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活著——如其本來

0 views

作為我們一直在論述的,你們的觀念想法概念,這些概念想法的最後部分,實踐的時機,以及起點,按照你們的說法會是——活在從容瀟灑,悠然自得,不慌不忙中——今天晚上,你們的選擇,是去開始投入實施,付諸行動,按照你們的說法會是,堅守你們的這些概念想法觀念,這些想像力,去守住這些有利轉變的要點,這才是切中要害的。堅持著——不去(把事物)信以為真,不去相信——它們是有正當理由的,你們社會普遍的,典型生活行為模式,按照你們的說法——不把這些「生活方式」信以為真。堅守就如同減少,就是放下,去減少這些信以為真,減少僵硬和剛性,減少有名利可圖的野心,減少有用沒用的實用主義懷疑,減少報酬的計較,減少回報的預期,減少把現實當「真」。

很好,但是現在你們還具有,由你們的「大眾集體意識」產生的念頭和想法,替換著改變著你們的現實實相。所以,你們堅持去放下,去減少——把現實當「真」,那麼就會變的更加真實,認清瞭解的更多,變得更加清醒。現實的顯現實施,是被從那個——你們稱為想像力的地方——帶出來的,從想像出發,現實被實施出來,現實是夢想的展現。那個地方你們一直認定為「不真實」,是「虛幻的,虛構的」,但正因此,你們現在,做為一個「大眾集體意識」,正開始去認識到,它才是真正的「真」,真正的「實相」。

現在,你們正在步入那個「實相」,你們正在把那個「實相」帶進聚焦焦點。你們正在漫射,散射;你們的聚焦——四散漫射在你們緊抓不放的這個物質現實上。想要在你們的物質現實裡,去做出改變,那麼這就是所需的全部關鍵所在:你們「聚焦」焦點的四散漫射,也即——你們的透鏡(透視觀點角度和遠景景深)的「轉換」。 非常簡單,你會在你們的「集體大眾意識」的範圍內,學習識別,在未來幾年裡,學會如何去極其迅速的做到;怎樣轉換,怎樣增強你的想法的轉換替換的動量,怎麼改變和替換你對你自身的現實的聚焦,以及對你共享的,也即你們稱之為「大眾集體意識」的現實實相的聚焦。

你們會允許你們自己,從這個關鍵點上前進——當你允許你自己去興奮的經歷和擁抱生活,並且不按常規,不按慣例和通常做法,只是去恪守——這些「新」理念信念,活潑的,生氣勃勃的去把這些新的理念信念活出來——你們就會允許你們自己去認清更多,充分的徹底的認清「集體大眾意識」。你會承認「大眾集體意識」的身份,它的同一性,一致性,並去完全徹底的承認它本身,是作為它的所有部分片段的——中天天頂和最終實現,這就是你,你們。再次強調,這並沒有從你的個性想法和個性身份裡拿掉任何東西,拿不掉的。強化和鞏固屬於你自己的個性身份的概念,會導致你更容易識別,你們的大眾集體意識大量供應的,有影響力的那部分概念觀念零件片段,更容易識別你自身內在中包含的——屬於集體共同人格的,大量的概念想法觀念——它所具有的「力度和影響」。當你容許並承認你自身的力量,影響力,是屬於你自身內在的集體共同人格,你自身內在的集體共同人格和你的個性身份是完整的融合一體的,那時你就正在對「集體大眾意識」說:「我在這兒」。你正在高聲的大膽的,清楚響亮的公開表白著:你確認,認可你的完整的個性身份,並且因此,讓你的完整的個性身份,提供給大眾集體意識身份本體的一致性,讓你的完整的個性身份對於大眾集體意識身份有效可用,與大眾集體意識本體有效連接。

隨後將會,在一定程度上,開發利用你的本體——去塑造去形成,它所需要的屬於它自身的自我感官洞察識別力,屬於它自身有意識自覺的,自主的,有覺察領悟認知能力的——感官官能;通過它自身的個性人格部分所形成的,它的「大眾集體意識」的覺察認知,這就是你,你們;進而再向前發展,如果你願意,可以去組織前期的採集;如果你願意,成為「大眾集體意識」的構成者,發起者。

現在,通過瞭解和領悟相互作用,相互影響,一起合作的交互互動,瞭解和領悟在你們所有人之中的,在你們所有人之間的相互互動,相互影響,我們開始來談,這個實踐概念的最後部分。這個實踐的概念,你們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伸伸手就觸及並完成,並且感受到那關聯連接,感受到那一起合作的交互互動;開始對非語言的交流有了認知覺察,開始覺察到非物質的相互影響,相互作用的交互互動,時時刻刻,連續不斷的呈現在你們所有人之間。永遠不會斷開;只是你對它的認知覺察,賦予了它,看上去是斷開的。只是你的意識覺察的選擇,那是你選擇了–不願意去接受和審視,才讓它看上去,好像是沒有關聯連接的。它是服務於,此生的某一目標意圖;現在你們正改變著你們自己的時代。這個時代賦予你們很多全新的概念想法觀點理念。這個時代允許我們把這些理念帶給你們⋯⋯這個時代允許你們,去認清你們自身的連接,關聯關係。

