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 第一章 限制大師

0 views

巴夏,你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首先,讓我說明,雖然你們似乎只覺知我是單一的身份,然而我代表著成千上萬,甚至是幾百萬的意識,所組成的宇宙聯盟。他們以自己的方式——意念交流——以你們的方式說,叫作「連結」我的意識之內,而介入我們與你們之間的每一個互動之中。所以請瞭解,雖然在這些交流的活動中,你們可能有許多個體的聚集,而我們這一頭,也是許多個體的集合。

我們已經與許多其它——像你們一樣正在經歷轉形的文明有所互動,這些文明所發展的階段,還不允許他們自己明白,其實可以用一種很敞開的方式來與其他的世界互動。我們正在以一種不唐突的方式,協助你們的轉化,好讓你們明白:是你們自己要對轉形負起責任來,而不是我們。

注意,不論如何,我們有一條不許干擾的總指導原則。也就是說,任何一個新的文明還在進化的階段,當它沒有表達絕對的意識認知,說他們與其它的文明能夠相溝通時,我們就不得介入。除非當一個世界展現出願意以正向、有愛心的方式來與其他世界溝通,否則我們就不會將自己的存在強行加諸於其他世界中。

由於此一原則,所以我們便不被人類文明所知,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理由。首先,我們發現到地球人有毛病——至少在以往有這種毛病——只肯跟隨先知,而不聽先知所傳遞的訊息。因此,由於我們的訊息遠比我們是誰要重要許多,所以現在我們保留隱形,好讓訊息能夠落實在你們的心靈裡。因為如果我們現形,以肉身講出這些話來,人們就會跪拜不已。與其讓你們對我們敬畏有加,不如協助你們贏回自己的力量,幫你們清醒,並取回創造自己生活的責任。


為什麼你挑選歷史中的此一時到來到這裡?

每個文明若是毫無懷疑地知道,他們是與任何其它已知的文明是平等的,我們就會與他們互動。如果你們,認為其它的文明比你們為先進,要明白,這不只是個標示而已;也是一種觀點的問題。然而如此就提供你們一個機會,以明白你們的文明正在改變及擴大,也許跟我們的文明以往擴展的方式一樣。我們知道,你們的世界正在探討我們已經探索過的理念及意識的層次,那些都曾經幫助過我們,當你們創造了意識的探險,我們會注意到你們全輻射出一種獨特的頻率。我們會接到此一頻率,並且接受它是一份邀請,而來與你們互動。

我們與你們溝通,目的是在反映給你們:你們所在探討的理念,已經幫助了我們,因此如果你們願意,你們可以採取並運用它們於你們的實相裡——如果你們發現這些能幫助你。此一方法永遠是最好的,因為這讓你自行決定:這資訊是什麼?以及是否能夠幫助你?

我們在這份互動裡,是要使自己無事一身輕。我們最深沈的願望是:有一天在地球上,你們可以完全不需要我們。到了那一天,我們將在平等的層次上與你們互動。然而,為了有平等的互動,你們必須為我們開門。這是你們的地球。你們開門的方式,並不是透過希望我們來與你們互動;不只是希望而已,而是呈現有更多的意願:在人類之間有平等的互動。只有當全人類彼此之間創造出平等的互動,我們才有法子進入你們的次元裡,再與你們面對面地相見。


很低的頻率

你們明白,我們不出動是有能量因素的。你們所創造的社會中,充滿了愛隱瞞的人們,這就使你們的能場有了隔閡。這些隔閡創造了你們在很低、很慢的頻率中振動的幻相。我們是來協助你們,讓你們有機會明白,你們可以改變頻率,並且在轉形時經歷最少量的負向性,就地球上所發生的彰顯⋯就未來幾年,地球上將會發生的巨大變化而言。

我們如此說,並不是自大或貶低你們。可是當你們遇見一些願意成為完全的自己的存在時,這些存在是以高頻率在運作。我們可以運用高速檔及低速檔來作引喻。

當你把低檔與高檔拉到一起,卻不曾先調整好兩檔的速率,冒然地就把兩檔接觸在一起,只會造成干擾,及心理的混亂。由於你們在接近我們時,我們的頻率在生理上會逼迫你們的振動加速。這會使你們把埋在內心深處的許多事情都浮出到表面上來,而逼迫你們去面對那些事情。這可能對某些人會造成心理的震撼。

因此,由於我們的振動場與你們不同,除非有某種心靈的契合,或是有一些事先安排好的使命,適合能對所有相關人物作最好的服務的時機,否則我們就不能以生理的方式與你們互動。當時機許可時、當可以服務你事先所同意過的使命時,我們才能面對面見面。如果我們不曾如此做,我會請你信任,時機還沒有到。而且要明白,當時機恰當時,沒有任何事能阻擋我們相會。


巴夏,你如何對我們證明,你就是你自己所說的那種人?

