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海豚的夢

0 views

巴夏:好,想要與「夢者」說話的女士。

問:在。

巴夏:準備好,起立。

問:真的嗎?

巴夏:不,請坐著。但是做好準備;集中注意。在轉譯到你們語言的過程中,時而會聽起來好像你被告訴了什麼事情。如果你注意力集中的話,你會明白這是你做出響應的時候了。注意模式的改變,然後你就會知道什麼時候是你分享的時候了。明白?

問:是的,你是指問問題嗎?

巴夏:你說你想要交流。

問:對。

巴夏:這意味著你可以分享,也可以問任何問題。

問:用語言嗎?

巴夏:是的。

問:好。

巴夏:但是,你可能會注意到其發言的模式和我的意識有所不同。有時候你會感覺不是你熟悉的模式;你可能不知道下一句該輪到你說了。

問:好。

巴夏:只需用你的心去感覺,跟隨直接去響應。好嗎?

問:好。

「夢者」(Dreamer)海豚開始用緩慢、唱歌般的聲音說話

夢者:我們唱你們的歌,我們播放你們的回音。

問:我有一個問題。我夢到了六隻海豚,和我一起在環礁湖裡游泳,那是對我將來會見到茂伊島的預示嗎?

夢者:我們象徵性地呈現六個密度交流的象徵,它代表了許多領域—你們的世界,我們的世界,我們共享它們;茂伊島;南岸。紐西蘭。還有馬裡布區域的點。還有巨牆—你們稱作日本北部的地方。沿著這些區域的點;秘魯的海岸。還有中美洲。六隻海豚的六個點代表了六個密度。夢者們聚集,我們的意識聚集在一起,代表夢的分享,夢的給予,和你們一樣。

問:夢者,當我聽到你的名字時是什麼被啟動了?在我喉嚨的地方⋯請解釋一下發生了什麼,這對我有什麼幫助。

夢者:我們交流,分享夢的記憶創造。記憶創造,你現在活著,你那時活著⋯亞特蘭蒂斯。你記得交流分享。你在睡眠中分享夢境,現在你醒著分享夢境。你說話,你迴響。你分享,現在你交流。夢通過你的喉嚨⋯夢變成物質現實。醒來打開門;醒來打開樂器;醒來打開能力。和我們一道歌唱。

問:你能告訴我天狼星和海豚的聯繫嗎?

夢者:天狼星是第六密度意識。交流的夢者們和天狼星一道歌唱數百年。天狼星是夢境服務的符號,天狼星的存在生活在能量的海洋裡⋯你們的心智將其轉譯為水生兩棲生物。我,能量,夢者能量,天狼星能量的地球副本。

問:你能否告訴我⋯我從未理解⋯整合⋯幾年前⋯感覺到我自己作為一隻海豚在分娩。

夢者:分享非物質的夢,分享物質的夢—許多來自亞特蘭蒂斯的轉世為夢者;轉世為人類;互換,交換,轉世為人—夢者,夢者,人類分享分娩的非物質能量。我們分享在夢中打開的通道。我們幫助分娩時通道的打開;還有與大角星的聯繫,交流;大角星幫助通道的打開⋯地球的分娩。

問:你感覺得到我的交流當我⋯

夢者:感覺愛,感覺夢,感覺歌,感覺生命;溫暖的光,友好的光,幸福的光,愛的光。

問:我將⋯我決定在水中分娩我的孩子,每當我的丈夫和我同意⋯

夢者:我們在水中分享我們的能量;我們幫助。

問:來到我夢中的那只海豚有沒有名字?是你「夢者」還是⋯

夢者:所有的,所有的「夢者」海豚。使用「夢者」之名;我們全體的名字。也是我們每一個的名字:夢者。

問:我知道了。你會去茂伊島,對嗎?

夢者:我們的能量會去;身體會在紐西蘭;其他的夢者在茂伊島。靈無所不在;身體在紐西蘭。

問:誰會在茂伊島和我交流?