現在,你們也許在這個時代,是比之前,你們自身——對你們自身與你們自身的其他個性身份(也就是你們一直以來,看做是你們的「過去和未來」人生的那些,你們自身的其他個性身份)是更加的熟悉和親密了。這些,在一定程度上,是現在一體化融合——切中要害的重點,在這一點上,你們不必深挖——進入具體詳情細節裡。你們是有能力的,足夠的。如果你願意,在這個時代,去簡單的合併吸收這個——你持續不斷的,和你的所有人生,共享著的——這個概念,這個能量,這個信息就夠了。囊括包入這些,和你於「現在」這個時刻同時共同存在的,這些你們另外稱之為——你的那些「過去人生」,以及你們稱之為——你們的「未來人生」。

不存在未來;不存在過去;只存在當下。它們同時同步一齊共同存在,而這個概念你們現在不必再去聽了。你們知曉這個,你們能感受到這個,你已經把你自己帶進「知曉」的程度上。你能夠開發,能夠提取,能夠監聽,建立關聯聯繫,並且和你自身的——全部所有各部分各片段,直接聯繫交往溝通,對所有的這些部分,懷著你自身的全部感受和情感,也伴隨著他們對你的——他們的全部感受和情感。他們同樣具有對你的感受和情感。別忘了他們是憑藉著他們自身的能力,他們自身的本質自我意識——擁有他們自己的個性本體感知知覺。他們對所有他們之外的其他部分,都有感受和情感,也包括著你。你可以沿著時間線,從任何一點審視你自己,如果你願意的話,因為你一開始就一直創造著時間線。你可以切換,交替變換,調換插入,從上到下來回往復;你渴望的任何一種路徑模式,任何路線模式都可以。

你會發現,你們時間概念下的,今夜,這個融合的觀念,這個把本體的其他部分帶入的觀念,這個關連,關聯連接接合的,這個論證演示的認識和領會,關於「意識」之間的流體運動;關於在意識自覺,下意識,無意識,超意識和大眾集體意識這些概念之間移除分離割裂。你們會發現,在這個時刻,能量正在被分發給你們,提供給你們。你可以允許任何知覺感受,允許你自身去發覺你自身,在你自身的各部分之間,所扮演的流動,你自己的過去,你自己的未來,用你自己的心甘情願——用你自己的心甘情願去允許。允許,不造作,不塑造,不強迫,只是去允許——這些關連連接關係,去從你的內在開始著手;將全部所有你的各部分片段,融合協調在一起,把你周圍的每一個其他「意識」內的每一個部分融合協調到一起;在一定程度上,在你周圍的,你所影響著的,你的某一部分的每個「意識」;在一定程度上的,你的某個延伸擴展;在一定程度上,屬於你自己的,你自身想法念頭的某個投射,某個突起。如果你願意,以上就是這個融合協調的「進度」和集中程度;如果你願意,這就是這個融合協調的(全部一體的)秩序平定。這個融合協調的概念你們理解嗎?

現場:是的。明白。

巴夏:允許我來告訴你們,這能量現在是大約30%。如果你們願意,現在對涉及「融合協調」的這個概念,留點時間來提出問題,如果你們樂意的話。

問:你說的30%是什麼意思啊,或者說,那是什麼?

巴夏:它是什麼,回答,在這個時刻,這一瞬間,你們理解的程度。

問:那就是說,如果我們預先做了準備,可能現在數量更多?

巴夏:好吧,允許我來問你們一個問題,問你們所有人。誰願意去實踐?誰願意去這麼做?誰願意去切實扮演他們的人生而不袖手旁觀?

現場:我,我會。

巴夏:誰不?現在要瞭解,根本沒有懲罰。要瞭解到,你的知覺感受是始終存在的,在一定程度上,一個功能作用的活動形式。某些人覺得,在一定程度上,他們並沒覺察到,擴展延伸出去的想法以及各個部分的融合起來的想法,是要成為重要的了不起的事情,那是在提供服務嗎?這個概念要在內在去探查,認識並接受承認;你們對這個融合的想法,心甘情願的說,你不想連接到融合協調的概念想法上,會帶來,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它的反饋。我想問個問題,你們對其他個體們能瞭解領會多少?

