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第八章 歡迎來到第四度空間

0 views

一九八六年一月:巴夏,你們所說的第四度空間是什麼?

時間:多麼奇妙的創造!但這項創造只是:你的幻覺、你某種有關如何表達自己從全是中分離出來的瞭解。

我們將先討論這項第四度空間觀念的某個特殊角度,並且會以略為異於平常的方式來進行。這個嶄新的想法、這個非凡的觀念,將為你代表你內在的計時以及一定的寬限。我們在過去兩年中與你們所分享過的一切觀念,在某個意義上都具有一定的結構和焦點。

那些觀念如今即可以發揮土壤般的功用,讓我們可以把這顆獨特非凡的晶狀種子——這個嶄新的觀念——栽種在這片土壤中。你要認清,這並沒有違背你的意願;這個觀念只有根據你的允許才能產生結果。然而,在與你分享這個觀念的時候,它將有意識地存在你的意識之中;那時,你將可以按照自己的時機和意願,讓這顆種子萌芽並紮根在這片土壤中——既然我們已經奠立了這個基礎。那麼,它便可以開出一朵花,你可以稱之為「啟示」,這項啟示將使你終於得以在肉身中,洞見這個有關過渡到第四度空間中的觀念。所謂在肉身中洞見,我的意思是,你的肉身實相——一旦你全然認清,我們將與你分享的這個觀念,本即存在你內在的情感和認識之中——你的肉身實相便會立即產生數千年來所未曾有過的改變。而且這可以發生在一眨眼間。這將視你而定。

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去論斷這個事實:對於不同的個人而言,那份瞭解將會在不同時間以某些方式來臨;那仍只是時機的一部分。可是這個觀念——這個速度觀念——將是這項啟示所改變的事情的關鍵所在。那麼,我們現在便可以有意識地 ——而不如一直所做的那樣無意識地或潛意識地——討論這個問題。

不過,我們先要溫習一下過去曾討論過的觀念:我們曾討論過,你是如何地創造自己的實相;你是從現在中創造出過去和未來;某個片刻並不與下一個片刻相連;你創造了時間觀念;記憶仍然是某種屬於現在的創造;現在是你曾經存在其中的唯一時間——因為它是你所能夠經驗的唯一時間。

我們曾與你們分享過很多這一類觀念——它們全都曾參與形成那個基礎結構的一部分。我們曾一直透過你們的允許而共同奠立、創造那個基礎,如今,無論以它所需要的任何方式,它仍在你們每一個人的裡面保持完整無缺。我們曾討論過,你的想像是真實的,你的夢境是真實的,而且,讓你視它們為真實與否的也不過是意願程度而已。

我們所即將分享的這個觀念,將如所有其它觀念一樣地以相似方式來加以傳達。它看起來將會是與其它警句相彷的一個識句,但又帶有某種差異。因為,這正是那把鑰匙;而且,當你決定去轉動它的時候,你所開啟的實相將不是你所已經知道的。你將開始去經歷它,不僅是思考它,或把它加以哲學化,而是真的在肉身中去經歷它。

我們曾與你討論過很多有關你所謂清明或瘋狂的觀念:感知到其它實相,它們與你的實相同樣真實,但又不是那種大眾所認可的實相。你所謂的清明只不過是大眾所認可的瘋狂——一切皆是幻相,但又是真實。因為,你即是創造者;你即是神。這宇宙即是你的創造。你所想像為真實的,即是這個宇宙的一部分,而且可以在每個層次上包括肉身的層次——被真實地加以體驗。

我們曾多次與你說到預言、模式、儀式、工具;你可以創造這些東西,為的是以你所選擇的方式去跟從你所選擇成為的途徑,按照你所選擇的自我展示方式來瞭解自己。一旦我們已經與你分享了這個獨特的觀念後,所有這一切都將仍然有效。但是,那時你將已經吸納了這個新觀念;它將會容許我們已經討論過的一切,去創造這種一致、這種同步作用、這種同時性、這個你內在實相的爆發。

在分享這個觀念之前,我們將會先去分享某些事情。我們曾討論過幾個有關你的腦子的觀念。我們曾告訴你,而你們的科學家也已經發現,你所擁有的每一個思想,你所創造的每個觀念,就生理上而言都會改變你頭腦中的路徑;它會幫你更換線路。你所擁有的每個思想都會創造新的路徑並且消除舊有的那些。我的意思不是指,它打開或關閉了一些不會改變的路徑。我的意思是,有些路徑出現在從前沒任何路徑的地方,而且,過去曾有路徑出現在的地方,在這個思想出現後便沒有任何路徑了。

故此,在啟示中,你有很多不同的意念、很多不同的意識層面,都會立即設定路線。對你的路線設定的有意識立即認知:那就是啟示。你讓腦中每一部分都存有大部分或全部的路線改裝,因為你已經從那個啟示中煥然一新。你在你所創造的每一個片刻中都是一個嶄新的人——在所有實相中都是,因為,如我們所曾說,某一刻並不與下一刻相連。你在不同的片刻中一再重新創造了自己,而你也選擇去創造那些時刻,為了創造那個你稱之為某種連續性的觀念——那只是一個幻相。

那麼,你要認清這一點:對於我們所必須說的事情,你只與我們分享一次、一百萬次或從來沒有,這都無關緊要。如果這一次你即已出席這項共同創造,你便將明白你所需要明白的事。你不必在從前就接近過這些觀念。這個你現在就接近它們的事實,將可以讓你知道,除了你應在的地方外,你不可能在任何地方。因此,你要深信,無論在那一個合乎需要的層次上,你都將會瞭解這個觀念,而且,你也已經具備那個為了讓你瞭解這個觀念而準備的基礎。

