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第九章 跟隨你的興奮

0 views

巴夏,我在這裡的目的是什麼?我生命中的使命是什麼?

在任何一世內,你們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創造很多所謂的目的——既然有很多計畫、服務以及環境可以讓你藉以表達你是誰。這些計畫中或本身都沒有任何屬於你的目的;它們是你所選擇用以表達人生目的的方式。

我們可以看到,一般而言,當你問那個問題的時候,你通常是在一個遠為基本的層次上來指涉這個觀念。由於你們所創造的社會,很多人便花費大量時間去尋找自己的基本目的,往往會因遍尋不獲而感到挫折、疲憊以及氣餒。

首先,請記住:每一件事情都是一項抉擇——每一件,不錯,你選擇在你所在之處:你選擇被生下來。故此你必先讓自己認清:是你做出了成為肉身的抉擇。當你那樣下決定的時候,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而無論你是否對它具有有意識的認知,你仍然真的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你至少可以從依賴這項保證和信任開始:無論你正在做什麼,你都一定帶有某個理由。那並非毫無意義的;那並非毫無目標的;那並非如此的紛亂,就像它在你所接受的有關物質實相的幻覺之中,所顯現的一樣。

因此你要認清,對每一個人而言,你們的基本目的即是:你把自己設計成什麼人,你便去成為那個人。這已經是最複雜的事。這即是去做最令你興奮的那些事情,並且由此而派上用場;成為你所能夠成為的最完全的你,因為你將永遠不再是這個你了。


只有一生

這個觀念如下面所述。你們的社會長期以來即流傳著一則諺語:「你只有一生可活。」那麼——儘管還有輪迴——這確實是事實。你,作為現在的這個你,只有一生可活。作為這個你,你只有一次機會。儘管你的靈魂可能會經歷很多世,但是,它們之中的每一世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是關於你整體靈魂的不同表達。因此,既然你過去從未成為這個你,既然你將永遠不再是這個你,那麼,這一生的基本原因——再說一次——便是全然地去成為你所選擇的你。就是那樣。結束。

其它一切——用以體驗或表達「全然成為你在這一生中所選擇成為的你」這個觀念的任何方式、方法、觀點或方法論——都視你這個生理意識而定。那麼,你們有很多人會終生尋找某一個似乎就是你的人生目的的東西,但因此也製造了不少困難,因為你不明白,那東西是什麼是由你決定的。那個選擇是由高層自我所作的,而那——那個你正出現在這個肉身實相中的事實——幾乎就是你一般指為宿命的那個東西的整個界限所在:只是這個你在這裡的事實而已。結束了。

可能存在有某些一般化的主題,它們也可以代表整個早已預先決定的實相——當你仍未出生人世,並且是某個非物質領域中的高層自我時,那個預設的實相即已為你決定了——但是,它們在你一生中一般只作為全面性的主題。你如何過這一生的細節,你在這一生中所探索的題目,這一切都完全由你——作為一個生理性的存有——來決定。方法是握在你的兩手裡。

那個高層自我、那個整體自我可能說:這道走廊,是你將會作為全體存有的某一個肉身層次而走過的一道走廊。但是,如何走過它是由你來決定。你可以跑;你可以步行——背部向前,正面向前,上下顛倒,身體向上,橫向而行。在黑暗中,在光明中;獨自一人,朋友相伴。游泳,飛行,匍匐;每扇門都探視一番;比直走到底——這都無關緊要。」可以正向,也可以負向。那要看你以及你的自由意志而定。你具有代表性;你是遠赴這個肉身實相的異國使者。你可以決定與環境溶合至何種程度。然而,整個「使命」常常都已被高層自我的自由意志所決定了。


給我一個徵兆

那麼,你所說的「跟隨你的興奮」是指什麼?

興奮,興奮,什麼是興奮? 機械地說,我們所認知的這個觀念如下:興奮——你感覺為自己的肉體感覺、知識、覺知,且被轉譯為興奮的東西——是你對那個振動能量的肉身轉譯,那個能量正代表了你在這一生中所選擇成為的道路。故此,當某些事物令你感到興奮並且超過任何其它東西的時候,那個興奮的存在是要告訴你三件事。

首先:這是誰以及你是什麼。那個在任何一個時刻出現在你的生命中、最使你興奮的狀況或處理,是要讓你知道:這就是你;照它那樣行動吧!你可看到,興奮就是你們很多人都要求的那個徵兆。「我這一生可以做什麼?為什麼我會在這兒?我的使命是什麼?宇宙啊,請給我一個徵兆!」

「嗨,看看這裡;這裡有一件你可以做的非常刺激的事!」「不要煩我了;我在尋找自己的目的。我太忙於尋求人生使命。我應該認真地對待這件事的。」

可是你看,那些帶有興奮的事情就是答案、信號、指標:興奮正是那些東西。它正拍著你的肩膀,說:這是你現在所想做的。」它使你興奮的原因是,它與你是誰的那個觀念串聯上了;那就是興奮。

它要告訴你的第二件事是:由於它就是你,所以,如果你帶著信任與信心照著它來行動,那麼它便將是你所做過的最不費力的事情——因為它就是你。你正成為你自己。故此,它當然是毫不費力的。你帶有掙扎與痛苦的唯一時刻,也就是你努力成為另一個人的時候——你又再對抗那個流動,接受別人為你所下的那些界定。

第三件事情告訴你,當某個最使人興奮的情境出現時:正是這件事,如果你做它,它便會以最豐盛的方式來給你支持,讓你能以擴展更大並且循環不絕的方式來繼續做下去。因此,你將能夠自動地吸取機會,讓你可以做這件最使你興奮的事。

興奮是一根線,可以把你帶到所有其它的興奮那裡——只要你跟隨那些最令你興奮的事情來行動,並且要帶著完整——那是指,要作為一個完整的意念那樣地發揮作用,而不要停下來,並且把自己想成是由很多七零八落的部分或區間所構成的,一個集合。你要認清,所有那些吸引你的不同事物,全都屬於同一個觀念的整體,而且,當你在那個代表你最強烈的動機的事情上行動時,它們便會自動地各適其位。然後你便可以流動。那是專注與信任;那是容許;那是願意——願意去瞭解,就界定而言,每一件使你興奮的事情都一定合適,並且都帶有某個能配合行動的完美計時。


