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海豚與人類的關係

0 views

問:我想要談一個話題,就是發展與海豚的交流能力,達到像我們彼此之間的交流那般清晰的程度。

巴夏:繼續!

問:沿著這個方向,你能給我具體的提示以幫助實現這個目標嗎?

巴夏:情感。

問:請多說一點。

巴夏:感覺,分享,觸碰,親身與海豚接觸。

問:不用語音嗎?

巴夏:你也可以那麼做。

問:它們也像我們一樣使用語言嗎?

巴夏:某種程度上, 是的。

問:某種程度上⋯?

巴夏:只不過它們的語言不是使用你們的那種字母系統。但也是使用聲音。

問:那是?

巴夏:你們所觀察到它們發出的音波振動。

問:那些音波振動代表著具有對應文字的思想包?

巴夏:沒錯。

問:那我們要如何認出⋯我們如何能夠識別出那些特殊聲音代表的思想?

巴夏:花時間在這方面,以你們彼此都能明白的方式交換概念—例如從使用一個你們雙方都能認出的東西開始。

問:我明白了。有點像你教一個小孩子:通過模仿。如果你拿一個物品給海豚,他會發出對應的聲音嗎?

巴夏:是的。

問:他會自然那麼做?

巴夏:當然。

問:太好了。(這已經在做了)

巴夏:沒錯。

問:好,至於它們的溝通方式:他們的溝通方式和我們的有什麼不同?

巴夏:你們會發現他們比你們有更多的群體性的概念。他們的音調範圍對你們而言會是異常的高或低。他們的許多概念對應的聲音超出了你們的聽力範圍。所以有時候你們可能甚至意識不到他們在說話—除非你們能夠感覺到,而你們是能夠感覺到的。

問:嗯。

巴夏:要知道並記住,心電感應是一種同感,情感現象,同時性。現在請允許我概述一下,好澄清一些東西。我們注意到你們社會中,許多時候當一個人說「某物是這」時,你們許多人的理解仍然是,「木頭是什麼?」「木頭就是樹,樹就是木頭」。

但它也是許多其他的東西。這裡有一個更加貼切的比方,當我們說「宇宙是同時性,同時性是宇宙」。並不是信念、情緒、思想、超感官感知、心電感應、遙視、心靈致動就不是同時性了⋯它們全部都是同時性的表現,全都是。因此,把海豚看成是你們的另外一個表達,同時性的另外一種表達,你們兩者都是。那麼你們的互動將只會為你帶來你渴望知道的明晰。

問:啊哈,把自己當作一隻海豚。

巴夏:感覺自己是你們之間互動的同時性,然後你會明白任意時刻的交流內容是什麼了。無論存不存在有意識的理性理解都沒有關係。

問:我不是十分明白,你能再說一遍嗎?

巴夏:把你自己看成你們之間進行的互動。成為你們關係的同時性。另一種說法就是,「我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明白你說的是什麼,我理解。」所有這些描述都是「你變成你們之間關係」的不同說法。你真切地把自己看成是兩個互動對像之間的互動。真正創造出雙方互動的是互動本身,同時性,而不是反過來雙方的互動創造了互動。

問:啊哈! 有趣。

巴夏:因此,首先:變成互動,重點放在互動本身上,然後你就會感覺到互動的內容了。

問:你信任自己就是互動本身。

巴夏:沒錯。

問:好的,你們文明的溝通方式是從語音語言演化到心電感應的嗎?

巴夏:是的。

問:這一演化的第一步是什麼?

巴夏:就是我剛剛說的:當我們發現同時性後,我們允許它成為生活中的真實存在。我們瞭解到,所有的聯繫—萬事萬物的內在聯繫,以及萬事萬物的全息本質—我們允許它成為我們的現實實相,通過如實一般地活出它來。

問:所以如果我們希望對自己心電感應的能力有更多自信,我們只需做的好像是我們經由心電感應來交流。

巴夏:正是!再一次地注意,心電感應更準確地說是情感共鳴,而不是你們所認為的思維活動。因為情緒是一股振動,比思維活動包含了「更多你的本質」。

問:明白了。

巴夏:換句話說,並非如人們常常認為的—雖然這也有發生—瞭解某人就是愛上他們,而是愛上他們就是瞭解他們。

問:太棒了。

巴夏:這就是心電感應!