你須瞭解,當那個警句再一次被傳遞的時候,它將不是一個催眠;它將不會在違背你意願的情況下被移植到你的裡面。它將只是被容許進入你的有意識認知中,而你也將會在你願意的時候用它來做自己所願做的事。你須再次認清,這就是那個槓桿支點、那個水晶一般的種子觀念,因此,如果你可以瞭解它,你的實相便將會改變。

還有一件關於腦子的事:當你科學地探入腦中,去瞭解你的心智,去瞭解你的意識時,你要認清,你的頭腦是按照你的信念而設定線路。當你研究頭腦的時候。你是用自己的頭腦來研究。故此你必須去察覺,一個頭腦無法客觀地研究頭腦,因為它只會看到自己的線路所能夠看到的。你的實相是一個整體的存在。你所看到的全是,只是你的線路所看到的全是。那麼只要改變有關自己的想法,你便可以改換你的線路,讓你看見那個環繞在你四周的實相,只是你無視於它,無視於所有意圖和目的。你將會重新連結——以一些將會給你不同的眼光、不同知覺的方式來重新連結。

一旦傳送了這個警句,你們有很多人便會再度感到,你是以理智而不是以情感來瞭解它。「沒問題,我瞭解那些話。」你會說:「但我沒有感到什麼不一樣。」 沒有問題。那是你的想像現在所選擇用以接納這個觀念、這份瞭解的方式。但瞭解將會在那裡。那顆種子將會在你的心智、在你的頭腦中爆發。那不是肉身的爆發,而是能量的爆發;它將從裡到外全然地更新了你頭腦的線路。那時,你所洞見的實相將會是那個新線路的反照。它將是第四度空間——完完全全的第四度空間。

那麼,現在請你們閉上眼睛,放鬆,同時做一下深呼吸。如果你感到某些感覺,那麼就感覺它們。如果你感到恐懼,那麼就感覺它。經歷它;愛它;快樂一些。因為,現在你就已經是你這一刻所需要成為的,這樣你才能夠瞭解你在其它時刻將會盼望成為什麼。再做兩下深呼吸吧。

現在,你只要放鬆地進入想像中,並且注意⋯⋯你的現在不是過去的結果⋯⋯ 你的現在不是過去的結果⋯⋯你的現在不是過去的結果⋯⋯你的現在不是過去的結果! 做一下深呼吸,跟著再來兩下⋯⋯你可以張開眼睛⋯⋯你可以浮現在你自然的存在狀態中。

請認清,一旦讓瞭解爆發,使你真實地——在情感上,在經驗上——瞭解到,你的現在不是過去的結果,你便會斷然⋯⋯打破與第三度空間的連結!!

你將會在肉身實相中經驗一些事情,它們將反映出,你不再需要所謂的記憶。因為,你將會當下就知道所有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在任何一個你在當下所創造的情境中,你都將知道你所需要知道的。你將會開始失去那些你所創造的、你視之為學習的(這也是按照你所創造的方式)、有關方法論的想法。你將瞭解,你不需要藉由過程來學習那些你憑著經驗就能夠立即知道的事情。

此刻,你正在把自己創造為那樣的人,他們具有來自過去的習慣性模式。你現在就在做這件事。現在又是這件事,一而再,不斷重複,可是,你不必帶著那種有關你自己的界定。

當你願意知道,你能夠改變那個界定,而改變它即會改變如你所經驗的那個肉身實相時,你便將會瞭解,你的過去與你現在所正在經歷的事情根本就沒有任何——建立在某種控制方式上的——關係。

現在不是過去的結果。你認為現在的結果是什麼,現在便是你那個想法的結果。倘若你認為,你的現在是你過去的結果,那麼那只是你所正在創造的一個效果。但你此刻就正在創造那個效果。所以,你從那個有關你現在認為自己是誰的理論,創造了所有明顯的、線形的連續性顯現,這些顯現似乎都處於適當的位置並因而產生了意義。改變那個理論,你將不會經驗任何必然涉及到支持該理論事情。那時,你只曾經驗生命的那些顯現、感覺和信念體系,它們都朝向支持你此刻就正在成為的那個嶄新理論。

現在,這些道理在各個層次上正滲透著你。我們明白,有些觀念對你來說可能很新鮮。可是,讓我們提醒你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你永遠不可能聽到一些你仍未準備聽的事情。所以,如果你現在正與我們對話,那即表示,無論在那一個合乎你需要的層次上,它都已經滲透並產生了意義。而且,無論以何種你在改變那些架構時感到舒適的速度,你的外在實相都將一點一滴地逐漸改變。


只有現在

你要完全掌握這個重要的觀念:你從現在創造了過去,而不是相反;現在是你所曾經存於其中的唯一經驗性時間。你看著自己的任何時刻,它都總是現在;它將永遠是現在。

它可能是現在的不同顯現,但它永遠都是現在。因此,你是從現在創造出任何所謂過去的觀念;你也是從現在創造出任何所謂未來的觀念。它可以是你所渴望的任何東西。

當你改變現在這個你的時候,你會專注在某些屬於過去的想法上,那些想法將代表了現在的這個你。因為,那個所謂過去的想法會有很多可能顯現的方式,正如未來也會那會多的顯現方式一樣。所以,無論你現在是那一個想法,它都將會決定你如何與過去產生關聯,並且決定什麼是你所看見關於過去——以及未來——的真實的東西。

巴夏,你說我們的現在都不是過去的結果。那可不可能對某個人真實,但對另一個人卻不然?假如有人認為,他就是自己過去的結果——嗯,他就是了,是不是?

是,而他也將經由停留在第三度空間中而反映了那種想法。

既然一切都是真的,那麼還是否表示,我們必須真的相信那個想法,或完全擁有那個概念,以便能夠邁向第四度空間?