最重要的是,我們互動的主要目的,並不是為了證明我的存在;而是為了證明你們自己。我們來這裡不是要對你們證明任何事,我們也不能逼迫你們去相信我們是誰。如果你們的世界堅持不想知道我們的存在,我們必須尊重這些。目前你們所創造的政府機構,仍然堅持我們並不存在。因此我們不能侵犯你們所選擇的信仰系統。你們創造了你們的政府,而你們全都是那樣子的。當你們改變了代表你們的政府結構,那麼政府就能夠代表民意。而目前,政府還沒有真正代表民意。

要明白,你們的政府的確很清楚我們的存在——十分清楚。可是由於你們所創造的社會,不同的層次可以把資訊隱藏不讓他層知道,因此很多人都沒有那些資料。雖然政府之中有許多的主流份子知道。有許多文明已經與你們的世界有互動——其中有來自我們世界的愛莎莎尼(ESSASSANI),以及來自大角星、天狼星的,還有來自昂宿星及齊塔網狀星系(ZETA RETICULI)。我們社會的成員,曾經與你們的政府有肉體的互動。


我們許多人都希望你現在把太空船著陸,巴夏。

在我們以肉體著陸在地球之前,我們建議你們好好看看週遭的世界。然後我們會問你們:「你們會想著陸在戰區當中嗎?」我們並不是要以任何方式來貶低人類,你們的整個世界都是戰區⋯因此當有機會出現時,我們就會去作個別的接觸,而且我們是安靜地做,——允許資訊可以過濾進去,平息你們世界的怒火。等到怒火被扼阻之後,我們也許可以降落在地球上,並且與你們作公開的溝通。

正如我們常常對你們指出的,時機正在接近,在未來的二、三十年間,這一切可以變成相當普遍的事情。可是目前,透過你們許多人自己的許可,在你們社會中一般的交錯中,你們還不希望有廣泛的互動。你們的社會還沒有結構好去處理這一切。在我們的預估裡,需要你們先去毀滅你們的一種負面能量——你們的害怕與驚慌、你們的自我懷疑、以及深信自己的實相併沒有操縱在自己的手中。我們並不要你們相信,我們會比你們偉大,因為你們大多人願意把自己的力量送給我們,我們並不想要,謝謝!我們自己的力量就已經足夠了——凡是我們選擇活出自己生命的一切需要,我們就已經足夠的了。

我們的手法是運用你們所謂的「嘗試真實法」。那是反映著你自己的力量,好讓你們每一個人,個別或集體的,可以決定自己是否希望與我們的社會互動。這完全在於你們自己。如果你們決定不要。我們就會離開。然而,我們的覺知是,你們會說「是」,因此我們會繼續「逗留」著。

要明白:在我們與你們分享的所有互動中,我們不僅是十分願意,而且是十分狂喜的,去經驗並表達愛的交流,並且協助反映給你們,那些你們已經知道的。你們有力量去創造你們所想要去創造的生活。可是我們的任務並不是要提供這樣子的資訊,我們的理念是要建立關係,而這就是我們所作的。當如此溝通時,並且與你們建立「星際的關係」,我們就成就了我們的原始目標。

正如我們先前所建議的,我們之所以選擇保留模糊的理念,是要避免被看成是你們的救主。我們來這裡並不是要救你們,你們並不需要被拯救!我們不是來這裡操縱一切,為你們去活你們的生活。我們有自己的生活,而且我們很忙,多謝了。

我們沒有時間負責去過你們的生活。可是我們的確愛你們,我們的確希望,有一天你們及我們的世界,會很快地一起探討在無限的創造中所存在的一切,正如我們已經對許多其他文明所作過的一樣。當你們以一個團體來共同決定,我們可以平等的互動,那時我們就會如此做。


你是否能估計一下,那種交會要多快才會發生,巴夏?

