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完全否定他人的評判

0 views

問:有時,當我一個人待著的時候,我感覺,在我周圍的一切都那麼美好。我意思是說,我感到活力和清醒⋯

巴夏:嗯。

問:⋯⋯然而隨後,我打開房門走到外面,我就覺得要受到現實中其他所有人的影響。

巴夏:我能給你個啟發嗎?

問:嗯,這太好了。

巴夏:弄清楚—你從沒真的跑到戶外,所有一切你所看到的事物,都來自內在;所有每一件事物,永遠不會來自外部。

這就是你們的全部整體的房子,並且你們已經決定去共同創造它。

如果你願意投射你的意願,把你自己的權力贈送給其他某個人,並且假設其他人—他們投射的那樣的現實,比你所情願的,你自己所偏愛的這個,更加真實,具有更多正當有效性,因此就成了那樣了。

但這依然是來自於內在,並且,這是一個自我判定;這是你去認清事實的良機,也即,你根本不必如此苛刻的,無情的,負面的,審判你自己,否定你自己的正當有效性。沒有任何投射比其他投射更真實有效。

問:嗯,我就是在這一點上,高興不起來,我意思是說,我⋯

巴夏:你不滿意你自己嗎?

問:我高興不起來,我意思是說,人們在我周圍⋯而某些人我不喜歡,並且我不想和他們⋯

巴夏:為什麼? 你自己的自我內在裡面,那些你不喜歡的東西,被他們公開陳列展現出來了嗎?

問:也許還真是這樣,就你說的這個角度,我還真沒想到這一層。

巴夏:弄清楚這個概念,如果你選擇去徹底否定的評判另一個體的認知和條理,而那是他們已選定要去認知的,那麼你就會將你自己黏附在那個認知條理的模式上,並且變得和這個認知條理的振動一致。「徹底否定的評判,無法避免被同樣的徹底否定」,這不是說,你正在被來自於外部的其他某人審判著,它的意思是說,當你調諧進入到一個振動—否定其他探索路徑和道路是徹底無效的,毫無意義的,你也就同時否定了你自己的探索路徑和道路是無效的,毫無意義的。於是你立即將你自己關聯黏附在那一類型的分鏡頭劇本上,並且因此感受到同樣波動的振動感受。

僅僅只要去認清,你確信你偏愛什麼,寧願什麼,並且你在你的周圍所看到的,僅僅是一個觀察,也即,對其他人已經為他們自身選擇了什麼—你只是一個單純觀察,那麼允許你去弄明白,即使你能夠觀察到它,它也不會對你所選擇的,你自己所是的振動,有任何影響,除非你選擇去準許它來影響你,並且去為你自己構造這樣的影響。對你來說,當你選擇把它構造成屬於你自身的現實版本時,你可以只是經歷其他某人的振動,這是你能夠去經歷體驗任何事物的唯一方式。對你自己來說,你必須選擇通過變成和它同樣的概念想法,才能把它構造到你自己的現實版本裡。而這就是之所以,你感受到它,因為你正在對它,做徹底否定的審判。

問:我根本不喜歡這樣。

巴夏:那就別去認可和確信—任何事物的振動和你的現實必須有干係。要明白,你正在做想當然的假定想像,享受某些事物或者不喜歡某些事物,是你無法完全控制的東西。但事實是,你正在揀選著你的觀察視角和觀察出發點。弄明白「負面的評判」和「偏愛」之間的差異和區別。

負面的評判,是對你不偏愛的事物,所做的無效判定,徹底否定。

偏愛,僅僅是你正認可著,贊同著,對你來說—什麼是真理,什麼是真實;

通過成為偏愛這個振動,同時認可這個振動和其他全部選擇,都是平等的。那麼你會允許你自己去體驗來自一切萬有的支持,當你去那麼做的時候,賦予你恰當的令你滿意的感受。你根本不會認為,也感受不到來自任何其他人的選擇,會影響你。只有當你認為和他們有干係,你認為你等同於他們所具有的概念想法,並且通過把你自己的念頭想法和他們的,牽連和結附到一起,為你自己構造那個概念想法的振動,那才會影響到你。你能創造一個缺少快樂的現實,而這是唯一方式,通過你把他們的概念想法念頭引入,為你自己創造那樣的振動。只因為他們正在做的事情,根本不意味著你也必須去感受。你跟上我了嗎?