如果你已擁有足夠的創造力,可以為自己創造出某一類型的實相,它說,你可以擁有這個想法:相信任何你所願意相信的東西,而且可以與它一起處在任何你所願意處在的地方,那麼,那就會讓你處於那個實相中。然而,你可能會發現,你會一點一滴地逐漸簡化並消除各種界定,於是你的實相便會是它所可能成為的最簡單的界定。你可以具有一個實相,似乎同時包含了兩個層次的想法,但你又仍然可以處在自己所願意處在的地方,因為,既然你知道自己、永遠都身在自己所喜歡的地方,所以,那就是你的實相界定所能夠成為的。你將不需要反映你身在何處的、被創造出來的象徵符號;不論它們攜帶了何種界定,你都會處於你的所在之處。


適應水土

此刻,這種第四度空間的經驗已更為純化,它已經是能量的更高層次的表達。於是,你們有很多人會發現,當你正在開始適應這個與這種嶄新的、被加速的能量相關的想法——但又仍然認為自己處在舊有第三度空間的時候,你將會、或已經一直以不同方式感覺到這種能量——只要你仍在對你的身體以及你認為它所能夠或不能夠忍受的東西附加各種比較。

你們有很多人正以各種方式感受到這個能量的加速現象。例如,你可能會經歷發熱、臉紅、腎上腺素遞增、焦慮衝擊等。痛苦常常會出現在脊椎、肩胛骨以及頸下部位;有時甚至會出現偏頭痛、脈竇壓力、心悸以及太陽神經叢的焦慮衝擊。

我一直感到方向不清、疲倦以及平衡的喪失,就跟我的兒子一樣。別人告訴我們,這是由於投射在地球上的能量所致。你可以再告訴我什麼嗎——?

在某個意義上,可以,但要簡單一些。你要明白,你現在正容許這個觀念存在:認為現在比從前存有更多的能量,儘管事實並非如此。不過,你正逐漸更能察覺到可用的能量,故此對你而言就相同於擁有更多能量了。

再說,那種方向迷失只是你為自己所創造的一段時間,目的是要去適應那個新的能量層次。你正在把方嚮導離舊有的實相,並且重新導入新的一個實相中。嶄新的界定。所以,帶有清晰的意圖、界定、渴望、價值和行動,才會顯得重要。這一切將會十分迅速地把你重新定向。

運用那個能量、那個過渡狀態,去界定你所選擇的事物。接著就那樣做,而你也將會定位;你將被重新定向。記住,如我們所曾說,有些方向不清楚其實也是那個過程——如果你願意這樣說,就是那個覺悟的一部分。你正在把肉身實相重新界定為自己的延伸。它是與你相同的那個能量;它是與你相同的那個想法;它是由你的意識所造。故此,在某個意義上,既然舊有界定中的一切都已經正在溶解,那麼 你便會變得方向不清,因為現在已沒有具體結構可以讓你去攀緣了。你正在漂浮在自己的存有中心裡,正在決定那個新結構將會是什麼樣子。

這一切想法都是第四度空間的徵兆,顯示出對新的能量層次的嶄新覺察,不過卻仍然以舊有的辭藻來加以表述。你將會同化;你將會適應。不要害怕。那不過是你可以開始有意義地去察覺自己正在改變、自己正在轉化的方式之一。

這一切示現都可以讓你知道,有某些事情正在進行著。由於你已把自己創造為這個實相,感到需要依賴某些過程才能變成別的樣子。於是,你們有很多人便仍然保有一點來自於這一類過程的殘餘成分。那是為什麼你會感到,這些觀念看起來要花那麼多時間才能逐漸完成的唯一原因。 但它們是會完成的。因為,你就是這個轉化觀念。轉化就是現在的那個你。如此而已。

巴夏,我仍然不明白所謂第幾度空間是指什麼,你可以說清楚一些嗎?

啊,這在一定程度上只是一個口語,用來表示你所謂的經驗次元。它所真正指涉的,其實即是存在的不同頻率——一種不同的密度、一種更高的密度,也就是加速更高的一種密度、一種物質性較低的密度。它是一個標籤、一個有關存在著某種分離——某種共振波動的分離——的表示方式。你可以用可見光來作一個類比。你有可見光;你也有不可見光。那麼你或許會明白,你看見某些光但又看不見別的光的理由,是源於它們的振動頻率。所有你所謂的物質實相都屬於這一種性質,而且都以不同比率在振動。你會看見其中某些實相,但卻看不見另外一些。那些你在物質上看不見的,你便把它們歸作你所謂的其它實相或全是的——或全是中的——其它次次元。

不過,我們也會這樣談論不同次元,以及你通過它們時所達成的轉化——你通過不同空間時所完成的加速和晉級:你們,作為一個星球,正從第三次元邁向第四次元。這在基本上是指,第四次元是你在加速狀態中、但仍維持肉身的情況下所能經驗的最後一個層次。

我們的文明正從第四次元邁向第五次元。第五次元是一種非物質狀態。從第五次元開始以上都是非物質狀態,一直到第七次元,然後你便進入一個截然不同的經驗次元等級,對於它,你們的語言目前並沒有多少字眼可以準確地加以形容。即使是我們也只是剛開始去探索那個觀念。無論如何,這個從一個層次到另一個層次、從一個次元到另一個次元的觀念本身就是——注意聽呀!——一個領悟過程:你領悟到,你其實就是你過去所認為存在其中的那個次元!