問:只是大概其。

巴夏:真的?允許我來告訴你們,你們能從其他每一個個體,看到100%的你自己,而且一點都不少的100%。從來不會少1分。要認識到,當你吸引別人,當你在你周圍構造了某一現實實相;當你吸引各種「意識」和觀念,當你允許你自己去接受他們的屬於他們自身的想法觀念概念,那麼你就構建了一個屬於他們的,也把你包括在內的,你們的現實實相,於是那個屬於他們的,也包含你,以及他們對於你的,是100%的,屬於你自身創造能力的一個反射。這現實100%屬於你,也100%的是你。你並不是,在一定程度上,用你們的話說,始終看到那是另外的個體,然後你去觀察瞭解他們。

要弄清楚,這個裡面有一個人和另一個人在一起的情景,按照你們的說法,你們會說,並沒站到一起,(並沒發生看上去似乎是實體真實的接觸)。然而,這個情景裡也許有某個第三方個體,他同等的接收著那兩者。搞清楚,作為存在本質的各個部分片段,每個個體都內建了屬於自己的現實實相的勢力範圍的「場」球體,它們之中某些個體是不在他們彼此之間共享的,如同你們的說法,A和C,但是卻在A和B之間,B和C之間,同等分享著。

所以說,你們會發現,在你的現實實相裡,無論是什麼,都是被你自己構建的,就好比你是那個其他「意識」的代理人。你並沒始終允許你自己去接受其他「意識」傳送來的任何事物。你在揀選著;你扒拉著翻找著選擇著——你所願意,你所希望去觀察審視的,其他「意識」傳送過來的東西。這麼說會提醒你,讓你想起你;那些部分和片段僅僅只是你樂意,你願意在你自己內在裡,去認可的,確認收悉的,樂意,情願去觀察審視的,並且讓你自己更多的融合一體化。當你是情願,樂意去觀察審視,以及一體化融合的時候,並允許和接納更多的,你自己的個性人格浮出水面顯露出來的時候,你會發現,你自己願意進一步深入的和其他個體們互動,以進一步整合融合你自己。你會發現你自己允許和接受,認可他們去給予你,更多信息數據傳送量,來觸及聯絡你。你會發現他們也願意更多接受和允許來自你的傳送,來觸及聯絡他們。你將會更多的分享你自己,你會成為屬於你自身的共享體;你會協調融合更多的你自己,只有當你是情願,樂意去審視更多的你自己的時候。

問:那你們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

巴夏:再說一遍,你們也許第一次被告知,你們的個性人格的每一個各自的部分都在這裡,這一點上;被你所構建創造,為了某一動機意圖,為了某一功能作用,為了你自身所選擇的某一目標。為什麼你會想當然的假設,你為你自己創造這麼多,多餘的個性身份,那是根本用不著的,沒什麼用的?創造本質是完全獨立的,自給自足的,沉默寡言的,對它自身的目標意圖是全然的知曉的,全覺的,根本不會構造任何外部的,無關的,不相干的部分;它永遠是完整的,獨立的,自給自足的。

你們的意識覺察,會聚焦在,你們被你們自己告知的,你必須去聚焦的地方。要永遠明白,你們有能力從一個無盡無休的永無止境,永不枯竭的源泉裡吸取,提取,領取。如果你選擇允許你自己去這樣做,你會始終找到越來越多的你自己,去加以吸收和運用。你會永遠有能力去持續的創造,在某種意義上,越來越龐大,更加完整結合融合在一起的,龐大現實實相,包含著越來越多的,對各種各樣不同意識的覺察和覺悟,不僅在你們的世界和其他不同的世界裡,並且內包著其他思想觀念的維度。更進一步的,更深遠的,你會情願樂意去審視你自身,如同一個完整的並且是整體的造物主,在你的現實內部,你會允許和接納,認可更多的宇宙造物。

問:你剛才說:「開始去知曉你自我的,所有的不同的部分」,你是同樣包括了你的個性人格的,也許是隱藏的或者說存在但可能休眠的那些部分嗎?

巴夏:是的。以任何方式,任何方法也不能蟄伏它們。要瞭解,為了你們以有序的模式去構架物質現實,你們創造了對立的極性和矛盾悖論的概念想法。你們允許這個概念,為你們去構建一個時間的感知,過去,現在,未來,黑暗和光明。這是心甘情願的去瞭解,你們已經在你們自身內在裡,創造了這些概念想法觀念,以便讓你們自己完全的沉浸在現實實相的這個領域內,而且,那些個性人格的各個部分,沒一個能夠傷害你損害你。如果你允許從中心點,顯露在現實裡;中心點在兩端之間,弄清楚這真相是,你可以同時接受兩端來的能量,以一個積極的模式,一起來服務於你。認清,你可能會武斷的認定並去獲得一個負面的消極的經歷體驗,那就是在使用你的個性人格中的那些——用你們的話說,比任何其他部分更武斷,更不恰當的——那些片段部分,來處理和安排的——用來作為你給予你自己的經驗教訓,這些經驗的領悟,有益於你去構建正面積極的境遇環境狀態局面。

