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身體疼痛與情緒壓力的關係

0 views

問:你好,巴夏。

巴夏:你也日安。

問:你能告訴我我正在經歷的膝蓋和小腿肚後面的生理疼痛與情緒壓力之間的關係嗎?

巴夏:你不覺得你的描述已經給出答案了嗎?

問:哈哈。我還是想要你的答案。

巴夏:那個意義上的壓力,怎麼說呢,把你鎖在了一個特定的位置,讓它不容易有彈性,你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你不想去著手做的那件事是什麼?

問:我困在我正經歷的家庭情感問題裡。

巴夏:你困在家庭情感問題裡,這意味著你意識不到你內在的某些定義和信念體系。因為所有情緒都來自於信念和定義,你不會對什麼事物有任何感觸,除非你首先相信它是真的。所以,如果你想要解困,就應該去發現是什麼信念和定義在創造那你正在體驗的情緒。

最主要、最直截了當的方式是,每當你感覺到那種情緒的時候,首先擁有這種情緒。因為你無法改變你不擁有的東西,然後承認它是在給你一個信號,它在告訴你你正在經歷你們所謂的負面情緒,就只是因為你在用負面的信念體系過濾著你的能量。因為當你的能量流經特定的信念體系時,情緒就這樣產生了。所以,當你有某種情緒體驗時,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問自己:我非要把我與境遇的關係的哪一部分信以為真嗎?

當你找到對於你所處的境遇來說什麼才是真的時,如果你足夠仔細地聆聽,你會發現你對你和境遇之間的關係有著怎樣的信念。當你找出那個定義、意識到那個定義時,如果那個定義與你的真實自我不協同一致,它會突然顯得不合邏輯並且講不通,然後你就可以放掉它。

因為任何與你的真實自我不協同一致的事物都會顯得不合邏輯和講不通的。所以你必須把不合適的信念從無意識中帶到表意識上來。因為一旦你認出了那個信念,你就能放掉它。但如果你不把它從潛意識提到表意識認知上來的話,則會一直引起情緒反覆發作。這樣說清楚了嗎?

問:是的。所以你基本上說的是⋯去感受我的感覺?

巴夏:是的。找出是什麼產生了這種感受,找出你非要去相信的是什麼,你非要去買的是什麼信念和定義的帳來感覺到你正擁有的感觸。因為如果你沒有一個定義的話,你也不會有任何感受。如果我對你說一個你沒有定義的詞語,你不知道如何對之感觸,不是嗎

問:嗯。

巴夏:這不就對了嗎。一旦你有了定義,你就開始不斷地將之注入意義,因為你給那個情況注入的定義結構。但一切境遇根本上是中性的,它們不帶天生實有的意義,它們毫無意義,人生從根本上講是沒有意義的。我這麼說不是消極的。意思是你被設計來給人生注入意義,你決定著事物的意義。它們不會自動地意味著任何事。它們只是中性的,只是些小道具。

所以不管什麼情況出現,無論表面上看起來如何,如果你開始授予它更多的積極意義。首先,允許它是中性的,退一步,冷靜一下,然後說:「等一下,我不需要做出反應,這是中性的」,然後無論什麼原因授予它一個正面積極的意義,那麼你就只會從中得到正面積極的結果,無論那個情況下別人可能對你有什麼企圖。你明白嗎?

問:這是個很美的答案!

巴夏:哦,謝謝你!現在,你在實踐你的喜悅與興奮時是否也感到猶豫躊躇?

問:不,完全沒有。

巴夏:你是說你沒有猶豫,還是沒有去實踐?

問:沒有實踐。

巴夏:好吧。那麼對於實踐你的最高喜悅你在害怕什麼?你相信如果你那樣做會發生什麼?因為你看,這是另外一種探索你的信念的方法。如果你有恐懼,那麼就探索它,擴大它,放大它,把它提到明處,然後說”好吧,如果我真的這樣做了,我所害怕的最壞的情況是什麼?然後放任你的想像,變得害怕,放大它以至於你能夠找出那是什麼信念,什麼定義。

一旦你知道了那是什麼,你會開始看出那不合適你、不屬於你、講不通、不合邏輯,最重要的那不屬於你。它也許來自父母,也許來自社會,也許來自同伴,但你不是必須要買它的帳,因為你要體驗到任何事的唯一途徑就是你自己同意體驗它。

所以如果那個信念來自於別人,並不真的屬於你,就丟掉它。因為如果你一生都背著一個不屬於你的東西,這叫做偷竊。你在偷竊別人的信念。它們不屬於你。所以丟棄它們,交還它們,哦,這些不屬於我,回到信念替換去,我想交還這些,它們不屬於我,並且它們很沉重,我受夠了,我不想在我的人生裡拖拽它們,而且它們讓我關節疼。就沒問題了。你跟上了嗎?

問:是的,非常感謝。

巴夏:謝謝你!


Source http://san23.pixnet.net/blog/post/64072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