,以一個社會成員的身份,開始充份地運作.。到達三歲時,他就會比較獨立。接著這個孩子就開始獨立自主,並依照他的生活方式,選擇他需要學習的個體,進行互動。

這並不必意謂著他需要完全依成人的方式做實體的顯化,不過他卻會依需要把自己吸引到老師、分享者和學習者那裡。他會一直記得自己的生父母,因為我們是永遠不會失去聯絡的。小孩子把每一位成人當做他的父母,而每一位成人也視每一個孩子為自己的孩子,並據之行事。其實我們都是一些家人,也都透過靈交而彼此連接著。沒有人曾經失去過孩子;也沒有孩子曾經失去過。

我們已說過,孩子三歲時,就開始出發去學習,為了成為他選擇要做的人,而吸引他想吸收的一切。這是個非常興奮、具滋養性和關愛的過程,你不妨把艾莎莎尼當做一個大型遊樂園。你要明白的是,你也可以和出生自你身上的生命做連繁。你該明白的是:他們現在並不是孩子。你也許有你所要從事的服務,而此一非實體之個體,便散發出以生理顯化的形式,來成就某些事情的慾望。

放出此一慾望和射波之個體,便會自動地吸引到,有為他服務的慾望之個體。這是個自動化過程,沒有任何好覺得奇怪的。只有能提供他服務的個體,會被他吸引,而他也只能吸引能夠服務他的個體。

這不正是我們目前的方式嗎?

是的,目前絕對是這個方式——除了你們同時創造正極與負極的協頻。我們只創造正極的顯化。


做愛

你們多久進行一次肉體的做愛行為。

隨需要而定。

這是多久?

當我的生命的反映,吸引了一個想如此互動的個體時,此一意念便自發性地發生了。同樣要切記的是,我們的社會處於此一時期,仍留有生理行為的殘跡,做愛比較像是一種能量的行為。

這一種能量的性交換:不同之處何在?

它是一種直接的交換,是一種體內細胞結構的活動。其原因大多在於實質上的肉體能量交換,而非你們所歸類的一種生殖的生理行為。肉體的作用越來越少。就某一意義而言,當你將肉體與非肉體融合為一時,它的差異就變得較少。它變為同一件事:融合為一的行為和理念。這麼說無意讓你感到奇怪,而是以我們社會的現狀而言,任何個體間之此種交換,都會在某一層面上,被整個社會所感受得到。那也增加了全面的神秘感和喜悅感。

我們的互動是一種融合,一種「當做⋯」的認同。它就像移入一個共同的夢境之中,分享夢境中情緒和慾望的交換。我們認知到此一行為,如同你們的圓房這個觀念,當它在每一層面上實踐時,便會在我們的肉體架構內,導致所需之細胞與結構的變化——這是我們所主張之肉體形式之信念,必要時,也會促發一個希望出生的,第三身份的結合。否則,它便會依照,我們必須由彼此學習什麼而圓房。我們無法相信給予你們一個定則;它始終是自發性的。而且在發生之前始終是未知的。我們只是在它發生時,原本地接受而已。

這就是你通過導靈,分享此一夢境時的感受嗎?

多少是的。它是一種做愛的方式。這便是為什麼,當地球上的每一個人,愛另外一個個體時,你們也會產生合一的心念;然後互信靈交。你們會彼此認同,並以類似的方式,詮釋無限創造神之振波。這就是為什麼,被視為戀愛的個體,會分享同一思想。這不是說他們可以直接地讀出對方的心思:而是說他們處於相同的波長之上。因此他們便處於同樣的振動模式,分享同樣的理念,並以類似的方式,類似的思想形式,詮釋無限的造物主。因此你可以說,導靈的肉身和我,正在向你展示一種戀愛中的行為。


婚姻

這麼說,你們的星球上並無婚姻的概念和體制了?