要認識到,「壓制禁止,甚至鎮壓」——你自我的那些片段那些部分,這個想法你聚焦的越強烈,你就給予這些部分更多的能量澆灌。那麼你就給了它們更高的穩定性,可靠性,堅固性,那麼你就在更多的移動你的能量平衡偏向於它們,隨之你就是在允許和認可它們,更突出的存在於你的生活中。當你認清了,你個性人格的每個部分每個片段,對於同樣屬於你的個性人格的其他的部分,其他的片段是完全徹底平等的,同等的正當有效的,並且是全部完全平等於,你所是的,全部的整體的個性本體身份的時候,在一定程度上,你會以一個始終如一的動量勢頭存在,完美的持續,完全的靜止,無瑕疵的寂靜。此外,悖論⋯⋯我說,嘿,你們跟上這個概念了嗎,始終如一的動量勢頭,還有完美的持續,完美的寂靜?

(現場:還沒完全跟上)

巴夏:好的,你們可以想像一下,創造你所有的現實實相,環繞著你,從你自身的中心向外延伸伸展你的知覺覺察,你可以讓你的轉換,偏移的想法加速,你的成長的想法,你的體驗的想法,你的分享的想法,你的融合的想法,生活的想法,存在的想法。你可以加速那些環繞在你周圍的那些概念想法,為你自己帶來全部你所想要的,所有你應受的你應得的;這就是一切萬物。你們明白這個嗎?一切萬物。所有一切你應得的你應受的就是一切萬物。你早已是一切萬物。你為什麼從你自身當中,排斥,驅逐,抵抗屬於你自身的某一個片段某一部分呢?你包納著一切萬物;你是那造物主,你擁有一切萬物,你就是一切萬物。一切在內,沒有外部,一切在內只有你,你沒有外部。

由於你包納了一切萬物,你會允許,接受和承認一切萬物去同你一起運做,而沒有「恐懼」。你也包納著「恐懼」,是的,你永遠也不會蕩除消滅恐懼,你已經創造了它,它就存在了,所以你還不如去領悟——它和你自我內在的每個其他部分其他片段,是平等的。一旦你認清了恐懼是和其他每個部分片段完全平等的,包括喜悅,你就會認清並承認你創造恐懼的目標就是為了這個。你會允許並認可,承認恐懼,它有它的應得的正當的存在權力;你會接受並承認它的坐席。你會允許接受它去活動,認可它的功能作用,用你們的話說,與屬於你的其他每個部分所有部分和諧平等的共存。所以,你們會開始去認清你自己是一個造物主,而且是從一個中心的中央的觀察視角去看待。你會認清,你內在擁有去體驗的渴望,去在光明和黑暗方面體驗的目標意圖,用你們的話說,物質現實實相的宇宙造物。你會領會到你給你自己的目標意圖,你作為一個造物主的你自身的目標意圖,在完整一體的宇宙內在的屬於你自身的目標意圖——「多元宇宙意識」,如果你願意——當你允許接受認可你自己和一切萬物等值,一切萬物就是你的時候。並且你應受一切萬物應得一切萬物。你們跟上這個了?

問:是的。

巴夏:這個理念讓你們感覺如何?有點緊張不安,有點恐慌?

問:是啊。

巴夏:所以啊,你們正在表達,你們永遠不可能蕩除「恐懼」?

問:是啊。

巴夏:那就允許,接受,認可「恐懼」和你們在一起運作。你們已經創造了這個恐懼的概念,恐懼是一個純粹的概念想法,為了要讓你自己去領悟,去瞭解,去確認,去確信——屬於你自身的能力和才能。允許,認可並確認恐懼它展現表達它自身的能量是用於一個積極的方向,正向的方面。允許它以一個備忘通知單的方式存在著,並顯露給你信息,提醒你是足夠有力去成為你渴望成為的。你們跟上了?

