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轉世再生

0 views

問:在兩次塵世生活之間,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

巴夏:這可能會有各式各樣的,很多不同的事物發生。只要記住,你是一個思想,想法和念頭的存在形態,存在於一個以思想,想法和念頭為存在形態的世界裡。因為你已經把這裡構造成了這樣,因此就會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層面,可以說——在你們稱之為「非物質的現實實相」裡,用線性的說法,在兩次塵世人生之間,是自始至終處於這個非物質的現實裡的——並且能夠呈現許多情節劇本。普遍性的基本情節劇本是——無論你信以為真的是什麼,那最強烈,最堅固的信念就會是你即刻經歷到的。因為在非物質現實裡,沒有時滯,沒有時間間隔。明白了嗎?

問:明白了。

巴夏:所以那會按照振動,按照頻率,來分出很多層面,這些層面代表著覺察力的不同程度,以及你確信你自身所存在的現實,其真實性定義的清晰明確程度。這些層面,它的排列範圍可以從那些甚至根本不知道他們完全是在——按你們的話說——處在非物質現實裡的個體們,一直排列到,那些完全的絕對清醒的知道自己在非物質現實裡的個體們,越過一個懷疑的陰影期之後,他們就有機會去把他們自己投射到任何類型的無論什麼樣的經歷體驗中去,以任何明確的感知和意念辨別力,可以投射到任何平面上。無論任何地方,任何事物,無論你能想像到什麼,在非物質界,都會被即刻體驗經歷到。

現在,基於你們已經構造了你們的世界的「線性」存在方式,基於在「過去」所產生的影響力,一直延續下來的動量勢頭,你們甚至准許了這個「過去」的影響力推延和放射,可以說,自始至終會讓你漏進——你們稱之為——更低的層面,事實上在這個非物質現實裡,你可以是非物質的存在形式,然而你還不知道——你有能力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成為你想成為的任何事物。

在那些層面裡,你可以產生一個無意識的假設聯想,不假思索的臆斷,也即,你假定,你不得不去輪迴,營造著你們所謂的因果報應的輪迴,而這從根本上來說,只不過是一個自我臆斷的假設,並且自我承擔,於是你不得不持續轉世輪迴。這單純的是屬於自我說服力在某一動向勢頭上的識別和認可,它能夠以經驗到的很多不同方面,範圍和程度,展開並釋放出某個動向勢頭上的自我說服力;但是在這一點上,你們全都已經假設認定為——現在,這裡,毫無疑問是過去的反覆重現。它根本就不是這樣的,過去是否反覆重複的發生在現在,這完全取決於你。這是否能解釋你的一些概念想法?

問:是的,幫助很大,因為你說的第二段話是個關鍵。你是怎麼積累以至於你認知到你有選擇權的?

巴夏:通過認識瞭解當下⋯⋯你們永遠有完全徹底的,絕對選擇權。如果你帶著這個認知瞭解,變為非物質,你就會清楚的知道,當你已經變成非物質的存在狀態時,你會宣稱,「啊哈~~,什麼是我現在想做的?」而你會對此完全清楚,完全明白。

問:太棒了!那麼這也就是說,那宣稱說「你必須得回來再投胎」就沒什麼可怕的啦,根本不是必須的。

巴夏:不是必須的。

問:哦,太棒了!

巴夏:儘管如此,你要不想回來了,有一件事你要做到,就是不去否定這個物質存在的正當合理性,承認這物質存在狀態的正當合理性。因為如果你不認可它的正當合理有效性,和你能去的任何其他地方是完全平等的,那麼由於你對它拒絕接受,完全否定它,拒絕排斥它,你就把它和你聯繫在一起,讓你自己纏縛在它上面。而這就會讓你回來。(要否定一件事物,首先要顯現這件事物。要排斥一件事物,首先要抓住這件事物。)

問:好的,那麼你做到這一點的方式,就僅僅是去學會,去喜愛這個物質存在的生活方式?