並沒有你們所經驗的儀典形式。因為我們認為行為本身才是重點,不需要任何其它的事來強化些行為。行為只是單純的行為。如果此一慾望不在,則任何儀式都不會使它更具有意義。這就好像經濟標準一樣:對我們而言,它只是一個中心的象徵,而非一種直接的交換。

再說一次,把它放在一個最簡單的觀點中來看,或許較好!我們的整個文明是跟自己結婚。每一個個體都和另外一個個體結婚了。

以任何形式和人數所發生的關係,都是婚姻的一部分,也是婚姻之內的關係。有時候它們會以你們所謂的一夫一妻制的實質形式發生:有時候卻不會——正如同你們社會中的情形一樣。然而,在你們的世界之中,對這一點有著很大的駁斥。

舉例來說,因為一夫一妻制與你們的社會,有著密切的關係,我們並不期望這種制度,或者說,直到生命終期,我們才知道是否處於一夫一妻制的關係之中。然後我們會說,:既然沒有別人出現;看來也只能過一對一的關係了,是嗎?「萬一有任何關係自動地發生時,我們會以絕對的信任知道,它們便是整體關係的一部分。它們會以自然的方式展現,而提升整個場景,而且是不能被阻斷的。這在我們的社會中是不可能的。

你們沒有承諾嗎?

我們對彼此承諾做自己。任何經由共創而生的關係,都是為了享受關係的本身,而非我們所期望的那樣子。

依你之見,我們為什麼會如此執著於承諾的關係呢?

因為你們覺得這是保障支持理念的唯一之道。同時,你們也在尋求一個,你相信可以使你完整的人,反之,你所吸引的是一個,反映你缺乏完整感的人。你們各自反映了對方。因而,你就尋找一個,使你的「另一半」不會離開你的保障。然而,如果你知道,你吸引的正是你所需要吸引的,你便會完全依照自己的需要,在你所需要的時期,對該關係做出承諾。當此一關係需要做不同的改變時,你也會隨著它做改變。

關係的定義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做生理之變化,不過它仍然是一個關係,而不管新的定義是什麼。事實上,你始終都在做承諾,無論你知不知道,或者以認為自己沒有來自欺。你對你們共創的理念承諾。如果你透過批判,來看該共創,你也許並未意識到,自己顯然在一開始就已對進入關係做出承諾了。要瞭解的是,即使你形成一份關係,並在關係之中探索承諾或缺乏承諾的理念,那麼你當時便是承諾了,要在關係之中探索此一理念。

這便是在我們的文明之中,彼此建立關係的方式,這也就是當情境和一份關係改變時,我們便承諾做改變的原因。因為我們知道改變是唯一的常數,所有的改變都會對我們有所貢獻。在我們的世界裡,也許有一些個人,會選擇讓他們去體驗一對一關係的情境,做為其終生的關係。但是也有許多人不這麼做,有許多個人,終其一生,選擇許多個人互動,因為他們與這些個人創造及共創,同樣數目的反映,好讓他們去學習,有關自己和他人所需學習的一切,以及這一生中不同的服務方式。

我們認知到,任何互動都是個體本質的產物,如果他對自己真誠,而且是處於完整狀態之內的話,他就會依其所需之速率進行互動。不論任何加諸其身的任何架構,它不會有任何影響。即使在你們的社會中,你們也真實地認知了此一理念,即使你們創造出婚姻的架構,來確保彼此的互動,一旦你們知道互動改變時,你們便創造出離婚的架構。我們只是以所有的方式來行為或互動;又由於我們在互動之中,始終在愛著,所以我們知道,任何發生的轉型都是正向的。我們始終以某些方式,停留在我們所創造的關係之中。任何關係,一旦創造之後,不論它以多少種不同的方式轉型,它會永遠持續下去。

而這就是我們目前所要進行的階段:

這是我們感知貴星球即將瞭解的事,沒錯。

太棒了。非常謝謝你。


儀式

巴夏,我以一位人類學家的訪客身份,想請教你,我們的一些儀式,在貴星球上是否也有對等的東西?醫如說婚禮?我們也有一些為特別情況而舉行的儀式,比如出生、結婚和成年禮等。我們也有一些解釋這些儀式的神話,你們是怎麼做的:

通常都是隨興所至。

比方來說?