問:是的。

巴夏:這樣來說,你們覺得舒服了嗎?你們可以,如果你願意,和你們的「恐懼」,玩耍,跟它一起玩。這樣會很有趣的。要認識到,你們永遠不是命中注定要去競爭奮鬥,努力去爭鬥。沒有一個是這樣。即使你願意去建立爭鬥競爭,為了去探尋你根本不必去爭鬥的目標意圖,去創造了一個競爭和爭鬥。一旦你把事情搞砸了,這也就足夠了。你會從中,領悟並學習去體驗愉快喜悅,在領悟到這一點之後,你每個其他嘗試的進行中,著手去創造喜悅愉快。這樣好嗎?用你的想像力去玩。想像那些圖像,影像,用想像力生動的描繪,你已在這想像裡為你自己創造了,你們所稱之為,一個形象化的,可見的,栩栩如生的現實,是的。那就是對於你們的物質維度的原型的特寫鏡頭之一。

你們在,你們稱之為,你們內心裡,構造了一個形象化的,內心可見的,栩栩如生的現實實相。而實際上,你們也已經創造了心智,用這個心智來體驗經歷那個內心可見的影像現實。你們從你們的「意識」裡,創造了那個「心智」的念頭。這念頭,它內在本身還是心智,它負責去支持和維護那個內心影像的現實實相,你們把它看做是物質現實。物質現實僅僅是可見的,形象化影像的經歷和體驗,不多也不少。所以,利用某種工具,你們用這個可見的形象化影像來構造,可以去經歷體驗的這個現實實相。想像力,你們的想像力,你們的心智的營造可見影像的才能,就是這樣的工具,它來自於,你們所說的作為你們的物質現實和你們的想像力的連接,而這個物質現實和想像力的連接,橋接了這個形象化可見的經歷體驗,來做為一個夢境現實實相。依然是形象化影像可見的,但不直接提供任何「物理」意義,按你們的說法,還未規則化,但對這個可見的形象化影像現實,你已經產生了經歷體驗。它讓你去直接環視你自身的物質夢境狀態,以及超意識的覺知狀態,你們現在,就是這樣的狀態。

它是一個直接運轉的工具,一個在這個現實實相和你們的超意識覺知之間的直連橋接,而這就是夢境現實。它也會很「真實」,並且當下,你們就在那兒,非常非常有意識的,自覺的。現在,當下,你們全都是在夢境現實裡的有意識自覺。只是,你要允許你自己去覺察到意識到它,那時,你會終止去練習形象化可見的物質現實。這是睡眠——當你停止去練習形象化可見的物理現實。你們跟上我了嗎?

問:是的。

巴夏:你允許你自己的意識聚焦在夢境現實內,以便為你自己制定出,在你們的可見的形象化的物質現實裡,你所希望去體驗的東西。一切的事物,在你的,清醒的,物質現實裡,可見的形象化的圖像裡所體驗的經歷的一切,你首先在你的夢境現實裡已經想出來了,制定出來了。在你的夢境現實裡你所體驗經歷的一切事物,你首先已經在你的超意識覺知現實裡,想出來了,制定出來了。在你的超意識覺知現實裡你已經想出來,制定出來的一切事物,你首先已經知曉了;來自於你的中心點的知曉,來自於你的核心自我。來自於你的造物主身份,當這被創造時你早已知曉。你們跟上了?

問:嗯。如果我們早已在夢境狀態創造了它,即使我們沒在這個狀態裡把它構造成可見的形象化外表,那為什麼我們必須去把它實際的表演出來,付諸行動呢?

巴夏:這會看起來好像是把一個複雜問題搞得太過簡單化,並且對於你們來說,甚至覺得滑稽,可能還覺的太假了。由於你們已選定去創造物質現實,而這就是你們必須去把它表演出來的原因。

問:那為什麼,我們不只是把它表演成,嗯,沒有那個,嗯⋯⋯

巴夏:這是你們的選擇啊。 要認清,有很多很多「意識」並不選擇物質現實。既然你們選擇了,我姑且假設你們有個動機和意圖。

問:這是個體動機嗎?

巴夏:是的。你在這兒是出於你自己的動機意圖,不是別人的。當你允許你自身去完整的融合你的所有部分片段為一體的時候,那些動機和意圖,對你來說會變得越來越清晰。那不是說你必須立刻去尋求答案倉促行事,按照你們的說法,那樣去尋找那些動機和意圖,那是徒勞無功的,白費勁,無效。更確實的來說,當你能夠給你自己創建一個採集收儲器的時候。你可以允許接納你的能量的絕大部分,大多數你的經歷體驗,我是否可以這麼說,如果努力試圖去弄明白為什麼你在這兒,那麼用這樣的做法你會錯失那答案;只需要單純去體驗去經歷去感受,活出你自己作為造物主的「一體」表現形相和狀態——即是那總體的普遍的動機。作為個體的造物主們,你們有你們自己的各自的動機和目標意圖,無論何時,你們只是單純的允許你們自己去生活。如果你們能夠單純的允許你們自己去親身經歷,體驗,去感受,你們已經為你們自身所構造的現實,你們會發覺你們自己,完全瞭解創造這些現實的動機和目標意圖。一個想法就足以支撐維繫其他全部。你們跟上我了嗎?你們會準確無誤的達到你們早已選定的目標,無論你是怎樣去完成它的。

問:我們的所有選擇都準確無誤嗎?