富足

於是,一:興奮告訴你,它即是你。二:它告訴你,因為它即是你,所以它將是一項不費力的創造。三:它告訴你,因為它即是你,而且又是一項不費力的創造,所以你將能夠吸引你所需要的富足,而且是你所需要的某種形式。而你也必須瞭解,富足不僅是金錢而已。在你的星球上,金錢是代表富足的有效方式之一,但卻不是唯一的工具,而且往往不是最便捷的途徑。富足將往往沿著抗拒最少的道路來表達自己,就像電流一樣。當你拓寬自己有關富足是什麼的界定時,你便將容許所有它可能來到你面前的不同方式,呈現在你面前。那麼現在就讓我們另加一項界定吧。

富足:在你想做的時候,做你所需要做並且想要做的事情的那份能力。結束!富足只不過是如此。假若它以多種方式出現,那麼你又有什麼好顧慮呢?——只要你仍有能力去做你想做的事。你要牢牢記住:富足是一個一般性的觀念,而金錢則是一項工具。

我們知道,在你們的星球上,富足是一項「重大議題」。好吧,你們現在都很富足:你們都應該擁有富足,如你所想,應有盡有,至少就我們所知即是如此。那麼,以下只是一個簡短的範例——重組這個觀念:必要時把它應用在自己身上。

由於有很多人一直以那種方式來發揮自己的功能,以致你往往看到一些實例,顯示你們星球上某些物質富足的人士,在你的眼裡卻已經在精神上或道德上破產了。這可能會對你製造某一類的印象,令你毫無知覺地自動把富足視同道德破產。你會在某種內在對話中——它可能不如你所希望的那麼大聲——對自己說:「如果我很富裕,那表示我也一定道德破產,可是我不想道德破產。因此我便讓自己遠離富足。」

在檢視自己有關富足的信念時,假如你發現自己具有那種信念,你便可以說:「等一等。我明白,當我想到某個富人的時候,我常常都會把他想成」——你們的俗語——「某種『廢人』。」你當即瞭解,你已經從不同的信唸成分中建立起一個特殊的信念結構。你正以那個信念結構如此說:「每個變得富足的人都會變成廢人。」⋯⋯「我不想再帶著那個信念了。」你可以說:「那就是我的界定,但我會分解它的成分。成為富足,不必與道德破產相連。那麼,那些成分是什麼?我寧願有什麼想法?」

這裡不要有所論斷;你不去論斷道德破產,或認為它一無是處。它可能不是你所想要的;它可能是十分負面的東西。可是假如你論斷它,你便把振動改變到相同的層次上。那就是你們那句聖經箴言的意義,它說:「不要論斷,以免你也受到論斷。」它並非指,你將會受到來自外界的論斷:它是指,當你論斷的時候,你便會變成那個振動;你把自己放在那個層次上,而且無法到你想到的地方。

這是要你放開它,不作論斷。它是你所可能作的一項選擇,但你已不再選擇它。選擇不是論斷;選擇是分辨你到底是什麼、什麼會使你興奮的能力。經驗各種可能性,並且說:「我寧願把什麼成分附加在富足的觀念上,我寧願附上這個想法:成為富足,可能會容許我繼續做一個有愛心的人。於是我便能夠藉著與別人分享某些想法而使他們感到興奮。我將能夠做這件使人興奮的事,並且以正向方式去協助改變這個世界。那就是我的富足觀念。」

在你們一本稱作「渴望的技巧」的書中有一節,這一節除了幫助你去找尋自己的刺激和喜樂外,同時也給你很多例子,指出所有你可能用以表達富足的不同方式——除了必須擁有金錢之外。不錯,你可以擁有金錢:那是一個十分有價值的想法。但它並非唯一的一個。你也可以做生意:你可以白手起家:你可以贏取它,或接受一份這樣的禮物:你可以借入;你可以借出⋯⋯

那麼,你是否相信,你能夠擁有自己所想要的東西?你是否可以讓事情變得如此簡單?

有時候可以。

有時候。好吧,已經不錯了。對自己要永遠誠實,因為,如果你真的難以相信,你便加以對治,承認你難以相信這種事情。不要否認它,因為否認即是遺忘一切有關你是誰的事情的第一步。不要否認任何有關自己的事情,包括這個有所否認的事實。容許自己對治這個你可能正在否認帶有某個信念、並確實接受了懷疑、恐懼以及自我貶損等觀念的事實。承認帶有這些感覺,這沒有什麼問題。如果不承認它們,不加以對治,你便無法改變它們。你首先就無法轉化那些非你所有的東西。那麼就擁有它,說:「好吧,我有時會這樣做,因為我有時認為自己做不來。」那樣想很好。

你看,這整個問題是:一旦擁有那樣想的權利,你就已經弄清楚,是你選擇了那個負向的實相。而一旦清楚了那是自己的選擇,它便會回到你的控制底下。倘若你有時覺得,你沒有能力做那件最令你興奮的事,那麼就承認自己是那樣相信的。接著,你可以十分誠實地跟自己討論,為什麼你會選擇那樣相信。你希望帶有什麼類型的信念?你必須接受什麼種類的界定,好讓你感覺,你無法做那件最能代表你是誰的事情?