成為這個次元

重複一遍:你認為,你現在是存在一個物質性的宇宙中。第四次元的轉化,是你開始了悟自己就是自己實相的創造者的那個所在。那就是指,物質實相是你的表達、你的投射、你的創造;它其實是由你所造。你即是它;那個物質實相即是你。當你真正領會到這個道理的時候,你便會確實地視自己為這個經驗次元;對於它,你從前只以為自己是其中一個成分而已。

每一個層次都是如此。你會開始明白,你就是那個次元,你過去卻認為自己只是它的一部分。以下是一個奇妙的、有關整個情況的矛盾。作為一個個體,你們每個人都將會經驗到自己如何變成整個次元。你們每個人都會認為,在某個意義上,所有你曾經視為個體的其它意識,都正在被吸納進入你的裡面。你們將會有同樣的經驗,因為宇宙是一種立體的結構。那表示,任何一個觀點都可以平等處於創造中的每一個地方,而且,所有的觀點都是適切的,並且全都是真實的。

就某種意義而言,每個存有都可以被稱作上帝——思想上帝思考自己、表達自己、經驗自己的方式之一。所以你便出現在這裡:作為顯現為肉身個體的上帝;帶著個別人格以及身份。那就是無限存有所能夠經驗自己的方式之一。那些方式的數目是無限量的,因為這個成長並沒有結束;這個轉化並沒有終了。這個從層次邁向層次、從次元邁向次元的觀念——至少就我們所能說出的——將永遠永遠不會終止。

有關我們腦袋中的線路設定:我們的神經生理學家首先即未能瞭解或描述構成意識的那些過程。

這是因為,意識並非肉體性的產物。肉體性才是意識的產物。

好。但就記憶構造而言,我不認為,它們可以被視為這一類通道。它們更像是電流的活動。

是,那是要點。通道是電流活動的基礎和互動。如我們所說,頭腦——他們也是用頭腦來探索頭腦——無法客觀地看自己。他們將無法以頭腦的方法來發現他們所追尋的東西。當地們把意識納入方程式中的時候,他們才會明白自己所需要明白的事情。他們將不會經由分析而發現它,因為你永遠不能經由分析而真正發現任何事物。假若你認為自己曾經做到,那也只是因為,你的意識已創造了一份瞭解,然後你才引領自己通過分析過程,去找到自己早已知道的事情而已。

你曾經談到平行次元以及從某次元滑入下一次元的事。在應用這項訊息並來到一個我所不喜歡的情況時,我的方法曾經是閉上眼睛並決定:我已經身在另一次元了。接著,當我張開兩眼時,我便會置身另一個次元中,而我的選擇也曾在那個次元中顯現。那相當不凡,甚至可以改變高速公路上的交通擁塞。

是!一切可能都會發生,因為物質世界的盛衰只不過是一個幻覺罷了。

可是你說過,我們的大眾意識曾經不允許有很多這種事。但我推測現在已開始准許了,那就是為什麼事情一直生效的原因。

是,這是時機問題。我們與你在過去所討論過的觀念,都與你們的大眾意識所容許的那些過程有關。現在,即時性已被允許了。

是。你在那次談話中曾說,我們可能正在喪失有關過去的記憶。所以我便推測,過去的任何片刻,目的卻是另一次元中的某個片刻。

是的,你會明白,你此刻即正在創造它。

而它正可用以連結另外的那個次元。

就在此時。你不是接觸某個過去,並由此獲得那項訊息。你現在即正在變成那個意念,為的是獲得你所需要的那項訊息。故此,你不會真的忘記任何東西。無論如何,你可能發現,你將不會以從前的方式,來與這個屬於過去某個處境的想法發生關聯:你感到現在的處境就是它的結果。這個曾經屬於你的所謂過去事件,將只是你所挑選用來經驗此刻的另一個途徑,此外便無他了。

在第四度空間裡,你往往仍能夠與直線時間發生關聯。一旦發覺自己已到了第四度空間的結束,並且逐漸浮現在第五度的裡面時,你可能就不再與它有所關聯了。


處於當下

在第四次元的生命裡面,你所作的一切都彷彿是第一次一般。你將活在當下,並且瞭解到每一個片刻都是嶄新的,而且不與任何其它片刻相連——除了仍佔據上一片刻的同一個地方以外。可是,它已經不是同一個片刻,而且也不是某種直接的連續。連續性是你的幻覺。

嗯,等一等。你每個週四晚上的八點卻仍在這裡。

對我來說,現在不是八點;那是你們的時間架構。每當我們與你互動的時候,它都是嶄新的——都是第一次。我們當下就活那麼多;對我們來說,一切都真的那麼新鮮。在社會誤導你以前,作為小孩子的你本就活在當下,並且對一切都感到驚奇——那是相同的事情。你看一切都彷彿是第一次一般。小孩子都知道這一點。

那麼,那是不是好像,一個小孩子就會在每個週四晚的八點,看到一個可以做這件事情的機會?

你也可以那麼說。但那個小孩不會把每週四晚的八點看成一個機會。他注意到某個機會;他就照辦。什麼地方、什麼時候並不重要。那只是在表達他是誰、他是什麼而已。直線時間的觀念仍未被精確地灌輸到他的裡面,就像己發生在你們身上一樣。他只是與那裡能夠代表他的波動的任何事物一同那時行動而已。故此,事情永遠都是新鮮的——永遠。當你看見一朵花時——而且,你每天都走近那朵花——你永遠都是在各為不同的時間、從各為不同的方向走近它。因此,它永遠不會是同一朵花,是不是?

因為我們也不是同一個人?

正確。那麼,當你瞭解每一刻都是絕對新鮮而且確實是首次出現時,問題便不是:「好吧,我想我會這樣做上兩、三個月哩。」那樣,你便是在鼓勵自己去以直線方式來體會這個觀念,而那就把它歪曲了。當你真的不再需要以那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時候,你便會開始以任何最能表現你是誰、你是什麼的方式來表達——那是我必做的。

當能量本身轉移了的時候,我們便可以把這個觀念轉譯為你們的直線時間,說:「哦,這個將會持續如此如此那麼久。」可是那種想法並非我們所真正經歷到的。我們只是跟著流動走,而我們也知道,當那個流動改變了方向的時候,它也正好代表整個集體能量——在這次互動中同聚的我和你即是這個能量。接著我們便跟隨它;我們照它那樣行動。我們並沒有實際地去規劃它,算出它的間:「好,這一項通訊將要花上三千兩百八十七個週四的時間。」我們不是那麼做。我們只是活在當下。而在某種意義上,作為一個文明,我們正獲得能力,可以把我們之間所作的所有通訊都實際經驗為一個互動——就某個意義而言即是同時從一個不同的觀點來進行。這樣說有沒有道理?