夢者:茂伊島夢者。

問:所以,夢者一號,夢者二號,夢者三號,等等,對嗎?

夢者:是的。

問:好吧。

夢者:所有的都是同樣的夢者,因為所有的夢都一樣。

問:好的。我們下週五會去馬裡布。你想要給我們什麼以幫助與你此刻的交流嗎?

夢者:分享夢,暢遊夢,玩耍夢,像水中的夢者一樣。吸收能量,通過水分享心智。

問:好的。你是說下水和你一起嗎?

夢者:是的。

問:嗯⋯好的⋯我剛才在想水會很冷。

夢者:夢見溫暖。

問:好的,我很喜歡,我們要擁抱嗎?

夢者:夢見擁抱,觸摸,要快。

問:為什麼?為什麼要快?

夢者:還有更多人要夢;還有更多人要在夢中玩耍。

問:好的。我現在打開,讓其他人來提問。


問:夢者。

夢者:我們收到了你的回音。

問:我在上週四為你寫了一首詩。當我醒來的時候,我清楚地感覺到你的愛和能量,我感覺到它從你那兒流出,就像一個共同的創造。我把它寫了下來,我想要和你以及所有的海豚,還有所有的人類分享。我稱它為「海豚的夢」。

海豚在我意識的海洋中游。我是否在它們意識的陸地上走?我們向彼此靠近,思想和感受融為一個愛的湧流,直到我們間的紐帶將兩個分離的世界相連,融為一個狂喜的清醒之夢。

夢者:非常感謝你。我們唱你們的歌。我們感謝你分享的歌。

問:謝謝你,夢者。

夢者:我們收到你的回音。

問:我上周夢見自己和兩隻海豚在一起。

夢者:我們在夢境實相中非常喜歡玩耍。我們游過你們所有人的夢境;你們游過我們所有人的夢境。你收到我的回音了嗎?

問:我收到你的回音。我不太明白你的問題。

夢者:沒有問題。回音是分享夢境;你記得的。

問:我只記得滑水的流動和水⋯

夢者:流動⋯意識的流動。

問:非常好玩,我一直以為那看起來會很優雅,我在海洋館或什麼地方見過;但我一直擔心那會不會傷到海豚—在滑水時?讓它們拉繩不知道痛不痛⋯

夢者:沒有身體的痛苦;只有被囚禁的心靈的痛苦。沒有身體的痛苦;歡樂於交流互動。不是所有的海豚都是夢者;不是所有的海豚理解。所有的都同感,所有的都找到歡樂⋯但一些有被囚禁的心靈痛苦。所有的自由。我們互動,我們分享。你們玩耍。來看大海,我們玩耍。在海洋裡沒有身體的痛苦,沒有心靈的痛苦,沒有靈魂的痛苦,我們不會讓你們溺水。

問:你們會避開鯊魚嗎?

夢者:鯊魚?相反極的海豚靈魂。

問:噢,是的。

夢者:鯊魚是反極海豚靈魂⋯是海豚過去的映射。是的。

問:你們現在有互動嗎?

夢者:我們分享融合的極性。看,聽,感覺到對鯊魚的需要。我們的世界交匯得不那麼多了;相互避開彼此。極少數情況中不是夢者的海豚⋯有一些互動。不那麼多了。更多的海豚成為了夢者;更多的人類成為了夢者。在夢裡,再也沒有掠食者;再也沒有黑暗中的利齒;夢見溫暖;夢見光亮。看,聽每一個地方,每一個人。沒有躲藏之處;沒有要躲藏的⋯不需要。我們愛。我們玩耍;我們共享夢境。夢之夜是一個永遠的夢的世界。我們唱你們的歌。我們送出我們的回聲。

夢者離開,巴夏回來。


Source http://san23.pixnet.net/blog/post/63526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