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絕對法則

0 views

問:關於你所說的那三個絕對法則,我有個問題。

巴夏:是四個,因為那「第四個」絕對法則——「變化是永恆持續的」——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絕對的法則。我明白你為什麼只記得前三個,你本意是說那前三個法則是永恆不變的。

問:是的,我想把注意力集中在,或者說引起我極大關注的地方,是從第一條轉入第二條的變遷⋯⋯

巴夏:是嗎?

問:這看上去似乎是一個推延暴增的跳躍,在這一點上,你看,你是那「一」,那唯一的一體自我,分離成了有區別的其他每個人;你可以深信這概念,可另一方面,和你有關的那些外部事物,它們的關聯關係你不能確定嗎?那麼我們怎麼形成這(一到一切的)跳躍的,那些事物都是我們自己?你能把這概念解釋的更清晰透徹一點嗎?

巴夏:解釋和表達這個理念,有很多很多方式,然而,最首要的,這兒有第一條絕對的法則,它純粹是在表達,你存在。那個永恆存在的本體,那是對於它自身的完整一致無差別的想法,還沒覺察到它自身,它自身份化的想法,在這個最初的完整一致無差別的想法內,不存在自我反射。

然而,在第二個絕對法則裡——「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這是那存在狀態發生自我興趣,對自我發現,變的有興趣的一個結果,在一定程度上,把它自身反射給它自己,引發它自己對它自己的沉思和內省,把它自己反照給它自己。這想法跳躍的發生,是基於存在狀態,內在自身是一個完整的存在狀態,用你們的語言表達方式,我們想說,這一想法跳出來,但還沒完全圓滿,它還沒能把「分離的想法」納入整體內,沒能抑制住分離的想法。於是這分離就必然發生。這分離它必定存在分離的次序,分離的秩序層次結構,因為這存在是個整體的一體存在。但當這分離的想法閃現了,就產生了分離的反射能力,以便這存在能夠看到作為存在的它自己,而它一經看到了——作為存在的它自己,它就瞭解到了,這分離能夠被想到,能夠出現,於是當它瞭解到的時候,因為存在的一體無界限⋯⋯在理解力看法解釋上,是和創造力,設想能力沒有任何差別的。其次,它瞭解了,它作為存在能夠想起,並看到它自身想法的顯現,它隨後就變成所有它能夠想起的所有一切顯現,你們所謂的個性化,個別化的所有方面,所有全部模式,都只是這獨一整體,採用了分別列舉的想法所產生的自我反射——它能夠使用一切可能性,以一切可能的所有路徑方式來沉思它自己,把它自身的想法反射給它自身。轉譯成你們的語言框架,這樣來解釋能讓你理解嗎?對你理解有幫助嗎?

問:我明白你說的了⋯哈。

巴夏:哦,那此外還有另一方面。

問:但是

巴夏:是的,但是⋯⋯

問:在這個分離成不同部分,不同級別層次的世界裡,它似乎很難,有時候,很難看出我們怎麼就是一切萬物的,很難理解所有事物都是我,尤其是那些我們根本不喜歡的事物。既然我們是每個事物,那為什麼我會不喜歡?

巴夏:好的,你還記得我們給過你們的那個概念,叫做「輻射原點」?

問:是啊。

巴夏:即使是物質生理上,一切事物也都是有同一事物構造出的,這是個婉轉的說法,一個單一的亞原子的微粒,是以無限的無窮多種穿梭和旋轉速度,而導致了原子的大量多樣性的現象顯現,編造了不同的多種多樣的事物,但在事實上它全部都是同一個微粒,站在它自己旁邊的它自己,因為它能夠在無限的無窮多種速度上運動。

問:我想起這概念來了。

巴夏:好的,這就是關於一切事物都是同一事物,在物理上的解釋。因此即使有你不喜歡的事物,在一定程度上,我們要說,那是因為從這一特定的觀察點上來看待事物的,你自身的透視看法,此時此地,並沒和你定義自己去成為的那個你,匹配聯合到一起。然而從屬於你自我的——另一個觀察點出發,你此時此刻所宣稱的你所不喜歡的事物,也許在那個觀察點上,正好完全精確的就是你感到喜歡的事物。所以這大概可以比喻為一個幾何學角度結構的問題,你的觀察角度周流旋轉而遍滿,使得你可以從所有不同的觀察點去觀看,並且在這個幾何結構上的每一個觀察點,都可以選擇決定——以什麼樣的透視看法,匹配並充實它的存在方式和自由主動權。這樣說能理解嗎?

問:是的。

巴夏:那麼這個說法有沒在概念上幫你澄清一些了?

問:是的,有了。

巴夏:那麼這對你有幫助嗎?

問:在一定程度上這就是你常說的一切事物都純粹是物理性的,並且也全都只是呆板機械的。

巴夏:好吧,我只能說「在某種意義上」可以這麼說,當我們在這一層面談論它的時候,我們通常是指生理意義上的,有時間-空間概念的現實實相。

問:好,那當我們匹配校準我們的定義和信念,我們就獲得了那隨即產生的結果,但同時同步的隨即就會發生你常說的不期而遇並且和「未知」成為朋友。

巴夏:是的,是的。

問:當一個人校準並澄清了他們的信念的時候,他們看到所有的局面狀況都遵循著他們所保持的解釋定義和信念而呈現著,然而另一方面,不容許有任何期望值,因為這有關第三個絕對法則的——你所投射出去的都會返回來。那一個人如何去主動積極的行動呢?當這宇宙它本身看上去似乎充滿了隨機性,不確定性,悖論和矛盾的時候,你如何保持對你的行為運轉上的信任呢?

巴夏:因為你瞭解在那一時刻所發生的最高,最頂級的可能性映射是什麼,這會照亮你自己,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照亮你的自我,遠勝於在那一時刻不知不覺,並且那這讓你變得興奮喜悅,因為你知道會發生什麼,因為你知道,並不是一定非得必須以你所期望的那個路徑方式,嚴格精確的映射出來,而只是你所有解釋定義的聯合映射,如果你以這樣的方式來運用它的話,它就是一個能夠引領你的映射,會讓你更多的瞭解領悟到你自己,而且這是一個更讓你興奮的自我勘察方式。

問:那這麼說,在一定程度上,要有一個最基本的信任。

巴夏:哦,這是毫無疑問的,這能明白嗎?

問:明白了,謝謝你。

巴夏: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來分享!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2b8240106id0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