創造更少的時間

有一點道理。你是在說,你正開始把所有的時間都經驗為現在?

是的。由於我們正從物質層面移向非物質層面,所以我們的實相幾乎完全溶為一個意念。

好的。我想,這個道理要過一陣子才能滲透。

那是因為你這樣說。你就是那樣地以那個界定來創造出更多的時間。這要看你。因為,你將會經歷的那些時間,全都值得經歷而且也全都是美麗的。你越快讓你所創造的那些時間成為值得經歷的時刻,你所看到的它們也會變得越少——相當矛盾。

等一等,請再說一次。

好的。再一次——也是第一次。當你讓你為了去經歷它而為自己所創造出的時間——無論是什麼時間——能被你在全然喜悅中去加以經歷的時候,很矛盾,你便會實際地經驗到較少的時間。當你活在當下的時候,你便不會創造那麼多的時間。只有等待某些東西,才創造了其間所發生的那段時間。

你要明白:從某個觀點——我現在所要選擇的一個觀點——而言,你們每一個人實際上都永遠是自發性的。即使在你創造了猶豫不決的時候,那也仍是一項自發性的創造。所以,這個想法是要你去把生命中的一切,都看成某種自發性的創造 ——只要那是你所想要的。那時,你將看到一切都會以那種方式而被重新界定,你也會在自己所表現的行動中看到那種態度的結果。

換言之:倘若你僅把猶豫視為經驗自發性的另一個途徑,那麼這種態度——你甚至將計畫或猶豫,也視之為某種當下的自發性創造——將真的可以讓你去以真正更為物質化的態度以及物質性的說法,來表現這種觀念。換句話說,你看事情的態度,將會決定你的生命如何展現,各種機會如何降臨在你的身上,以及你將會如何去,以更為自發的方式來把握這些機會。這有沒有道理呢?

我想有的。這是否可以幫助解釋,我們有些時候是怎樣地創造出卡住的感覺?

啊,是是是!那只是由於你對那些狀況所給予的界定罷了。你看,你們說的是:「這表示事情不順暢、不動。當你看到那樣時,這就是它的意思;這表示你卡住了。這表示你沒有向前移動。」相反,你缺乏那種態度,把正在發生的事視為過程的一部分,而不是一種阻斷。而你便可以潛入其中,去發現那是過程中的哪一部分。一旦潛入其中,你就已經在經歷它了。故此,它會十分迅速地通過了你;而在你知道它以前,你也通過了它。

所以,如果你認為自己正感到卡住,而你卻去做下一件事,那麼你其實並沒有卡住。

正確。去探索你對卡住所下的界定吧。記住,任何你所謂的阻塞其實都不是實際上的阻塞——除非你選擇去如此對待它。除非你把它看成某種需要繞道而過的事,而不是需要通過的事。你可以去發現,某個阻塞通常會是什麼:一些訊息,它是你所真正需要知道的,但卻以令人意外的包裝出現。你從表面上可能認不出它, 但這並不表示,它不屬於你生命中的事物。潛入它的裡面;拆開它。這是你們世界拆開禮物的時刻了。當某些你認為是阻塞的事情出現時,請務必找出,你必須相信什麼,這樣才能以那種方式來經驗它;它正帶給你怎麼樣的訊息。吸收那個訊息,而你曾經稱作阻塞的那個觀念,也將會以十分明白的、清晰可見的方式展現——作為一個方向、一條途徑。明白嗎?

明白。我想這一定是那個聲明:「這也會過去」的真正涵義。

在某個意義上,是的。因為一切——儘管真實——都是無常的,因為一切都是你的想像力的產物。物質實相只是你把它夢想為那個樣子、想像為那個樣子、界定為那個樣子。就是那樣。可是那就是它的實相。


第三次元的痛苦

你在較早時曾說,你所提到的一連串徵候——全都已經出現在我身上——是移入第四次元時所出現的徵候。

它們是移入第四次元、但又仍然與第三次元保留一定連結時所出現的徵候。

好吧。我對由摩擦而產生的痛苦仍有一點迷惑。

你有一種習慣,會以一定方式把自己看成第三次元的存有。當你開始帶有這種想法,或覺察到有關第四次元的觀念時,你會發現,你通常都會從第三次元的觀點來著手探索那個瞭解。為了從某個第三次元的觀點來探索第四次元,於是,你們全都在自己的社會中創造了一些事物,其中之一即是這個信念:作為第三次元的個體,你將會比作為第四次元的個體時具有較為緩慢的振動。這仍然是某種判斷的殘留部分:創造一個認為第三次元總是「少」於第四次元的想法或信念。 於是,你就在「強迫自己」去探索第四次元、並且讓自己去經驗某種能量加速的同時,製造了一個分離。你仍然執著於這個想法,認為你在從事於探索的時候,多少仍少於你所將要變成的。你正是那樣子以較低的頻率在移動。

因此,當你在自己的心中,把第四次元觀念創造為某個所謂的高層次活動,而同時又保留一個想法,認為自己當時仍然是一個較慢的振動時,這項判斷、這種分離的比較,便創造出一個劇本,在它裡面,你會在同一個身體中帶有兩種不同的振波。這便導致了摩擦,因而引起痛苦。

當你知道,你在任何時刻都是你自己,而且就是你所需要成為的那個自己的時候,你便會猶如一個安穩的、一體的波動那樣地加速,並且不會在你認為較「少」 的事物,以及它所將要變成你認為較「多」的事物之間製造比較。你將會變成一個振動;你將會抹掉那個摩擦,而痛苦也將會消失。


一種奇怪的疾病

巴夏,我從去年四月開始,曾經在三個月左右的時間中經歷了十分奇怪的事件和徵候。

你在去年四月經歷了一共三個月嗎?