奮鬥與安逸

假設有兩個人,一個比較有錢,另一個則不那麼有錢:如果他們都能夠在需要的時候做所需要做的事,那麼他們便同樣的富有,因為對他們來說,那才是重要的。而那就是他們界定自己的層次。

假如某人對什麼事情都會令他興奮,帶有更為擴大的想法,那麼他或許就需要有更多富足的象徵流入他的生命中,這樣才能代表他到底是什麼。假如他早已擁有足夠的富足象徵,他便將會能夠順暢、輕鬆而且毫不費力他完成最令他興奮的事情,而且不輸於任何人。因為,容我再次提醒你,這個宇宙將藉著自動地向你提供任何機會,它們代表你能夠繼續成為你自己——如果你願意——的那份能力,由此而永遠地給你支持。這個宇宙將百分之百地給你支持,無論你最為相信的自己是什麼。

那麼,假若你相信:「哎,我必須奮鬥才能生存:我也相信,不含有奮鬥成分的事情對我都不會有用。」那麼,這個宇宙也會百分之百地支持你那個想法。它會說:「好的,只要你希望那樣就好!這裡有一些情境,它們將強化你早已擁有的信念:對你來說,沒有任何事情是容易的,而你也必須奮鬥求存。這裡的所有情境都代表了你的信念。」這個宇宙自動地給你這些情境,為的是切實地向你顯示你的信念是什麼。它們不是為了證明你已卡在任何事情上,也不是為了證明你曾經失敗過,而是為了向你顯示無可置疑的事:「看啊,這就是你所獲得的實相,因為那是你相信是真實的東西。如果你不喜歡,那麼就改變你的信念。」

如果你把這信念改為:「我應該創造一個安閒自在的實相,而且也會獲得支持。」那麼你便會獲得那個實相:這個宇宙將會百分之百地支持你這個方向,它會同樣寬大、同樣公平地說:「如果你真的那樣希望,那麼這裡就是了。因為那是你現在所相信的東西了。」而正如你所相信,那就是你在肉身實相中所經驗到的。你只要願意去認清,對自己所選擇的方向懷著百分之百的信心,將創造出你所渴望經歷的實相。

你須明白,我們並非在建議你去做一些你尚未在做的事。你已經在運用百分之百的信心:但你正把它用在自己所不喜愛的方向。那麼就把這百分之百的信心放在你真正想走的方向之上,然後,那就是你所獲得的實相了。

我實在難以相信,如果我就那樣放棄工作,而一切都將會沒事。

好的。你實在難以相信。但相信你實在難以相信,仍然是你的選擇。你正選擇相信這是很難做到的事;須知道,你永遠都得到這個宇宙百分之百的支持。那隻須看你所界定的百分之百是什麼事。如果你百分之百地相信,你必須做自己所喜歡的工作,那麼這個宇宙也會百分之百地支持著你,並且給你一些你將會喜歡的情境。而那就是它將會給你的。

假如你願意知道,就機械運作而言,你將不會以不同方式來做任何事情,而就你容許這個宇宙機械結構來支持你做什麼事而言,你所做的才有不同——藉著把你所「喜歡」的改變你所「愛」的——而這個宇宙也不會分別其中的不同;如果你選擇從做喜歡做的事,轉變為做愛做的事,那麼這個宇宙仍會百分之百地支持你,它會把支持你去做愛做的事的所有狀況,攝入你的生命中——它支持你的強度,與支持你去做喜歡做的事時相同。

當你知道沒有任何分別這兩者的理由時,你便會從容地去做你愛做的事,而且宇宙便會說:「假如那是你所想要的,那麼這裡就是了!」那就是宇宙的運作方式。故此,如果你生命中的事物顯得很平凡,那麼它便百分之百地支持著你對平凡的信念。就是如此。相信狂喜吧。它將會支持你,而且不會比現在多帶半點努力。


尋找職業

可是我想要一份將會真正使我興奮的職業,而我卻不知道那是什麼。為什麼要找到它是那麼的困難?

當我們談到那個有關從事最令你興奮的事情的觀念時,我們不一定是指;你必須認出,什麼是你一生中所將會做的最令人興奮的事情。我們是在談論活在當下,把它留在當下,讓它的焦點對準現在。如果你想不出任何一份能征服你的職業,那麼你也可以在任何時刻、帶著你可以任意運用的完整性,去做那一樁最讓你興奮的事。

按部就班地那樣做,將一直引你進入一些狀況,它們代表你所需要走的下一步;於是便帶給你一份自然而至的、不待努力的瞭解,使你明白,你可能正在做的、越來越可以代表你是誰的事情,是什麼。當我們說:做最使你興奮的事,那時,我們不僅是說:「好吧,好好享受吧。」我們也有這個意思,但又不僅止於這個層次。

我們是在談運作結構,不是某種虛無飄渺的哲學。如我們所曾說,興奮——那份有關什麼會使我感動的覺知——實際上即是你對那種代表你是誰,以及你是什麼的能量的肉體轉譯!興奮告訴你,你最能做的是什麼。如果某些東西讓你興奮,那是一定有理由的。沒有任何多餘的創造;沒有任何意外的互動。在任何時刻,無論你以整個完整性,所能想像你在做的、最令人興奮的是什麼,那就是你的道路,它正處於同步的展現姿態中。跟隨它、做它、信任它。它將永遠帶領你到你所需要去的地方,給你一些必要的技術、能力以及富足,以從事下一樁令人興奮的事,或這樁事情的下一個最令人興奮的步驟。

倘若有兩件以上的事情都同樣令你感到興奮,那麼就做其中的任何一件;你挑上那一件則是無關重要的。當你做出抉擇的時候,那一件才真的更能讓你興奮,便會變得明朗起來。那時,你只要做那一件事就行,而它也將會引向某些情況,這些情況將給你從事所有其它事情所必需的時間。事情將按照完全正確的時間出現。如果它們都代表了整個會使你興奮的想法的不同角度,那麼,它們也將會是互相加強而不是互相排斥的一些角度。

讓它們在任何適當時機出現在你的生命中。讓事情顯明,只要環顧四周,看看那一些事情是你隨時都可以插一手的。那些你能插一手的,你就插一手吧。當到了一個點,你對那件事已無法再插一手的時候,你便再巡視一番,看看到達那個點是否已給你一份能力,可以去從事你在那個點上所最感興奮的其它事情。那麼,你將會一點一滴、一步接一步地把它們全都帶到同一個層次上⋯⋯時間完全正確。

你們有很多人都非常非常瞭解自己的興奮是什麼,但卻被說服不去相信,你心中真正想做的事即是有效的謀生之道。於是便把它擱置一旁,假裝不知道自己可能會做的是什麼。不去批判,不去貶抑它的價值,在這特殊的一刻,有沒有任何一件事,無論它是什麼,或在你的社會的眼中會顯得多麼愚蠢,但作為一份職業,卻可以為你帶來最大的喜悅?或只要做就可以了——如果你希望這樣。

我可能只想免費跳個舞,但我知道那是—

等一會兒。讓我重述一遍:不加貶抑,不予規限,有什麼東西會給你最大的喜悅?你說跳舞?