在我們的社會中,存有一種儀式,或許你並不感到興趣。這個儀式通常是在生命的第三年舉行。此一儀式是對出生於我們社會的個體,在第三年時,認可他可以以自己的速度,吸收他在生命中想做的事情的一切有關信息。他可以獨立進入社會,這一點已經說過,尋求他所需求的一切,擷取他所要擷取的信息,以自己的速度,學習他想學習的一切,這種儀式可以稱為「命名儀式」,或者三歲成年認可儀式,雖然其肉體的形式,並不像你所瞭解中的成熟。

此一儀式需要三個人來舉行,每個人代表一年,集合在一起圍繞著這個孩子。孩子坐在中間。每個人各專注於身心靈中的一面,並將能量感流注於孩子身上。儀式中,孩子則將擷取這三個人的意念,並融合成自己特有的程序和頻率,以象徵他對身心靈所應有之組合的理念。換言之,他將在我們的社會之中,將他的身份加以實質化或結晶化,因為到目前為止,他並沒有一個實質化的身份。他是流動的,可以隨時來去,如果他希望的話,也可以即刻地變成非實體。

在這個時候,如果他決定在三年之後,仍然逗留在我們的社會裡,讓自己的身份結晶化,他便會與我們社會的精神架構,形成協調或同步的調子,使他能適應於所有的地方,以及對個人之成長,阻力最小的代表性地方。他如此做,無論以何種方式作為他進化上需要去成長,以對社會做最佳的適應。由於我們是以靈交溝通,而且隨時彼此連繫著,所以我們不用姓名。每個人都以孩子似的姿態運作,屈服於自發性的無條件的愛中。這是非常喜樂的,像極了你們的小孩在教導你們大家的情形。

這裡有許多自發性的彰顯,就是你們所謂的儀式。但是沒有一種像地球上那麼繁雜,它們都是在當時,一種簡單的、個別的藝術表達。

有時候各組會自發地聚集,並組成一種秘儀或儀式,不過也只是一種表達理念的方式而已。它不是一種體制化僵硬的東西。下一刻,或許幾年以後,它也許就消失不見了,因為社會已沒有維持此一形式或距陣的需求了。


艾莎莎尼星球的轉型

巴夏,你們以這種方式運作,有多久的時間了?你所描述的運作方式,其理念是來自哪裡?

以你們的計時方式來算,大約在三百到五百年前,我們的社會做了一次急劇的轉型。由於我們所置身的環境與進化的本質,我們的社會,較之於地球社會此刻所展現的凝結力,更多一些。就歷史而言,我們所經歷的變異、隔離和歧異,並不比你們多。所以就進化的觀點來說,由於我們是受到環境的驅使,所以會比你們略為超前。

然而,正如我們早先所提到過的,一種趨向和動勢的概念,會繼續地發展一直到社會的集體精神體,在某一特殊事件上彰顯為止。此一特殊事件,並非不同於你們所指稱的基督情節。現在再讓我倒溯回去,喚醒你的記憶。你們所謂的基督識,由我們的觀點來看,就是地球上所有個體之聯合意識。它知道自己是單一的身份,不過它也知道自己是由你們的世界之中,所有的意識所組成的。

每個單一的星球,每一個單一的社會,每個單一的意識空間,都擁有它自己對基督意識體靈魂,世界心靈的層面。在我們的古語中,我們的集體靈魂被稱做夏卡納。夏卡納是彰顯在我們的世界中的基督意識,卻不必以一個完整的生命體來彰顯。它以肉體的形式誕生,並以肉體的形式,存活三個地球天。在這三天之內,由於我們在某些程度上,易於感受到內在精神體的聯結,而聯結意識所增加的動勢,以此方式專注於我們的星球,而在整個世界之中,創造了一個精神聯結波流。就此一意義而言,我們進入了一個清醒的白日夢境。整個世界懷著一份嶄新的明白,明白我們具有超越過去的瞭解能力,而於三天之後醒悟。

我所要說的話中並不包含,著貶損的意義,也毫無貶抑你們做事方式的意思。用最簡單的話說,當我們面對著世界性靈集體意識的反映時,我們就聆聽。就這麼簡單。它使我們清醒,而由這一刻開始,我們所創造的每一件事,都是可能的,因為我們開始以一個單位來運作了。

