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關於「小我 Ego」

0 views

問:我有個關於「小我」(ego)的問題

巴夏:嗯,自我意識。

問:關於「小我」的各種分析論述,我聽了很多了。我也知道你已經在某種程度上講述過這問題。

巴夏:哦,是的。

問:但我聽到很多人在談論它⋯⋯什麼是孤立自我意識,對於這個問題,我想得到一些更透徹的,清晰的描述。

巴夏:好的。

問:還有,正面的積極的孤立自我意識,負面的消極的⋯⋯

巴夏:好的。

問:⋯⋯還有,孤立自我意識,它和通靈的相關從屬性是怎樣的。

巴夏:好的。

問:還包括,每個人都在談論的,去除「我執」,不讓它形成阻礙。

巴夏:哦,好的,好的⋯⋯

你不用那麼害怕它,不需要躲著它,過於的想去消除它;而是要平靜的,平等的,公平的——去融合它。自我意識(ego)的概念是很樸實平常的,它有它必須去做的工作。「小我ego」的工作,是讓你的「意識」持續聚焦到,你已明確聲稱的你所想要聚焦到的,物質現實裡。這就是它的工作,就是這個工作。負面的消極的小我,僅僅是,你自己創建了那個特定情節的部分,而你放棄了你的權力,你讓小我來擔當全部運行,擔任主演。而那不是它的工作。它的工作僅僅只是維持某一聚焦,根本不是去思考。

問:嗯,明白。

巴夏:所以,負面的消極的小我,這意思是說,當全部的,或者說,你的「意識」的很大一部分,被塞滿了你的念頭,想法,觀點,你的分析推理,你的思維思想;因為你放棄了你的權力,允許小我EGO去思考和考慮這些東西,以這樣的一種方式,小我不得不承擔全部運行,不得不擔當主角。並且因為你給了它更多權力,超過了小我所能承擔的,於是小我就趨向於失去它自身的穩定和平衡,從而搖擺晃動。它趨向於不穩定,不規則,並且偏離它自己的穩定中心,按照你們的說法,它變得飄忽不定,反覆無常,行為古怪,異常偏激。因此它趨向於去創造一些過濾器,一些結構體系,一些起限制作用的規則,以便來支撐維持它自己,增強它自己的穩定性,因為它根本不想失去平衡而暈倒,它不想因為難以承受的高負荷而萎縮枯萎,它不想在你給予它的沉重負擔下崩潰。

問:嗯,好的。

巴夏:所以這個理念,是去減輕壓在小我肩頭的重擔,減輕自我的負擔。要對你所創造的,你的現實實相,負完全責任(不要把責任推卸給小我,是你把權力給了它);如果你確信你渴望去成為積極的正面的服務,你要相信,信任你就會成為正面的積極的服務。在這個意義上,你根本不必把你自己看守的死死的,搞的如此緊張,想當然的假設,某些重要的事會出軌,並且從你自己內在裡,把你拖下水,拽進溝裡。

問:是啊。

巴夏:好了。現在,這個理念,因此,就很簡單了,如果你是在廣泛的普遍的給予信任的運作模式裡,並且是在渴望的服務模式裡,那麼你特有的小我結構就會明白,確信的知道,當你想要讓你自己散焦,離開對你自我的聚焦,是為了允許你自己去擴展你自己,你根本不是要折騰小我,消滅它,讓它筋疲力竭而死。因此它根本不必驚慌失措;它根本不會認為你是在從它手裡剝奪它的工作。你只是說,來吧,在內在中和我融合一體吧。讓我保持注意力,保持聚焦,只是換一個不同的方式,以一個不同的方式,一個不同的觀察視角,請小我來保持聚焦。

容許它去做它自己的工作,承認它的工作,不要剝奪它的工作。當它變得不穩定,無安全感的時候,你就這樣去做。因此這個理念,只是單純的認清,小我會單純的變成一個具有寬廣遼闊的透視看法的小我——而這從表面上看,就是你們的社會轉換到了「減去了」小我的狀態。 問:是啊。

巴夏:僅僅是由於它調和平復了它自己,它把它的聚焦,從一個有限制的有侷限的方式,轉換為一個寬廣遼闊的方式。小我,或者允許我們說,個體的自我覺察和自我認知是始終存在的。但它只是轉變為,你確信,你是被全部的整體,被「一體」所維護所支持的,並且你也只是信任著,信賴著,你在這支撐著你的「整個一體」之內——因為你是這「全部一體」的一部分——你就會被自動支持。

所以你不必否定小我,根本不必對負面的小我,有恐慌的想法,「嗯,很好啊,一切都好。嗯,這對我會帶來什麼有益的東西?我會更好的更細心的運作和照料這局面,否則我可能會忘了這樣去做。」

問:是的。

巴夏:簡單來說,這就是這全部理念的根本所在。這有沒幫到你,或者你希望討論的還有什麼其他的特定問題?

問:關於重新過濾的概念,你能說點什麼嗎?讓它變的更加清晰易懂。

巴夏:好的,這個重新過濾的概念,再說一次,包含著「信任,信賴」。很簡單,你越是相信,信賴你所做的是因為某個正面的積極的動機和意圖,那麼你會在你的生活裡獲得更多的反饋,境遇,同時同步性,去讓你持續的,在一個更高加速度的方式路徑上,持續的去做它。因此你的信任,信賴會讓你清醒透徹,如果你這樣去做的話。如果你懷疑,那時你的畫面就會變得模糊,迷霧重重。

問:是的

巴夏:根本沒有理由去懷疑你自己,毫無道理。如果你們知道你們的目標意圖是什麼,你們會始終給你們自己做指引——或者吸引你需要的指引——在你們的評估方面,吸引到你需要的指引,以便讓你保持在路徑軌道上。並且即使你看上去頃刻之間就要脫離軌道——這其實根本不是事實上的最終可能性——隨後你會始終讓你自己確信的知道,你從中會以一個正面的積極的方式,學會並領悟到某些重要的事物。並且對它的學習領悟,要遠超過去否定它,於是會讓你去清醒的認出,你根本就沒真的偏離軌道。你只是擴展了那軌道的寬廣度。

問:是啊。不露情感的想法,或者成為沒有情感,不帶有情感的想法;這從根本上說的通嗎?

巴夏:這很簡單,當你們在你們的內在中,平衡調和,融合了所有極性,那麼對於你們的社會,它也許看上去似乎,你變成了一個沒有情感的存有。但它不是說你變的冷酷,冷漠了;它只是說,你不展現你那些極端的情緒了,而你們的社會往往誤認為沒有情感情緒就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這個觀念,很單純,也即,因為你們調和平衡並融合了這些情感情緒,它們就全部融入到最原本的,無條件的愛和同情之中去了。你單純的確信著,確定的知曉著你正在做什麼,並因此,根本沒有理由去展現極端,而那些極端情感和情緒,通常是代表著懷疑或者沒把握,不確定,不可靠。

這不是說你變得冷漠無情;這是說,你們變得全部接納,擁抱一切,包容一切。只是由於你根本的信任,終極的信賴,那麼它就只是說,人們在你的內在裡正看到無條件的確定感,絕對的把握,和堅定的信念。這根本不會給人帶來一個極端情感情緒化的想法。但這不意味著你不幸福歡愉。這有沒回答了你的問題?

問:收穫很大,非常感謝你。

巴夏:非常感謝你對你自我的展現。

問:謝謝你。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2b8240106f9z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