巴夏:是的。

問:我們是始終毫無錯漏偏差的流動嗎?

巴夏:你們可以構造錯誤,偏差漏失和過錯的概念,如果你們渴望去體驗這概念,但要瞭解到,在構造著這個錯誤過失的概念,進行體驗時,你們準確無誤的控制著那個情形局面它本身,在這個意義上,根本沒有過失誤差,非常精確。這些對你來說全部是取決於你所渴望去經歷去體驗去感受的是什麼,並且體驗經歷是那關鍵。你們一直在經歷著體驗著,感受著;你們可以持續的以任何你所希望的方式,外形,模式,結構,路徑去這麼做。在體驗經歷感受裡,變化是唯一永恆持續,始終不變的。它取決於你們。

問:我們一直從前人那裡繼承「正確和錯誤」之間的差別認知嗎?

巴夏:你們已經讓你們自己一直相信,你們不是「有意的,自覺的」在營造偏差錯誤來精確體驗它;然而,只有「有意識自覺」,才讓讓那些觀念想法存在。只有有意識自覺,物質生理,才能讓那「正確與錯誤」的概念和總體觀念存在。你們為你們自身,創建了那些「正確和錯誤」的概念,觀念想法,以使你們自身得以去體驗去經歷,去感受。重申:只有「存在」於物質現實實相裡,才存在某種矛盾,悖論,以及極性,對立。

你們會發現,當你們轉變為有意識自覺的「非物質」——用你們的術語,更確切的說,就是你們長眠的時候,按照你們的表述,當你們「脫離」了你們的肉體之「外」時(實際沒有脫離和內外)——你們會以一個極其不同的方式來理解「正確和錯誤」的概念想法觀念。你們會把它們弄明白,認清它們如同能量的和諧平衡關係,是能量的均衡配平。你們會輕而易舉,顯而易見的看到,你們的關於「正確和錯誤」的概念,能夠服務於相當多的目標意圖。

要認清,在你們的世界裡,你們認定的所謂「正確」觀念,能夠產生很多,很多的消極影響和負面結果。在你們的世界裡,你們認定的所謂「錯誤」觀念,能夠產生很多,很多的積極的影響和正面結果。也同樣要認清,你們認為所謂的「是非黑白」的概念觀念和想法,也會變化,變異,多樣化而不是唯一的,按照你們的話說,國與國之間,人與人之間,各不相同,不斷變化,變異,大量的多樣性變化。所有這些,都是被包含在你們的更高層面的「自我」內在裡的,並且在那裡,你們每一個人都在一起,全體的,一致共同的完全懂得準確的知道,你們正在做什麼。在那個層面,你們無法隱藏你們自己。那個層面沒有任何秘密。在那層面,你們可以偷看所有你們在這裡的一切,即使那是你們已經創造的。(已經創造的歷史也可以看到,因為那裡沒有過去未來,一切都同在)

好的,現在,我想說,從你們的對待自身的角度來說,有某種寬鬆的傾向。你不會從我這兒得到它。

問:為什麼不呢?

巴夏:因為你不需要它,它是你認為早該如此的。那怎麼樣?允許我來告訴你,能量是非常的,按照我的說法,之前是非常不活躍的。那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現在,那暴風雨將會被你自身去認清,屬於你自身的動機,你自身的能量,你自身的創造力。現在,我不會讓你從這一點上溜過去。要瞭解,我是打算去為你們簡短的闡明,你們所稱的「焦慮」。認清,你一直選擇去生活,我要讓你們去帶上你們自己的那些選擇權。

現在,你將學會如何去使用你的焦慮去獲得一個正面的利益,積極的效果。你們會允許它來促進你去下決心去生活,充滿著你為你自己創造的動機意圖和目標。這是屬於你自己的選擇權。你們已經允許我來到這裡並跟你聊這個。謝謝你們。

問:我一直努力試圖去避免使用焦慮來做切換,來獲得一個首選和偏好, 而且它們看上去似乎並不具有同樣的強度。

巴夏:所以,這就是你為什麼要學習如何使用焦慮的能量——如果你不能理解首選和偏愛具有相等的能量。 如果你懂得那焦慮的能量,那麼你就能正面的積極的使用這能量,明白了?

問:是的,我明白了,但是我如何能知道,偏愛和首選具有同等的能量呢?

