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痛苦和煩惱

0 views

問:嗯,我正努力去領悟;但是死亡和苦難,對我來說怎麼可能是有益的呢?我怎能去相信那些美好的了不起的事物,全都是從這兩者裡出現的呢?這讓我思考著其他那些正處於巨大的苦悶,痛苦中的人們。那些死亡和苦難,能夠幫助我們變得更好或者更高級,這是怎麼回事?

巴夏:好的。這個概念,總的來說,是去弄明白,沒人在說——你必須去抓住痛苦和煩惱。抓住痛苦和煩惱不放,這整個概念,它根本的底層的,是去瞭解和領悟⋯⋯你真的永遠不必再次選擇痛苦煩惱。無論如何,這個痛苦和煩惱的概念,也必須是從一個非常高的視角來洞察和透視。

你必須開始去回憶起:你是一個「無極無限永恆持續的存在」。在你的物質現實實相裡所發生的,所遭遇的,是最短暫的經歷和體驗。經常的大量的,是一個「存在」,一個「意識」,作為一個「靈魂」,⋯⋯假如你願意用這幾個詞來稱呼它,會理解到,在生活中有某些他們願意,他們希望去親身經歷和體驗的事物,在物質現實實相裡,他們樂意在一個獨特的,具體的方式和路徑上,去經歷它,體驗它,為了去加速度的,完美的達成某一瞭解領悟或者層面等級。

現在,個體們可能認識到,他們必須平等和均衡某些事物。他們也許認識到:「哦,我在一個很小的劑量上就可以平衡均衡這個事物,或者跨過幾次人生,或者我能把它全部容忍成一個,並且一次性搞定它。」

你們做為一個物質生理存有,在一生中,所要經歷和體驗的概念,也許會認為是非常艱難和深度痛苦煩惱,從靈魂的那個視角和觀察點出發,真的什麼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算是,你通過大門時,你的腳卡在門下的門縫裡,找到辦法把它弄好,搞定它。你理解了嗎?

對這問題,你也必須去從一個更宏大的透視觀察角度來審視它,而不是僅僅從物質現實實相的透視角度來審視,因為在物質現實裡,事物會看上去,似乎⋯⋯冗長而沒完沒了並且根本無法理解。但是,從靈魂的觀察視點,審視角度,某些個體們會去體驗一個更高的心思集中,全神貫注的聚焦在某一引導和指向裡,而這些指導會隨後讓他們加速,使得他們在那個,他們覺得對他們來說重要的領域,更加的迅捷迅速的完成。

你們很多人常常碰到的困難之一,基於你們的物質現實實相的模式路徑,在持續著,根本不記得,那個痛苦和煩惱的原因是你們自己做了那選擇。所以你們坐在這兒並且問「為什麼你們正在痛苦和煩惱」。但是對於「一切都在其內的」超靈,在全部一體的方案和計畫體系的超靈,它的視角來看「你,你們」,⋯⋯你們一旦再次回到非物質,你們就會在那一瞬間,回想起,你們為什麼選擇那些,去經歷和體驗,⋯⋯並且有時你會抓住這個機會,用一個總的視角去回顧的方式,去領悟到那一切都已完美的完成了。

同樣要記得,有時一個個體,在生活中會選擇,去經歷痛苦和煩惱這類的體驗,而那並不來自於屬於他們自身必須的平衡,因此所有個體們,都來跟他們這類個體交往,他們就會瞭解到在他們的人生中他們需要去瞭解和領悟的。這個明白嗎?一個非常高等的,進化的並且具有無條件的愛的「存有」,有時會認識到——有某個了不起很重要的事情,他們樂意,情願去做的⋯⋯如果其他人需要去看到,需要去領悟他們所具有的某種東西,以便去領悟一個在他們的人生中必須去瞭解和懂得的課題。

這些個體會接受一個「一生中唯一的痛苦」,或者說一個瞬間的痛苦,以便於他們能夠幫助其他存有們去發展進化,並且(這些個體)也同時提升了他們自身。

問:那麼這個說法,是否也支持某些靈魂,回來只停留了一個非常短暫的時間,比如說三個月或者諸如此類的,來引導其他人?