已經不要很久了,我們的看法是,在未來的三十至五十年間,在地球外圍所發生的改變,將會引導你們的世界與我們的文明有完全的涉入。的確只需要那麼多的時間。不再是幾千年的隔絕與分化,一旦你們開始探討整合,就不須要花很多的時間,透過整合的定義,就會很快地進入高度加速的境界。

你們全都開始懷疑,你們不僅只是肉體形式而已,而這個意識真的是比你們幾千年來所相信的,要更擴大、延伸。你們的信念是:只有物質的世界而已。而不管有沒有你,此一物理宇宙都會存在。因此其實你並沒有什麼可說的。你可能存在於物質世界中一陣子;有人教你說:你可以對四周的環境作某種程度的影響。但是請注意聽好:在地球上你所聽見的任何至高的說法都說:「你所作的任何事情,都不會對整體的實相有任何真正的影響」。

可是你現在開始發現,並非如此!甚至你們自己的科學家、物理學家,才剛開始明白思想本身是物理實相背後的實際驅動及創造力量。在你們每個人的每項物理經驗的背面,都是由思想造成的。

人是被自由意志所創造出來的。如果你選擇接受負面的信念;如果你選擇相信:人只能做到那麼多而已,而你沒有能力做到更多,那麼老天只能支持你那麼多,而不能更多。因為宇宙永遠不會給你遠超過你說你所能處理的事。

你們有多少人真的相信自己已經準備好去接納絕對無限無止境的狂喜?你們有許多人,所受的訓練,是相當害怕狂喜的⋯十分害怕。或者在信仰系統中有一種自動調節,當你終於創造一些似乎是走在正道上的東西時,你會說:「啊!真喜悅!可是能維持多久呢?」

人類總是把自己切斷。一旦你透過信念系統面對自己設限時,宇宙會說:「好吧,如果你喜歡如此,就切吧!」⋯馬上斷了,馬上,就是馬上!你就是如此有威力。凡是你相信自己能得到的事情,你都會得到——也許對許多人,更重要的是,凡是你相信你值得得到的事物,都會得到。因為在你們的文明中,配得是一項很大的問題:「我只配得到壞事!」 或是「我不配得到好事。」


談罪惡感

遠古時,在地球上已產生的關鍵性觀念是罪惡感。並非其它的文明就沒有,可是人類卻將罪惡感深深強烈地植入你們的文明中,在我們所遭遇的所有文明中,人類的罪惡感是首屈一指,這並不會使你們卑微。事實上,你們願意從很多方式去經驗這種限制,反而使你們變得很堅強,因此罪惡感標示出你們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堅強——才能將自己暴露在如此強的限制之下。如此使人們在生活中創造了許多的自我歸罪、自我無效、自我設限、分離及隔閡。很多時候,阻止人們不能創造得到自己生命中所要的事物,其最主要的要素及原始象徵,就是罪惡感,而你內心深處知道你是值得得到生命的那些經驗的。

罪惡感永遠都會造成不朽的限制,不朽的隔閡;讓你無法認識自我賦予的力量,以及自己與無限創造力的連繫。為了明了這一點,基本而言,許多人長久以來,一直認定恨是愛的相反,其實罪惡感才是愛的相反。恨也許是愛的另外一頭的表達,然而罪惡感才是真正相反的機制。愛是完整的自我價值及創造力,而罪惡感則是缺乏自我價值的信念,會壓抑了創造力。在恨時,你仍然深信你值得得到一些東西,而罪惡則使你完全失去了配得性。並實上,罪惡感是否認了自己的存在。

所以,相信自己不配得,會使你創造很多的零件,把你與生俱來的所有好東西都窖藏起來——例如快樂、狂喜及創造力。罪惡是被注射到人類社會的苦藥——是你們的社會所作的——讓你們保持泛泛之輩,而不賦予自我力量,當你們真的相信自己並沒有與「一切即是」或上帝——無限的創造——連繫時;當你們真的相信,只有透過強力控制才能得到所想要的事物時,那麼你們就加強了限制,加強了罪惡感的延續。

罪惡感已經變成人類社會的倫理。當你們不相信自己是有連繫的,你就不相信能很輕易、且無為地,去創造你在生命中所想要的事物,而且如果不是努力掙扎所得到的事物,就變得毫無價值。「沒有痛苦,沒有收穫。」正如你們所說沒有不勞而獲的事。在你們的世界裡在講故事時,故事中總是充滿痛苦、衝突、掙扎及努力,人們就會說:「我的天!多麼真實的故事。」當故事中說:「從此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人們就會說:「啊!全是童話,那才不是真實的生活。」