我愛跳舞。

好,十分感謝你。我自己也無法說得更好:「我愛跳舞。」那是你所能想像的最令人興奮的事,超過任何別的?⋯⋯是或不是?

可能是這一刻吧:那是唯一出現在我心中的事。

不要給它限制。我們當然是在談這一刻。那是你現在所看到的最興奮的事?是或不是?

就是它,就是它。是的。

好的,很感謝你。那麼就在這一刻——只要你專注在這個意念上——就在現在,你就是一位舞者了!你就是一位舞者的能量;你就是一位舞者的頻率。而且,如果你從此就像一位舞者那樣地行動,那麼你也將會擁有舞者的生活型態,並且會自動地——自動地;同時地——同時而又毫不費力地,吸引所有適於舞者生涯的狀況和關係,讓你去利用它們,那麼你便可以繼續做你現在所說的那個舞者了。

可是,你願意那麼做嗎?這才是問題所在。你願意照你所說的真正鼓舞你的那個樣子去做——而且毫不懷疑,藉著如同那就是事實一般地行動。這個宇宙也將會支持你去做那件事?你願意相信這個,或對自己有所懷疑?

可能有一些懷疑。

好了。讓我提醒你另一件事,如果我可以⋯⋯我可以嗎?

噢,當然可以。


百分之百的信任

啊,非常感謝你。當我們談到無限信任的時候,我們不是在談某種難以做到的事情。當我們說:「百分之百地信任它」的時候,我們常常會從你們那裡聽到一種集體的埋怨:「啊,不!太難了。百分之百的信任?所有人都知道那有多難!」

可是你看,你們一直都百分之百地信任某些東西。你們社會所謂的懷疑,並不是指信任的缺乏,而是對某個負向性實相的絕不動搖的、百分之百的全然確信。你一直都在使用百分之百的信任。問題只是,你信任你所喜歡的東西,還是你所不喜歡的東西。那麼,你要選擇信任那一個——喜歡的,或不喜歡的?

無論如何,一旦已經決定了你將會百分之百地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之後,那麼就絕無理由——就這個宇宙而言——對你扣壓任何少於百分之百的成果。如果你百分之百地往那個方向走,你便會得到百分之百的成果。有些時候,由於你那樣界定自己,以致你會發現,即使你只做某件事情的百分之九十九,有百分之一仍未動手處理,可是那百分之一可能即足以妨礙你去經驗其餘的百分之九十九——這要看你如何安排那個界定。

百分之百的信任將永遠——我保證一定可以;我可以承諾——對你百分之百地、絕對地反映了那個實相。關於這個你界定為你最可能掌握的實相,你永遠都可獲得百分之百的反映。永遠。這個宇宙將只給你一些你說你已準備好去處理的東西。故此,一旦你說:「當然啦,因為我對這個比那個更加感到興奮;因為這是我所喜歡的,而不是另一個,所以它一定能代表我的真面目。因此,基於界定,我當然能夠掌握它。否則,我便不會想到它了。」

一旦你好像那就是事實一樣地行動,這個宇宙便會說:「好吧,如果你想要這樣,那麼這裡就是了;所有機會都在這裡了,它們正代表了你現在相信自己就是那個樣子的你,相反的就是你過去所信任的那個你。」⋯⋯無論你界定自己是什麼,你都永遠可以得到一個絕對的反映——不多也不少。所以這要看你。至少,如果你將要抓緊那些你此刻不想要的事情,因為你相信,那是你處理它時所需要的速度,那麼至少——容我們向你提出建議,因為我們愛你——請不要花時間去苛責自己所花費的時間。因為,那只會花費更多的時間而已。

所以,假如那就是你要走的路,那麼,至少要放鬆下來,安穩地呼吸,並且說:「沒問題的!那就是我的路,因為我選擇了相信那是我的路。」矛盾的是,一旦任由事情發展之後,你便可能改變。那是整個矛盾結構所在。一旦安處於你的所在之處,你便能夠更為迅速地到達你所想到的地方。

當你一直置身於你所喜歡的地方時,你便已經活在現在。如果你把自己所在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變成你所喜歡的地方,那麼你就能夠活在當下。於是,一切事物將都能夠找到你。除了現在,便沒有其它真正存在的時間。假若你活在過去,活在未來,那麼,你需要共同合作的那些東西便無法找到你⋯⋯因為你現在並不在家。故此再說一次:你選擇把信任放在哪裡——你喜歡的,或不喜歡的?


一個意識

好的,我的心說,我想選擇——

啊、啊、啊!當我在說話的時候——至少在這一刻,我是在對你們全體說話。倘若你現在想把自己分離為一個心、一個意識以及一個潛意識,你便會轉動一個將持續多年的遊戲,正如你們有很多人所已經做的一樣。你認為,你必須調和這一切自造的不同斷片,可是,創造出這些層面的卻是你。

我要讓你進入一個小小的秘密之中,那其實也根本不是什麼秘密。你其實並不具有——你們之中沒有一個人真的具有——一個無意識或潛意識的心靈。你是一個意識,一個同質性的意識。你所謂的靈或靈魂、你的高層意識、低層意識、你的心智、精神性、你的肉體意識、潛意識、無意識;這一切都只是不同的方便途徑,讓你可以避免正視你所恐懼的某種東西。只此而已。你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意識。

你創造了一些方便的隔間,可以把某些東西放置其中;你曾被教導,基於某些理由,正視那些東西是一件危險的事⋯⋯為什麼?那只是你的一部分。你身上絕不可能發現,有任何東西是無法以正向方式來加以應用的。噢,對了,你可以發現很多東西,並且全都以負向方式來加以應用,可是那不是你的選擇嗎?是或不是?

