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關於睡眠

0 views

問:我正在審視我的睡眠過程,並且我認為我想要改變這個週期。

巴夏:繼續說。

問:這是我一直以來關心的事情,而且我也研究有段時間了。我無法控制我的睡眠模式,並且⋯⋯

巴夏:但事實上,你控制著。你正在選擇;你正在做著各種決定,允許你使用被叫做你們星球的更加自然的生物循環週期,去猜想,並在裡面你發現很多個體們,的確會在清晨的時候很活躍,在下午有那麼點無精打彩的懶散。這的確是你們的自然生理週期。如果你們組織創建一個社團並聲稱你們必須在你們的自然睡眠週期裡清醒著,那麼你們就是在嘗試去強制你們自己,在你們的自然清醒週期裡保持靜止不動。當你開始去探索你自我的一體化融合,當你開始去信賴和依靠宇宙的直接能量,你就會趨向回退到這個循環週期裡。但是因為你們可能依然努力去跟隨你們的社會性的日夜週期,你可能會發現你自己在半夜醒來,並且說,「哦,我這是怎麼了?我睡不著了。我精力全滿。我一定是患了叫做失眠的病。」

這不是疾病,這是個完全自然的事情。允許你自己去開始認清,由於你融合了夢境和物質現實,你將需要更少的睡眠,因為睡眠從根本「目的」上來說,是要把你的物質自我,物質意識,連接到你的更高意識,而這樣的方式你們已經持續了數萬年了,在你清醒的時候,是不允許你自己來做連接的。你們現在正開始去允許它,容許你在清醒的時候去融合你的物質的和更高層面的「意識」,所以你需要更少的睡眠。你跟上我了嗎?

問:是的,我有幾個,有關於此的問題。睡眠週期是與地球太陽有關的概念,並因此說它是自然的,對人們的實際生活來說,這是尤其自然的,日落而息,日出而做,進而,太陽升起時就起床,這些概念是怎麼回事?

巴夏:在這一點上,你會發現,有很多個體們,儘管他們可能,用你的說法,日出而起,日落而回,但依然會看到很多概念,你們叫做夜間活力的概念被提及,在夜間的活躍。實際上他們也許在大約凌晨2點就起來了,並隨後在大約凌晨4點又睡回去了。那個期間,會呈現高度的靈性活力,在你的生物學機制內在裡,非常高的創造性的活力。

問:好的。我發現,當我睡覺時,我對其他人出現的噪聲非常敏感。舉個例子,這次旅行,我喜歡有室友並且讓人們來造訪我,但我發現,我睡眠不足,或者我有點要生病,有點疲憊不堪。

巴夏:好的。你正變得對越來越多的能量過敏。你真正所需要做的全部,是允許你自己去認清,你的睡眠是不能被中止,阻斷的事情,睡眠是你真的需要的。當你聽到任何東西,允許你自己,去做到,你先前所稱的「注意力渙散」——允許你自己去容納它們,不是排斥驅趕它們。包含那聲音;包含那噪音,包含哪些聲音的花樣,生物學節奏韻律正發生在你身邊,進入你的心智思想裡,並且它們實際上會幫助你進入你稱之為睡眠的狀態。不要試圖去認定,你必須去把它們關在外面才能安心。現在的概念是你正在做越來越多的關聯聯繫,攀援著這些關聯關係,並且想去連接這些關聯關係。所以接受它們,包容就會安心,而不是抵抗排斥它們,才會安心。你跟上我了?

問:是的。

巴夏:讓它們調和在一起;讓它們成為它們自身的自然聲音,它們自身的自然節拍。和它們一起嬉戲,漂浮在這聲響上,就好像你漂浮在你內在的水波上。運用你的想像力。如果當你努力想逐漸入睡,如同你說的,進入睡眠的時候,你聽到不同的噪音在持續,那麼想像你好像是漂浮在一個大海上——如果你願意,就這樣自然飄流。因此每個想法,你稱之為一個噪音,也就是另一個漩渦,另一個湧流,另一個讓你輕拍你的波浪,讓你以這樣的方式飄浮其中。於是很快,你會允許你自己去把它當成音樂,如同一個能量的流動。讓它作為你耳朵聽到的音樂,讓它陶醉你。培養孩子般天真的好奇心,對你為你自己所吸引的噪音,可能對你意味著什麼,用你的想像力可以把它們弄成什麼。於是當你跟它一起做個遊戲,你會忽然落入你的想像力裡面去。在你弄明白它是什麼之前,你就會很快睡著了。

問:那麼以「醒來」這個措辭來說,它有個引起注意的意思。就好像我睡著了,但我因為有某個噪音而引起注意而醒來,那為什麼我要產生這個注意呢?