在全宇宙的創造中,絕對沒有任何事物,堅持說:人生必須是包含著衝突的。那是人們的選擇,出於人的習慣,而認為痛苦比喜悅更真實。正如我們所說的,這已經變成全人類文明的倫理——除非你有辛苦爭取,除非你有努力嫌取,否則無法擁有任何珍貴的事物。可是請明白,你並不需要去賺取它,你已經擁有它了。


你的出生權利

你是由狂喜創造出來的,你是由光與愛所創造出來的。那是你的出生權利。你所作的每件事,都可以是愛的行為,以一個輕易的創造力毫無費力地達成。你是按照無限的造物主的形象所創造出來的;而這意謂著,很簡單地,你們就是無限的創造者,而且也是多次元的存在。這就是自然的你。如果你允許自己明白,不再需要罪惡感為工具,那時你就會給予自己出生權利的廣度。

你會允許自己去表達活力,而且你會帶著清楚的意識,去創造並吸引你生命中應得的事物。當你把罪惡感由工具箱中丟掉時,你將會發現剩下來的是認識並明白到:沒有太簡單或太好而無法成真的事情!沒有任何事!⋯⋯「有沒有例外,巴夏?」⋯⋯沒有!一個都沒有。

每件事都可以很簡單很棒地成真,沒有任何事物會太神奇、太喜悅,而無法歸屬於你——沒有一件事。你能想到的都能得到——因為你存在!而如果你存在,顯然地全是,無限的造物主,相信你值得存在。如果你存在著一份想要創造和平、和諧、喜悅及狂喜的慾望,那麼要明白,如果不是因為你具足吸引那些事物的能力,否則就不會有那些慾望。只要你覺知到有那樣的理念及慾望,就足以把那些理念帶到你生活裡,造物不會不給你任何事物,而且祂從來不曾如此——從來不曾。在你生命中的一個情境裡,每個生命都百分之百地被全宇宙所支持著。老天給你慾望,同時也給你達成慾望的能力。

老天,及無限的造化,不會作費力又無意義的事,因此,既然你不必作任何特別的事來得到存在;既然「全是」相信你值得存在,那麼就給你自己同樣的利益吧,用同樣的無條件之愛與尊重對待你自己。給你自己許可,給自己權利去創造你所渴望的生活,因為你有能力把生活創造成你所要的樣子。你惟一需要做的是,只要你有能力想到某一個理念,就在這理念裡,就顯示了你有能力實現此一理念。再一次,你是個多度空間的創造者,而當你在思考、在感覺、及相信的時候,你就經驗到創造周圍的物理實相——永遠都是如此!沒有例外。

你的物理實相永遠都是你信念的產物——或是你害怕會如何。因為害怕某事會在你的生活中發生,就等於說你相信,那可怕的事情是最強烈可能會來到你生命中的事情。你的物理實相,永遠都是你信念的產物。

你生命中所發生的情境,並不是來告訴你,你卡死在哪裡,也不是告訴你,你沒有創造更好的情境,進入你生命中的情境,只是為了顯示你,你被教導過什麼樣的信念,你將什麼信念帶入了生活——而如果你不喜歡時,就改信念。人永遠都有自動調節機制,好讓你知道,你的無意識心靈中埋有什麼樣的信念。自動調節機制會讓你知道如何精確地把那些信念帶到表意識之中——如此當你不喜歡時,就可以改變此信念,如果喜歡,就可以加強此一信念——這就是物理實相的經驗。

如果你發現自己捲入了不喜歡的情境裡,那麼只要很單純地認識到,此情境之所以被帶入你的生命中,是因為你有一個信念許可此事件進入你的生命裡。因此,既然情境已經啟示你,以往是用什麼樣的信念在運作,你就已經解脫了。你有機會說:「現在我找到了創造此一事件的信念,這信念一直埋在我內在。現在已經曝光了,因為我已經覺察到了。因此,既然我不喜歡,我可以瞭解舊的信念是什麼,我可以把它改成我們喜歡的信念。」

然後運用百分之百的信任——正如用來創造負面事件的信任——現在要知道:一旦你已經改成了正向的定義,實相就會同樣強烈地如實反映新的定義,正如以往反映你所不喜歡的舊定義一樣。你有自己的自我引導系統,你天生的引導系統。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們與你們互動時,不論你是否選擇相信自己,不論你是否選擇相信自己有創造所想要的實相的能力,你們都會感受到我們相信你!我們永遠都會反映給你們知道,你們擁有這份能力。因為我們知道你們有,我們不是「相信」你們有;我們知道你們有——超越任何的懷疑,我們知道所有受造的存在都有能力去創造自己所經驗的實相。

再一次讓我提醒你:所有出生在地球的人們,都天生有能力生活在絕對的喜悅裡,但是由於你們把社會創造的狀況,那份喜悅在三歲大時,就已完全被打跑了。對,就在三歲那麼小之時,而你們開始接受你們的社會所教你們的信念系統,說你們必須相信,才能在世界上生存⋯⋯孩子!