如果不是,那麼你為什麼不假設,你擁有同樣的力量,可以決定如何應用在自己身上所發現的東西,如同你也擁有同樣的力量,可以決定以正向方式來加以應用一樣——正如你已經一直以負向方式來加以應用。你可以以正向或負向方式來運用任何你所發現的東西。為什麼不去瞭解,你只願意以正向方式來運用它,而你因此也只能從中得到某種正面效果?你無法——無法!從正向運用獲得負面的結果。

讓我重申:你無法經盡任何一個振動非你所有的實相。倘若你有一個自己所不喜歡的實相,那是因為你正在接受一個支持那個實相的信念體系。就那麼明白、簡單。你們有一則諺語可以形容這種情形:「你拿出什麼,你也收回什麼。進去的是什麼,出來的也是什麼。」你不會得到相反的結果;你只會得到一個相等的、相應的反作用。如果你拿出一個正向的想法,一份正向的優先信任,你便只會收回一個正向的實相。如果你拿出一個負向的想法,你稱之為懷疑的想法,你便只會得到猶豫、愧咎、挫折以及所有其它你的社會已經創造出來、用以代表負向信心的象徵符號。

你是否相信——至少願意去考慮你是否可能相信——假如你完全按照你表示願意成為的那個存有的方向來行動,那麼你自己即可以負責去吸引某些事物,這些事物將會支持作為那個存有的你?而這個連續性波浪也將會永遠持續下去?你願意相信這是可能的?你相信,美好的事總是有可能成真的?

是的,我願意相信。

好的。那麼就去發現,現在有什麼東西阻止你去相信這件事;跟那個妨礙你去經歷那種實相的界定達成協議,並且重新去發明、去界定你所想要的實相。你將會獲得那個反映;我百分之百可以保證。這個宇宙不會對你有所保留——沒有!但它只可以把你說你已經準備要的東西給你。倘若你不相信,你已準備好去運用成功的觀念——因為你甘心接受:「必然有一番奮鬥」或「那必須要不斷努力」——這個宇宙便只會給你那一大堆事情了。

那是因為,你正明顯地告訴宇宙說:「我仍未準備好要更多。請不要給我。我仍在創造一種對負向性實相的信心;當我帶有那一類信念的時候,我就不想要這些東西——因為它們將不會以正向方式示現。請在我願意相信,我應該得到一個正向實相的時候,才給我那些東西吧。」

但那是你該得的,這個你也知道。只因你擁有構想它的能力,你就應該得到任何東西了。你不必爭取得到快樂的權利;你早已擁有那項權利,因為你已經存在。你瞭解嗎?

我聽了你的話,而且真的願意相信。


信心門檻

你正站在一道信心的門檻上。你正探索那道門檻:你所真正願意去相信的東西,對你來說是可能的。聆聽那種你用以表達它的語言;它將指出,你的信心門檻在那裡。只要那道信心門檻現在就端端正正地藏在你心中,你便將會經歷自己所渴求的生命。只要它仍在外面,仍在未來的某個地方,無論與你多麼接近,如果它不在你的裡面,你都不會經歷它。現在你就在探索那道信心門檻。

我怎麼可以——?

啊,我們正要談這個了。謝謝。讓我們做一點練習,一個將協助你認清自己的信心門檻在哪裡的練習。好嗎?

首先為你自己創造一些東西。你可以用任何自己感覺舒服的方式。它不必十分複雜;它可以是任何東西——它代表你的理想生活方式。想像一個景像:你正在做某些自己很喜歡做的事,而在那種生活方式中也獲得全面的支持。你毫不懷疑自己已獲得支持;你真的感覺那是你的生活之道。那就是你的生活之道,而一切都很不錯。瞭解它,視它為你的生活感受的理想精粹。

我們並非要你描繪一個一成不變的畫面。我們是在談論你所感受的生活真髓。在心中帶著那個理想的畫面,接著我會問你一連串的問題⋯⋯你心中帶有那個景象或感覺嗎?

有。

好。那麼,在這些問題上,你要誠實對待自己,而且也要這樣待我。你誠實地想一想,你是否能夠在——噢,比方說——十年之內創造出那種生活?

可以。

你是否相信,你在一個月內便可那樣生活?

不。

你是否相信,不管你所想過的生活是什麼樣子,你在一年之內就可以過那種生活?

(稍停一刻)不。

你相信自己可以在三年內做到?

我相信我可以做到。

好。你可以確定?你真的可以這樣感覺?⋯⋯一年?

可以,只要我全心全意那樣做。

好的。你為什麼不那樣做?為什麼一定要專注在自己所不想做的事情上?

我想,我認為自己必須照顧很多別的小環節。

可是你要明白:當你做一些代表了你那個實相的振動的事情時,所有小節便都會照顧自己了。這不是說,你將不做任何事;這只是說,當你過那種精粹的生活;當你的生活與你所選擇的道路之間,形成一種同步和諧的時候,一切便都會以它們需要的形式落在那條道路上,而且會落在它所需要的適當位置上,讓你繼續做自己想做的那個人。你將輕鬆自在地把所有照顧生活瑣事所必需的工具,同時吸到自己的人生之中。那就只有一整件而已。

你看,你現有的困難是在於認為:你的人生是一系列分離的想法,而不是一個同質性的事件。在這個事件之中,一切為了讓你成為你需要成為的那個人所必須做的事,都將會自然地獲得照料。那些沒有完成的事——如果你真的成為你所知道需要成為的那個人——其實都不必為此而有待完成。你瞭解我的意思?


外在的反映

我認為,我們需要的是獲得一種自己想要的感覺,而不是某個外在形式。

噢,是是是!外在形式只不過是內在覺知的一個反映。當你創造並形成了一個內在覺知的振動時——「這就是我的樣子!」——接著你的外在實相便會把它向你顯示出來。你不會在創造內在信念之前就獲得外在的實相。在肉身實相中,你只會獲得你早已相信最可能獲得的實相。而且,只有當你真的全心全意地相信:「這真的就是我的一切!這真的就是我喜歡的樣子。」——當你在自己裡面產生了那個感覺、那個渴望以及那個能量的時候,你的外在實相便毫無選擇,而只能反映那個內在感覺、內在覺知。

事情就是那麼簡單。讓你自己知道,對你而言,那個真相的振動即是你的振動頻率,即是代表你所想要成為的那個存有的振動頻率,那麼你便將會把頻率對準那個電台。當你把頻率對準了那個電台,並且讓頻道停留在它的上面時,那麼就只有屬於那個電台的事情,才會被你所接收。你知道,除了你所對準的電台之外,你不可能再聽到任何東西。但你必先決定調向那個頻率,不然,你便只能收聽自己所不欣賞的節目了。改變頻道,那個節目也會隨著改變。


沒有興奮

我對任何事物都不會真的感到興奮?