巴夏:常常是這樣的,是的。現在,之前所提及的「腳卡在大門下的門縫裡」這個比喻,在某種程度上,對你說的這個,可以做一個類比。在我們給出的第一個形式裡,那個想法可能是你決定的,你樂意進入某個具體的方向和路徑,並且你也許已經認清了,通達它有很更多路徑方向,而不止一條。

你會認清:「嗯,現在在我內在裡,我的信念系統根深蒂固,對我來說去完成這個特定的具體的領域,也許需要另花上5年時間。我不喜歡這樣。因此,現在要接受什麼能促使我的(意識)和注意力,聚焦,全神灌注在某一點上,以便在某一具體方向和路徑上帶來明確指向,在那個明確指向上,我會隨後經歷並完成那概念,把那概念觀念融合一體,並且我內在的信念系統在一個更短的時間裡完成融合。」

「嗯,我明白那是一個我能做到的路徑方式。我能推動我自己,在這一刻去接受痛苦,並且那會產生那種我需要的聚焦。是的,也用其他方式來做到它,但這顯露出的路徑方式,是我確實能做到的最快速的路徑方式之一。現在,我明白,我偏向於選擇痛苦,這不是必須的,但是我明白,它也是非常短暫的。對於「它是什麼」,我用感受短暫的小量的痛苦的方式路徑,會超過用其他方式路徑去拼湊。所以我決定:我會選擇去體驗這個,因為它會被做到並完美的完成。而且這就是它,我永遠不必再次去經歷它。」由於上述的理由,你也許會決定去選擇它。

關鍵是,你的物質生理心智並不總是知曉詳情⋯⋯,在生命中你正選擇的很多事情,你並不明白「為什麼」。

你幫助你自己,拯救你自己的的方式,是去信賴去信任去相信——那個選擇,會讓你明白,那是一個機會,去讓你獲得一個積極的正面的現實實相,或者讓你獲得——-來自於那個生活經歷體驗的——瞭解和領悟。

即使你的心智,始終也從沒真正弄明白,那些協議和約定是如何配置和安排的,或者說那交響樂是如何編排的,也搞不清楚什麼理由,那麼也在你的人生和生活中,去從根本上,努力去仔細探查那終極的完美的效果,那完美的結果,去正面積極的感受,去理解到那積極正面的意義。

同時,在另外一方面,為你自己去選擇這樣的觀念和想法,也能夠作為一個指示,表明你在實際上可能有某一類的信念系統或者習慣模式,或者你內在的某種東西,你根本不喜歡在你的內在裡抓著它們。你創造了一個經歷和體驗去展現你自己,讓你自己明白,你是在這裡或者那裡有一點不平衡,或者⋯⋯在某個方式路徑上,做某些事情,你真的不喜歡;因此,某種程度上,你把你自己立刻拉進一個,你絕對不會忽略的「專注」狀態。——-有時,這就叫做「痛苦煩惱」。

問:謝謝你。

巴夏:謝謝。


痛苦煩惱和死亡

問:如果我們要對我們自己的現實實相負責,我們是我們自己的現實實相的肇因,並且我們的現實實相,是某種類型的痛苦煩惱:那麼它會因為死亡而終止嗎?並且,你們的社會,和我們一樣會經驗死亡嗎?

巴夏:不太一樣。誠如你所說,我們也經驗死亡,從生理的狀態,轉換成,非生理的格式,但是我們經歷它,是在我們睜著眼,在我們的審視下,有意識自覺的,並且純粹是把我們的物質生理的形態,轉換為能量,並繼續存在,在一個更加擴展膨脹的模式上。

要明白,在你們稱之為,物質生理死亡的時候,絕不會以任何方式產生痛苦,也不意味著痛苦必須在形態模式上達到最高程度。它始終是被作為一個轉換,尤其現在,在你們的「轉換」的人生裡,在這個「轉換」裡,你們正開始意識到事實真相,也即,痛苦根本不是必須保持的,不是「不得不」去抓住的。所以,這概念,在我們的文明體系裡,我們已經不再經驗到痛苦的概念。

現在,痛苦的概念

全部痛苦:心理的痛苦,精神的痛苦,情感的痛苦,物質生理的痛苦,

這就是你們稱之為痛苦的全部形式;從我們的視角來看,這都是對抗和阻擋你們的真實本質自我的結果。痛苦,僅僅是把「矛盾,衝突和爭執」的內含,給它穿戴上了一個「專有術語」的包裝。抵抗和抗拒你本質真實自我的自然流動⋯⋯抗拒和反對——你自己是作為「無極無限」的一方面的——那自然本質的流動。

並且通常,這個抵抗阻擋出現在,當你已繼承那些,持續在你們的社會裡提供的,已被繼承的,起到限制作用的,規則和定義時,你已被灌輸填鴨了,並已接受和相信它,相信這些限制規則和定義。所以努力試圖去生活在這些規則定義裡,那並不是必然的代表著「你真正是誰」,你正在和你的本質對抗,可以說,你和你的真實自我格格不入。而且這個對抗和格格不入,帶給你分裂,讓你分裂成很多碎片。

因此來說,格格不入的對抗,會刺傷你,並且產生了痛苦的概念。其實,當你正努力的逆流而上的時候,痛苦是能夠起到一個氣壓計晴雨表功能,是給你帶來認知和覺察的諸多方式路徑中的一個。這樣一來,它能夠被用在一個正面積極的模式上。