高度專注

你有很多很多聰明的法子不斷地為自己設限。這來自許久以前,你們選擇的集體意識是高度專注在物質上。跟在這份選擇之後的就是:能夠忘記在初始時,自己才是物理實相的創造者。你們玩遺忘的遊戲已經幾千年了。現在你們正在重新記起;你們正在清醒,眨眨眼睛說:「哦,還有更多的東西,現在我記起來,是我開始這場遊戲的,我在很久以前就開始了此一循環,現在我不玩了。是該開始喜悅的新循環,還有記得及創造力。」這是你的選擇,這份認識,就是我,以及其他像我一樣的人,為什麼能開始與你們的文明溝通的原因。

由於我們觀察你們的社會已經有幾千年了,我們知道我們必須等待,直到你們不再玩已經探討很久的負向性之後,現在的生命代表著轉形的年代。現在的生命正是你們已經等待幾千年的生命,這就是轉形的生命,目前在你們的地球上已經加速轉形了四、五十年;會繼續再加速轉形約四、五十年。你們正活在轉形的年代中間:中間點是一九八七年,事實上你們正在轉形成為一個很堅強、和平而又有創造力的地球。我們希望你們瞭解,雖然你們的世界目前似乎經歷很多的折磨:你可以記住這一點:轉形不是泛泛之輩的產品!正如人們強烈地偏向消極面,也顯示現在積極面可以會是多麼強烈。譬如拿一根橡皮筋把它拉得很長,拉到限制及消極的深處,能拉多遠就多遠!現在我們即將去探討積極面,當你鬆掉橡皮筋時,你認為會發生什麼?會很快速地彈到積極面的極遠處。

目前地球的文明也站在如此的門檻上。這就是為什麼你們有許多人會質疑:「嗯,你說四十年是什麼意思?只需要那麼一點時間?只要四十年我們就會成為一個統一的星球?可是我們已經花了幾千年的時間才走到目前的點上。」看看所有個人進展的速率的平均質,你們大多數人實際上只要花大約二十至二十五年的時間。從我們的觀點來看,現在的能量顯示出:你們每一天的時間會引導你們的意識與更多不同的層次連繫,那是十年前至少要花一到三年才能達成現在一天的成就。這就是你們現在加速的狀況。


這份加速——是否是人們最近十分渾渾噩噩的原因之一?

是的!此一邊緣狀態正在全力推動、過渡,換檔正在發生。這就是為什麼,你們許多人都發現自己在空檔滑行⋯你們根本沒有上檔。


巴夏,我們是否是你們所遇見的最落後的星球?

放輕鬆,你們的文明並不是全宇宙中最落後的。有很多文明都在經歷自己的轉形:你們絕不是在圖騰柱的底端。而且,你們是我們曾經見過的最高度專注及加速中的文明之一。也就是說,你們以一種更快速的方式,經驗到更大的限制,是遠勝過我們所熟悉的任何其它文明。換言之,你們什麼都做了。幾乎沒有任何其它的方式,可以去探討你們在數千年前所開始的限制理念。

一旦你們瞭解到,整合(積分)不僅只是幾何上的進展及統合,你們會明白到:整合所需要的一切是,正如你們所說的,能在眨眼間成就你所想成就的任何事情——當你真正用心時,並且學會重新安排你的第一優先。因此現在,讓我們來分享我們對人類所取的綽號,請明白這一綽號沒有任何在外形或內涵的貶低⋯真實的!

我們,以及很多其他文明在對人類瞭解之後,都把你們稱作「限制大師」。現在,請明白限制的循環是人類文明在長久以前所開始的,而且帶來了一種意想不到的效果。這意外的效果是有一份能力——一旦你們由某種觀點把自己鎖在物質裡面——就能忘記一開始是自己搞的實驗,而你們可以隨時選擇抽離並中止此一實驗。這也許可以用你們的說詞「作法自斃」。當初的理念是要作某種程度的限制實驗,對限制只作某一焦點的探討,就自動地帶來遺忘的效果,忘了當初是你們自己開始的。因此一旦你們將自己鎖入限制的循環並且專注在自己只是個肉體時,如此你們就必須按照當初所創造的動力之自然後果去運作。


你們怎麼能忘記呢?