真的,我真的經過了——全都是當下的經歷。我完全被每個片到所吸引住,而每個片刻幾乎都像跳下懸崖一般——但也沒有問題。

對了!活在當下。

那很可愛。

是嗎?為什麼?

是,你會明白的。那時,有一件奇怪的事情開始出現。這些非常可怕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思想開始湧來⋯⋯一個接一個。換言之,我可以看著那個日期之前的新聞,而一切看來都很好。甚至那些在衣索比亞的飢餓臉孔也都變成了神采非凡的提示,要喚醒每一個人去敞開心靈以及其他種種。接著一切便開始變得很醜陋,一切都充滿了恨意,好像我們所經歷的這件事只不過是一個笑話,而一切郡只是幻覺而已。而且,我知道確是如此;我知道是自己創造了這一切。

好的。那樣看對你現在有什麼幫助?

我不知道。接著便是某一個晚上的經驗。忽然之間,所有這些已經溶化的二分性——我可以發誓,宇宙中的每一種二分性都向我滾滾湧來,而事情似乎已非我所能控制。我的心臟開始激烈地跳動。我真的以為自己心臟病發,正在走向死亡,而我幾乎已失去了知覺。我的部分身體消失不見了。我真的很害怕;我甚至找來一些醫護人員⋯⋯他們什麼也沒有做,但我卻有伴了。隨後我便到醫院。我其實沒有心臟病發,但一切看來都十分怪異。

這是方向迷失。

我甚至無法走出房子。我實際上已畏於見到太陽——甚至月亮。實在太難以承受。我在想:「我知道是自己在創造這些事情,但我同時又不願意這樣。」這幾乎就是我原來那個經驗的一種二分性。於是我嘗試用各種方法去處理它。近來,我在開車的時候又再一直經歷這種狀況;心臟開始蹦跳不已,接著便頭昏。我感到方向十分迷失,已經脫離了人生的軌道。我覺得無聊⋯⋯噢,不是真的無聊,而是——我病了嗎?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病了。

病了?沒有錯。你帶有轉化病症的徵候。你正在經歷所謂的第四次元疾病。

嗯,有什麼處方可用?

生活。並且不再把正在發生的事情判斷為負面的東西。

對呀,現在我對這個病的恐懼已經較少了。

是。跟你的恐懼做個朋友吧。它的出現是要向你顯示某些事情。接納它所傳遞的訊息,把它整合為內在的一部分。你將知道,在狂喜中,你同時也可以腳踏實地,並且足以去協助他人。

嗯⋯⋯我不太明白。

只要明白一般意義就行。當你加速至無限時,你常常會從自己的信念體系中創造出一個想法,認為你正逐漸看不見你在選擇這個地球人世時,所希望加以舉例證明的那些觀念。於是你便給自己一個機會,去經歷那個狂喜的兩極性。現在,你將能夠——如你所說——溶合那兩個極性。並且形成一種平衡的存在狀態——一種將讓你可以同樣自在地存在第四次元之內的狀態。

我現在懂了。

謝謝。


第四次元的生命

因此,假如我瞭解你的意思。那麼,我們在第四次元中便會以一個不同的方式來經驗時間,而那裡的每一世也將會延續一個長很多的時間?

是這樣:當你開始更加活在當下、活在現在,而不那麼活在過去,不那麼活在未來或擔心未來——當你越能夠活在當下的時候,你便越加不會經驗到時間觀念。你將失去時間的蹤跡。日期——儘管可以經由日出日落而被觀察到——將不必具有那麼大的意義,好像你必須知道現在是幾點鐘或今天是那一天一樣。當你感到有所需要的時候,你便移動,而且也會在合乎需要的時候,自動地置身於你確實需要置身其中的地方——無論你是否知道,你將在什麼時間到達那裡。

歲月將會互相溶合。很多年過去了;幾百年過去了。對你而言,那可能就像只有一日,就像你仍活在現在——活在當下,活在永恆的這一刻一樣。那就是為什麼有很多人會發覺自己的壽命正在延長。這在某個意義上只是一個抽象的誤稱。你並沒有真的擁有更多時間;你是在製造較少的時間。於是你便進入原型的、當下的持續存在中,並且增加了自己的歲數。既然你不再計算,所以它們的數目也可以經由比較而加以降低。

現在,因為你將會加速至那個速度,故此我們的認知是,你們的文明不需再留在具現的形相中多於約兩、三千年。那時候,你們將移到其他領域、其他層面上。

正當我們通過轉化而前進,而又經歷了一次肉體的光照的時候,我們是否會看到自身有很大的變化?

就某種意義而言,你可以選擇去創造那一類型的象徵來代表自己的覺醒——可以的,如果你希望這樣。地心引力將不再如此強烈地控制著你。

那麼還是否意指,我們會擁有更輕、共振、更明顯的軀體?

是的。各種事物將會顯得更加明亮、奪目;你將會看見更加清楚的色彩。你將看到現在對你來說屬於不可見的那些能量。你將能夠真的看見靈氣場、以太磁場以及其他在你們的星球上連結你們整體意識的互動性波場。

你將發現自己不再生病;你會睡得更少,吃得更少。你將在自己的星球上創造自己的夢境,而且也會與多個其他的文明產生互動。你將重建多個區域,把景觀塑造成令人心悅的風格;你也會停止多個區域中的建設。你將會在空間中進行建設;你會探索空間、各個時間層面以及其他的經驗層次。

你將開始真正看穿物質實相的虛幻,知道它只是自己的投射。你將能夠憑意願出入自己的身體。你將發現,你根本不再需要轉生,而在任何時間,只要你希望短暫地擁有一份屬於物質形相的經驗,你們便會共用少數幾個軀體。

人口數字大約會有多少?