好的。你要弄清楚,當我們談到做最使你興奮的事情時,那不一定意味,你將會一直不停地跳上跳下。一份平靜的覺知、一份絕對的確信,也可以代表那個興奮、那個振動,它表示你已知道,你與自己所選擇的道路已處於同步聯線之中。它不是指,你必須一直到處奔跑。它可以是一份十分穩定的信心、一份平衡的覺知、一種確定感。

對了,一直都是那個樣子——只是放鬆。我希望多一點刺激。

沒錯,希望某些刺激:現在興奮起來又有什麼不對?你記不記得,我們曾經問你們全體,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記得。

答案是什麼?

我此刻在那裡。

對了,就是你正在做的事情。故此,倘若你真正讓自己明白,你所正在做的,就界定而言必然就是任何時刻的最重要的事,那麼你便會開始那樣看那件事。當你的態度有所改變時,你將開始瞭解,你在這個位置是有一定理由的;你也會從那個片刻獲取自己所真正需要的東西——而不會假設,這一刻並不含有任何可以產生興奮的內容。

這個想法是要你以孩子般的迷醉來面對世界。接著你會逐漸發現,有許多你視為世俗的事情,實際上卻比你所想的更加令人興奮,而你也能夠做那些事情——因為你現在已看到它們的刺激。你們有很多人現在已經變得麻木不仁。所以那些可能很刺激的事情,卻對你產生不了什麼效果。由於那個厚厚的外殼,你甚至可能無法認得自己的興奮。不過,你可以穿過它。你可以經由突破社會傳統而突破它。那會使那個外殼變得較薄,讓興奮更容易穿透。然後,那一個方向有你的興奮、你的道路,便會顯而易見。

同樣,這個想法也要你去運用自己的想像力。這裡有一個非常簡單的機制:你們每一個人——它對任何事情、一切事情都將會有效。非常簡單。你的想像力就是那個樣本、那個藍圖。如果你在想像中喚起了一個形象——一個關於你希望成為什麼樣子的心象——那麼就利用你生命中的任何一個處境,把它交給你所想像的那個你——他代表了你所想要成為的那個興奮的人——並且觀察,想像中的那個你,是如何地掌握你所交給他的那個處境。

接著就複製那個他。你將獲得他在那種以興奮方式來掌握一切的興奮狀態中所得到的效果。那即是你的想像力的用處:複製。它給你那幅畫面、那份藍圖、那條道路、那個方法、那種儀式——所有對你來說都最有用的東西。創造一個形象;模仿那個形象。然後你便會成為那個人;你便會自動地擁有那種生活風格。

那是小孩子的做法。他看見,於是就變成;他看見,於是就變成。他不問他所看見的是否有效。小孩子知道那是在完整性之內,所以不必停下來詢問。他看見,於是就變成;他擴展,並且成長。你可以那樣做;你可以玩遊戲。這要由你來決定。


失去工作

巴夏,我一直因為失去工作而變得越來越沮喪。失去工作越久,我對自己的信心便越少,我對自己在某些將會鼓舞我的事情中找到工作的能力,也越加缺乏信心。

那麼就把使你鼓舞的事情變成你的工作吧;那就是整個想法了。這個想法不一定要你到處尋找一些早已存在而又使你興奮的事情。假若找不到任何工作,那麼就讓那些令你興奮的事情變成你的工作吧。總得有某個人來為你們的社會開創工作;它們不一定以現在的形式而存在。某人必須說:「等一下!到處找找:最使我興奮的事情卻沒有任何工作可做。我想最好還是自己開創一份吧。」現在,就在這個時刻,你認為那就是一份典型的工作了。

可是,如果你到處尋覓,卻找不到任何使你興奮的事情;如果你到處尋覓,卻發現,你所走的路並沒有帶你到這些事情上,那麼就以你全部的誠實來檢視,什麼事情才會真的使你興奮起來。接著就理所當然地承認,如果那件事真的激勵了你,而現在又沒有其它人在做那件事,或許,你在它早已存在的同時卻沒有吸住某個從事於它的機會,那麼就承認:你那種看到什麼最令你興奮的能力,也代表可以把它創造為一份將會自動地給你支持的工作的那種能力。

同樣,問題是在於真正相信:你在生命中所遇到的、你知道確實會令你鼓舞的事情——無論它是否早已具備工整的結構——你都能夠從事於它。倘若這類結構並不存在,這便意味,由於你已經想到它,所以你的裡面一定本已具有這個結構,而你只須讓它出來就行。讓它展現,那個實相便能夠在那個結構樣本上建立它自己。可是你沒有讓它出來。

我感到十分的缺乏能力⋯⋯

那表示,是你相信自己真的如此。你的裡面如果沒有注入了某個信念,那麼便不會出現任何感覺。毫無理由就突然地感到某些東西,這是不可能的。感覺不能無中生有。如果你有所感覺,那是因為你早已相信了某些事情之故。


感覺是次要的

感覺是對某個信念的反應:它們是次於信念的。感覺不是有關實相的主要經驗;信念是主要的界面。你首先相信了某些東西,然後你才產生感覺;然後你才具有加強的思想——它們可以再增強這個信念;然後你就再孕育更多相同的感覺。所以,你那個缺乏能力的感覺,是來自這個你只不過選擇了相信自己缺乏能力的事實。那是你的選擇,可是你不必那樣相信。

我希望讓它走,而每當這樣嘗試的時候,我都會一直聽到這些聲音:「記住這一次:記住那一次,當某某事發生⋯⋯」

讓它們來吧!那又怎樣!?你看,你正在努力把自己的一部分封閉起來。你認為,當你整合的時候,你將不再聽到那些聲音。但那不是事實;你將一直聽到那些聲音。事實上,你越整合,就越會聽到它們,因為你接納一切、你的一切。而它們即是你能夠存在的某些方式。它們來到你的面前,不是要向你顯示你已經失敗了,不是要向你顯示你已經卡住了;它們一直來到你的面前,是要給你機會去瞭解,你一定已經改變了多少。你不以舊有方式來與它們發生關聯——當然啦,除非你選擇這樣做。