巴夏:當你對事實認輸投降時,你就能夠使用焦慮的能量去給予你,你對動機和契機動量的知覺覺察力。一旦你允許你自己去落入你自身的動機契機裡,你會為你自己創造一個視角,在這個視角裡,所有一切事物會看上去都平等。在那一視點上,你會認清你所擁有的,能夠在這裡使用的首選和偏好,但你還沒有選擇,而你就會知道理由。明白了嗎?你正在得到有關於你自我的消息。你正在得到有關於你早已選定的路徑方面的消息。

問:好的,我明白了。

巴夏:謝謝你。還有誰由於「非自願,被強迫」的想法態度而去生活在你已選定的方式上,而感到焦慮,而不是打算去充滿了信念,完全信任你自己的態度去做你自己呢?誰感到焦慮並採取了這一步?來,舉手,說出來。

現場:我做了,我做了這一步。

巴夏:就因為你說我做了,並不意味著你將必然的必須馬上去做,但你可以說,我做了,如同是一個分開的事件。 還有誰?來⋯舉手!

問:我覺得這只有在沒有信念的時候。

巴夏:好的。還有誰?——我要把這當成一個「肯定」的回答。

問:一個含糊其辭的「否定」

巴夏:不,很明顯不是否定。弄明白,一個明確的「否定」:含義是,「肯定」,我正在探查著那個想法,那個概念,但是我正允許它,暫且不為我所明白。但是我正進入狀態,摸到了它的竅門,它正變的對我更加清晰,但我還尚需一點時間;但這挺好。這是一個因否定而獲得瞭解的過程。所以於此同時,承認了它,是存在的;如果它被賦予了如此強烈的表態,那就是對它的一個承認。並且對你自身的那一部分片段的承認和容許,是第一步。

現在你們有時可以擴展這能量,進入你們所稱的「疾病」裡面。這會使焦慮的念頭停止而可能被看成是正在持續恐懼。你不願意去持續恐懼,所以你就用疾病代替。明白了?這是焦慮的另一種表現。這也不錯⋯⋯非常有創造力。由於我在這兒,我會姑且假定,你願意去成為更加有能力去簡單的接受和獲取這個能量,這個焦慮,並更具創造性的使用它,更有目的性的使用它,更明晰通透的使用它;並且讓你自身生存在這個夢裡,生存這個概念,當你衡量估計著,它面臨與其他事物的衝突對抗,不利和防備的時候,於是進而讓你產生了如此大量的焦慮。在你已經為你自己創造的,你的可見的物質現實裡,當你估計衡量它和現實現實背景的衝突時,你允許你自己去創建在你心智裡的焦慮的總體印象和觀念。

問:我們如何解釋那個「疾病」的創造性決定?

巴夏:你們已經弄出來太多太多的方式來避免,逃避使用這「焦慮」的能量,它接連不斷的,使得新的,未被發現的「疾病」出現。你們不斷的突出你們的恐懼,你們去做——純粹你所是的你——的那個意願很匱乏,即使你們擁有去審視的能力,你們依然為了逃避和避免使用焦慮的能量而以越來越多的方式投射恐懼;換句話說,你們認為自己軟弱無力。你們正不斷的告訴你們自己,你們的感知和判斷力,你們的感官官能不夠好,甚至不足以去輕鬆平順的解決問題,處理麻煩。

你不舒服了,你會說:「別來煩我;我根本不想考慮這事,我病了。我接受你的同情。嗯,我要把這事拋到九霄雲外去;嗯,就這樣,再不要想這事。如果你不同情我的病,就是你所說的——同病相憐,那你就可以滾了。我喜歡一直創造我的痛苦和不幸,它讓我避免——要去面對我自己,掩蓋要去那麼緊密的審視我自己,那也許會讓我更加痛苦。」但是事實上,這可能是你瞬間治癒的機會,並且這也會導致你們所稱的「神奇治癒的奇蹟」,那不是某種方法,法門,純粹就是認識上的瞭解和認清。

如果你願意,欣然的全部接受接納,並且承認感謝那個還沒被你審視的片段,還沒被認清的那些部分,全部接納,全然的信任——全然的信任自我,永遠會帶你回到你們的完美的寧靜零點上。永遠如此。所以,任何時候你樂意去這樣做,你總會感覺舒適,如果你願意去表明它,在清醒的認識中你會讓你自己感到舒適,你會始終能夠把你自己帶回到那個寧靜休息點上,僅僅是通過去持續的信任,信任所有流過你的事物。你對你所選定的事物,給予更多的信任,那麼這件事物就更容易繼續沿著你所期望的目標和路徑方式發展下去,因為依靠你的信任,這事物會始終由你自身的中心零點來持續運作(不斷投射能量給你所信任的事物以及目標)。

問:如果你不明白,疾病是什麼,你能僅去單純的接受疾病本身嗎?