以前我們曾經遇到一個與「聯盟」接觸上的文明,在來回分享資訊之後,到了形容並定義人類之存在的時候,以及我們與人類的互動中作了些什麼。嗯,那是我們唯一的一次跟其它文明有接近爭議的互動——與你們的爭議不同:沒有負向,沒有真正的暴力情緒——而我們之有接近爭議的所在,就是他們就是沒法子相信:在此一物理的宇宙中,怎麼會有任何個體表達說:不曾覺知其自己的力量,怎麼會忘記說他們創造了自己的實相,要花很多的說服力,因為那的確是超越他們的概念。

這並不是說他們比你們有任何優越,而是讓你們明白:要覺知實相可以有多少種不同的方式。同時指出:有一些文明,把自己創造成無法想像;有的文明會忘記自己是無限造化的一部份。請認知,對他們是十分驚訝的,居然有人能把自己巨大的力量變成一種壓縮,而在你們自己內在創造出一種能力,來遺忘以往人類擁有這種力量。

那天他們對自己有了一些新的認識,對這宇宙也有了新的認識。人類教導了他們,令他們大吃一驚,那是「全是」表達神自己的一種方式;現在他們有了更廣泛的明白,「無限的造化」可以彰顯出無窮盡的方式。人類教導了他們,由於你們願意去經驗專注在高度的限制裡。他們也因而開始對此一理唸作某種程度的探索⋯但是不創造同樣程度的遺忘。

可是你明白,你們的理念在他們的文明裡變成了一種享受的來源。他們發現,正如你們也有某種程度的發現,有能力去行使忘記的幻相時,不論是多麼地短暫,就允許他們去經驗事物,就有如第一次經驗一樣。如此他們就能產生全新的對創造力的瞭解,只要改變觀點,改變視角——看見人類是如何創造不去記得自己與所經驗的事有關,不記得是自己在創造自己的實相。

因此請覺知,雖然你們創造了似乎很負向的過去,這宇宙中其他的文明,卻因為人類願意去創造這樣子的實相而收到了很大的利益,可以被宇宙中許多其他文明當作不同形式的學習工具。你們也協助我們去幫助其他的世界,否則我們的思想模式就會與你們有高度的不同。如果不曾運用物質管道的模式;如果沒有透過與「他」的連繫——「他」是指在人類理念中,我的前世——我們就無法抽取此一模式,此一經驗,能夠在現在來協助你們,或是能夠以同樣的詞語來跟你們講話。

因此在運用你們的高度專注於限制中時,我們能夠瞭解,如果我們的模式可以在你們的世界有效,我們的模式在許多其他沒有高度焦點的限制的世界裡都能很棒地運作。那麼你們會成為協助其他有任何程度之限制的文明的大師。我們感謝你們所創造的高度焦點,因為只要沾你們的光,我們就擁有幾乎能處理任何其它文明的工具。我們感謝你們鑄出來這種精鋼,使得我們能切斷任何幻相的捆綁,因為我們發現,除了人類之外,還有許多文明也受到幻相的捆綁。


開始合一

不需要多久,你們的世界就會轉形進入合一的狀態。此一理念,在它本身及內部,對限制的探討,意謂著事情正以複雜的方式崩潰;他們創造了很多的複雜性及細節。一次必須只經驗一步;一次一步。現在你們已經開始把事情整合回來,並且喚醒自己的尊嚴——你的整合狀態——事情就可以加速而且非常快速。會是很高速的狀態,因為你愈早對積極理念敞開,你就愈快開始在幾何上加速。當你開始整合,鞏固並統合,一切都在你內在;你即興地活在當下。你真的在更少的時間內創造。因此一切都加速起來,事情會更快速地發生。你的整個世界點燃了狂喜的爆炸,有許多「巧合」及同步性——每件事都是環環相扣,一切都是交織並相關的;總是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方,與你需要互動的人互動著。沒有意外事件,根本沒有意外事件。以往沒有,現在、未來也不會有任何巧合。巧合是很單純地,巧妙地結合。


我們目前想向人類表達最深的感激,你們允許我們經驗到你們意識的禮物。我們謝謝你們選擇成為你們世界的大使與代表,因為你們現在每一個人都是如此。我們也感謝你們,允許我成為我們這一切在傾聽的所有存在的大使。一點一滴的,一天一天的,透過這些互動,幾年後我們會愈來愈接近,那時我們就可以更公開、更喜悅地互動。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d7452c20101kgk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