與你們的信念相反的是,以一個單位來運作,根本不致於造成身份無效。事實上,正好相反,反而會強化它。我們每個人都變成自己期望自己要成為的,那個最強而有力的個體。在成為最強而有力的元素,最強而有力的個體之後,整體也隨之強化,並容許我們以一個單位來運作,而與星球上的每一個個體生命,真正地相愛。我們瞭解,真正的拓展我們的實相的方式,就是愛所有的創造物,包括你們的文明在內,這也是我們之所以如此急切地與你們溝通的原因。為了使此一溝通更有幫助,一旦你們的星球上發生某種改變時,任何事情都無法阻擋我們,以一種更喧的方式與你們進行互動。

容我冒昧地重複一次:你們的社會與我們互動,並不會有任何危機。我們之所以與你們溝通,並不是一面倒式的,在你們的世界裡,你們才是最重要的,並不是我們。對你們而言,地球才是最重要的事。當你們的社會,容許你們發揮全部的潛能時,你們將和我們共創一種振頻,再由此振頻創造出一個中間地帶,一個會合的空間,我們雙方的頻率,便會在一種兼容的幅面上,在此一空間之中交會。

然而,你們必須與我們在半途相會。以你們的觀點來看,我們所存在的空間,本質上是相當以太化,相當夢幻似的。這就是對我們而言,不在你們的世界之中,做肉體的物化,卻透過你們的意識層面,與你們溝通比較簡單的原因了,沒錯,這是可以做到,也曾經做到過的;不過實際上並不容易做。為了在你們的星球上物化,我們必須降低自己的頻率,並且將自己固結化,其實,先以精神體的層面與你們接觸比較容易,因為精神體是你們與我們自然存在的頻率,最接近的地方。務必瞭解的是,就肉體而言,對我們是實質物化的實相,卻是你們夢境的素材。


教育

你肯聊聊在你們轉形之前,正規教育的差異嗎?

由於我們是靠靈交來溝通,因此我們會將一定數量之思想、信息灌輸到願意接收該意識流的個人的心中。就此一層面的意義而言,沒有所謂的正規教育。個人會被自己最有興趣努力的事物所吸引。因此,社會中大多數的個人都是在工作中學習。他們藉由被最有興趣的環境吸引,而達到在工作中學習的目標,並容許在環境中之個人,教導他們所需要知道的事情。

該環境中之個人,始終都很樂意與其它的個人,分享他們的知識,因為他們知道,要不是有人成為他們的一員的話,該個人便不可能登門求教。因此,他們始終都想把該個人需要知道的知識灌輸給他。他們庇護他、教導他,直到他感覺自己已接受到足夠的信息,以滿足他的好奇心為止。這些並沒有任何正式的架構存在。

偶而會有一些為了提供必須之特定訓練,而設立的組織。那些組織或結社之一,負責訓練我與你們此刻的文明做溝通能力。我們與許多文明接觸意謂著有許多思想的模式的存在;就某種程度而言,某些訓練在使一個人,以不同的方式順應不同的外星社會上,是必須的。在缺乏該一訓練,及缺乏其它工具的協助下,我們之間就成為彼此的外星人,而難以做有效的溝通了。

再回到輪迴的論題上:我們所做的另一件事——為的是使我們準備好,能與其它的社會溝通的能力——就是在該社會中生活,好讓我們在自己的輪迴史中,建立一個架構。這容許我們由此一架構之中汲取經驗,並當做我們的參考模式。使用此一參考點,會使我們日後要互動的社會,不致於那麼疏離——因為我們至少有一生的時間,可以在那裡做連繫的。

那便是在你們之前的情況。因為,正如我說過的,我就是此一導靈的未來的自我,在你的面前的肉體導靈,就是我在你們星球上的前世,因此,我便創造了一個,更容易與你們溝通的參考架構,而非如你們所說的「赤裸裸地」來。


男性/女性的能量

巴夏,你曾提過阿妮瑪是你陰性的靈魂伴侶,事實上,我們許多人聽過她,透過岱羅說話。你是否認識,由同一個大靈彰顯出來的你全部的對應自我?

此刻,就整體的意義而言,我們的社會中,所有的生命,都是同一個大靈的部份。

即使你具有個別之生理彰顯,你是否經驗到那種統一性呢?