當你說:「噢,看呀:那些聲音仍然出現。那一定表示我失敗了;那一定表示我沒有做對了。那時候,你便選擇了與那些聲音維持同一種關係;但你不必如此。那些聲音的出現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去瞭解,你可以與它們形成一種不一樣的關係。「好吧;那個聲音來了:『喂,你記得這事曾經那麼發生嗎?』『啊,我記得,那又怎樣?這是那時的事;從那時開始,我就學會了。而由於你,噢,多奇妙的聲音,由於你提醒我那時的做法,我就擁有一個偉大而又積極的機會,讓我看看自己將會做得多麼不同。』」

你正在給自己一個衡量標準。它可以讓你去認清楚,你正在通過一個演化過程——只要那是你所相信你必須通過的過程。你會一而再地發現,那個聲音又再出現:「看吧,以前就是那麼發生的上而你便可以說:「好吧,這次也『幾乎』一樣。」

可是,那裡有一個關鍵字。如果你是一個積極的人,你便會鎖住「幾乎一樣」這幾個字。它有點不一樣,對你來說已經不錯,因為,如果它可以有點不一樣,它便可以非常不一樣。下一次,當那個聲音說:「是啊,可是你記得它曾經這樣發生嗎?」於是你就明白,它在上一次已經不一樣,下一次也將會更加「更加不一樣」。「所以,小聲音,你只要不斷提醒我它過去的樣子,因為,當你這樣做的時候,它便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看到它一直都在變得更加不一樣。」

你生命中的一切都可以正面地加以運用——即使是那些舊有的低聲細語也一樣。這要看你是否願意讓想像力為你工作。信任它;態度要積極,那將決定一切。如果它在,那麼就視它為工具而加以使用。不要以為,只因為它的存在,便表示你失敗了。那是你的舊有心態:那是你的舊有信念。

我卻從別人那裡獲得加強,他們也告訴我—

沒有人可以給你加強:你必須接受加強。

可是,他們都與那些聲音一致—

那又怎樣!?內在實相就是外在實相;那是同一件事。如果你在裡面聽到那些小聲音,那麼你當然也將會在外面聽到它們。可是,當你開始以我們剛才所描述過的方法來使用那些小聲音的時候,那些外在的聲音也就跟著改變。你明白了嗎?內在的,即是外在實相;外在的,即是內在實相。它們並非兩件不同的事物。那是一件事。


栽種不同的東西

你在裡面相信什麼,你也會在外面看見什麼。你怎麼播種,你便那麼收割。你在自己裡面所種下的種子,正是你在環繞你的花園中所看到正在生長的東西。如果你不喜歡那些花朵,那麼就改變你的種子類別。栽種不同的東西,接著新的東西便會長出來。內在的即是外在的。倘若那個外在的不如你所喜歡的樣子,那麼就改變那個內在的,於是外在的便會跟著改變。

我曾經一直說那些道理。我想那個信念仍然是舊有的一個:我沒有拋棄那個舊的信念。

你無法拋棄任何東西。

我所說的是:「沒問題,我可以做這些事,我也可以把工作處理好。」但那個信念卻仍然緊隨不捨——

有時候,你也要聽聽自己的表述方法。有很多時候,你的表述方式即指出了你所真正相信的。「沒問題,我可以處理它!」就在這個地方,它即讓你知道:你那種說話態度即表示,你認為,那件事一開始就是不勝負荷的。那才是真正的信念。故此,那個信念其實不是你可以「處理它」——因為,假如你對自己的能力毫不懷疑,你就毋須去說服自己。倘若你發現自己正使用一種措辭,表示你在企圖說服自己,那麼,你並沒有自然而然地相信這件事。

讓自己知道,對於早已擁有的東西,你是不必再三思量的。當你以那種態度來表達:當你說:「沒問題,我可以處理它。」,那時候,你便已暗示自己並不真的相信那是可處理的。你不必以那種方式來「處理」事情。你早就控制了一切。因此,如果你的生命中出現了某些情況,似乎並不是你所喜歡的顯現,那麼你其實早已為了某個原因、某個正面的原因,而把它控制在那種形式之中了。

儘管我看不到那個正向的原因是什麼?

讓那個正面的原因至少成為一個基本原因,說明你為什麼給自己一個機會,去瞭解自己不必以慣有的方式來與那個劇情發生關聯。而你也可以檢驗自己,看是否仍然如此。


某種正向的東西

有什麼可能對我更有益處的語句,是我可以運用的?

「這對我有什麼幫助——照它那個樣子?完全照那個樣子;它對我有什麼幫助?我能學到什麼?我怎樣才可以積極地從這件事學到某些東西?」當你讓事情保留它原來的樣子的時候,就在那個時候,它就擁有轉變為另一種東西的最大機會。如果你否認它出現時的形式,你便沒有讓自己看到它裡面本就具有的東西。你沒有讓它以你所創造的方式來呈現它自己。你是在否認自己的創造、自己的形式。只有當你承認那個向你自己傳遞訊息的形式,並按照它出現時的樣子來加以承認的時候,你才創造了一種有意識的自由,把那個傳遞體系轉變為另一個你所喜歡的樣式。

倘若你一直視你的傳遞體係為功能失調,那麼你便沒有在聆聽它。你認為,你的裡面有某些東西不太對勁,於是那便成了你所加強的信念。因此你便一直繞圈子:「有些東西不太對勁;有些東西不太對勁!」於是當然羅,你的實相也會向你反射:「有些東西不太對勁;有些東西不太對勁。」

一切都很好。在自己習慣視為最陰暗的境況之中,你可以讓自己去瞭解,一切其實都很好。「我主控了這件事;看我擁有多少主控權,可以創造出如此令人振奮的劇情。一切都顯得狂亂,從這兒到那兒,整片地方,看起來是那麼的狂亂、破碎、失控。可是,既然我知道自己正控制著那一切,看我有多大的力量。」⋯⋯你逐漸領悟了嗎?