巴夏:是的!無條件的。

問:好的,好的。

巴夏:因為它的正當合理有效性,是和你能夠擁有的任何體驗經歷完全同等。而且你能夠把這個物質現實營造成一個充滿熱情的歡悅和樂趣的生活體驗。假如你是在利用「非物質現實」這個概念來逃離「物質現實」——逃避這個物質現實,把這個物質現實的生活看成好像是一個監獄,一個牢籠——那麼這純粹是對物質現實的一個不認可,不承認;如果這物質現實你把它看成一個監獄,那麼你就是這個監獄的看守。於是你能夠把你自己不斷的抓回來再投入到這個物質現實裡,一直到你認清了,瞭解到——是你自己掌管著鑰匙。並且任何時候,你想要把鑰匙插進這把鎖裡去解鎖,你都能夠做到。那就是你真正自由的時候——你解放了你自己的時候。明白了?

問:是的。可我一直就有個恐懼,我熱愛所有的一切事物,達到了99%的程度⋯⋯然而就那麼一點點,我給忘了。結果我還得回來再來一遍⋯⋯因為有個人我忘了去寬恕。

巴夏:好吧,但這同樣是你給自己的一個定義。

問:哦對,這是一個信念。你說的對。

巴夏:謝謝你。

問:謝謝!


選擇下一次人生

問:我讀到了一個說法,在輪迴轉世之間,有時靈魂們變得非常迷惑,並且他們可能處於那文章所稱的,所謂「悠悠球」效應裡,因此他們沒能明智的選擇他們的來世。我真的不喜歡這個說法⋯⋯

巴夏:沒你說的那麼嚴重,在這個說法上是輕率的,而這說法可能會更多的導致一個反作用。現在要弄明白,每一個選擇都不過是作為服務,因此如果一個本質存在已經選定了去構造這個類型的即刻反應,那麼,這就是超靈決心要從中學習的某些事物。你跟上我了嗎?

問:是的。對這個說法理解上有困難,因為我喜歡那個說法,某個人清醒明智的選擇了我現在正在經歷的人生,即使這讓我看上去不怎麼樣。

巴夏:某個人?是你,你,你自己選擇的。

問:哦,我根本不記得是我選擇的。

巴夏:這遺忘,就是這遊戲的一部分。

問:嗯,好的,但我接受承當了——是我,明智的做了選擇,即使現在我看上去⋯⋯

巴夏:是的,不管你是怎麼選擇進入的,接受認可這人生就是你自己所做的清醒明智的選擇,這接受和承當就會讓你把這份智慧反射到你的物質生活裡。你能始終,在任何時刻,包括在一生之中,確定是你自己做了這個明智的選擇並且從這個選擇的效果之中獲益。不管你最初是怎麼跑進來的,就都無所謂了。你跟上我了嗎?

問:是的,但我就是不喜歡那個說法,靈魂不知怎麼的,就從存在本體分離的說法。

巴夏:並非如此。

問:那麼你為什麼要那麼說呢?

巴夏:因為我們是在使用你們的術語和文字用詞,因為在你們的社會裡,你們已經把它看成是分離的。你就是靈魂。

問:好吧,我不明白,「高我」所能做一些事情怎麼就好像一個悠悠球效應?

巴夏:在某種程度上,不是這麼回事。但要認清,你們已經把你們自身構造成一個社會,而在這個社會裡有很多很多層面,即使是在非肉體性的直覺上的經驗,那也是完全超越於物質現實之上的層面。而只有在那些層面裡,這樣的一種效應才可能顯現,但是,再次去認清這個效應是由某個動機意圖所引起的,並且對於高我來說,是沒有任何評判的。高我從不把任何事情看做是無用的多餘的,從不會去評判任何體驗經歷是錯誤的或者是浪費的。 你跟上我了?

問:是的。

巴夏:你體驗你所經歷的,沒有其他任何動機意圖,只因為事實上,你就能這麼去體驗它。你跟上我了?

問:是的。

巴夏:對於超靈來說,對於任何事物,以任何方式方法獲取體驗,都是有效的正等合理的,平等的一個學習經歷。這是完全同等的,而只有你在這個層面上,正評判著它,把這些體驗經歷的學習獲得,評判成某種不可取的,不值得的事情。但是你們可以去認清,如果你們的內在中具有這樣的概念想法,那麼這就是一個機會,讓你去完全確信,你寧願提升這個信念為——你現在的人生是你精心挑選的明智的人生。不管你是如何選定它的,它都是睿智的英明的。你跟上我了?

問:是的

巴夏:這信念會產生效果,你的人生會發射出這智慧。謝謝你。

問:謝謝你。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2b8240106iqaq.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