是的,我們透過對社會中,每一個生命的無條件的愛,而體驗到此統一性。

我想要探究的是,我想由日常生活中,瞭解你與集體意識整合的經驗的程度。

它可以以許多不同的方式發生,有一些與你們經驗的方式相同,它就是當我們看見它時,以它原本的樣子認識它,許多時候,你們並不這麼做。其理念在於,與我們互動的每一個人都是有其理由的,而我們視它為一種反映,為大靈魂伴侶的一個不同的面,再把我們需要看的,回饋給我們,讓我們自己,成長為我們所選擇的生命。

我們仍然尊重個人:我們不剝奪他們的獨特性。不過我們也在同時間,認知到每一個人都是他自己的選擇,是要為其它每個人所做之同步的表達。

男人和女人,或陰性與陽性之間,真的有所差別嗎?

兩者之間存在著明顯的生理差異,沒錯。

就社會中的角色和能量呢?

差別不大。

就我們內在的陰性與陽性溶合為一的理念,當我們溶合了兩者之後,我們是否變得更中性?

就這個字眼的一個意義而言,也許。不過也不盡然,如果你選擇維持一個個體的表達的話。雖然在我們的社會之中,每一個個別的男性和女性,都是他/她內在的陰性和陽性的結合,你仍然可以在顯著的男性或顯著的女性身上,經驗到我們的能量。這就是我們選擇以自己在宇宙中所希望樣子,來表達自己的方式。這對於像你們一樣,仍在探索其兩極性的社會,藉由給他們一個固著點,而協助了彼此的溝通。

不過你們也有一個維持個別性的目的?

是的,那當然。

可是就整體的進展而言,如果你把目的拿走⋯

那就幾乎是中性的了。

很像是非肉體存在的理念。不過你會在你們的系統裡發現,一開始,你仍然對你的最後一世,保留了一個高度的認同。我們的情形不是如此。

這麼說,男人和女人的主要差異,是在於生理上的不同了?

基本上是。他們是存在於合一的靈魂之中的兩極表現——以肉體,以空間之個別方式的表達;以體驗其兩極性的方式便不存在了。

它不會以這樣的方式被覺知,不會。

然而在非肉體實相中,難道就沒有能量之正向和負向的概念嗎?

就某一意義而言,有的。不過並不像由你們的空間觀點下被覺知的兩極。並沒有一個正確的名詞,能跟你解釋這個的。這只是一個實驗性的故事。當你處於那個情況之下,你便會瞭解的。

謝謝你。我想要知道的是,你離開地球,回到家後,最先要做的事是什麼?


曙光在望

第一點要聲明的是,我仍然在家裡;其實,我並非以實體與你共處。我和斥堠星艦內,有一種靈交的連繫,而此時此刻,在我的世界之中,正是新的一天的開始。讓我來描述一下這個黎明的情形。

一個帶著綠色調的黃色星體,正由我們綠意盎然的大地升起,星體散發出潔白、清冷的琥珀色光,把大地的樹木喚醒,紛紛地在天光下,伸展、拓延著。樹木彼此敞開,樹枝和樹葉不斷地遠處延伸,直到彼此碰觸,再度創造了一個綠蔭遮天的樹林為止。而在前一夜,那些依然點綴在地景上的樹幹,現在正伸枝展葉,以樹蔭遮蔽著下面的萬物。

當一個人處於正確的時間和地點,並且產生一種振波,偶而會有一道象徵著光的角度的紅紫色光,穿越大氣,代表著「正式的」新一天的開始,新的曙光,降臨了我們的世界。一種清膨感、輕盈感、新鮮感、一種氣息、一種觸撫、一種聲音、也是一種活力和順暢感,一種存在的確定感、一種活動和喜樂。新的一天於焉開始。

感謝你們與我們一起分享,我們世界中的新曙光。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第十一章 艾莎莎尼星球上的生命

人類 艾莎莎尼人 齊塔網罟星人
平均5~6呎 平均4~5呎 平均3~4呎

巴夏偵測船圖形解說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第十一章 艾莎莎尼星球上的生命_巴夏偵測船圖形解說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d7452c20101kh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