是的。

因為,你所正在經驗的,就只有這個想法:你帶有牢不可破的老習慣。如果你是來自那裡,好的:「我帶有自己相信是難以改變的習慣。所以,假若我相信這個有關習慣的觀念,那麼我就以正向方式運用它來創造出正向的習慣。我掌握了一切事情。即使是當事情似乎已失去了控制的時候,我仍然是一手掌控著。」你要慣於知道並且相信,每一個劇本都可以出現某種正向的顯現。毫無例外!⋯⋯沒有。

我也覺得是這樣,但是在我失業的時候,我就往下沉—

你看,你的假設是,因為某些原因而失去那份工作,必然就是一個負面的情節。為什麼要作這種假設?那只是一個假設而已。你怎麼知道,失去那份工作可能會騰出空間給什麼東西——可能是某種你會欣然接受的東西——而要是仍然據有那份舊工作,你可能就沒有接受它的餘地了?當你的人生裡有類似那種事情發生的時候,

那麼就信任它吧——如果你知道,那時候你已經竭盡全力了,而那些事情卻仍然出現,那麼就假設那有一個很好的原因,並且讓自己看看,這個原因到底是為了什麼。

只有當你堅持,那些事情的發生並沒有任何正向的原因時,你才阻擋了那個原因的出現,它會讓你看見,你為什麼會為了一個正向的原因而丟了工作。因為你一直坐在那裡,擦拭著這個想法:「噢,失去那份差事,我唯一能想到的意義即表示,那一定是負向的事情。有些東西不太對勁。」而當你把焦點放在那一面的時候,你便看不到事情的積極一面。你看不到那一面,直至你願意看為止。你必須有意識地決定,無論在那一個情況下,你都會看好的一面,否則你便無法看到正面的顯現。如果你一直堅持,情況本來就是不好的,那麼就:「失業一定是壞事。它必須是: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那是你的看法,那麼你便會那樣地經驗你的實相。如果你同樣強烈地堅持,失去工作必定導向某個更為寬闊、宏大的正面經驗,你就會獲得那個人生經驗。就是如此:就那麼簡單。這是老實話!

我想我已經不耐煩,因為我真的那麼說。我說的完全就是那樣。而發生的事情是,我真的面試了一份薪資更好的工作—

是嗎?然後又怎樣?你是否又再那樣期待:「如果得不到這份工作,我就垮了。」?

是啊。接著,當我那次面試吹了,於是也失去了那份工作的時候,你知道,我又開始固態復萌—

去掉那些期待!它不一定會完全照你的自我或習慣所想的樣子顯現。它不一定會!讓它沿著抗拒最少的道路顯現。停止與你自己對抗。你不必把自己倒進一個模子裡。你完全適合你的所在之處。你不必認同某個有關成功代表了什麼的想法。照你現在的樣子,你就已經成功了。


焦慮

做一件全新的事也是十分令人害怕的。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建議,幫助我解除焦慮?

好的。如我們所曾建議,當你看清楚,焦慮和興奮是同一個能量的時候,你就可以輕而易舉地解除了它。如果你瞭解這個問題,並且就像你已經相信這件事一樣地行動,那麼你將會感覺那是興奮,而不是焦慮。並非說,你將拋棄那個能量,或你將不會繼續感覺到它,而是說,你將以一種能夠顯示你如何看待它的方式,來感覺這個能量。這就是一切了。所以你要知道,它代表發現了某種嶄新的事物;那個能量已經在那裡,那個振動已經在那裡,因為你已經站在更多訊息、更多覺知的入口。我們認為那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

既然你永遠不會走得更快,不會超過你所準備好的速度,所以你也不必憂慮。

你永遠都能夠掌握好事情,因為,再說一次,如果出現某些你真的無法處理的事情,那就完全沒有意義了——而這個宇宙卻不做沒有意義的事。因此你可以相信,你永遠都會有一位內在的監督者,它說:「喂喂!慢慢來呀。不要沖;不要趕。」

以最令你興奮的方式來做最令你興奮的事,帶著完整性來做,那樣,你永遠都是一個有用的人。記住,你現在所正在探索的東西,你現在所正在學習的東西,將會是那些資訊,你可以把它送給其它希望在以後從事同一件事的人。所以,你要注意自己所通過的東西;你可以全數以正面方式來加以運用⋯⋯放鬆吧。對於你正在通過的那個想法,你不妨多笑一點。而且,如果你感覺到那份焦慮,那也沒什麼問題。記住:焦慮是與興奮相同的一個能量,只是加上了你的判斷而已。就是這樣。

放下那個判斷,你便把那個焦慮解除了。它將轉變為興奮與歡笑,而你也將在人生路上邊走邊格格地笑著。


跟隨你的興奮

學習你所需要的工具和道具,並且加以使用。不要製作了一套道具,然後卻坐視著它,想知道有什麼事情將要發生。應用它;在它上面做點事。到外面的世界去,做你最愛做的事,並且知道,這個世界將會把自己塑造成你所需要的樣子。它將為每個人做這件事,其中沒有任何衝突。沒有人會因為你的勝利而失敗!你們都會贏得勝利,因為存在的已足夠分給每一個人。你們都在學習這個道理,而我們也都因此而感謝你們。

有一位靈性朋友作了一個十分好的建議:儘管你在某些時刻可能會感到,你有所缺乏,有所不足,但必要的往往只是要說:「我或許相信自己現在缺少了它,但我至少也願意擁有它。」接著就盡全力去做你所能做的。運用你的想像力,然後讓其餘的照料它自己吧。

你要膽大一些,因為沒有人會對你掉頭不顧。對於你所真正需要說的一切,是總會有一群適合的聽眾的,而你也將會找到他們。對於每一個希望站在某個舞台上的人,也總會有一群聽眾,他們會欣賞你所必須說的東西——原因一樣,因為一切都會合適。一切都有所歸屬;而且永遠——永遠,永遠!——不會出現一名演員,他生下來,卻沒有一群為他而存在的觀眾同時被生下來。

永遠!事情必會完美地運作!毫無瑕疵!相信它;行動,就像你已經相信它一樣,而你也將會看到成果——保證。我無法向你證明;不想嘗試。但這對我們有效,而你們也沒有什麼不同。你們都位在創生的同一條律則之下:你拿出什麼,便收回什麼。自己看看吧。

做!⋯⋯思考很奇妙。相信很奇妙。感覺很奇妙。然而,創造你所希望經驗的實相的,卻是做。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d7452c20101kh0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