這個方法可以和跟隨「興奮」的理念,結合起來相互配合,共同使用。這是我們已經專門闡述過很多次的,在你們的社會生活裡去跟隨:「興奮」。也就是你們稱之為物質生理感覺感受,或者說,「興奮」是由你內在自我的認知,知曉,所轉譯過來的,是你的物質生理,屬於能量振動的轉譯,代表著在你的生命的那一刻,你真正自我所選擇去走的路徑方式。

所以當某些事物,比其他任何事物都更讓你興奮,那個「興奮」是要告訴你三件事。第一:這就是,你所是的那個「你是誰」,並且是,你所是的「你是什麼」。那個在某一時刻帶來的,來到你的生命中的,環境,境遇和那個情景位置狀態形式,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讓你興奮,那就是正要讓你知道:「這就是,你是的那個「誰」,按照這興奮,跟隨著興奮去行動吧!」你們會看到,「興奮」是你們很多人一直尋求的信號和指引。

——「在生命中我能做什麼?為什麼我在這裡?

我的目標意圖,我的使命是什麼?我的任務是什麼?給我一個信號和指引!」

⋯⋯「嘿,仔細看看這兒;這裡有一個非常興奮的事情你能夠去做去完成!」

——-「現在別來煩我;我正在尋找我的目標意圖和使命。

我正忙著搜尋著我的任務,以便讓我讓過的愉快。」

⋯⋯「嘿,認真查看這兒!這是個多興奮的事情啊?」

——-「這個不是,不是現在這個,現在我正在尋找我的生命任務。」

但是你看,伴隨興奮而來的那些事情,就是那回應,是信號和指引,是個路標,指示牌;興奮就是這樣的意義。它輕拍著你的雙肩說:「這就是你要立刻去做的」。之所以它讓你興奮,是因為它和「你是誰」的概念想法已經對齊成直線;這就是興奮的全部意義。

第二件:它告訴你,是因為它就是「你是誰」;

它是這件事——如果你跟隨它去行動,帶著信任和確信——它就是你會去做的這件事,你能夠不費力,輕而易舉就做到的事情,因為它就是「你是誰」。你正在做你自己。

因此,它當然是不費力的輕而易舉的。當你沒再聽信其他個體們說的,你應該去遵循的那些規則定義,應該去做某人,而你沒再跟你的自然流動對抗你正試圖去努力做你自己的時候,所獲得的恰當時機。

第三件:告訴你當一個情景局面狀況出現,是比其他的事情更讓你興奮,那麼:這件事,如果你做它,會以最高富足豐裕的方式,來支持你,讓你以一個更加擴展膨脹的方式持續做下去,總是會以螺旋式盤旋上升,不斷擴展膨脹的方式。

  1. 「興奮」告訴你,這就是你。
  2. 它告訴你,基於這就是你,它將會是一個毫不費力,輕而易舉的創造。
  3. 它告訴你,基於這就是你,並且會是毫不費力,輕而易舉的創造,

你將會吸引富足豐裕,無論在任何你需要的模式方式裡,你所需要的富足豐裕。

並且要弄明白,富足豐裕,不僅僅只是金錢,而是更多。在你們的星球上,你們叫做「金錢」的東西,是代表富足豐裕的諸多有效方式中的一種,但是它不是唯一的一個方式。有很多很多方式。所以,讓我們加上一條名詞定義的解釋。

富足豐裕(Abundance):

你需要去做的事情,在你需要去做它時,所具足的全部才能和能力,句號。這就是富足豐裕的全部含義。兩個人,一個用你們的話說是個富人,一個用你們的話說是個窮人,如果當他們需要去做什麼的時候,他們兩個,都能夠去做,他們需要做的事情,那麼他們兩個是同等的富足豐裕,因為對他們來說,他們都做到了,對他們而言,那就是問題的全部關鍵。而且這是他們成直線對準了他們自己是「誰」。如果某人有一個更加擴展的想法,並且這想法讓他們興奮異常,那麼也許他們所需要的,更多的富足豐裕的標誌,就會流入他們的生活,去展現他們是「誰」,他們是「什麼」。如果某人僅僅是有個觀念,也即相信:在他的或者她的生命中,早已有足夠的富足豐裕的標誌。那麼他們依然會有能力去以順利的,圓滿的,毫不費力的,並且像其他任何人一樣的輕鬆的完美的去完成他們需要做的。

因此這個概念,從根本上來講,任何時候你覺得痛苦,你正在徹底忽視——或者因為,你已經被教育成去忽視,或者因為你根本不相信,你有這資格可以輕易的創造,輕易做到什麼,那是你應得的——但是你根本無視著,在事實上,最讓你興奮的事。