在一千年之內,你們很可能——並非絕對——會低於五千萬。

六十年內又是多少?

你們可能正開始從大約六十億的人口往下滑落。如我們所曾說,你將會發現,你們真的沒有人口過多;你們只是沒有均分土地而已。不過,一旦離開了輪迴階段。並且容許擁有長壽之後,你便開始去降低你們的人口。很多個別人士,將會一直為其他希望留在肉身中一段時間的人,發揮非肉身支持體系的作用——直到你根本不再需要肉身的時間來到為止。但即使到了那個時間,有些人可能仍會留在非肉身支持體系之內,這樣做是為了別的存有,他們可能想利用你的肉身實相,把它視為某種新鮮的經驗性實相,於是便如此重新投入人世。

你說,我們的現在不是某種來自過去的結果,那麼,我們是否將會以不同方式來運用自己的想像力?

你將會活在其中。你將會以同樣真實的方式來經驗想像力,如同你一直經驗肉身實相時一樣。你將會——我們早已說過很多次——活在你的夢中。你認為我們是在使用比喻嗎?當我們說,你將會活在你的夢中的時候,我們是按照事實來說的。

我不是指夜間的夢;我是指白日夢。

有什麼差別?睡夢,白日夢⋯⋯我們只是在說,那些障礙現在已正在溶解,而那些讓你去製造一個觀念,認為睡夢、白日夢以及醒時的肉身狀態並不相同的各種界定也一樣。這一切都將會成為一個經驗。以你們的用辭來說,我們並沒什真的睡過覺,因為,既然我們活在夢裡,我們就永遠不必在肉身實相中醒來。我們是清醒的。那就是活在你的夢中的意思。藉著去經驗你的生命,好像它就是那種你認為只屬於睡夢的實相類型,這樣,那不可能的便被變成了可能的。你將不再去分別夢境實相和肉身實相,或感到肉身實相比較真實。

巴夏,你說過,沒有一個人正在比其他任何人走得更快。

這並非就整體意義而言。舉例說,有一個落後了的泡沫,你將會留在它的裡面——這是一般性的說法——儘管某些人可能比別人加速得更快。但你將會停留在那個具有接納性的泡沫裡,這樣便容許你們全體——作為一個泡沫——立刻移入第四次元中。你不會走在任何人的前面,雖然,在某個意義上,你在個人層次上可能會走在某個人的前面。


全體一起

全體一起有多少比例的人將會進入——?

不不不⋯⋯詢問這一類訊息會引致分隔,是相當沒有意義的。所有選擇進入第四次元的人口——他們百分之百都將會到達那裡。選擇第三次次元的人,他們也百分之百會留在第三次元。如此類推。根據這種百分比將無法給你任何有意義的東西。這是個一直在轉移的觀念。抉擇——在作出的那一刻中——會徹底抹掉了這些百分比。所以你可以說:現在-七十%。現在-六十三%。現在-八十二%。這有什麼差別?它一直在改變。

好吧,我懂了。可是這就表示,我們這些個體可以跟別人討論,並且播下「種子」,讓他們可以改變想法。

當然,你永遠都可以與人分享自己。你可以跟任何一個你接觸到的人分享這個想法,因為,如果無法與他們分享,你便不會有那個接觸。

巴夏,如果一個人到達了那個階段,他不再指責或指指點點,那是否意味他多少已達到了第四次元中。

在某個意義上,是的。那將會是第四次元經驗的開始。改變將會越來越多:生理改變、能量改變、社會方面的改變——這一切,當你走在第四次元中,你都能夠加以證實。但是,那將會是你願意有意識地知道自己現在——事實上——就處在第四次元之中的開始。

你不就是那樣地為這個主體創造實體的第四次元作總結嗎?

是,在一個意義上。你需要知道,所謂的客體性其實是不存在的,而你也可以完整地創造出自己的實相。第四次元將要負責你的這種實相的創造——行動,好像你事實上真的創造了自己的實相一樣。那就是第四次元。認清一切——一如我們所曾說——都是同時性,並且照它那樣子行動。

一切都以立體方式交相連結;一切都是同一件事情的顯現(以它所能夠運用的各種多面、多層面方式,所作的涉及任何特定事件的同時顯現)。你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同一件事情。知道這一點,並且像你知道了它那樣地行動,這就是活在第四次元中、活在現在、活在當下。

在我們移入第四次元的過程中,我們是否將會溶解自己的無意識,那麼,到了我們已全然進入其中的時候,那個無意識將已被徹底溶解了?

在某個意義上,是的。當你需要的時候,你便會知道你所需要知道的事情。你將會活在當下,毫無畏懼,並且有意識地察覺到,你生命中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創造。沒有任何神秘的東西;沒有任何隱藏的東西;沒有任何不可思議的東西。

我們最後將會移入與自己高層自我的整合中嗎?

那已經是與高層自我整合的一種形式,但仍停留在生理條件之中。第四次元是與你所謂的高層自我相互調和一致的表達,但同時又仍然留有一定程度的分隔。接著,第五次元就是實際地變成高層自我,而且已經是非物質的——如我們所說過。

我猜想是這樣:正常而言,一個個體會從第三次元一貫繼續行進到第四次元,再到第五、第六、第七,如此類推。

是的,那就是你來自第三次元的線形思考方式。

可不可能從第三層面直接到達第十二層面而沒有——?