巴夏:如果你願意,你可以那麼去處理它。此外,你們創造了很多方式——任何你們能夠想像構思的方式,你們可以審視你們自己。如果你願意去透過逆向回放的視角,在疾病的全部經歷體驗中,去單純的觀察審視你自己,你也許可以這麼做的。你們可能會出於任何你們想要的取向,而因此你們創造出了任何方式的疾病。既然你們無論以任何方式創造了疾病,那麼你們可以從中獲得你們想要的內在指向。它沒什麼的,不要緊;這是原型的,它不要緊,那能量,它們是可交換,可互換的。你們,作為一個社會,現在明白它本來就如此——可交換,可交替,可互換的物質能量,都同樣是,從一個原型「存在」中分離的二元極性對立的概念想法。那中心點是你:「存在」,你在中心。你們輝煌華麗的創造了物質和能量的概念想法,使用這些概念想法,持續重排,重新組織佈局圍繞著你們的許許多多不同的分離元素和組成成分,在你們的創造裡,表明著「存在」,在你們的創作中,「存在」得以顯現,你們持續產生著分離割裂出來的物質和能量,使它們相互影響相互作用,互動並混合摻雜在一起,並且形成一個全景式的一連串景象和事件,來滿足你們的娛樂消遣,也滿足你們的教育培養和訓練,但培養訓練是通過自我表現,這就是現實實相,是中心點的自我表達。在此之前你們產生的任何觀點,產生的你們為你們自身所創造的任何事物,看上去似乎是通過你們的自我選擇而來的透視遊戲。然而那些遊戲,好吧,你們會認清,是屬於自我表現的一部分。任何事物。信任它們。它們除了來自於你自己,還能來自於哪裡?因為你在中心這一點上創造了這些概念想法,並且你創造的那些概念想法來自於中心這一點上,所以你們早就是融合一體的了。

允許你自己去認清,這正是基於你早已是融合一體的,所以你才能「突然發現」這個概念,然後「偶然發現」這一個,或者這一個。這是宇宙創造;這是你的宇宙創造。這些概念在那兒,是因為你把它們放在那兒去單純反射回來並且激發來為你展現,讓你看到,你始終在中心點上。負面是好的。它在那兒形成了另一面鏡子,否則,如果它沒在那兒,你就不會看到中心點的位置路徑。你的——「你在哪裡」的感知知覺,你就沒辦法維持了。如果你把注意力轉向到只有一端,那麼映射會向那一端無限無窮的延伸,你就看不到中心點了。(兩端都是無限無窮延伸出去的,而你們在中心點上,但你們總是在兩端跳來跳去,忘記了你們自己是什麼,你們在哪裡,你們都是中心點,你們都始終在中心點上,認清這裡,當下,才是你們,你們通過想法,通過想像,向著兩端延伸出無窮的事物,而迷失在這兩端的事物裡。所謂覺醒,就是認清你自己是中心點,你一直並永遠在中心點,這裡,當下。過去和未來,正面和負面,都是你通過你的「想」像,而無限無窮延伸出去的。)

所以,要明白,當你發現正面和負面的時候,你會狂喜;它展現給你,讓你看到,你就是你自己的悖論。它展現給你,你就是你自己的平衡;它展現給你,你從你所在的中心點正在創造。當你允許黑暗和光明出現於任何時候,就如我們已經說過的,任何時候你都允許承認接受悖論,極性兩邊的概念想法同時並存,同時同步的存在於你的生命內在中,你的生活內在之中,當你與它們同時並存和平共處,並且融合極性兩邊的概念想法,即使它們看上去似乎是對立的,並且一起存在於你的生活裡,當你不允許這些事物,去在你的生活裡展現時,那麼你是迫使你自己去評判它們;你明白你是存在,與你的更高「意識」在一起,因為你樂於去接受對立兩邊的概念想法,並且為你自己創造了一個提醒——你永遠在中心點裡,展現著你所看到的所有物質世界,而它們都反射回中心點,顯現,返回,顯現,返回。這麼說明白了沒?

現在,非常感謝你們所有人已經做出了選擇,不管你們此刻是否是有意識自覺的清楚這一點,你們正在有選擇的去享受生活,而不是繼續去練習怎麼生活。此外,單純的通過你們自己的選擇,你已決定,你不會給你自己,用你們自己的話來說,你不會給你自己留下太多時間去練習了。

你們正把正確的原動力能量帶進大眾集體意識裡,進入你們的自覺意識的第一線。一點一點的,一瞬間一瞬間的,消融著你們稱為你們的自覺意識,無意識,下意識,超意識,以及大眾集體意識中的,各個不同部分之間的分離割裂概念。你們正允許和授權那圍牆的倒塌。那融合之光,正開始從一個層面的「意識」透射進另一個層面——在這光線豁開的不同「意識」之間搭建了光之橋樑。現在,允許你自己去自信的無所畏懼,大膽的這樣生活一星期,而不是缺乏自信的,害羞的害怕的。好嗎?非常感謝你們,為你們允許我們,來作為你們的一個反射,感謝你們,祝你們晚安。

現場:謝謝你。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2b8240106eyg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