但是(注意)當我們說:「最讓你興奮的事」,在此刻這個特定的「語境」裡,我們的意思不是指,某個最讓你興奮的事,在你一生中的,任何時候都必須永遠做個不停。不是這個意思。一次去做一件事,或者某件事一次走一步,循序漸進。

在任何確定的時刻⋯⋯無論在那一時刻,它是什麼——如果你如實的審視,你能做的所有事情——在那一時刻無論它是什麼,它是你可以做的最讓你興奮的事情,那麼你就有足夠能力去做這個了不起的,有重要意義的事情,去做吧,完成它! 它會讓你和一切源源不斷流動的「宇宙,創造」一致,結合在一起,於是生活將會輕鬆而愜意。

這是在你們的社會裡,被你們稱之為「投降」的真正含義。你們根本沒有放棄你們的力量;你們是真正流入,真正與你們的力量吻合一致。但是因為它看上去似乎太輕而易舉,毫無費力,(你們反而很不自在)因為你們的世界,已經習慣於去認為⋯⋯用你們的話說——事情的達成是困難的不會輕易成就,即使費力,也要努力讓事情在掌控之中,於是當沒有困難也不費力的時候,你們就不認為,(事情)還在你們掌控之下。

因此,你就產生這樣一個念頭:你正交出你的力量,轉贈給一個更大的力量。在某種程度上,是的;但這不是真相,不是事實。當你的生活是輕鬆而愜意,毫不費力的時候,你事實上一直擁有著你的力量,承認並擁有你對你自己的責任。這意味著,你正在隨著「你所是的你」流動–你已特定的創造了你自己「是誰」,以及你所創造的,你通常「是什麼」;「無極無限」的一個方面一個朝向。

這麼說,能讓你理解嗎?說了很多了。

因此,你可以始終通過在你自身內在裡,探尋和審視來轉化痛苦煩惱,

⋯⋯「我在這件事情上攜帶有什麼樣的定義和認識,才導致在這件事上產生痛苦煩惱呢?

⋯⋯我相信了什麼⋯⋯,

⋯⋯我把什麼相信成「真的,實體存在的」,才讓我對這個痛苦煩惱,如此牴觸和抗拒?」

當你觸摸到你所定義的是什麼⋯⋯你一直相信的⋯⋯那個你當成「真」的「所謂實體」究竟是什麼的時候⋯⋯改寫它!然後相信這當前的新的定義和認知,比老的更加準確「更真實」,按照新的定義和認知去行動。

一旦你去這樣做了,你的人生會被這新的定義和認知所展現。因為你的物質現實實相⋯⋯始終是⋯⋯你所持有的——最強烈的「什麼是真實」的信念,最信以為「真」的定義——所投射的夢境。這就是之所以,物質現實裡,根本沒有任何「真實」。

只有很少的基本法則,可以被稱之為「存在」的基本原理,是所有每一個人所共有的;但這些基本原理沒那麼多。所有特定之物,詳細的細節,都是你們的創造。人們看上去很相似,從某個人到其他人都很相似,僅僅是因為你們心靈感應的授權,同意去把他們創建的很類似,很相似,那麼你們就全都可以玩「同一個」遊戲了。

但是在具體細節的說法上,根本沒有真正的「真實,真理」,能作為背景,去測量其它的「真實,真理」來證明其正確性有效合法性。「那」真相-真理,由所有全部「真實真相真理」所組成。一切所有真理真相真實的全部,才是事實上的真理。在任何特定時刻,你們所具有的攜帶的任何定義,都產生著一個「自我保護」——能使自身永久存在的反應,自我實現,自我運行,自我維護,自我實現自發系統的表現,去支持那些定義,並且讓它看上去好像在那一時刻,那是唯一真實的事物。因為任何一個現實實相都是真實的(夢境);每一個覺察知覺以及觀念理念都是一個現實實相。

你們的想像力是所有潛在現實實相的閘門和圖書館。你們不可能想像出「不存在」的事物。無論你想像的是什麼,在某一層面的某一處,以某種方式,在某一時刻,就是真的。並且有各種各樣的許多不同的某一些某一個,在你們的特定的維度裡,能被顯現。是的,可能是其中某一部分,但儘管如此,那一部分仍是真實的。

所以這個理念是去把握,那些——已經讓你獲得體驗的——那些定義都是些什麼?如果你發現那裡有你偏愛的定義,就保留它們。如果你發現那裡有一些定義你不喜歡,改寫它們。這就是你擁有的自由意志所要做的。這些能幫到你了嗎?

問:是的,謝謝你。

巴夏:哦,非常感謝這分享!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2b8240106eg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