巴夏:這可能是說,你把噪音認定為干擾的感念,並且你相信你能夠被擾亂,所以你持續的去自我驗證,自我實現這個信念。你吸引這個概念進入你的生活,因為你相信你的睡眠能夠被這干擾阻斷;必須是你經由某些看上去超出你的控制之外的事物,導致你做出的這個關聯關係被鎖定。但他們本身是不存在這種被鎖定的關聯關係的,根本不存在阻礙;只是非期望的指向上,你拒絕進入。當你拒絕進入那個指向,它是不是「非期望」的都不重要了,它看上去都像個阻礙。和它嬉戲吧。讓它進來;審視它。你坐在那兒更多的沉思於你聽到的不同噪音,即使它們把你喚醒,你會發現你自己正進入沉思冥想狀態,而這正是你需要的關聯方式,去進入夢鄉和沉思冥想狀態形成關聯關係,這是你需要去做的關聯。

那些噪音是為了某個動機意圖。接受它們,它們自身的特質,因為你在吸引它們。如果你不需要它們,你不會聽到它們。學習它們所教導你的,如果只是來告訴你,你相信了你能夠被打擾中斷。你不是只在一個方式上;有一個方式是「你是什麼」!你不可能關閉你自己;作為你的自我不可能被中斷。在生活中沒有任何事物是障礙和干擾,除非你選擇去相信——它們「是」。這只是你的信念,它們在你認定——你必須做的事情上面,叨擾了你,這讓你感覺它們「真」的是障礙。一旦你允許它們是作為道路的一部分,你就不會聽到它們。你跟上我了嗎?

問:是的,我跟上了,而且我領會到這一點了。最後一件事是:當我疲倦了並且我覺得好像我的身體在說,這是去睡覺的時候了。這感覺上很自然而且有點游離。

巴夏:那就睡吧。

問:但看上去,我好像做了另一個選擇,當人們湊到一起,常常是積極的和其他人在一起去玩——即使在我身體裡有個感覺,這是去睡覺的時候了。

巴夏:傾聽你的身體生理意識。這又一次是關聯到一個念頭想法上,你帶入這樣一個念頭,也即,你正錯過某些重要的了不起的事情。作為一個個體,在你選定的這次人生中,你不想錯過任何你想要體驗的東西。因此,在一方面,當你知道你睏乏的時候,你給了自己時機去睡覺,而另一方面你又用你認為不容錯過的事情來打擾你自己,而不是僅僅聽從你的生理意識。於是當你,讓你自己去睡覺的時候,你又不斷的提醒你自己,你希望去幹別的事情。

但這個理念,僅僅是——「單純的跟隨你自己的自然模式」,並且「信任你不會錯過任何事情」。你的信念是,你會錯過某些了不起的事情,這信念不斷的在你的自然睡眠中產生某種干擾,因為你是如此的警覺,你不讓你自己放鬆下來,因為你認為某些事情可能會從你身邊滑過。你不會錯過你選定在這一次人生去創造的任何事物,不會錯過你在這一生必須要去做的,你選定要去生活的任何事物。你選定的日期不會錯過。你跟上我了嗎?

問:太棒了,是的。

巴夏:所以,放鬆吧。當你感覺疲倦,就睡吧。當你醒來,就保持清醒而又警覺。要去理解,你已經選定的自然週期,會讓你必須去參與的事情,只呈現在你清醒的時候。否則它不會發生。你跟上我了嗎?

問:是的,你說的非常有幫助。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2b8240106fis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