可能,到某個程度。因為你早已同時存在每一個已有的層次上。你到了第十二層面就會知道這個;在第三層面的你可能不知道。但你在第三層面上,也可以根據需要而成為那個連結的任何一種代表。然而,容我問你一個問題:以你那種直線思考,你有什麼理由要從第三次元直接進入第十二次次元,而沒有經歷中間的其它層面?


樂在第三度空間

我在第三度空間的經驗並不特別愉快。

那你可能就會留下來,直至明白它也可以使你快樂為止。問題是,很明顯的是你所選擇的經驗失去效用的時候,你便無法從中逃避你本可逃避的東西。而且,那往往會使你停留在那個經驗之內,直至你瞭解原因,知道起初你為什麼會選擇它為止。到達第十二層次的最快方法就是去弄明白,你也可以——以每一種方式;完全地——享受第三層次。

我想,我仍未到達那個點,讓我發現,限制也是特別令人快樂的。

好的。但你要明白,限制有各式各樣的種類。僅以特定方式集中注意力,即是限制的一種形式。即使在你稱為第十二次元的地方,也仍然存有一種特殊的覺知或專注,使你可以看到這個你正處在第十二次元之中的事實。那仍然是一種限制。限制中或限制的本身,並不必然帶有固有的負向性。你只是接受了第三層實相中的信念體系或其中之一,認為一切限制都帶有固有的負向性——或某些情境本來即是負向的。但這些情境並不存在。

容我再說一遍,沒有任何一個情境會帶有任何固有的意義。無論你為某個情境賦予什麼意義,那都是來自你所接受的教導;你被教導去相信,那個情境具有那種意義。你給予一個中性情境——一組中性的狀況或道具——的意義,將決定你從中所獲得的效果。

故此,倘若你覺得第三次元並不令人愉悅,那麼這只是因為,你曾經被教導去相信它就是那樣。只是那個信念——只是那個信念!!——創造了第三次元令人不悅的效果。只是那個信念而已。肉身實相中並不具有某種本有的東西,它說:肉身實相必然是令人愉悅的。只因為它在特定方面是一種限制,並不表示你就無法在第三層實相中帶著豐盛的生命往高處攀界。

而且,矛盾的是,既然你已經明顯地選擇了第三次元,那麼我們所要給你的一個提示即是:當你終於明白,你可以在第三次元中充滿了極樂的時候,也就是在你能夠認知到,你早就存在所有其它層面之上的時候。而且,讓你自己知道這一點,將只是簡單地轉移觀點,而不必好像要爬出那個你失足墮入的深暗泥沼一樣。這一切都只是觀點問題。

現在,如果你願意把這個道理直接吸納到心裡,那麼它或許會對你有所幫助。請十分注意以下的界定——雖然我們在過去已經陳述過了。一般而言,你那個有關從層次到層次、從層面到層面地進展的想法:那個觀念,或過程,本即要你去認清,你其實即是過去你認為存在其中的那個次元。

所以,如果你發覺,你認為自己正存在第三次元中,那麼就多想一下。你就是第三次元;你就是這個物質性的宇宙;這個物質性的宇宙就是你。當你知道,你把這個物質宇宙經驗成什麼,你便是什麼,——當你能主控自己所經驗的物質宇宙是什麼的時候,那麼,天國便將會出現在地上,第十二次元便將會出現在地上。

所有層次都根據某個思考模式,用某個思考方法串聯起來;所有層次都串聯好了。你只要去瞭解,從層次走向層次,即是去認知:你早就作為那個層次而存在,並且以那個層次的觀點來看待自己。當你讓自己作為那個集合性整體——那即是你——那樣地運作的時候,那麼便沒有任何層面會顯得令人難以承受——因為你將會靠在那個你即是它的整體之上。

在第十二次元之中,你並沒有與自己割離;你永遠能夠從一切力量、一切存在之中,吸住你們靈魂的全體。那麼便沒有任何層次會令人無法承受,因為,任何一個層次將只像整體存有、整體創造者——即是你——的一小部分而已。而當你如此發揮作用,適時適地而歡——活在當下,全然地活在現在——的時候,很矛盾,你便容許未來以及所有的層面,能最快地加速進入你的當下經驗裡面。因為你那裡都不會去;一切都發生在你的裡面。你把那些經驗帶給自己——即使這一點,你也沒有真的在做。宇宙中沒有任何東西真的在移動或到任何地方去;這一切都是觀點或透視角度而已——一切。

請務必記住這個道理——而且,當你讓它滲入任何一個它需要進入的部分時,它可能也會給你巨大的協助:在你們的文明中,很多人都相信為某種圈套——「我這裡圈住了;我那裡套住了」——的多種觀念,都是由於你們曾被教導去相信「意識存在身體之內」的緣故。其實不是;是身體存在你的意識之中。對於這兩種界定的領悟,會帶來非常巨大的差異,而這個觀念因此就十分不受侷限、十分具有擴展性。因為你可以看到,你所認為的身體,只不過是在一個有關你這個意識的綜合觀念之中的一個焦點而已——而你所經驗的所有物質實相,都是從這個意識中被創造出來的。你擁有更大的彈性,因為你可以變化你的焦點,分散你的觀點,拓寬、擴大你看待自己的方式——你透視自己的方式、你透視那個以肉體言詞來表達的、有關你自己的觀念的方式。於是,重要的是要記住:這個軀體正浸沒在集體意識——那即是你——的裡面。

那麼,對你們全體而言,這便是最後的一項說明:從這一個點開始,你將會開始以自己的速率和計時方式,注意到生命中同時性的增加——那種巧合的狂喜爆發。而且,或許——或許而已——你也將會開始忘卻自己的過去。不要害怕遺忘,因為,正是遺忘讓你可以活在當下,在需要時知道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並且認清自己其實即是無限的存有。現在你就是無限的存有!感謝你們參與了這一次的共同創造。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d7452c20101kh0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