問:目前的科學界主流並不接受或承認心電感應或想像是真實的。

巴夏:因為對他們而言這仍然是一個分析過程。

問:好吧,要讓科學家更加接受這些的話你有什麼建議嗎?

巴夏:它現在正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我們唯一的建議是像它是真實的那樣去做(如實一般去做)。他們現在在做的是研究中斷它的過程,而非實現它。

問:他們如何能夠觀察到這個現象是真實的呢?他們的觀察方法是不是太死板了?

巴夏:再一次的:當足夠多的人用這種方法來交流時,他們自然會觀察到了。

問:他們會感覺到。

巴夏:是的,當然。他們會在周圍到處都看到,最後他們只能說,「好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問:好吧。

巴夏:再次,要明白,意識源自—暫且這麼說—時間之外。而任何能被分析之物都源自時間之內。

問:嗯。

巴夏:要知道,許多你們的科學家已經把同時性應用到他們自己的物理領會上。

問:他們只是不知道而已。

巴夏:有些人知道。

問:有些人知道。

巴夏:我說的那些是指有意識的知道它的人,儘管他們用的是自己的詞彙。

問:最近我的一些朋友在進行一些與海豚的實驗。他們用一個電腦鍵盤,讓海豚可以通過其輸入各種指令,繼而改變他們的環境—例如水溫,熱度,食物放送之類的。

巴夏:嗯。

問:有沒有方法可以加快海豚的學習進度⋯

巴夏:只能做他們所知道的。

問:呃。

巴夏:再一次:我們已經注意到你們社會裡的一些人在這方面做出了一些進展。如果你希望加入他們,那就邁出同樣的步子—以你自己的方式。

問:憑著信心大膽前進。

巴夏:並且行動。換句話說,你能在你現在坐著的地方與海豚的意識進行互動,如果你十分想要這麼做的話,但是我們感知你所做的描述,不太可能會有一條海豚游到你的客廳裡來。因此,去一個讓你們能進行互動的地方。或是創造一個這樣的地方。

問:這就是我說的地方,我的朋友們在那裡做研究⋯

巴夏:那就去,取得聯繫,如你希望的。只不過要明白並不是說你們教它們,而是你們教彼此。因為你們之間會發生許多狀況,你們會以為它們太笨,而實際上它們正在做的是試圖教你們。所以不要太人類沙文主義。明白?

問:是的,很大程度上,某些研究的方向停了下來,沒有向公眾呈現,因為考慮到公眾可能會無法接受。例如,我所說的現在就發生在Epcot(迪士尼的未來世界館),一個實驗性的明日世界,在迪士尼樂園裡有一個海洋館。

巴夏:嗯。

問:對公眾無法「接受」海豚之間的心電感應或心電感應實驗的擔心阻止了這一類的展示和驗證⋯

巴夏:海豚會在那裡嗎?

問:是的,會在那裡。

巴夏:那麼心電感應必會發生,無論你們期待的是什麼。

問:但我們如何克服阻力將這個可能告知他人?如果能做一個展示,說「請放鬆地與這些海豚進行心電感應交流,這是可能實現的。」那當然很好。但是我們受到限制⋯

巴夏:我們想讓你們自己想出將這一切介紹給其他人的措辭。

問:我已經在做了,以非常友善的方式。因為方法之一就是把這盤磁帶寄給他們。如此我們已經建立了一個交流通道。

巴夏:好的。我這麼說吧,如果你允許的話,這可能會也可能不會,不一定—有效果。從我們的觀點來看你們星球,如果我們要在你們星球上尋找外星人,尋找有思維能力的族類的話,我們會發現你們星球上有兩個種族:人類和海豚/鯨魚。因此,要知道你們正在做的是與你們自己星球上的另一個外星族類建立溝通。因此你們的星球在很多方面是獨一無二的。另一個獨一無二的地方是,大多數你們所謂的其他星球上的外星種族在第三密度實相中都是採用的類人的生命形態。你們更加獨特的地方是,就在你們後院就有一個與你們將會遇到的許多地外人類種族都不同的非人類形態的外星種族。因此,它是一個極佳的與不同生存環境的生命的交流機會。

問:嗯,真好,謝謝。

巴夏:謝謝。


Source http://san23.pixnet.net/blog/post/6346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