問:是的,我明白了,謝謝你。我還有另外一個問題。

巴夏:好的,請說。

問:是我們選定了我們的父母,這是真的嗎?

巴夏:是的,是你們自己選定的。

問:那麼,在某些方面我們能否發現並獲悉一些原因,為什麼我們選擇了特定的⋯

巴夏:這在於你,並且這在於目標意圖,它並不必須是有意識的,清醒自覺的。只是單純的認清,以這樣的方式,很多個體們是始終希望去搜尋到一個特別的目標意圖,而不是接受和認可—他們正在進行的生活,正是那目標意圖所反射映現的,並且根本就是他們生活的繼續。

問:我明白了,你說的很精確。

巴夏:謝謝你。在你們的這個特別的社會裡,很多個體們會選擇與其他個體們相互影響,相互作用,相互合作互動,而看上去,他們是不調和的,不和諧的,因為這給予了一個個體,很好的機會,為獲得某些重要的事物而去傾軋,去成為—他們想法上認為自己所應該成為的。因此,在選擇特定父母方面,他們能識別出(作為某一對特定父母)他們已經創造的某一環境,借由這個環境,他們已經確定下來的—他們自身要去探索的—他們所選定的想法概念,可以得以實現,所以作為父母一直是屬於服務,甚至於從有意識自覺的角度看上去,不像是一直屬於服務。你跟上我了?

問:是的。

巴夏:謝謝你。

問:為什麼我們必須借助於對某些事物的傾軋才能成為那個概念想法?

巴夏:因為這是你們已經把你們的社會,創造成這樣的方式。你們通常不相信你們是「自我準許,自我控制」的,至少在這一點上,一直是這樣。所以你們創造了反射,允許你們,在某種程度上,去迫使你們自身進入,你們必須變成自我準許,自我控制的處境裡去。這全都只是因為,你們創造了忘掉「你是誰」的想法,但用你們的表達方式說,現在是這個循環的結束期的末尾。你們不再需要這個遺忘了,並且全部的關聯關係,能夠從這一點出發,走向完全的和諧。

問:承認任何人的道路,路徑方式,都是平等,有效和正當合理的,那麼在這一點上,如果有某個,你很在乎並且信任的人,是正處於自我傷害的危險之中,並且⋯

巴夏:對於他們的行為和態度,也許會導致的某個可能的結果,你可以和他們分享你的觀察角度和觀察出發點,但要承認他們的行為和方式,是同等的有效,正當合理的。僅僅是清楚的知道:你不可能以任何方式,去使他們相信—他們還沒選定去相信的—任何事物。但你是樂於去分享一個觀察,一個審視,至少隨後讓他們明白,有這樣的視角,有這樣的觀察審視,至於他們要不要接受和採信,那是他們的決定,「嗯,等一下,我更喜歡去選擇別的東西。我的朋友剛才說了什麼?也許我可以嘗試一下。」至少,你會給予他們一個機會去認清,對於他們來說,對可用選項,他們所具有的選擇自由。這就是你們能夠給予他們幫助的方式。

問:僅僅是通過平和的方式,去分享自己的思想觀念,概念想法,而沒有⋯

巴夏:嗯,充滿關愛的,另外要清楚的知道,要理解對方,對方還要再次越過一個懷疑的陰影期,從根本上來說,無論他們最終選擇了什麼,他們永遠都是可以理解接受的,令人滿意的,而且他們永遠都是安全的,平安無恙的。因為你們都是永恆的,不被摧毀的,你們都是永恆的存在,而不可能不存在。你們當下存在因此你們的存在將永續。因為當下永遠存在,存在永遠在當下。你不得不—永遠存在,你想不存在都不行,你當下存在並且永續存在,因為你就是一切萬有。你跟上了嗎?

問:明白了。

巴夏:你只是在念頭之間變換,在概念想法之間變換。謝謝你的分享!


Source http://san23.pixnet.net/blog/post/63462199